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原来侧妃只是摆设
茶衣2019-03-30 01:132,474

  “三弟,你这些话本太子特别不爱听。柳儿是本太子的表妹,那太子府就如她的娘家,受了委屈回娘家坐坐有何不可,更甚的是,这么多年,三弟对于柳儿做的可是过分至极,倘若对柳儿无任何喜爱,为何当初要请旨赐婚,看来真如流言所说,三弟是想从本太子手上争的王位而拉拢右相吧。”太子或许是因为过于气愤,以至于说话的声音都变得尖声尖气。好似这般说话就能表达出此刻他非常非常不满的内心。但离墨裳却依旧神态自若。他冷声一笑淡墨的说着。

  “太子此言差矣,一,本王从未说过对王位有兴趣也未说过没兴趣,一切自在父王与各位大臣心里,二来,柳侧妃娶回来本就是摆设的,本王当初封王之时若不主动娶位大臣之女,怎能堵住悠悠之口,今后必定有一堆女子被塞进三王府内,能娶右相的女儿做侧妃,想必朝中大臣定不会再塞女子进入本王府内,毕竟右相之女都只做侧妃,他们可没胆子让自己的女儿做正妃,更不舍得让她们的千金之躯做妾,这般,本王的耳根子也便清净了,有这般的摆设品,也不失得利。”

  “你!三弟你够狠!本太子定会告诉右相你如此欺辱他女儿!”太子显然未想到离墨裳这般的直白,气的他都不知该回什么好!

  “去告知便是,右相又能耐本王如何?向本王讨要女儿?怕是面子挂不住,想想他一右相,女儿竟然抓不住本王的心,还被讨要回去,恐怕是无脸这般罢。还是他想自讨没趣给女儿要份休书,这本王也可考虑,毕竟本王不可亏待了本王的良人。离儿,你说,我该何时写份休书于柳侧妃?”茶清看着离墨裳凝视着她的皎洁眸子,知道他一直在讽刺太子,但她还真不知,这个男人娶了那位柳侧妃竟然是这般的用处,还真是聪明的做法,不过这个男人难道一点也不受美色诱惑吗?她可不信那个女人入了王府没有勾引过离墨裳。离墨裳或许可以不去她那,可是她定会千方百计地诱引他去她那,就如今天所说,病重。再者,不也是耽误了人家姑娘啊。

  我不曾留宿于她苑过,除了你,我从未碰过任何人。

  她的脑海又响起了他对她至恳的话语,那番话,是那般的锥心,那番话,他说的那般的痛苦…不能再想,再想,她会越发的混乱,现下的,便是把眼前之人打发走。于是,茶清微微露出笑容配合道,“离墨裳,难道你想娶我回去做你的正妃吗?”离墨裳微愣,他不知茶清真的这般说,即便是为了配合他。心里不免升起一股喜悦。他抓着她的手放置胸前,温柔的说着,“离儿是我的挚爱,当然得做正妃,娶你回去可是为了你我能终生相伴,怎能委屈了你。”

  “三弟!柳儿那般倾国倾城,你不可能对她不动心!现在不能突然出现了一个女人就始乱终弃!”茶清没有理会太子的话语而是继续看着离墨裳故意问着,

  “真愿意休了那侧妃娶我?”话语里似乎有些戏虐,但是心细之人定能看到,她眼角的那股泪意,她不知道自己为何会有些湿了眼眶,她明明告诫过自己不能再信男人的甜言蜜语,可是面对于这个男人,她却总会失控,失控的心跳,失控的感动,失控的去信任,但是,她还有理智,她还有坚强与自尊,所以,她会将一切掩埋在心里,掩埋在那种子发芽之前。

  “当真愿意。”离墨裳万分肯定的回着茶清,即使他知道,这话还是她在配合自己,但是只要是从她口中说出来的,他都开心。

  “可是若是柳侧妃突然怀孕了呢?”茶清故意看向一边好笑的看着他们的太子。她从他的脸上看出鄙夷与不屑。她知道他那表情的意味,他想表达的是,是个男人是无法禁得住那位柳儿的美色的。

  “怀孕?何来怀孕之说?本王从未碰过她,若是怀孕了,还不知是谁的种。”离墨裳故意说得非常响亮,一屋子,包括屋外候着的人,听的可是一清二楚。这让一旁的太子脸色瞬间一青。好似真的被人戳穿了什么似的。

  “原来是这样啊,那还真是个摆设了。太子殿下,说了这么久,民女又眼馋了,您看可否让民女继续吃饭?还是太子殿下,您也饿了,不嫌弃民女,要与民女与王爷一起?”茶清说着还特意看下面前脸色早已扭曲的太子殿下,那眼神看的直勾勾,丝毫没有因为对方的尴尬与怒意而偏转视线,而她,自始至终由着离墨裳抱在怀里,这直接告诉了外人以及面前的太子殿下,这个女人,是本王的,他人动不得一分一毫。

  “你们用,本太子今天没心情了。”说罢,一甩衣袖,就这样疾步出了雅间。

  噗嗤一声,在见着太子终于走远后,茶清不受控制的笑出了声。这太子刚刚的面色,还真是好玩。

  “离儿,刚刚的话可当真?”离墨裳眼神示意着歌叶他们关上房门在门口候着,自己坐到了茶清边上很是认真的问着。茶清边尝着未吃过的美食边瞧了瞧正用着妖媚眼神看着她的男子,他这是在诱惑她吗?淡定,她可不能被这美色皮囊给诱惑住了。

  “你刚刚的话可都当真。”

  “当真,刚刚的话哪句是假的?在离儿面前,我从不说假话。”离墨裳妖孽的一笑,看着茶清嘴边的饭渍,伸手爱怜万分的为她拭去,但是,沾染在指尖的饭粒却被送进了自己的嘴里,这让正吃着的茶清吃惊的看着他,直到他伸出舌头舔了舔,这才让她意识到这是件羞人的事情,有些苍白的脸颊立马出现了一抹红晕。这个腹黑的男人,绝对是故意的。

  “这些能带走吗?”茶清立马顾左右而言他,她绝对不会让这个男人影响到她分毫的。离墨裳知道点到为止,刚刚她的表情很清楚的告诉了他,他已经影响到了她,这便够了,毕竟现在的离儿,已经被炎倾廉伤的体无完肤,该死的炎倾廉!那天他去找他的时候,他刚好带着那一个女人离开!下回他定要寻到他,连带那个女人一起将他们碎尸万段!“不能带走吗?”茶清见着离墨裳突然变狠的脸色疑惑的问着。

  “恩,可以,除了厨子,你都可以带回去。”他的宠溺瞬间让他的脸色恢复了柔情。但是茶清好像是故意的一样反问着离墨裳。

  “为什么不能带着厨子?”

  “小傻瓜。”离墨裳好笑的刮了刮她的鼻翼,“若是把厨子带回去了,我还怎么找借口带你出来。”

  “离墨裳你。”茶清真的是又羞又愤,看他还一脸坏笑,这坏笑还一脸妖孽般得逞的笑,真让她恨不得咬上他两口!可是这么想着,既然又想到了炎倾廉,脸色立马暗沉了下来。炎倾廉,呵呵,为什么你不从我的脑海消失呢…为什么…为什么要一直折磨我…为什么我要喜欢上你…

  “离墨裳,我想喝酒。”

继续阅读:第九章 喝醉的茶清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妖妃一生痴情只为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