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为你化身成人
茶衣2019-03-30 01:003,536

  “好,那,我带你去寻你爱吃的。”离墨裳不舍的放开了茶清,脸上露着妖孽般醉人的笑容。

  “嗯。不过…”茶清有些扭捏的微低着头。这番扭捏着实要了离墨裳的命,生怕她又要说什么能杀了他的话。而听到茶清接来下的话,倒是让他宽慰的笑了出来。“我觉得,吃好吃的,还是化成人比较好,可是我现在法力不够,你看,变成人,还有两条尾巴在晃着。”抖了抖披风里的两条狐尾,茶清有些不好意思的说着,“而且现下怕是再不出一个时辰,就又会成为小狐狸了…”

  “离儿的意思我懂了。”说着,离墨裳轻笑着拍了拍她的头,随即,茶清的尾巴便不见了踪影,而她的身上,亦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力量,她知道,这是来自离墨裳的仙力,他帮助自己变换成人。“我还要感谢离儿,愿意变幻成人陪我出去吃饭呢。”茶清看着面前露着笑容的男子,一股淡墨的哀伤涌向心底,他在掩饰,他在掩饰眼底的那股痛意,可是为何都这般痛了,他还要待她如此?若是真如他们所说,她真的忘了他,那么她不是万般的该死吗?他怎么还能如此宠她?明明是怕她寂寞才带她出去,现在却说是陪着他出去…最后,一切只化成了一句话。

  “离墨裳,谢谢你。”

  “离儿于我,不用言谢。”离墨裳伸出手,握上了那双有些冰冷的柔夷,“我们走吧,离儿是要我施法,还是咱们坐马车去?”只要如现在这般,能在咫尺触碰到她,便够了。当时确是他自己放的手,这回,该是抓紧的时候了。

  “远吗?”茶清未去挣脱,她也不排斥,只是这般的反问着他。

  “有些远,但是保证茶清喜爱吃。”

  “那,咱们坐马车吧。”

  “好。”离墨裳宠溺的将茶清往自己怀里又拉了拉,命人下去准备了马车。不一会,手下的人便准备好了一切,离墨裳拉着茶清坐上了车。一路上,茶清怕尴尬,几乎一直是望着车子外面,她不是怕与他谈话,而是怕对视上他的眼睛。不知过了多久,马车终于停下。离墨裳先下车,再伸出手由着茶清覆着他下马车,而当离墨裳出现的那一刻,周围所有的视线都投向了他们,要知道离墨裳在北陵国是无人不知的俊逸王爷,若他说是第二,无人敢自夸第一。而他与身居来的气质更是惊为天人,仿佛周围的一切与他都不相容,站在他身旁的人都仅是凡夫俗子,似乎连他的一缕头发都能让人迷醉。而他虽有妖孽般倾城的面容,却完全不失他身为一个王爷,北陵国三王子的威严,凡是与他对视一眼的,皆会心慌发抖,似乎他只要一眨眼一抬眸,一切便会灰飞烟灭。而如此神圣之人今天竟来此处,还扶着一位女子,不免让众人嫉妒万分。而这份嫉妒自是让她们忽略了,其实这个女子也不失美丽。

  “王爷,小的已经帮您备好包厢了。”酒楼门口,已经站好了迎接的人。

  “别让人来打扰。”离墨裳不悦的留下这么一句。这句话不轻不重,但是周围正用着仰慕眼神望着他的人听的一清二楚。

  离墨裳带着茶清来到了二楼准备好的包厢,包厢环境十分优雅,临窗往下便是一条河流,河流对过,亦是茶楼,窗台上绿意盎然,偶尔会有小鸟飞过停留,别有风味。

  “可喜欢?”离墨裳看出了茶清眼里的满意,有些骄傲的说着,好似要邀功一般。

  “恩,喜欢,谢谢你。”茶清也未去掩饰眼里的喜爱,当然她也瞧见了某男脸上的那一丝小骄傲。话落,房门便被敲响了。

  “进来。”离墨裳对着茶清招了招手,意思是好吃的来了,快来这边坐。茶清也没让他失望,轻步走向前坐在了他边上。屋外陆续由人端进来了饭菜,让茶清惊奇的是,这些饭菜,竟然都是她爱吃的,不过还有些新鲜的菜色。

  “我知道你不爱吃鱼虾,嫌弃它们太过腥味。你尝尝这个做法。”离墨裳夹了一块鱼肉放到了茶清碗里。茶清皱了皱眉头,很是不满的盯着面前笑意的男人,好像在说,我讨厌吃鱼!见着茶清依旧没有要吃的动作,离墨裳继续说道。

  “若是茶清还是不喜,那这辈子,我绝对不再勉强你吃这些鱼虾。”茶清犹豫了一下,看着面前离墨裳万分期盼的样子,终是拿起了筷子夹起了那块鱼肉。当入口瞬间,茶清愣愣的抬起头,这,真的没有一点鱼的味道…反而…

  “怎么做的?比松鼠桂鱼还好吃…”不过这外面,怎么突然这么吵?

  “这可不能告诉你,告诉了你,怎还能常带你来?歌飞,外面怎么回事,这般吵闹。”本还心悦的离墨裳听着外面越发吵闹的声音有些恼火的问着。

  “主子,是太子殿下,他跟李掌柜在吵闹着,说是要这间屋子。”

  “他不知道本王在这吗。”看来最近给太子的教训越来越少了,都不知道他是谁了。

  “罗练已经与太子说去了,但是怕是罗练坚持不住了,毕竟…”歌飞的话未说完,离墨裳便知道了这接下来的话了。这不,人,已经到他跟前了。

  “哟,今天是什么风把咱们三弟吹到酒醉楼来了。”只见一个长相有些偏瘦的男子着着一身不相匹及的红衣出现在了茶清的面前,那语气里满是嘲讽。“瞧着,这还带了个美人。”

  “太子。今天不在宫里替着父王看奏折,怎么有心思来酒醉楼。”离墨裳似乎没有听到他刚刚的话一般,自顾说着,当然,从始至终,更是未去看他一眼,手里还重新又夹了个排骨到茶清的面前。茶清看着递来的糖醋排骨,突然皱眉道,“这排骨太过瘦了,吃着不好,我能换一块吗?”离墨裳嘴角勾笑,宠溺的看着茶清好似一脸嫌弃的表情。

  “好,那这块呢,这块看着结实下,比那红肥绿瘦的好。”这些对话,稍加推敲定能听出其中的讽刺意味。离墨裳不知为何茶清会与着他一起讽刺这位突然到来的太子,但他知道,他的离儿也不喜这位太子,毕竟她可是他的离儿。

  “你们到底是什么意思,本太子在这,不行礼就罢了,还这般联合着来讽刺本太子,是不把本太子放在眼里吗!”

  “太子殿下。”茶清觉得耳边太吵嚷,不得不放下筷子站起身,还欠了欠身子然后才又说道,“太子殿下请息怒,刚刚民女是失了礼数,请太子殿下见谅,民女自小生活在山间,未吃过如此美味的食物,有幸王爷带民女前来品尝,一时之间有些忘神了,民女刚来京城时,便听说太子殿下是个宅心仁厚又是个以民为天的好储君,请殿下饶了民女方才的不识泰山,不与如此粗鄙之人计较。”茶清低着头欠着身,故意将自己的品格说的极低,又抬高了太子的颜面,这般的话想必这位太子也不会来和他们计较,来抢这房间了。其实她从他们之间的关系便可猜到,这位太子压根就不是想要这雅间,而纯粹是要与离墨裳争罢了。而他的第一句话就道出了,他是有多讨厌离墨裳。

  离墨裳静静的看着说着这番话语的茶清,收起嘴角的笑站起身走到了她的身旁,伸出一手将她轻柔的揽到怀里。

  “太子,离儿是本王的人。希望太子不要与离儿多过计较。”他本可以对他不客气,毕竟在这北陵国,他还未怕过任何人。父王亦知他是神龙之体,更是忌惮他三分,早已拟好遗诏,王位非他莫属,这太子也只不过是摆设罢了,就如他王府的那位柳侧妃一样,只是历代都是传位于长,所以,众大臣之口,他还是要堵,在民间,亦要遵守民间规则,所以各方势力,他还是要均衡。况且,不过是一个人帝罢了,他曾神龙国王位都不懈,这人间一帝王,更不会贪恋。坐上王位不过是想要给离儿最好的,想要她不受任何委屈。要知道只要这草包太子登上大位,那他们必定没有安生日子,他不怕他的追杀,那些杀戮于他来说不算什么,但是他有要保护的人,他更不希望将来有人打扰了他们的平静,除非离儿答应他与她一同回到从前那般过着仙人般世外桃源的生活,远离这些喧嚣,重新回到龙国天山去,重新捡起他们曾经的身份。

  “这位可是三弟新纳的妾室?倒是有几分姿色,可惜了我们柳妹妹了。”茶清颤了颤身子,她不喜这个男人的话,从进门的第一句就不喜,但臂膀上的手却紧了紧,好似在对她说,由他来。茶清这才未去反驳,只是继续听着他们波涛暗涌的对话。

  “太子真是高估本王了,本王最爱清净,怎会往自己王府塞那么多妃子妾室呢,太子与柳侧妃走得近,自然听说过,本王府女眷只有她进过,且过的逍遥自在,本王从不管束,即便她与本王赌气跑去太子府与她的太子哥哥诉苦,本王也不多言一句,毕竟,本王于柳侧妃,止步于柳侧妃罢了,本王的良人,早已落入本王怀里,她人,离墨裳可不承认。”这些话说的再明不过了,茶清听懂了,眼前这位咬牙愤怒的男子更是听懂了。他是在嘲讽他,嘲讽他太子府女眷太多,妻妾成群,更是暗讽他与柳侧妃有见不得人的关系,而这些这位三弟通通都知道,还不懈!而离墨裳的话,完全一举两得,不但警告嘲讽了太子,更是告诉了茶清,府内即便有柳侧妃,那也只是柳侧妃,只是一个王爷的侧妃,而他离墨裳的良人,只是她而已。说不感动,肯定是假,毕竟现在的茶清,是个极其脆弱的人,但是她还是不能接受,她警告过自己,炎倾廉是个极好的例子,所以她以后再也不会相信男人,二来,她一直觉得她与离墨裳相识甚短,不可能有感情,即使说真的,他们曾经相识,但是,既然是能忘了的关系,那么这个男人曾经也未曾在她的心上。

继续阅读:第八章 原来侧妃只是摆设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妖妃一生痴情只为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