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离墨裳的情谊
茶衣2019-03-30 10:514,104

  最终,茶清还是变回了狐狸,她可不想与这个男人赤诚相对。

  “离儿,过两天我父王回京后,我便有空可带你出去玩玩,有什么地方想去的吗?你不说话的话就听我的了哦~~”是她想不说话吗?现在她是狐狸的样子,怎么说话…这人绝壁是故意的。

  “离儿,一会我先带你去街上转转好吗?你想这个样子与我出去走走还是变成人类的样子?默认的话,我就当你是想成为人类的样子了。”

  “…”

  “离儿,以后看到柳侧妃的话你直接跑,那个女人心狠手辣,我不想你受到伤害。”

  “离儿…”茶清将双耳往下一盖,不想再听他的自言自语,因为他的话总觉得对她没有益处。

  “离儿是嫌弃我烦吗?那我马上把你变成人,听听离儿的意见。”话落,茶清吓得立马将双耳竖起,很认真的盯着面前看似满脸委屈的妖孽,瞧着他唇边又多出的笑容,终于是知道,她斗不过他。

  清洗好之后,茶清跳上水池,待离墨裳要从水池里起身时,她立马恶作剧的抖了抖身子,毛发上的水滴瞬间喷洒到了他的俊脸上。战斗成功,茶清高兴的昂步往前走着,走向了他的衣裳处,再在衣衫上滚了一圈,这才满意的趴在地上看着池边嘴角抽蓄的男人。

  “离儿,越发调皮了。”她虽把他忘得一干二净,但是她的性格,依然如她。“不过离儿,要坐着我的衣服到什么时候?虽然我知道,我的身材确实不错。”这么一说,茶清才反应过来,离墨裳已经赤着身子走到了自己面前,一只雪白的狐狸瞬时变成了红色狐狸,羞得她立马站起身跑到了墙角呆着。

  “好了,穿好了,离儿可以过来了。”离墨裳笑着走向前,不容茶清犹豫,她便已到了他的怀里。

  “我知道你不太欢喜变成人类,所以我不会勉强你,就这样,由我抱着,作为我的宠物与我逛街去,可好?”茶清不说话,只是往他的怀里蹭了蹭,她深觉,这个怀抱,真的舒服至极。他的身上有股清香,淡墨的吸引人,而更多的,是一股依恋与安全感,她不知道这种感觉是哪里而来,只知道窝在他的怀里,她的所有伤痛似乎都可以痊愈。她喜爱他的手掌轻柔的抚摸她的毛发,喜爱着他从她头顶而来的温柔呼唤。不管他的温柔是为何,她现在只会当做,他是在报恩,若是他也如炎倾廉那般利用自己,那么便利用吧,反正,她也就两条尾巴了,她的所有已经被炎倾廉骗光了,已经没有多少可以真正在乎的。

  离墨裳宠溺的看着往自己怀里蹭着的小家伙,嘴角抑制不住的甜蜜。她很久没有这样放松的依赖自己。

  “带你去吃好吃的。”轻柔的捏了捏她的耳朵,两人便这般出了浴室。

  “王爷(主子)。”门刚被打开,屋外候着的四人便低着头行着礼。

  “我带离儿去西街的酒醉楼,你们在暗处跟着便是。”

  “是!”四人拱手应着,随即便消失在了他们的面前。四人的修为,可见也并非一般人。

  “这下,就剩我们两人了。”

  “王爷王爷不好了!”才安静下来,远处就传来了急促的呼唤声,这一声叫喊吵醒了正在小歇的茶清。离墨裳不满的瞪向了来者。

  “小声说话!”呵斥声虽然轻,但是严厉如他,来者已经吓得跪倒在地,只得轻声说道,“王爷,侧王妃病了,现卧榻不起,一直念叨着王爷能去看看她。王爷您也好久未去眉香苑留宿了。”听到留宿两字,离墨裳立马看向了怀里的茶清。

  “本王没有义务去看望她,还有,给本王记着,本王从未去过侧王妃的梅香苑留宿过。”

  “王爷…”

  “还不下去!”离墨裳冰冷的眸子吓得来人连滚带爬的离开了。茶清却是哼哼的摇了摇头,然后一个用力脱离了离墨裳的怀抱。

  “离儿。”离墨裳有些急了,脚步匆忙的追了上去。“离儿。”茶清终究是逃不过离墨裳的,但是心中总有一股压抑让她无法的爆发。随即变幻成人。离墨裳见着,眉头紧蹙,立马解下身上的披风披在了只着单薄衣衫的茶清身上。

  “赶紧去看你的侧妃。”说完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对劲,好似明白了一种感觉,口是心非。

  “为何要去看侧妃?”

  “怎地不要去看?她是你侧妃,现下生病了,自是要去看,难道只有你要发泄欲望时才能留宿于她苑,现下的生病了无用了倒不踏入了一寸了?”

  “离儿。”离墨裳妖娆的脸上多了一抹忧愁,缕缕墨发由着寒冽的东风纷扰在空中。“我不曾留宿于她苑过,除了你,我从未碰过任何人。”他的话,郑重无比,如千斤顶,一下压入了茶清的内心。她可以从他的眸子里看见此刻的自己,不解,甚至有些慌乱。她甚至感觉到,面前的人从身体里散发出来的那股伤痛,而这一股噬人的伤痛,好似人她给予他的一般,因为他的眼神在告诉她,他没有说谎。而他话语中的她,确实是她。

  “你是说,我与你…”

  “是,你与我,除了与你同榻过,未有其他女子能如我怀。”茶清的眉头与他一样,也皱紧了些。

  “不要说的让人误会,我也只是成为狐狸的时候与你…”

  “我说的同塌,不是同塌,我与你,早有过肌肤之亲。”他的眼神仿佛要灼烧她晃动的眼,茶清不确定的由着他深深的锁定着自己的眸子。突来的话语更是让她来不及多做思考,一切话语,到了嘴边,就说了出来。

  “我与你,曾有过云雨?”说出这话,自己都被吓了一跳,可是面前这个人的眼神,却是告诉自己这样的信息,可是她要确定,所以她问了出来。而离墨裳,也没想到茶清会这么直白的问出声。脑海瞬间回想起他与她曾共存的时光。嘴角噙上了让人疼痛的笑意。

  “若我说,你我曾夫妻,你信吗?”

  你信吗?茶清,你曾是我的妻,可是现在连我也不信,因为曾做我妻子的人至今已离开了我两百多年,我不曾寻到你,待我寻到你时,你已爱上了他人,你与炎倾廉,撇下我,双宿双飞。

  “离墨裳…”仿佛要掉入深渊,茶清挣扎着抓住悬崖边缘,那被堵塞了的情感疼痛的让她后退着步伐。“离墨裳,你是与我开玩笑吗?”她的话语字字如刃刺在离墨裳的心脏。

  “你觉得,我这般模样,是与你玩笑吗?”他的脚步,步步紧逼,仿佛要将她的一切都逼出,其实他的内心,何其不恨,他恨她的无情,可是他却更爱,因为爱,他对她放手,那时候的他,是那般的安慰自己,那时候的茶清,一直与他呆在一起,所以,她对他依恋,对他说喜欢,什么都愿意给他,甚至是自己的身体,还与他拜了堂。可是,待她离开他碰到了别人,发现他人更适合她时,她才认识到什么是真正的爱,而他爱她,所以他要放手,只要她幸福,他便幸福,他是一直这么安慰着自己,可是现在算什么,她不幸福,她也不记得他。离茶清,你还要我怎样。你要我真的面对你的冷漠而去恨你吗?真的要我掏出你的心好好看看,你曾是否让我住过你心上而原谅你吗?你可知,这些年,我的五脏六腑都痛的要疯掉了!只要一想到你在他的怀里笑着,由着他吻着,抚摸着你的身体,我的心痛的仿佛想立马挖出就此毁去!可是你不知道这样的痛!你不知道!而你现在更是堂而皇之的把我忘了,把我们曾经的一切忘了!与你来说,我们的曾经,是那般的微不足道,对吗?让你连记住的资格也没有,短短两百多年,就忘得一干二净!

  “我…我不信…离墨裳,你别这样…”茶清慌乱的摇着头,双手不断的颤抖,而面前的人,眼瞳却越发的深红,仿佛要将她吞噬的野兽一般震怒的瞪着她。

  “主子!”歌叶几人担心的从暗处出现在了离墨裳的身后,他们的主子这般的逼迫茶清小姐,会适得其反的,主子这两百年来如何的思念茶清小姐,只有他们知道,那种痛,几乎传遍了他们的身体,主子好不容易盼回了茶清小姐,怎么能如此吓唬她呢?

  “下去!”但此刻的离墨裳,已然失去了理智,他一把抓起了茶清,狠狠的将她拉到了自己咫尺,他与她的眼眸,只剩下一厘米。“我要让这个女人好好看看,这两百多年来,我的日子是怎样过的!”

  “离墨裳,你放开我!”茶清觉得越发疼痛,痛的她内心越来越害怕,她不敢直视这双眼睛,现在的她更不敢靠近这个男人,这只发怒发狂的野兽,她能感觉得到,他已经张开了他的利爪,随时将要将她吞入口中。“你或许认错人了,我不曾与你成亲。”

  “离墨裳!”

  “主子!您还记得您一直跟属下说,您是自己放手的,若是茶清小姐再出现的话,您绝对不会再放手了,主子,您千万不要后悔啊。”

  “是啊主子,当年您也不能怪小姐,小姐发生了那样的事,一直是炎倾廉守护着小姐,而主子,主子您当时…”

  “歌叶,不许再说。”再说下去,歌飞都不敢保证,他的妹妹有何下场。

  “哥,让我说,主子,歌叶知道当时您一直在找小姐,可是为什么,当您看到炎倾廉抱着小姐时您就不上前去抢回来?您是不信任小姐吗?若是您当时伸出手从他怀里抢过,是不是一切又不一样了呢?您一直教导我们不能让他人钻了空子,或许主子,您当时就是让炎倾廉钻了空子,小姐才会离您而去的。而小姐为何会忘了我们,主子,我与罗练也在调查中。”

  “姑娘,谢谢你们替我说话,但是,我或许,真的不是你们说的那人,我对你们,完全没有印象,而且我的记忆很流畅,离墨裳…你放开我好不好…”

  离墨裳通红的双眼慢慢褪去颜色,他已至骨髓的痛又一次深了几分,一手伸至了她的后背,然后一个用力将她深深的埋入了自己的身体。他的唇边不停的念着。

  “离儿,我的离儿,求求你,别再折磨我,好吗?你现在不记得我,没关系。”说这话的时候,离墨裳还是咯噔了一下,天知道,那多有关系!“从此,我们重新开始,让我重新填入你的记忆里。”茶清想要再次否认,可是她是人,她感觉的到抱着她的这双臂膀,有多么的坚定,她甚至更能感受到怀抱着她的人的身体有多痛,她似乎能触摸到这股撕心裂肺的痛。她的语气终于柔下。

  “你说的离儿,可是九尾狐,可是从一只小狐狸修炼了千年才成的九尾狐。”

  “我的离儿,从前是一只比现在还小的九尾狐,她调皮,可爱,喜欢闯祸,但又知书达理,她会翻墙,她却又会弹琴,她会作词作诗,却写不好字。我的离儿,便是你。”

  “好。我信了,离墨裳。”他说的,与她自己完全符合,可是她如何忘记面前这个让人痛心的男人,却始终寻不到任何的蛛丝马迹,或许,她的心里早已被炎倾廉填满,所以,她的内心融不进其他的任何人,或许,他是千年间她碰到的其中一隅,只是时间静默,他已被掩盖在岁月里。况且,所谓的曾经也是他们的一面之词,她亦有怀疑的权利吧。只是现在,不适合去怀疑。而经过了炎倾廉的事,她便永远会保留,她怀疑的权利。

继续阅读:第七章 为你化身成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妖妃一生痴情只为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