0023 人不走运,走路都丢鞋
花梨唬少2020-01-08 18:422,382

  “嗯~哼~”凌若空细密的睫毛轻轻颤动,嘴中轻微的动静,是要苏醒的前兆。周平又深深地看了一眼地上的“赶尸”两个大字,便抱着凌若空回到了屋里。

  才刚将她放下,周平的目光便对上了那对刚睁开的丹凤眼,精致的脸蛋近在咫尺,气若幽兰,周平赶紧起身,他怕自己一个“不小心”用嘴和她有个亲密接触。

  周平才将凌若空放上床,凌若空便晃了晃脑袋问道: “我怎么了?”

  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子,“没事,你洗澡的时候晕倒了,我正好看见就给你抱进屋里来了。”周平略微沉吟一下,说道。“你先休息吧,可能是最近太累了。”

  话罢,周平便走了出去。

  他现在还不能理解鬼新娘留下赶尸两个字是什么意思,而且究竟是谁用这么恶毒的方式来还凌若空。

  才刚刚走到门口,一道黑影突然在院里闪过,周平横眉一动,握着手里的金铜钱便追了出去。

  等他来到院子里的时候,那道黑影早就没有了踪迹,周平向地上看去,“赶尸”两个字消失得无影无踪,除此之外,院子里的一切都和刚才并无二般。

  重重的呼出一口气,周平四处检查一下,却没发现丝毫的线索,只好回到屋里,想起最近发生的事情,周平脑子里一片混乱,没有丝毫的头绪,但他总感觉这些事情在暗地里一定有联系。

  赶尸两个字唯一能让他想到的只有那日在张婶家发现的那根赶尸棍。而且鬼新应该早就在凌若空的身上了,这也就是那日周平在张婶家看凌若空有些像那鬼新娘的原因,赶尸棍与鬼新娘一定还有联系。

  …… ……

  一夜未眠的周平眼圈略有发黑,看着外面放亮的天色,他决定先把手头的事情做完,等有时间一定把藏在沟子村身后的人揪出来。

  偷偷到东屋看了一眼还在熟睡的凌若空,周平用事先准备好的板车将那些分好类的海鲜都运到了半山腰的位置。

  再往上就是崎岖的山路,别说板车,就连人行都想通过都要九牛二虎之力,一个不小心跌下去,可要粉身碎骨。

  找一个地方将板车放好,周平将海鲜分成两份,一份二百斤,现在天才刚刚放亮,等自己运完这两份海鲜最多也就六点左右,到时候,没准能赶上一辆返回海市的小货车。

  呼……周平半倚在县道旁边不远处的一块石头上,抹了一把脸上的虚汗。刚才要不是自己穿得黄胶鞋防滑,自己没准都已经躺在火化炉里了。

  看了眼斜坡那边细碎的冰块,周平就气不打一处来:“他奶奶的,没事往山坡上丢冰块干什么,害我一个不注意踩上去,差点进火葬场。”

  随后看着自己丢了一只鞋的脚,周平有些不忍心的闭上了眼睛仰天长叹:“这人啊,要是不走运,走路都丢鞋。”

  不一会,一辆出租车停在县道上,对着周平招呼道:“小兄弟,坐车吗?”

  周平看着已经大亮的天,暗道:“这个时间,小货车估计都已经回去了,客车也拉不了这些海鲜。”

  只好连忙答应道:“坐车,只不过有些货要拉去海市,不知道能不能拉。”

  “拉货完全没问题。”司机摇下车窗,露出一张黝黑憨厚的脸,瞧了瞧周平身后的东西,又动鼻子闻了闻。

  旋即正色道:“你这些要是海鲜的话,咱们事先得说好,要加钱的。我还要去洗车,不然车里有腥味,我就没办法拉客了。”

  周平扯了扯嘴角,有些肉痛的问道:“要加多少?”

  司机看了一眼周平,张了张嘴,好半天才说道:“按理应该收你二百五十块,给你留三十买双鞋吧,这咋穿一只鞋出来的呢,给我二百二十块就好。”

  周平挠了挠头发,他还以为这个司机会狮子大开口呢,二百二十块钱到海市,还拉着这么多的货,可以说是非常实惠的价格了。

  赶紧答应道:“中,中,中。我在给你加十块钱,你给我直接送到步云大酒店,行不?”

  “你这小伙子真有意思,你不加钱也给你送过去。哈哈!”司机爽朗得一笑,便下车准备装货。

  “诶呀!小伙子,这一包最少也要二百斤吧?”司机气喘吁吁地问道。

  司机的体格子也算是成年人中比较壮硕的一种,但要拎起二百斤的重物还是有些吃力的,周平也同样拎着,看起来却要比他轻松一些。

  装好海鲜,司机上下打量了一下周平,又捏了捏他的肩膀,赞叹道:“年轻人不愧是年轻人,真有把子力气。”

  “嘿嘿,您这体格子也不差啊,这么早就出来跑出租了啊?”周平一边开车门一边问道。

  司机嘿嘿一笑,露出一口微黄的牙齿:“我有个朋友在海边给我找了个卸货的活,这不晚上来货了,去卸货了,这年头钱不好挣,找点兼职,给孩子攒个房子首付。”

  周平点了点头,这司机倒是个老实人。

  “诶,小伙子,看你这一身装扮家里也不富裕吧?正好那还缺人手,你这把子力气,绝对能达到标准。”司机好似想到什么,对着他说道:“你要是被录用了,我还能拿点奖金。”

  “不用了,谢谢啊!”周平客气道,随后赶紧岔开话题问道:“卸啥货,对力气要求这么高。”

  听见周平拒绝了自己,司机的眼神微微有些黯淡,周平的力气要是被录用了自己能得一大笔奖金呢。

  但听见周平的问题还是回答道:“俺也不知道是啥,就是一个个冰凉的密封箱子,得四五个我这样的汉子才能抬动,东家也不让看,我就知道给钱就行。”

  周平心中微微一惊,四五个这样的汉子,最少也要千斤的货物才可以,不过周平却是没放在心上,东扯一句,西扯一句很快两个人就来到了步云大酒店的楼下。

  “小伙子到了,记得以后有需要给我打电话。”司机和周平一起卸下货,便扬长而去。

  在路上谈话中,周平了解到这个司机叫张平凡,以前是养货车的,家里现在还有一辆小货车闲置着,所以周平立刻要了他的电话号,准备长期合作,以后周平可不想天天来县道上碰运气。

  张平凡一听有活干,当然是乐呵呵地就答应了下来。

  周平下车第一件事找个鞋店买了一双板鞋,本来想在买双黄胶鞋,可付完车费之后,手里就剩下二十五块钱。

  穿上鞋,脚感觉舒服多了,周平便拖着手里的四百斤的海鲜向着步云大酒店里走去。

  到底是冤家路窄,周平才刚刚走到门口,便迎面走上来几个“熟人。”

继续阅读:0024 受伤。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都市至尊神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