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前村一条龙2019-03-31 17:231,180

  “土豆!?”刘水长叫了起来。

  土豆与刘水长小学同班,在那个红领巾飘飘的年代,经常一起被老师揍,可谓共过患难。

  土豆还带来一个消息,西红柿也分在十八班。

  在海边镇的教育体系里,小学班长等于生孩子——是女生的天职,西红柿虽性别男却贵为副班长,为和女班长形成统一战线,和男生划清界限,男厕所都不愿意去,在欺压男同学时又格外卖力。

  教室里学生越来越多,相互攀谈叽叽喳喳,沙皮见事态扩大,叫学生找位子坐下,开始点名。刘水长前面的女生不姓过也不姓马,姓夏叫夏水稻,刘水长顿时失望。

  明天就要军训,沙皮叫上所有男丁去物资处领军装教材,东西发下去,一屋子学生欢天喜地要换上军装,沙皮赶忙制止要脱衣服的诸位,吩咐走读生回家脱,住校生回宿舍脱。

  新事物总是受欢迎,就像男人陪老婆逛街,过往的女人即使没身边的漂亮,忍不住也要多看几眼。男生回到宿舍,如饥似渴地扒光身上的衣物,杜皮横向发展的过分,最大号军装直径不够他半径,宿舍里最小的一位叫熊大壮,戴上军帽看不着脖子,穿着上衣不用再套裤子,刘水长身上的大小合适,只是去年穿过这套衣服的前任遗留下的味道浓厚,怕是再喜欢吃人的妖怪闻到也没胃口了,而且衣服上的铁扣锈的掉渣,满宿舍唯一没脱的那位替大家忿忿不满:“什么烂货,我一支袜子买这种垃圾一车,一火车!”

  军服很快失宠,引来宿舍一致的声讨批判,坚持不脱的那位此刻脱了:“我这件,阿迪达克!”

  阿迪达克边说着从柜子里翻出一张发票,众生按住发票的手,示意他放回去:“听口音,不是本地的啊。”

  阿迪达克的确从外市转到山中,还不了解山岗本地民情,在这儿,地摊盗版占主体,冷不丁出件真货人民也把它一概而论了,真货往往掌握在少数人手中,但少数服从多数。

  晚上时间学生在教室自习,沙皮来过一遍,说了些为人师表该说的话,然后回家做为人丈夫该做的事——洗衣服做饭捶背揉肩端洗脚水等等。

  自习很安静,大家都在埋头看书,武侠、言情、军事、体育、漫画,刘水长准备不周,只能看历史书和语文小说,得是细细品味,以免经不起漫漫自习的考验。此间,杜皮放了个平常的屁,轰动了整栋教学楼,以为地震。

  学校是真正的定时炸弹,晚自习下课铃声一响就爆炸,学生从教学楼的几个出口涌出。

  山中宿舍的自来水底气不足,一楼往上不再抛头露面。刘水长横上宿舍再不耻下楼地捧着脸盆抢水,然而,已经有几百颗黑压压的脑袋堆积在四个水龙头旁。那水龙头想必也是特别定制的,滴下来水线比头发还细。历尽千磨万泡取了一百多毫升水,想来唐僧西天取经的磨难不过尔尔,刘水长对那一盆底的水倍感珍惜,盘算着先刷牙再洗脸,然后洗脚。历经九九八十一级台阶,终于到五楼,杜皮端着脸盆扑面走来,刘水长反应没过来,整整百分之一脸盆的水一滴不落洒落刘水长的容颜,水顺着脸颊缓缓滴下,不知是自来水还是泪水,好在脸算是洗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流水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