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医师
欲说还休2019-04-05 22:132,206

  2018年6月5日,A市眼科医院,我和我的同行们集中在急诊室外获取最新的有关于女士王月的消息。

  王月,是个演员,在附近的影视基地里工作,每天晚上都要工作到很晚,可是就在6月4号这天她出事了。她所乘的商务车在路上与一辆汉兰达相撞,整个车头变形严重,司机当场去世。侥幸捡回一条命的王月现在就在手术室里进行手术,由于在此次事故中王月眼部受到伤所以给她治疗的是著名眼科医生宋仁。因为出这事的王月正是歌手张一鸣的老婆,所以社会反响很大。

  就在这时,手术门开了,走出来的是王月的明星丈夫张一鸣重金请的专家,年仅29岁的宋仁,这个宋仁可不简单,据说他十九岁就能够做较大的眼科手术,20岁那年他将他自己两年赚的积蓄都捐给了国家卫生组织。有一款药叫红毛药丸就是他发明的,能够治眼疾,效果十分显著,这么厉害的药价格自然不菲,光是一个疗程的剂量就要11万。除此之外,他做的手术,术后恢复的也都较好,不过他却有个特殊的要求,就是必须在医院里住3个月才能出院,大家都为此感到好奇,可是好奇归好奇,能够根治后遗症就一切好说。

  现在出来的他虽然是身穿白大褂,但那盛世容颜还是让我这个大男人都为之一振,同样是男人,为啥他就可以长的这么不讲道理,就连王月的明星丈夫也都要低那么一筹。旁边几个女同事更是夸张得直接扑了上去。这时,宋医师清了清嗓子,开口说道,“王月女士并无生命危险,只是因为车祸,双眼会留有后遗症,不过不要紧,我最近新发明了一个能够治一切眼疾的药水。”刚说完,他就向着我们微笑,真的是应了那句微微一笑很倾城啊!

  紧接着,手术室门又推开了,出来的毫无疑问就是还在昏迷状态下的躺在病床上的王月。她的丈夫瞬间泪奔,腿一软,趴倒在病床边的扶手上,大声唤着他老婆的名字。最后还是宋医师拉开的,并告诉张一鸣“您先控制一下自己的情绪,这病一时半会儿好不了,要慢慢恢复,还有张天王您的老婆可能得住起码四个月才能好啊,您看行吗?”张一鸣还没有从悲痛中缓过神来,听见宋仁这么说,连忙答应下来了。

  起初,我和我的同行们都以为王月这事儿结束了,可是,事情却远远没有这么简单。就在9号这一天,据小道消息称,王月这几天晚上在医院住的一点都不好,每天晚上都会看到一些类似蛔虫的东西在天花板和身边爬,并且只能通过那神奇的眼药水才可以消除这种症状,但宋医师对此做出的解释是因为王月本身受到很严重的刺激加上她的右眼也在事故中受伤,所以出现这一类情况很正常。于是大家都没担心。可是我越想越奇怪,因为几乎每一位来宋医师这里看病并且住院的病人都会出现相同的症状,这不免让我费解。原本想就这样算了,可是在好奇心的趋势下,当晚我就打算去问问王月的情况,我进了医院,这医院一到晚上灯光就全打开了,可令人心中奇怪的是,现在才7点半,虽说外面都已经黑了,可为什么连一个病人家属都没有。“不会呀,我该不会来错时间了吧”。我低声嘟囔道,并径直走向了一层中间的住院部想问问里面留夜的护士,可不靠近还好,一靠近就下了我一跳,只见一个身穿病服的60岁老头坐在原本应该是护士的位子上,这老头眼神迷离,瞳孔收缩,只怕是眼睛已经残疾了。我看他可怜,正准备问他在哪间病房是,他却突然喊到,“别,别过来,小宋,我求求你了,看在我是你大叔的分上,别在放出那些虫子了!”这一声叫的突然,我浑身一都刚要出言询问,只听见远出安全通道里传出“爬塔,爬塔,爬塔……”的声音,是皮鞋的声音,我的身体几乎没有经过大脑反应不由自主得钻进了一旁的一间半掩的病房,病房内没开灯但我却能听见床上传出的呼吸声,看来有人在床上,我也没多想就先躲在了床下。没过多久,那清晰而又明亮的脚步声就伴这一下推门的声音来到了刚才我所在的走廊里。就在此时,一个声音说道,“叔,你咋又犯病了,看来还得要再加打用量啊!”

  毫无疑问,这说话的就是宋仁。我正想着出去问问他这怎么回事,可就在这时,我突然感到自己耳朵上一阵冰凉,我因为躺在病床下所以手很艰难的伸了上来抠我的耳朵,但抠到的感觉,我却淡定不下来了。

  那感觉湿乎乎的黏糊糊的,结果发现是只虫,那虫就像一只超级大的蛔虫,从小就怕虫的我刚要惊呼出声,可是转念一想宋仁还在外面呢,要是这宋仁真的有问题,结果被我这么一发现想要害死我可怎么办,于是我硬生生得吧这惊呼吞了进去,这感受可别提多难受了。不过好在这时,我隐隐约约听到了一声尖叫,那声音似乎很而熟息,好像就是王月,这声音来的很突然,也听不见他在说什么,但好像很痛苦的样子。宋仁当然也不是聋子,他在喂给他那大叔药后就直奔着楼上去了,这就说明,那王月的病房在楼上而且起码在4,5层,等到宋仁走后我才狼狈的爬出来了,可眼前这一幕却让我惊呆了,这房间里密密麻麻到处都是那虫,有好几只甚至到吸附在病人身上似乎在吸食着什么。我脑袋翁的一下,我打小都没见过这么恐怖的场面,由不得我多想,我赶紧推开了病房,刚要走,我的好奇心去又作祟了,眼神飘到了那老头身上,那老头似乎睡着了,很坦然,眼神半开半张,我定睛一看,我滴妈呀,这不就是那虫吗,这老头眼里竟全是虫,我再也忍不住了,头也不回的往外跑去,还好医院的门没关,我顺利的逃了出去,并且,心中也已经下了定论,这所谓的宋医师肯定有问题。

  大家好,我是作者欲说还休,欢迎大家加我QQ:1329486316,并给予我意见哦!

  作者是高中党,追更较慢且不定时,敬请谅解,并持续关住进展哦!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惊魂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惊魂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