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世家少年
虬麟2019-06-13 11:143,303

  江南最恼人的便是雨季。

  斜风细雨卷着闷热潮湿,亦步亦趋、抑兴抑止。

  大运河頔塘段往东便是沪上,数里宽的河面上各式船只如过江之鲫川流不息。

  其中一艘崭新的渡轮显得卓尔不群,船身两侧印着“黄浦轮渡局”的字样格外醒目,船高两层,下层寄存行李货物,上层提供旅人坐息,且有不少往来穿梭应承服务者,秩序井然。

  頔塘是个大码头,是连接苏杭与沪上的咽喉,左近有南林、浔溪、辑里、吴江等诸多富庶之地,商业大行其道,其中尤以丝业为盛,因此诸地富商往来沪上频繁活跃,便是这渡轮航班亦是越见奢华。

  渡轮即将起航,却见一位十七八岁的少年抢步踏上渐要离岸的跳板,抹了一把额头混杂着的雨水汗水,将手中船票递给船务,咧嘴一笑露出两排洁白齐整的牙齿,像是对船务解释,又像是自语,“终于赶上了,不然下一班不知又得等到什么时候。”

  船务看了他一眼,却见少年穿着极普通的灰色长衫,身上有好几个补丁,他将长衫的下摆甩在腰身打了个结,这造型倒是新颖别致,更显几分利落。然而就他这身打扮,与已登船楼的一众衣着光鲜的客商却大相径庭。

  船务又见他身上背个小包裹,手里提了一个竹篾编织的行李箱,并不显累赘,验过船票之后说道,“小伙子,你买的是普通船票,我们这趟航班是专供的,如果你确定要搭乘的话,需要再补一块银元。”

  少年顿时有点迟疑,问道,“家里人说,码头买的船票是通用的,何来加钱一说?”

  船务一指船楼外侧贴的一张纸,“上面都写得清楚,我们的航班是新的。”

  少年仔细一看,果然如此。

  此时渡轮汽笛长鸣,船务催促道,“马上就要起航了,你决定吧。”

  少年望了一眼仍是落雨的天,从怀里掏出一个银元,“麻烦你给我一个补票的票据。”

  船务颇感意外,赶紧将少年延入船头票务那里,办了手续,“行李箱中如果没有贵重物品你的话,可以放在下面船舱,当然你也可以随身带到楼上。”

  “谢谢。”少年提着行李顺着台阶走上去。

  多加一块银元的代价不菲,不是寻常旅客愿意承受,因此楼上只稀稀拉拉坐了二三十人,少年随意找了一处靠近船窗的位置坐下。

  往来行商的多半带着伴当,由于楼下船舱颇大,留下船舱看守自家货物的人,金主自己则坐到楼上来,因此不断有人上下,甚是嘈杂,直到航班开出大约半个多时辰才渐渐停当下来,楼上倒坐满了五六成。

  此时又上来一个红衣女子,大约二十岁左右,身后跟了一个十五六岁的丫鬟。

  她环视一圈,黛眉微蹙,却见少年独自一人坐在窗边,空着对座,便走了过来,轻声问道,“你一个人吗?我能不能坐过来?我可能有些晕船,想靠窗坐。”

  少年抬头,只见她一袭团花锦旗袍是时下最流行的款式且做工极考究,凸显了女性姣好的身材,唇红肤白,凤眼柳眉,颇有几分韵味。少年笑了笑,只说了句,“请便。”

  红衣女子就坐在了少年的对面,丫鬟也紧挨着她坐下。

  “我叫唐玉梅。”红衣女子落落大方地伸出了纤纤素手。

  “徐晟。”少年轻轻搭了一下,算是握了手。

  徐晟忍不住又打量了她一眼,唐玉梅这个名字似乎有些印象。乡里人有提起,位列“八牛”之一的唐家出了一位女掌柜,据说自幼有胆识有见地,虽是唐家庶出,却因同辈男丁不足,竟以女子之身打理唐家偌大的生意,深得家主信任。眼前这位是地道的浔溪口音,其言行举止不似寻常小家碧玉,倒是有几分契合。

  唐玉梅也在观察徐晟,虽然他很年轻,但是他的身上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特殊气质,再加上俊朗阳光的外表,哪怕衣着普通甚至寒酸,却丝毫掩饰不住那种由内及外的自信和沉稳,令人很难产生轻视之心。唐玉梅暗暗称奇,就连跟随在她身边的小丫鬟,也频频偷望徐晟,偶尔娇小的脸上还会泛起一丝红晕。

  旅途漫长而乏味,几人都保持着沉默。

  很快就到晌午时分,徐晟解下包裹,拿出两个青色糯米团子。

  “青嬢嬢?”唐玉梅眼睛一亮,这是家乡农村常见的点心,用艾草、菠菜等植物碎汁和糯米粉,以豆干、笋、咸菜等为馅料制作的糯米团子,乡里人都亲切地称之为“青嬢嬢”。时值清明刚过,这青团正是时令佳品,唐玉梅此番折返匆忙,竟是忘记准备食物,毕竟也是小女儿心性,忍不住馋意。

  徐晟暗暗好笑,又拿出来两个,递了过去,“大清早出门时,邻居沈家阿姆给我准备了好多,她做的青嬢嬢好吃得紧。”

  青团用阔粽叶衬着底,上面还点了红,极是地道。

  唐玉梅与小丫头一起分享,清早热好的青团现在还有余温,入口果然香糯,馅料更是讲究,这主仆二人竟很快就吃完。

  徐晟呆了呆,又要去拿,唐玉梅俏脸一红,“大概很久没吃青嬢嬢了,真的好吃,让你见笑了。”

  “最香还是家乡食,看来你应该很少回家。”徐晟意有所指。

  唐玉梅性子直爽,点了点头,“差不多有五年了,有事也有专门负责往来周折的人,不用我奔波两地,所以基本上都在沪上,极少回来。”

  徐晟又肯定了几分,问道,“这次是清明回来祭祖吗?”

  唐玉梅神色稍有不自然,带着自嘲的口吻说道,“祭祖可都是直系嫡亲才有资格的,我?呵呵,不然也不会吃不上青嬢嬢而问你要了。”

  此时徐晟已经完全确定,她就是唐家的那位唐玉梅了。

  攀谈的话渐渐多了,人也慢慢熟络起来。

  徐晟谈吐风趣且极有分寸,唐玉梅对他的出身极感兴趣,不由地侧面问道,“看你年纪估计比我小好几岁吧?单枪匹马这是要独闯沪上吗?恕我直言,虽然不知你家境如何,但你孤身一人又无多少行李,坐这样的商轮,似乎有些浪费。阿弟,出来闯荡首先得守住一个‘俭’字,然后追求一个‘勤’字,才是生存之道。”

  徐晟认真聆听,待她说完,才解释道,“这次我去沪上是有事情要办,时间比较急,等下一班的话,起码延误半天以上。”

  唐玉梅更是好奇,见他不似作伪,轻“哦”了一声。

  南林、浔溪的丝商极多,其中以“四象”为首,娄、庄、龙、顾四家皆有至少千万两白银,富可敌国;之后便是“八牛”,皆有百万两白银的资产,唐家位列其中但排名靠后,近年又遇颓势,境况不容乐观;再后便是“八九墩狗”,八九之数有近百家资产超十万两白银的。当地行会以三年为期重新排名,“四象”“八牛”地位牢不可撼,“八九墩狗”这个层次的家族缺乏底蕴,容易大起大落,排名变化较大。

  唐玉梅听得徐晟如此说,很自然地有所联想,可是脑海中搜罗遍了也没有徐家的印象,可如果是新崛起的丝商家族,也不至于派徐晟这样年轻的晚辈单独去沪上,她百思不解。

  徐晟转念一想,此去沪上干系重大、前途不明,如果能好好结交这位“八牛”之一唐家的女掌柜,或许能对自己有所帮助。

  徐晟又从包裹里拿出一样物事,是一个小油纸包,却对丫鬟小荷道,“麻烦小荷姐姐去取些热水来。”

  小荷脸一红,见唐玉梅没反对,便转身去船务室了。

  旋即拿来一壶热水。

  只见徐晟拿出一套细瓷茶具,茶壶涮洗之后将油纸包打开,却是一些大块的叶干,不似是寻常茶叶。只见徐晟将叶干掰成小块放进茶壶,冲了热水,又将茶具冲洗一遍,然后再添叶块,再过水,如此反复三遍,才将茶壶蓄满水。

  徐晟轻轻摇晃茶壶,将茶水慢慢倒入茶盏,递给唐玉梅。

  唐玉梅优雅地接过茶盏,嗅到一阵清香,讶声问道,“桑叶茶?”

  江南遍地桑蚕,桑叶茶本不稀罕,但由于桑叶是养蚕的不二选择,再因丝价昂贵,桑叶的市场价格甚至超过了米价,因此用桑叶制茶在绝大多数人来说,是种奢侈的做法。桑叶茶分两种,一是普通桑叶,二是有一定树龄的桑叶。

  唐玉梅出身大户人家,对桑叶茶自然不陌生,因其还有降糖减脂的功效,对老人、女人都极有吸引力,唐玉梅平时也经常会让人从浔溪带回一些日常饮用,一般都是普通桑叶制茶,茶色为比较鲜艳的绿色,可是徐晟的茶却呈黄亮色,茶香虽然不算浓郁,但浅尝一口,竟满口余香。

  “桑叶茶我平日常喝的,但从来没有尝到过这么独特的,想必是大有来历吧?” 唐玉梅连声称赞,即便是含入口中的桑叶,也只是轻轻咀嚼,舍不得咽下。

  徐晟笑着解释道,“桑叶茶讲究的是取材,寻常人家只是用养蚕之桑叶制茶,却不晓得也分时节,霜后的桑叶更胜一筹。其实桑叶制茶不应该选普通养蚕的桑叶,而是老桑,至少百年以上的那种;老桑的桑叶不宜养蚕,却更养生。”

继续阅读:第2章:辑里福地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浔商之真假龙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