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中计
茶衣2019-04-02 09:572,246

  不知过了多久,似乎有一炷香的时间,也或许没有这么长,毕竟在于煎熬的两人来说,时间必定是过的慢的。他们终于听到了开锁的声响还有一声怒。没等锁开,又是一声巨响传来。整扇门已经成为木碎屑。

  “离儿~~”是离墨裳…他怎么回来了?茶清不解的想着,她还记得他们说离墨裳是去接他父王回宫了,不是还要两天才回。

  离墨裳看了一眼墙角的某人未丝毫犹豫便跑向了床。急切的掀开帘子,“离儿?”终于瞧见一只露在外面的白色耳朵,他悬着的心放下了一半。随即放下帘子,这才掀开被子,当对视上茶清蓝色的眼眸时,胸口如拨开的云雾,轻轻的松了口气。

  “担心死我了。”担心死他了?茶清皱眉,她不能理解离墨裳的话,不是不能理解他为何担心她,而是,他怎么会知道,她有事?会遇到危险?“他有没有对你怎么样?让我看看有没有哪里伤着?”离墨裳抱起茶清,左看看,右看看,确定没伤了,这才轻柔的抚摸着她的毛,从头至尾,温柔的让茶清感到舒服万分,毕竟现在是动物的身体,动物的本能还是喜欢由人抚摸着自己的毛。不对,她又不是狗狗!

  “二王爷!您没事吧!”莲溪与歌叶的声音终于唤回了茶清的思绪,茶清着急的挣脱着离墨裳,差一点就以着狐狸的模样跳下床,幸好离墨裳及时的将她变成了人,但这依旧没让她放肆的直接下床。

  “你做什么?”茶清无法理解的瞧着他,都把她变成人了,怎么还不让她下去?

  “这么关心离凝深?”他皱着眉头,好看的眸子似一朵如泣的花,看的人深醉。

  “我…凝王爷受伤了。”她竟然对着着眸子,心软了,似乎她能看清着眸子的意思一般,开始对着他解释着。

  “他没受伤。”离墨裳说的肯定,表情更是难看。

  “没良心的。”不悦的声音从离墨裳的身后传来。帘子瞬间被掀开,而掀开的瞬间,茶清被离墨裳抱入了怀里。

  “放开。”茶清更是不悦的推壤着这突来的举动,可是她的力气哪有这人的大?现在变成人的法力都是借着他的。

  “没受伤就快点离开本王的屋,小心欲火焚身。”离墨裳没好气的回着这身后声音的主人。双手则是死死抱住挣扎的茶清。

  欲火焚身?茶清捕捉着他话里的关键点。停下了挣扎。

  “就是因为这个,三弟,你也太让为兄的伤心了,一进屋就无视为兄,现在又急着赶人,要知道是谁让本王欲火焚身的?这欲火焚身不得已又是因为谁?”

  “莲溪,立马给二王爷找个女人。”茶清一愣,立马看向了身后的离凝深,而离凝深也正瞧着她,他的脸色不好,即便红润,但是她瞧得出,非常难受,而且本只有嘴角有血渍,现下鲜血直接到了脖颈间…她才观察了两眼,离墨裳立即用身体挡住了他们之间的视线,极度不爽的瞪向了离凝深。

  “快去跟本王为你准备的女人翻云覆雨去。”这下,茶清终于明白,那香是什么了,那是媚药!所以他刚刚才会让她感觉是在忍!

  “等你为本王准备好女人,本王早已急火攻心而死。放心,身体里的欲望已经排除了一半了,莲溪,去准备间客房,本王再运半个时辰功就行。”

  “凝王爷。”感觉到离凝深就要离开,茶清赶忙喊着。

  “离儿。”离墨裳皱眉,她又要关心别人了…

  “离墨裳,凝王爷是因为我才受伤的。我…”

  “茶清姑娘此言差矣,刚刚的情形本王就已中着迷迭香了。”方才他刚把她送回屋,瞧见里头墙上的一幅画甚是雅,便进来看了看,望神稍稍看久了些回头门就被锁死了,他本想破门而出,毕竟无端端的锁门定是有蹊跷,可这是又才发现有异香,待反应时已吸入太多,传出去真是毁了他一世的名声啊。竟然这都发下不了。他定要找出到底是谁在作妖!

  “若不是你带我迅速躲进被窝,恐怕我也…”话没来得及说完,因为她已感觉到了抱着自己的双手一紧。一双眸子恶狠狠的瞪向了身后的离凝深,看的离凝深直发毛,要知道他这三弟,虽说上战场没有他上的多,可是每次生气起来却比他这个身经百战的战士还要来的威严。

  “三弟,本王先下去了,你快些去查下是谁在你府内乱来吧。”说罢,屋内只留下了他们两人。茶清似乎都未来得及看清离凝深离开的速度,这让她更加确定,这离凝深,亦非普通人。而他刚刚的做法,更让她对他肃然起敬。刚刚他可是中了媚药!可是身为男人的他,却绅士的呆在角落,宁愿自己急火攻心也未碰她一下!她相信以着他如此厉害的身手,她绝对不是他的对手。不占女人便宜的男人现在真的太少了,瞧这眼前这男人,就又在占她的便宜。

  “离墨裳,能不能放开我了。”

  “你身子弱。”明明该是戏虐人的话,但是到他嘴里,却似乎理所当然的让人无法反驳,虽说她确实是身子弱了些,谁让她一个九尾仙狐成了两条尾巴的狐狸了呢?

  “我可以躺着,或者你将我变回狐狸,我好修炼。”动了动,还是无法挣脱,看来他还不打算放开她。

  “那样不能与离儿说话了。”

  “离墨裳。”他,能不能不用这样的眼神与她说话,为何,他的眼神总能让人感觉到忧伤,好像,她真的负了他一样。

  “我在。”离墨裳温柔的抿了抿嘴角,一手很小心的又抱紧了些。茶清无奈的在心底叹了口气。

  “你不是要两天后才回?”已放弃挣扎的她问出了之前的疑问。

  “只要你有危险,我都会赶到。”

  -只要你有危险,我都会出现在你的身边。

  脑海里,突然闪现了这么一句话。是谁与她说的,炎倾廉吗?不,他没有说过,那是谁?会突然有声响回荡在她的双耳边…

  “离儿?”离墨裳喊着发愣的茶清,这幅纠结的模样,若不是想起了他人,怎么会如此?该死的,又是炎倾廉!离儿,你要什么时候,才能忘记他?就如忘了我一样,干脆些,不好吗?可知,你这般对自己,更是在折磨我…

继续阅读:第十六章 离墨裳vs离凝深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妖妃一生痴情只为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