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太子与二皇子来府
茶衣2019-04-01 20:482,920

  因为已冬日,早已没有鸟兽会来听取茶清的琴声,但这优美凄婉的乐声倒是吸引了另两位客人。

  “好曲子。”在茶清拭去泪水后,隐藏在树后的两人这才出现。

  “奴婢参见太子,凝王爷。”来者正是茶清昨日在酒醉楼见过的清瘦太子爷与今日第一次谋面的北陵国二皇子。茶清站起身也学着歌叶的样子对着二人行着礼。

  “免了,皇兄,这就是你说的三弟身边的那位姑娘吧。”离凝深仔细打量着面前瘦弱的女子,这般的女人,真是三弟喜爱的?不过这双眼睛,倒是与三弟极像。

  “可不是么,这姑娘可也是个伶牙俐齿。”太子语气里依旧讽刺,即便词句感觉着没有贬义,但从他嘴里说出来总是不中听。

  “能让太子如此谬赞,实属茶清三生之幸。”茶清很是恭敬的应付了一声,当然是傻子都是能感觉到太子对她的蔑意的,而这个凝王爷,倒是要看看了。

  “倒是个懂礼数的女子。”离凝深淡淡一笑,这笑不同于离墨裳的邪魅妖孽,而更似乎是冬日里的暖阳。“刚刚的曲子是什么名字?”很明显,离凝深看到了面前这个女子的身体一颤,随后恢复了镇定。

  “刚刚是茶清自己随意拨弄的,如此伎俩不过是娱乐下自己,倒称不上是曲子,所以也没有名字。”她的语气与离凝深的笑是两个极端,一个要说是冬日暖阳的话,她的话语便是冬日里的寒霜,冰冷之极。离凝深皱起了眉头,打量的更深了,这女子面对他们的态度与样子,疏离而生分,若是生分倒是可以理解,毕竟他们不熟,但是如此疏离冰冷,倒有些困解了,谁不知北陵国的女子见到他们要么兴奋,要么害怕,如此平淡的,就她一人了吧。而刚刚,她的琴明明像是诉说着衷肠,还流了眼泪,该是个多愁之人。可是现在,她的话,她的神情,都生硬的几乎看不出听不出一丝的感情。

  “哼,真是笑话,不是曲子,还是什么?三弟的女人真是越来越放肆了,不过是个名字而已也舍不得告知本太子与凝王爷吗!”这不是明显找茬吗?茶清真的很想这么回他。但是身旁的歌叶与莲溪已经帮她说话。

  “太子殿下,姑娘说的是实话,刚刚是奴婢们想听听姑娘的琴声,姑娘便随意拨弄了一下,这奴婢二人绝对可以作证。”

  “大胆!”太子猛的吼了一声,使得歌叶二人很识趣的跪在地上,但是茶清可以看得出,她们两人,没有在害怕。

  “太子殿下。”茶清走向前站到了她们中间,正如那天,她还是狐狸身时,跑到她两中间防止那位柳侧妃对她们施于棒刑一样。她们在保护她,那她也会保护她们。“太子殿下,您与王爷若是喜欢这琴声,那茶清定弹首拿手的曲子给您与王爷听。”茶清微低着头,神情镇定万分,仿佛事情发生在他人身上一样。

  “皇兄。”离凝深转过头,收回了在茶清身上的思绪,“既然茶清姑娘说要弹曲子给皇兄与本王听,那咱们不妨听听她的曲子,有多好听。歌叶莲溪,你们去搬两只凳子来,总不能让太子殿下与本王坐在这冰冷的石椅上吧。”离凝深对着跪在地上的两人使了使眼神,两人立马明白了意思。而这抹眼神自是没逃过茶清的法眼,而且他刚刚的话,好像是在帮她们吧。回头问问离墨裳,这二王爷是他这的还是太子那的。现在她暂住在他王府,也不能帮他多罪人,又不能被欺负了。

  不一会,歌叶她们两人便带人搬来了两只雕花椅子,椅子上垫着厚厚的垫子。

  “太子王爷,这天冷,要把纱幔放下吗?”

  “不用了,你们在一边候着。”离凝深先太子一步说着,两人示意的退到了一边,茶清这才坐到古琴前,脑海想过了之前很喜爱弹的一首曲子,思绪好,她的唇边露出了一抹笑,笑的很是深意,离凝深完全无法解透这抹好似得意又像是高兴的笑是什么意思。没让他解明白,一声悠扬舒适的曲子便随之入耳。微凉冬风吹过,蓝色的纱幔如波浪般轻抚着茶清的四周围,茶清的笑意更深,抚弄着琴弦的十指更是流畅,这一副画面美极了,美的两人一眼不眨,包括那位一直看不起茶清的太子爷,两人像是中了法术一般定神的看着轻柔拨弄古琴的女子,她的一身素衣隐约在飘扬的纱幔间,仿若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

  这就是三弟喜欢的女子吗?离凝深看痴了,他是真的看痴了,今天他来三王府,本就是来看传说中三弟身边的女人的,他知道依照三弟的性格,是不可能有女人近身的,当初纳柳眉做侧妃他也知道他是何意,所以当他听到三弟带了一个女子出现在酒醉楼,还与之一同与太子作对,更是气得那位嚣张的柳侧妃卧病不起时,更是要来看看了,而且还要乘着他们三弟不在的时候看,不然,若真是如传言般的话,他们家三弟一定会藏着掖着不让他瞧。

  一曲,终于在各自的心怀中结束。太子还沉浸在刚刚的声乐中未回过神,离凝深在她手指离开琴的瞬间抬起眸子。

  “刚刚的曲子,可有名了。”三弟,你的女人,确实不错。

  “刚刚的曲子,名叫‘雪花神剑’。”茶清如实的答着。

  “雪花神剑?哈哈~~还真是柔并刚的名儿,皇兄,你说呢。”这名字也不同凡响,刚柔并济,第一次听到如此命名曲子的名字,但是与刚刚的乐曲却真是相符。太子被离凝深这般说,也终于回过了神,但他的脸色似乎有些尴尬,估计是之前一直讽刺着茶清,可现在却被茶清的身影迷住了而有些不自在。

  “看来皇兄与我一样,也是喜欢了,哈哈哈,真是不错,茶清姑娘,如此精湛的琴艺,本王佩服万分。”离凝深很不吝啬的赞叹着,其实他恨不得把所有的赞美词都用上,因为,她弹得曲子实在是好听,好似出神入化的能直接将他带入到歌曲的情谊中去。

  “太子殿下,凝王爷,刚刚茶清献丑了。”到这刻,茶清才开始思绪,他两来府上是做什么的,毕竟,离墨裳今天不在。她实在疲于应付这两位爷,所以真心期望他们快些离开。

  “数日后,父王归来,你准备曲子在大殿献艺。”半响不说话的太子殿下突然出声,这话让周边的人都是一惊,最惊讶的当然是茶清了,她重新回味了一遍这人的话后才明白过来,立马皱起眉头弯下身。

  “太子殿下,民女…”一下就从自己的名字降到了民女,可是,面前的人可不听她的话,直接挥挥手示意她闭嘴。离凝深看着茶清不情愿的脸色,又看着歌叶两人像是又要帮她们主子说话了,对她们又使了使神色,然后才对着太子说道,“皇兄,这茶清毕竟是三弟的女人,这是否要问过三弟的意思?”

  “本太子要问过他?”太子不满的反驳着,但这话确听得心虚。怕是自己都觉得是在强撑要面子罢,谁不知道,这北陵国有个人几乎比他太子还大。

  “皇兄,二弟不是说您怕三弟,只是茶清必然是三弟的女人,总该要知会一声,若是突然让茶清上台表演,而三弟不知情,若是三弟与父王一同回宫的话,看到了那副情景,定然觉得万分没面子,到时候怕是又要与皇兄抬扛了,这兄弟一抬扛,又会闹得大臣之间鸡飞狗跳,而三弟那人你也知道,脸说拉下来就拉下来,那天可是父王回宫的大好日子,闹得不开心了,怕是皇兄也要被三弟牵连啊。”原来离墨裳是接他父王回宫去了。茶清恍然大悟的想着。也就是说,这两天,他都不会在了哦?可为何刚刚还对她说很快回来?若是那样的话她更不能上台去表演了,因为离墨裳临走前只是帮她把尾巴变没了而已,现在她人的样子还是靠自己薄弱的法力维持着,她相信,再过一个时辰,她一定会变成狐狸,虽然晚上可以修炼,第二天还是能变成人形,可是那尾巴自己是变不掉了啊,而且若是弹一半突然变成了狐狸又该怎么办?她可不想在众人面前变身,那定会成为众矢之的。

继续阅读:第十四章 比茶清还要虚弱的柳侧妃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妖妃一生痴情只为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