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花翎的阴谋
茶衣2019-10-08 15:333,825

  “本王为什么在这?”茶清抓着床边的手一紧,因为她清楚的看到,面前的人说这话的时候,脸上的笑容越来越危险。他离她不过两步的距离,而现在,他与她之间,只剩下一个拳头的距离。他贴身靠近她,茶清排斥性的想要推开,可是他的靠近确是让她的身体感到了舒适,这种感觉让她更加的后怕,她不可能欢喜让不喜欢的人触碰自己的!

  “天灵王,请您自重。”她说完,努力的咬着牙,死命的用着最后一丝力气维持着自己的清醒与理智,不被心里的那股迷烟般的感觉所迷惑。而她也意识到,为何会有这般的感觉,怕是她中了什么迷香,不然不会如此。

  “自重?王后这般妖娆的躺在床上you惑本王,本王怎能自重?”说着一手很是疼惜的抚mo过茶清的粉嫩的脸庞,“瞧,这脸袋如此红润,是喜爱本王这般fu摸么?”他的话,茶清都要吐了!而且她恨不得将这只咸猪手给剁了!她这才意识到,除了离墨裳,她是多么厌恶他人触碰自己!这样下去不行,茶清努力的抓着床沿,指甲都掐断了。但她希望这被掐断来的力道,因为疼,让她清醒了不少。可是,她的动作没能继续,她的手便落到了一人的掌心里。他的话说的万分心疼,但是在茶清听来,确是虚情假意的想让人吐。

  “放开我…”她违背着自己的身体努力的挣脱着。

  “可不能放开你,这么细嫩的十指怎能伤害自己?本王都不舍。”说着还对着留着血的指甲呼了口气。好似真的心疼。

  “天灵王。”茶清咬着牙维持着最后一丝理智,而她的身体里正努力的聚集着力量,“你这么做,对得起正怀着孕的花翎么!”她确信,这个男人想要轻薄她。

  “哦?真是个好嫂嫂?被人卖了还不自知。”韶闲月好笑的瞧着身下的美人,而他早已控制不住了,一个俯身就要亲下去,千钧一发之际,茶清的周围燃起一股无形的仙气,瞬时,韶闲月被一个力道弹飞至远方,幸好他使着法力将自己定住,只是两人间的距离,还是产生了。茶清撑起身子,而她的身后,八条白色的狐尾正摇晃着。

  “天灵王,你若想要轻薄女子,最好看下场合和对象!”她怒了,非常的愤怒,方才好像是有人将她的尊严直接踩在了地上,那股虚弱无力欺骗的感觉不停的折磨着她,若不是她咬紧牙关,她真的会就此败下阵来。现下,也是用着自己最极致的力量控制着自己此刻的妖化。

  “本王就是看了场合与对象才做这般事的。王后,你便从了本王,事后本王会带你回天灵国纳你为妃,定不会亏待了你。”说着又要靠近茶清。茶清眼快的手一挥,将边上的香炉扔向了韶闲月,韶闲月轻松躲过。

  “天灵王,你是疯了吗!这里是神龙国王宫你觉得做这样的事还能安然的离开嘛!别忘了,明日我就是离墨裳的人了,便是真正的神龙国王后…”茶清是很努力的强调着话,想尽量说的严重些好让他退却,可是她现在虚弱万分,说话完全没有威严,对韶闲月来说不痛不痒。

  “本王就是知道这些,才要这般做。本王还不知道,碰了离墨裳的女人,他会怎样的反应,真举国与本王作对?哈哈~~笑话了,别以为他神龙国姓离,本王这天灵国就不及他了!本王早已不是父辈那般懦弱。”

  “你是故意的?”

  “既然知道了,那便好好配合本王。”说着又走近了些,茶清连忙摆好了姿势,若是他再靠近,她定会动手。

  “离墨裳马上就会过来的。”

  “那要看他的速度快还是本王的速度快。”为什么他的笑容还能如此的自信满满!

  “那你这么做真的不怕对不起花翎吗!即便这是花翎与你一起安排的!”她相信,她刚才是彻底中了他们两人的计谋,哪里中的,她是真不知,或许是头上的这发钗,而听他的话,花翎自是参与在其中。

  “哈哈~~花翎?对不起花翎?花翎除了肚子里的孩子是本王的,什么是本王的?她的心始终在离墨裳身上。什么都是离墨裳的!连当年父王都要对着离墨裳俯首称臣!那么,本王便要得到离墨裳身边的所有人!你不是马上要成为他的王后了?那本王就要在他的新婚前夜!夺去他女人的清白!让他的脸全部丢尽!”他越说,脸越扭曲。看来他对离墨裳的恨意已扎的很深,一个想要报复的男人是真的令人惧意的。

  “你就是想要报复离墨裳是嘛?因为花翎的心不在你的身上!”这个男人,或许是喜爱花翎的,不然不会提到花翎的时候他的眼神闪躲。

  “是又怎样,就因为她的心不在本王身上,所以能这般大方的为本王安排其他的女人。”

  “是么~~天灵王,你不觉得…”她是在利用你吗?但是这句话,茶清没有说出来。而面前的男人的步伐,已越来越近。她绷紧的弦随即爆发。两人气氛紧张的互相打斗着,但茶清此刻毕竟是中了计了,她的力气越来越小,力量也越来越弱,甚至,她都被她推到在了床上,茶清感觉到了绝望,更感觉到了一个女人的力量与男人之间的悬殊。她闭上眸子,由着身上的人对着她为所欲为,但她紧闭的眸子下,正蓄势待发着,直听到撕拉一声,她的衣服被撕裂,茶清睁开双眼,一股强大的力量从她的体内迸发出,直接将趴在身上的人弹到地上猛的吐出鲜血。这一招是离墨裳在帮她修炼时教她的,但她还没有完全掌握,又中了计,所以一开始她没有使出来。

  “你…”韶闲月痛苦的抚摸着吃痛的身体,想要爬起身,却又因为刚才那一计受了内伤,是他站不起身。

  “天灵王,希望你现在就离开,并把这周围的结界解除,我答应你,不将这件事告诉离墨裳,或者任何人,就当没有…发生过。”体内的zao热越来越难受,茶清袖子下的手已经在发颤了,她紧紧的握着拳头,哪怕之前已被掐断的指甲又一次受着力,她希望自己身体的痛能盖过她体内的骚动!

  “你这能忍得住吗?本王相信刚刚你的身体肯定很喜欢本王的抚摸。”

  “住嘴!”该死,茶清暗骂着,她越来越感到痛苦了,她的忍耐度也快到极限了。

  时间不知过了多久,茶清坐在床的一角,头发凌乱,衣衫凌乱,这一幕看着着实让人猜想她之前到底发生了何事,而若细看,便可看清她的双臂,以及衣衫下隐约显现的腿上,血肉模糊,而茶清的手里,握着一把剪子。她便是用这样的方法,控制着自己的欲望。

  “表哥表哥,呜呜表哥你要为表妹做主啊!”屋外,哭腔的声音有些凄惨。茶清迷茫的抬起头,看着门外的身影。

  是离墨裳吧…。他终于来了。茶清颤抖的停下了手上伤害自己的动作,努力的挪动着身子,想要让自己钻进被窝,她真的不想这幅样子被他们看见。

  门,终于被打开了。瞬间,茶清也将床幔放下。她看不清屋外人的面色,只知道,离墨裳出现了,她便安心了…

  一打开屋子,离墨裳就闻到了一股血腥味,然后,他看着地上昏倒的男子,眼神凌然的看向身旁的惊恐的女子,她的脸上好像在说,怎么会这样?!

  “歌飞!把他给本王拖出去无法分尸!”

  “呀!灵王!”花翎惊色的大喊。她想的,绝对不是这样的!

  “也把她拖出去斩了!所有人都给本王出去!”离墨裳震怒的大喊,因为愤怒,身体内的戾气全部迸发而出,周围的人差点就没控制住而飞出去。幸好都是疾步的飞出屋。待门关上,离墨裳快速的奔向床边,当他打开床幔看着床上的鲜血时,怒意更加恐怖了。他忍耐着又要喷涌出的怒火,掀开被子。当看着衣衫不整头发凌乱,甚至身上都是伤的茶清时,另一只手紧握的青筋暴起。

  “离儿…”他心疼的唤着依旧在颤抖的人儿,而他的视线落在了她的手中,心顿时塞住了。

  “离儿,把剪子给我。”她在伤害自己。脑海又回想起了花翎之前的话。

  -表哥你快去看!我夫君竟然进了嫂嫂的屋子,几个时辰了都没出来!他们他们是不是…

  该死的!他定要将天灵那家伙碎尸两段!

  “墨裳…”茶清勉强的转过头,随即又想缩回被窝。她颤着身子,极其虚弱的说着,“我现在这样很丑,你快些离开…”真的不要靠近她,她总觉得离墨裳的气息一近,她更加控制不住自己了。这样的茶清,都快让离墨裳的心都碎了。他竟然伤成这样?没再多说,他手一挥,将布满了鲜血的被单变换了一条,自己坐了上去,将茶清抱入了怀里,从她发颤的手里拿过了那把伤害了自己的剪子。另一手则是温柔的朝着她的伤口输送着力量。

  “墨裳…”茶清失控的抱住他,而她的眼泪也在这一刻崩塌而下。从来没有,她从没这样心慌过,又从没有这般心安过。她刚刚一直在害怕,特别是那个男人趴在她身上的时候,她已经害怕的觉得自己真的要失去了一样!她的心里一直在唤着离墨裳的名字,不停的唤,她都不知道念了多少遍,多少百遍,他终于出现了。

  “离儿,不怕,对不起,我来晚了…”怎么办,他真的好想锤自己一拳,为什么!为什么离儿会发生这样的事!

  “墨裳,不要杀人~”茶清替着她们求着情,但是自己哭得却更厉害了。她紧紧的抱着离墨裳,从没有这样紧过。

  “乖~~离儿~不哭了~~”她的每一声哭都哭到了他的心里,声声都钻进了他的心。若不是茶清在怀,他一定要此刻亲自将那天灵王碎尸万段!即便离儿求着情!他依旧不会让他们好过!既然离儿不让他们死,那他就让他们生不如死!

  终于,茶清身上的伤口慢慢的愈合,茶清也在离墨裳的安慰抚摸下慢慢的稳定了激动的情绪。但是平静下来的她,又一次感觉到了体内的zao动她的脸又红润了起来。

  “离墨裳,快离开我。”她痛苦的推开了离墨裳,一手又要去抓那被拿开的剪子。离墨裳仔细的看着茶清的脸色,一手按住了她的动作,他怎么可能再让她伤害自己!

  “你快离开我,我现在…”茶清又一次推开离墨裳,而她一离开他,心里的空虚又增强了。她甚至都不敢看离墨裳的眼神,那眼神就像是要将她醉了一样。

  “离儿…”离墨裳疼惜的抓起她,一把将她压在了身下。“不要在伤害自己,知道吗?明日你便是我的妻子。”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妖妃一生痴情只为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