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回忆戛然而止
茶衣2019-04-01 11:493,018

  “那个,离墨裳?”一路被抱着,茶清有些不好意思,而且他一手还拿着她的琴,更让她扭捏万分,毕竟与人不太熟悉,还是不能如此劳烦人家。于是小心的开口着,“我来拿着琴,咱们找两匹马吧?你一直带着我这么走,会累。”可是离墨裳却是露着无谓又好笑的表情看了一眼怀中的女子。累?呵呵,这点对他离墨裳来说,只是弹指一挥间而已。显然如此高傲的表情茶清完全看懂了,毕竟她可是活了这么久的人了,还是个现代人。于是继续道,“我知道你厉害,不过你可别忘了之前受伤的样子,虽然有了我的狐尾,但是还是要多多休息才是,不然到时候和我一样就惨了,所以呀!”话还没说完,这腰间的手臂是更紧了些,可把她吓得,这力气攥的她还有些疼。可是瞧着头上的这张面庞如此倔强,她还是败下阵来,“那我们什么时候到你的地盘?”

  “一个时辰后。”这厮终于说话了。茶清欣慰的感叹了一声,幸好啊,她摊上的不是木头人。不是涂有外表的花瓶啊。

  “那你慢慢来,我先睡会。”既然你要抱着,那就让你抱个够!茶清恶作剧的想着,然后双手死死的攥紧了他的腰,将脑袋趴在他的胸口,她感觉到了咫尺的人颤了一下,虽立马又恢复了平静。她努力的憋住笑,闭上了双眼。要知道即使有离墨裳帮她疗着伤,但她毕竟失去了一根尾巴,那仿佛是让自己死了一次一样,所以现在,她的体质虚弱万分,闭上眼没多久,自己便又变回了狐狸的样子,也失去了意识。

  离墨裳停下飞速的步伐,看向了怀里的小东西,无奈的将她调整了个姿势,让她能窝在他怀里,好让她自己能舒服些,动完后才意识到自己刚刚做了什么,不觉有些好笑便又重新加快了速度。

  “离墨裳,离墨裳。”茶清痛苦的抚摸着头呢喃着某人的名字。没想到她才喊完,面前就出现了她口中名字的主人。他一直在屋里?没能多想,因为头实在太痛。“能帮我倒杯水吗?”她的喉咙万分的疼,急需要水的滋润。

  离墨裳有些一愣,竟有些无法分别现实与回忆,他记得,他带她回到了他的神龙国,还将她带到了母后的宫殿内安睡,当晚醒来时,她自己变成了人类的模样不停的唤着他的名字。

  “离墨裳?”茶清喊着发愣的男人,他这是怎么了?第一次见他发这样的呆,难道说昨儿个自己喝醉了非常失态?被声音再一次唤回的离墨裳无声的站起身帮她倒了杯水,见她接过茶杯就是一饮而尽,他又贴心的给她倒了一杯,果然,又是一饮而尽,喝完后露着傻傻的笑。

  “真解渴,谢谢你。不过头好痛啊~~~”原来宿醉的感觉如此难受啊!!看着茶清纠结的样子,离墨裳无奈的敲了敲她的头。

  “下次还想喝酒吗?”

  “不了不了,有这么一次够了。”茶清是毫不犹豫的拒绝,这种罪,真是白受的,才不要经历第二次,那是傻瓜才做的事情。

  “哦?那真是可惜了~~”突然,离墨裳露出了邪魅的笑,看的茶清一阵心慌。这表情,怎么好像有什么是她不知道?

  “难道我…昨天,做了什么失态的事?”她问的很是小心,可是这个妖孽男人还是露着能秒杀人的笑容,让她更加发慌了。

  “嗯~~~怎么说呢,喝醉了的离儿有些…有些令人无法控制~~~”他故意说得含糊不清,目的就是让面前折磨他的小女人好好的急急,瞧瞧,现在的样儿。要多委屈有多委屈。

  “你你不会是对我做了什么吧~~”茶清反条件的拉起被子,幸好,什么都在。

  “我对一只狐狸可没什么兴趣,只是有些人,一个劲的往我身上倒~~”离墨裳斜勾着嘴角,那一抹凌冽的笑意如毒意的罂粟,让人欲罢不能。茶清本能的咽了咽口水,一副怀疑样子盯着他。幸好她的定力强,不然也早成为他的俘虏了。

  “我不信。”

  “不信?那你闻闻,身上还是你的酒气。”说着,离墨裳一挥手,蓝色的衣袖掠过茶清的面庞,清凉间夹杂着酒香,不免更让人迷醉。

  “还真是…那,你怎么不换洗掉?”

  “不知道是谁不准我走。”离墨裳笑意盈满的眼眸亦是死死的锁着茶清的淡蓝色眸子,他似乎能从这双眸子间,看到那日,跟着他的小白狐。

  “真的吗?”目不转睛的眼神让她终是信了他的话语,再也坚持不下去,茶清低下了头,“对不起。我以后真的不再喝酒。”

  一大早,茶清被更像狐狸的离墨裳一番调戏后,终是无辜的败下阵来。后简单的吃了些早餐,便前去离墨裳的温泉池舒舒服服的泡了个澡,而离墨裳则说是有事出去了,会很晚回来,叮嘱了歌叶莲溪好好保护她。临走时还帮着茶清将尾巴变了去。

  “那,你们叫歌叶与莲溪吗?”此刻,茶清正坐在池塘边的船坊里,冬日里虽寒风冽凌,但今日阳光极暖,照射着船坊舒适万分。船坊中间的石台上,则放了一把古琴,古琴的边角上刻了几多梅花。

  “是的,姑娘。”歌叶与莲溪很恭敬的回着茶清,两人的眼神则是落在了她抚摸着琴弦的动作上。

  “姑娘,这把琴是王爷亲手做的,您可以弹弹。”歌叶终是说了出来,她还记得,这把琴是很久之前,主子自己一个人关在屋子做出来的,她们都还记得,他们看到主子抱着这把琴出现的时候,手上都是伤口。那时候正是小姐离开主子的第一年,在那一年里,主子身上发生了许多的事情,那时候,他身中剧毒,完全无法使用仙力,而神龙之体更是被剧毒封印住,而能让如此强大的主子中毒的根本原因,便是小姐的离去,因为小姐的“背叛”,而使主子完全没有了求生的欲望,因而让贼人钻了空子。而主子依旧一副无谓的样子。那段时间,才真的叫人心痛。虽然几百年来主子不断的修炼,又有他们陪在身边帮忙,可依旧无用,即使仙力恢复了七成,依旧无法唤醒神龙之体,体内的毒也依旧未清除,所以才会发生身中数箭跌下悬崖的情景,那时候他们几乎都绝望了,以为这一次主子真的凶多吉少了,可是主子却带了小姐回来,而且他们很明显的发现,主子的神龙之体再次的觉醒了,仙力也几乎全部恢复了,体内的毒也清除了不少。只是那封印还是在,不过他们相信,再加以时日,待封印冲破,那么天下的一切力量,便又是主子的了。

  “这真的是离墨裳做的?”茶清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面前的两人,看他们肯定的表情,又看向了自己面前的古琴,对离墨裳更加的刮目相看了。这个男人,竟然还有如此柔情一面。

  “是的,姑娘你试试。”莲溪也催了一遍,其实她们也有私心,毕竟真的好久未听到小姐的琴声了,还记得那时候小姐的琴声一响起,鸟兽都会为之倾听。

  “好,不过离墨裳不会生气吧?”这毕竟是他亲手做的,一定有特殊意义吧?她这么不经人同意可以随便弹吗?不过若是非常重视的话,怎么随便放在这儿呢?

  “不会的您放心,这本来…”茶清奇怪的看着欲言又止的歌叶,准确的说应该是被莲溪胳膊肘一推而止住话的歌叶。两人好像嘀咕了一声,歌叶这才继续道,“这本来就是用来弹的,您就放心弹吧。”

  “好。”茶清也未去多想了,弹琴的心越发的痒了,再也控制不住,轻柔的开始拨动着,而那灵动的手指仿佛是落水的珠子一般顺畅的抚弄着琴弦。越发悠扬婉转的琴声更是万籁俱寂里发出的凄婉绝唱,她不知自己为何弹了这首曲子,更不知这首曲子是何名称,只是一碰触到琴弦,她便想起了这首旋律,甚至眼角有些湿润,她想哭,并不是想起炎倾廉,她只是想哭,被一种莫名的忧愁,而这份忧愁,无关风月。这份愁苦,仿佛只是在跟她说着,她怎能不记得它的名字,是不是,她真的忘了什么…

  “姑娘…”茶清慌回神看向歌叶递来的帕子。“姑娘~”歌叶低下头,微微皱着眉,“姑娘您落泪了。”

  茶清这才发现,自己真的流了眼泪,只是两滴,却苦涩万分。

  “谢谢。”她无奈的一笑,接过白色的手帕为自己擦拭去这两行不明所意的清泪。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妖妃一生痴情只为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妖妃一生痴情只为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