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 礼物
茶衣2019-10-06 15:003,347

  “公主。”茶清又唤了一声,这回倒是轻言。但她的表情甚是耐人寻味。“既然今日你为公主,唤我一声嫂嫂,那我便是你长辈,也定是认了我这王后。所谓同类相聚,那这王后既然都有狗奴才了,也就是说,这王后也是狗喽?自然,我一直认为狗这生物是极可爱而又忠诚的。若是硬是要将我们说成狗,那也是可以,明日我便与你的表哥,就是这神龙国君主成亲了,便是王后,哎,若是神龙国的臣民们知道这王后原来是条狗,还真不知是丢了我的脸呢,还是丢了神龙王的脸,亦是你们这些王族的脸?”茶清是半笑着说这番话的。但她的语气却不让人有所反驳。这女子自是有些畏惧的,她没有了之前那股嚣张的神色,话几次到了嘴边,看着茶清的面色,又吞了下去。

  “花翎!”一声严肃的喊从茶清的背后传来,茶清转过身瞧着来者,是个陌生的男子,她未瞧见过。长得算清秀,但是矮了些。那男子先是正紧的神色,当看到转过头的茶清,眼神为之一亮,似乎都要冒出花来了,茶清不自在的礼貌一笑。只见这男人收起了眼里的神采,信步向前,双手作辑。

  “方才花翎得罪了,希望王后不要怪罪。”

  “你是?”原来她叫花翎…他在为她求情?难不成…。

  “本王天灵国君主韶闲月。正是花翎的夫君。”韶闲月?这名字倒是风雅。茶清仔细观察着两人,夫妻相倒是有。

  “茶清见过天灵君主。”她礼貌的屈身行礼。歌叶与莲溪也随着她屈着身。

  “莫不敢当,您是神龙国王后,与本王自然同一等。”

  “茶清明日才是神龙国王后,今日还是乡野匹夫一名。”她一笑,这眼前的男子显然要比身边的女子来的懂礼数。不过,她很不喜这个男人眸子里看她的眼神,希望她是自作多情了。

  “早是晚是都是。刚刚花翎得罪之处,晚些本王定奉上礼物作赔。希望王后念在花翎已有身孕的份上,勿再怪她。”她怀孕了?

  “礼物便不用了,只是既然已有孕,那便该多多歇息才是。天灵王,带花翎下去吧。”

  “哼!”花翎不满的哼了一声,虽然很轻,但茶清听的清晰分明。她无奈摇头。

  “咱们走吧。”说罢,她背身离他们远去了。而身后那抹眼神,直待她离开了这宫院,他才收回了那抹惊艳的眸神,而这抹神思,亦落在了另一人的眼里,她紧握着拳头,唇边,已多出了一抹阴霾的笑。

  因为这花翎,茶清的兴致被扫了不少,她闷声的回到屋子。

  “莲溪歌叶,刚才她的话,别放在心上。”

  “小姐。”歌叶不满的撅着嘴,“刚刚她的话听着真心令人不爽,她可不止在说咱们,还在说您啊!您就不气么!”莲溪见歌叶激动的样子,拉了拉她的手,但是被歌叶一把甩掉了,她就是这般的性子。

  “我最后不是生气了么?”敢情她生气的不明显?不过也是,她不擅长与人翻脸,除非那人真是触碰到她最后的底线。她总觉得多事不如少事。

  “您那生气压根就不算生气啊!”

  “还不算?那要怎样才算?”

  “要怒发冲冠!你是王后啊!自然要拿出威严!她都要爬到您头上来了!”

  “好,我下次就拿出威严来,你就别生气了。墨裳的人来了。快去跟他们修炼。”

  “可是这儿就小姐一人了。”她两也感觉到了屋外的人,而且自己身上确实感觉到了邪气在越发的严重了。若是再多留在小姐身边,怕是会控制不住伤害她…。

  “我没事的,难道你们还怕我受到什么伤害不成?况且放心,这周围全是墨裳的人,快去吧。”茶清推着两人,“而且我要练会舞,这可不能给别人看~~”说着,茶清一脸的娇羞。

  “哦?难道是要跳给王一个人看的?”茶清脸一红,不好意思的推壤着两人。

  “好啦赶紧去吧~”直待两人关门离去,茶清才脱去披风,练起舞来。明日,就将是她嫁给离墨裳的日子,她要跳这只舞给他看,就他一人…

  咚咚。

  敲门声?

  “谁?”

  “王后。是本王与花翎,我们来送礼赔罪了。”他们?茶清停下动作,拿起一边的披风披上。走上前打开门。

  “天灵王,花翎。”茶清面带微笑的看着手捧着一个小盒子的两人。

  “嫂嫂在屋内做什么?怎么满头大汗的?”花翎看着茶清额头的汗奇怪的问着。

  “没事,就是随便运动一下而已。”

  “花翎,不得无礼。王后,这是本王送上的一些薄礼,希望你不要介意。”说着,朝着花翎撇了撇头,花翎随即递上雕刻着好看花木的盒子。

  “这礼我怎能收。”茶清推壤着,“所谓无功不受禄。这礼,茶清不能收。”

  “王后,这不是无功不受禄,一来,是神龙王与你的婚礼,本王自当献上,二来,方才花翎失言,定当送上赔礼,若是不收是不肯给本王面子吗?”

  “天灵王严重了,本就说不上有错何来赔礼之说。”茶清大方地一笑,得体而美丽,不禁让面前的男子看呆了,失神的表情字是看在另一个人眼里,花翎气愤地拉了拉他的手,让他收敛一些,不然总觉得口水都要流下来了。心里对茶清的厌恶更深了些。但她的脸上依旧露着笑,此行的目的他可不会忘。她从韶闲月手里接过木盒递上。

  “嫂嫂是真的不愿意原谅妹妹吗?不然是嫌弃这礼不够厚吗?”她的笑在茶清看来好似在说这你不收也得收。

  “表妹你也说笑了。若是这是成亲之礼,那便送给你表哥便是。”莫名其妙的礼物她可不收,即便他们说这是赠她的成亲之礼,或者说这是给她的赔罪之礼,但看他们的表情她不能收。

  “嫂嫂,你是真的不愿给表妹与表妹夫君的面子吗?嫂嫂与表哥的成亲之礼夫君早已送至礼部。这里是专门送给新嫁娘的,嫂嫂莫不是真嫌弃这礼薄吧?这可是表妹与夫君专门从天灵国带来的,你可以打开瞧瞧,相信嫂嫂定会喜欢的,若实在不喜,大可送给手下的人。”花翎依旧笑着,这回倒是看不出是生气还是不生气,全然一副好脾气的模样,倒是让茶清显得太刁难人不说他人的好心一样。

  她抬眸看了一眼面前的两人,随后接过花翎手里的木盒,这盒子拿到手里细看,还真是精致。茶清打开的很是小心,深怕会被她弄坏了一样。她猜这里面应该是一些首饰吧,这么大的盒子也只能装这些东西了。打开一看果然没错,是一个凤钗,这发钗确实不错,设计简约却又不是华丽。出席一些重要场合倒是合适的选择,且那凤眼上点缀的蓝宝石更如夏日里的璀璨星光,美得令人灼目。说实话茶清确实是心动的。 他们话又说到此,她若是再不收,确实显得小气了。

  “那我就收下了。”茶清微笑的接过,回头她得把这份礼给离墨裳瞅瞅,看看他怎般处理,只是这蓝宝石真心好看。

  “嫂嫂不戴起来看看?”戴起来?确实有些动心,但她还是克制住了,因为有些东西,看着比戴着更好看。但她之前已经婉拒收礼了,现在再那般婉拒的话反而显得她过于清高了。

  “今日这穿着也配不上这朱钗。”这亦是实话,今日一袭淡青色的长裙,确实与这华丽的钗子不搭。可是某人似乎缠上她了一般。

  “嫂嫂,可以试戴一下,这朱钗可是表妹找了许久才寻到的。真的不愿意带给表妹看看?”还一副可怜的表情。看的茶清更觉得自己是个坏人角色了,连他人想让她戴一下,她都不肯。

  “那我便试戴一下。”她走进屋,察觉到身后的人依旧站在门口,她侧身说道,“你们进来坐吧。”说完,两人跟着茶清进了屋子。茶清则走到铜镜边上,拿着钗子为自己插上。整了整头发才转身看着坐在椅上的两人。

  “好看么?”

  “恩,好看,果然与嫂嫂相配。”花翎连忙站起身走向茶清边上,很是满意的看着这发钗。茶清一笑,礼貌的点点头。

  “谢谢表妹与天灵王今日之礼了。”

  “嫂嫂客气了,那表妹先回去歇息了,嫂嫂礼收了,表妹便安心了。”

  “那天灵王快些扶着表妹回去歇息。”听到她要离开的消息,茶清在心底里笑的开心的。她是早想送这两佛祖离开了。不然头都大了。

  “那本王带花翎先回去歇息。”说罢。韶闲月带着花翎走出了茶清的屋子。终于,这屋子是清净了。茶清长呼一口气,走到床边,抬起手小心的将头上的发钗取下,只是…她感觉到了体内的一股燥re与不适。都未来得及将发钗取下,她便无力的倒在了床上。重重的呼着气。

  “怎么回事。”她的眼眸越发吃力,都快睁不开了。而她问的,正是此刻站在床前的男子。他露着令人恐惧的笑,不是这笑容多么的恐怖,而是这一刻完全没有力气的茶清在自己不适的时候自我的危机,且床前正站着一个于她来说不熟的男子,更是心惊。

  “王后~~”一声唤将差些闭上眼的她又一次睁开眸子,她努力的撑起身,防范的看着面前的男人。

  “天灵王,你为什么在这。”

继续阅读:第一百二十章 花翎的阴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妖妃一生痴情只为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