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离茶清名字的由来
茶衣2019-03-30 01:192,445

  “你叫什么名字?”

  “别再跟着我了。”

  “小银狐,再跟着我我可要把你煮了。”这是离墨裳不耐烦的声音,自他来到这座山就突然蹦出了一只白色的狐狸,在这样的山里有白色的狐狸已经是奇事了,再者这白狐从天亮时一直跟着他直到现在,他怎么赶也赶不走,平时冷漠的他如今却未能狠心的直接一掌将她拍飞。“最后警告你,若是再…”

  “我是不认识路才跟着你的。”离墨裳一惊,听到有女子的声音回答他立马转过身,当看到面前裸着身子的女子时,有些诧异,原来这只狐狸已经可以变成人了的模样了。

  “请问,你的衣服可以借我下吗?有些冷。”她现在还未学会用法力给自己变衣服呢。

  离墨裳只是瞬间有闪现一股惊讶,随即便恢复了他的冷静,眼神里透着清冷与默然。

  “请问…我因为还…”话未说完,自己身上便多了一套衣裳,茶清有些惊讶的看着面前妖孽般的男人,这才明白过来,原来他也是和她一样是个妖怪。这倒后来,茶清才知道,离墨裳不是什么妖怪,而是神龙之身的龙国天子。“谢谢你,对了,你知道怎么下山吗?”她已经在这山上饶了好多圈了,怎么也下不去。

  “你不知道?”反问似乎有些讽刺。

  “我真的不知道,知道了就不会不怕死的在你面前化成人了,虽然我本身就是人。”本身就是人?这妖狐是在逗他?“不过看你能帮我变出衣服肯定和我也是同类吧,所以作为同类,你能带我或者告诉我怎么下山吗?我已经在这山上呆了好久好久了。”久的她都不知道已过去多少个日夜。“看,我现在能变成人了,所以,让我下山去转转吧。”

  “你现在这个样子?”又是一句讽刺性的反问,因为离墨裳看到了她身后的三条狐尾。茶清也感觉到了他的目光立马不好意思的将尾巴塞到了衣服内,但是毕竟尾巴毛茸茸的又长,衣服又是夏天样式的,她是怎么藏也藏不住。

  “呵呵,看来我修行不够,不过没关系,因为我在山上这些年一次也没看到过有人经过,所以我真的不知道该问谁好,你先告诉我,我怎么下去,回头我再把这三条尾巴练没了,我再下山。”茶清恳求般的看着面前的蓝衣男子,这个男人她第一眼看到的时候就惊艳万分,虽然她一直跟着他看了许久,可是现在这么近距离的看着,心还是不住的跳动着。

  “妖狐。”

  “我不叫妖狐。”茶清皱着眉头,她是人!她可是活生生的现代人!可是不知多久前来到这里,自己就变成了一条狐狸,好不容易接受了自己成为了一条狐狸的事实后,发觉原来还可以修炼,于是她又勤苦的开始修炼,终于,她有了三条尾巴,可以变身她人的模样,可是太寂寞了,实在太寂寞了,她要下山透透气,她要见人,她要与人说话,不然真的要疯了!“我叫…”茶清竟然有瞬间忘记了自己本身的名字了,刚想说自己的名字是,竟又脱口而出道,“要不你帮我取个名字吧。”她期盼的看着他,也不知为何自己要他帮自己取名,或许是因为既来之则安之,来到了这里,就该告别过去,重新拾起一个名字重新开始罢。但是等了半响,面前的妖孽也没给她起个名字,反而听到一句。

  “我没这个必要。”可把她气的又羞又愤。

  “我只不过让你赐个名字而已,罢了,不勉强你。”茶清像是很大度又失礼的对他低了低头,但是随即就嘀咕道,小气鬼,小气鬼。姐姐我不是好久没与人说话了,又好不容易变回了人,想要重新开始,不就是个名字嘛,我自己起就罢了。

  “离茶清,你以后叫离茶清。”

  “我的名字?”茶清突然激动的抬起头看着出声的男人,“离茶清吗?”不错的名字呢。“谢谢你,那你叫什么?”离墨裳没有说话,却是体力不支的倒向地上。吓得茶清本能的伸手去扶,但还是挡不住他们两人一起跌下。她这才发现这个男人身上有着伤,他竟然顶着这么严重的伤顶了一天?“喂,你没事吧?”可是,已经不省人事 。茶清好不容易用着法力与自己的力气将他拖入自己平时呆的小屋,但是发现他的伤好像更严重了,她不是医生,不知道这该怎么治,但是脑海回想起不知多久多久以前,她还是一只小狐狸的时候,有个戴面具的男子曾跟她说过,她可以修炼成九尾仙狐,而且她的狐狸尾巴根数越多,命就越多,还能救他人的命,但是若是失去一根尾巴,她的仙力就会下降,若是只剩下一根,那么她会被打回原形。

  茶清犹豫的看了看自己身后的三条尾巴,那个男人说的话,应该是真的吧。可是,她又要怎么做才能把尾巴给他呢?茶清环顾着四周,也没看到什么利器可以把她尾巴剪下来的,而且活生生剪下自己的尾巴,那得多痛啊~~可以用仙力取下吗?这么想着,她集中了精神,不知过了多久,感觉自己都出汗了,甚至要放弃时突感到一阵钻心的疼,自己面前,已经出现了一条尾巴,而一手摸向身后,鲜血淋漓,这还是活生生如被扯下一般啊!茶清痛苦的忍着泪,看来终究是自己修行不够,可这狐尾,又怎么给他呢?他现在的伤比她可是重多了…她都不敢想象前刻他还为自己取了名字。茶清捧着还沾染着自己鲜血的尾巴心里不断的默念着,让它变成小一点小一点可以让他服用下去,小一点小一点。最终,白色的狐尾终于变成了一颗小药丸,未再犹豫,茶清立马将它含入口中低下头将它送入了他的嘴里,之后,她痛的倒在了他的胸膛上。

  离墨裳醒来的时候感觉到了自己体内有一股舒适的力量,而胸膛之上,则躺着一个人,是那个狐妖。他皱了皱眉头想要将她拨开,这一动让本痛的昏迷的茶清紧紧的蹙着眉,但是她已经虚弱的没有力气去反抗,而这下终于让离墨裳看到了茶清的尾部,只剩下了两条狐尾,本该是第三条尾巴的地方已是鲜血淋漓,再动了动自己身上的仙力,这才明白过来,是她用自己的尾巴救了他。这个狐妖…没有多想,他便伸出手附在了她的伤口处,一股白色的仙力立马让她的伤口复合,他输送了许多的仙力,好让她的疼痛可以减轻些。不久,茶清终于从疼痛的意识里睁开了双眸。

  “你是谁…”她的双唇依旧发白,一瞬间的恍惚让她傻傻的问着面前拥有着惊人面貌的女人,不,该是男人才对。他的眉宇似是两把利剑,女人不会有如此的凌厉的气息。

  “我叫离墨裳。”她笑了,听到他的名字的时候,茶清笑的如雪天里的寒梅,坚强的灼人又美丽万分,这一刻,离墨裳丢了魂。

继续阅读:第十一章 离茶清与离墨裳的过去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妖妃一生痴情只为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