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荀瑜开山收徒
历莱逗2019-03-31 17:212,321

  公子白笑了一声,“哦,在下可是听说荀瑜山主一直闭关。”

  “哈哈”刘雁峰笑到,“白公子,你这就是孤陋寡闻了,荀山主早已出关,眼下就在我府”

  公子白问到“哦,那能否请刘老爷搭个桥为在下引荐引荐!”

  刘雁峰故作推迟到“这…”

  “怎么,难道刘老爷有难言之隐”公子白嘴角浮出一丝微笑。

  这时门外传来一阵脚步,二人向外看去只见门口站着两位男子,一老一小

  二人趋近拱手“老朽见过刘老爷,见过上大夫”

  公子白一看,还果真是荀瑜,连忙抱拳回礼“晚辈见过荀瑜前辈”

  荀瑜看向他,脸上露出微笑“老朽打扰了二位雅静,在这里拱手赔礼了。”

  刘雁峰和公子白双双拱手还礼

  “听问荀山主早已不在收徒,今日听说您又开山收徒,可有此事?”公子白疑问到

  “奥”荀瑜回应说到“老朽是打算不在收徒,可是看见刘老爷小女颇具慧根,这才破例”

  “原来如此,哈哈”公子白强颜欢笑看了看荀瑜

  刘雁峰哈哈一笑,朝公子白拱手“白公子,你我有骗你吧!”

  公子白深感失望,脸也憋的通红心想“你个老不死的,居然坏我好事,算了,现在还不能和他们起冲突,总有一天,我要让你们加倍偿还今日耻辱”

  荀瑜见此对着刘雁峰拱手说到“刘老爷,老朽还有些事要去处理一下,晚些时日在来畅谈。”说着便被别二人,走了出去

  二人看向荀瑜走去的方向,消失过后,便各自坐下

  “白公子,我没有骗你吧!”说完刘雁峰端起身边的茶杯,轻抿一口

  见状,公子白急忙拱手歉意到“在下怎么可能不相信刘老爷呢!只是刚刚心里一急,这才追问了山主一嘴”

  刘雁峰看向门外,见阳光已经斜射大地,口边轻声嘀咕到“酉时了,该是差不多了”

  门外传进脚步声,黄二走进,向公子白拱手敬礼“见过白大人”又转向刘雁峰,嘴巴凑近刘雁峰的耳朵悄悄说了几句,便又拱手缓缓退下。

  刘雁峰看了一眼公子白,两眼转了一下“白公子,在下还有些事要处理,今日就不留白公子了”

  公子白听完起身,向刘雁峰抱拳到“刘老爷客气了,在下那边也是公务繁忙,等到空闲时,再来打扰刘老爷”

  刘雁峰站起,拱手回礼,送出公子白。

  站在门口看向公子白远去的车马,这才转身进去,来到书房,就看见黄二站在门口

  “老爷”黄二见到他拱手敬礼

  刘雁峰似是没有看见一般,径直走向书房里面去,黄二也跟了进去,关上房门,刘雁峰已坐端坐于书桌前。

  “东西呢?”刘雁峰问向黄二

  黄二从门前边走边从衣袖里抽出一张信纸递向刘雁峰。

  接过打开细看起来。

  荀瑜和韩简从大堂走出时,便来到罗侃这里,见他已能下床走动不失有点惊讶。

  韩简走近罗侃,上下打量一番说到“罗公子真是体格惊奇啊,才过没两天便好的差不多了”说完还用手拍了拍他的肩膀

  韩简抱拳谢到“多谢二位救命之恩,我罗侃无以为报,只有贱命一条,愿为恩公当牛做马,在所不辞”

  荀瑜见此长笑一声:“老朽年龄大了,不为所求”

  罗侃抬头看向荀瑜,双眼泪出扑通一声,竟然跪了下来。

  “诶,小伙子,你这是干嘛”荀瑜上前扶他,他就是不起,荀瑜也只好作罢,任由他跪着

  罗侃哽咽到“在下本贱命一条,尽能遇到您这般好人,是在下的福分,请受在下三拜”

  说完就要磕头,荀瑜给韩简一个颜色,示意他把罗侃扶起,正当罗侃磕头时,韩简一把拦住,一把拽起了他。

  “小伙子,你现在还不要磕头,我呀,还真有事要你来做。”荀瑜抚摸了一把自己的胡子

  罗侃满脸疑问的看着荀瑜,荀瑜没有采他,随即罗侃又把带着疑问到脸转向韩简,韩简耸耸肩,表示不知道的意思

  “我想收你做我徒弟如何?”荀瑜不紧不慢的说到

  “徒弟”罗侃听完嘴里重复着这两个字

  韩简也是一愣

  罗侃和韩简二人都把眼睛盯住荀瑜,半天谁都没有发出声音。

  “怎么,你是不愿意吗?”荀瑜平静的看口说到。

  “不…不、不是的”罗侃一时激动,竟有点结巴起来。

  看了荀瑜半天的韩简正准备说话时,又收了回去,他知道师傅只要做出的决定,便会坚持到底

  荀瑜见他说话紧张,语气温和的又问了一遍“小伙子,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韩简见他又闭口急到“小子,你知道刚刚跟你说话的是谁吗?他可是虚明山山主,收你为徒,不知道是你修了几辈子的福气。”

  罗侃听到虚明山时皆是一惊,更何况还是虚明山山主,还要收他为徒,此时他的内心是既惊又喜,不知怎么来的力量,让他大声叫出来了三个字“我愿意”,声音铿锵有力。

  “哈哈”荀瑜长笑“好,好,好”连说三遍

  罗侃似乎想起什么,一拍头跪了下来,荀瑜扶住,“唉,小伙子,你也太心急了吧,”

  “怎么,拜师不磕头吗?”罗侃无解的捞捞头,问向荀瑜

  “还有一人,你们一起吧!”荀瑜边说边扶起罗侃。“你先在静养两天,我们就先不打扰你了”

  “恩公”罗侃开口两字,荀瑜便向他嗯了一声,罗侃马上收回话语又说“到师傅,慢走”荀瑜听完这才长笑离开

  待他们走后,罗侃躺在床上心里开始乱想,一会儿想到罗老汉,罗华,还有他的母亲,一会儿想到涵儿,一会儿又想到了刚刚发生的事,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想着想着竟暗暗睡去。

  在公子白从刘府离去之时,看了一会儿热闹的罗华一行人早已离去。

  几人又在城中寻找了一时,见没有一丝线索,便打道回府。

  罗华回到家中,罗老汉和母亲闫媒婆都在,缓缓进入,找了一个位置坐下,没有说话。

  罗老汉见他一人回来,急着问到“找着他没有啊?”

  罗华抬头看着站他面前的阿大回到“没有”说完又把头沉下。

  闫媒婆听完他们俩的对话,站了起来对着老汉说到,“老哥,你说这可怎么办啊,人家那边可是什么意见都没有,后天的良辰吉日都选好了,这可怎么跟人说呢?”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秘血令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