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离墨裳vs离凝深
茶衣2019-04-02 15:412,539

  茶清不知道自己是昏睡过去的还是自然睡下去的,一连几日都是如此,反正每次重新有意识时都已第二天。这天,天还黑着,茶清便醒了来,但屋内,没有任何人,就连离墨裳也不在,这已是第三次了,而一般她醒来,他都会在她看得见的地方。不过她最近有听莲溪与歌叶说,他在查那天将她与二王爷锁在屋内并下迷迭香的人,所以最近很少能瞧见他。可是,这却让她心里一阵空落,似乎已经习惯,睁开眼,便能瞧见他。知道了这种习惯让她一阵后怕,这不是好习惯,因为有这样的想法便说明,已经无意识的,开始依赖他。

  抖了抖身子,告诫自己不能再想,现下有更重要的事要自己去办,若是不想太依靠别人,唯有将自己变得强大些。想着便立马从被窝爬出,身后的尾巴则是圈住了身子,然后又重新闭上了双眼。开始了这几天照例的修炼。

  最近,她一直能感觉到自己身体内的力量在逐渐增加,不知道为什么会有如此力量,虽说修炼的勤快了些,但是依照以前她修炼的速度,也没有如此之快。而且这股力量不像是来自于自己,那么便是来自离墨裳,或许是她入睡的时候,他有输送力量给她,而她并不知道而已,能解释的,只有如此了。怎么又想到他了呢?

  “茶清在吗?”

  “凝王爷,姑娘还在睡觉呢。”

  “还在睡吗?日晒三更了。本王喊她去。”

  “王爷万万不可啊,这要是被我们主子知道了…”

  “茶清不是说与你家主子没有关系,那本王去喊她起床有何不可。”这耍赖皮的功夫倒是与某人有些像。茶清耸拉着耳朵,但是还是止不住屋外吵嚷的对话,只得无奈的收起周围的法力跳下了床。然后走向了门口,可是因为现在是狐狸的身子,所以开门还是有些吃力,幸好,屋外的人感觉到了门的动静,终于是替她开了门。

  “是茶清吗?”这货现在也不在她名字后面加姑娘了,茶清无奈的想着,难道离家都是些自来熟的人?“不是茶清。是…”离凝深好似惊讶的看着地上,可是那惊讶的眸子里,却像是喜悦一般瞧着。茶清抬起头,仰望着表情复杂的某人,刚刚的一刻,她的确是看到了他眼中的惊喜,不过只是几秒的时间,便又转换成了惊讶。也是,看到一只狐狸出现,确实会惊讶,但刚刚那个惊喜又是怎么回事?

  “这白狐狸…”

  “王爷,这狐狸是我们姑娘养的。”对于歌叶与莲溪是否知晓她的身份,茶清已经没去多想了,不过她们八成是知道的。

  “哦?茶清养的?”说着离凝深蹲下身子,右手抬起很轻柔的抚摸着她白色的长毛。丫的,都当她是狗狗了,茶清无奈的吐槽着。“离儿,过来。”熟悉的声音又从不远处飘了来。能对着一只动物这番包含神情的唤,只有一人。便是离墨裳。

  茶清抖抖身子,将在自己头上触摸的手抖掉,又往着离墨裳相反的方向走去了。可是离墨裳怎会让眼前的某只狐狸逃离开他的手掌心呢?这不,只是弹指间,他便来到了她的身前,蹲下身,一把将她抱起放在自己的臂弯处,一只手则是万分宠溺的抚摸着,时不时还捏捏她的耳朵。茶清恨不得对他咬一口,看他还能不能这么动手动脚的了。

  “真是调皮的狐狸。”

  “三弟。”离凝深喊着离墨裳,但是眼神依旧落在茶清的身上,那双发亮的珠子,似乎要洞穿她一样,害的她再也没敢跟他对视,只能将脑袋往离墨裳的怀里蹭着。而这个举动,则让离墨裳满意万分。

  “离凝深,又来墨王府做什么。”离凝深再一次气的想吐血。

  “三弟你真是,二哥以前不三天两头过来?而且,又对二哥喊名字,要喊二哥,听到没?”

  “那二哥,三弟问你,不去你的那些红颜知己那里,跑三弟这儿来做什么。”显然,离墨裳故意加重了红颜知己几个字,他目的再明确不过,就是让茶清听的。

  “三弟说的极是,这种日子,该去找红颜知己作作诗词,听听曲儿的,所以,就来三弟府上了。”好一个将计就计。茶清好笑的窝在某人怀里听着,这离墨裳她斗不过,终于碰到个对手了。

  “如此也可。歌叶,去找侧妃过来,说是凝王爷让她来作诗弹曲了。”

  “哼。”这可不是谁人的嗤鼻声,而是茶清发出的,因为她实在没想到离墨裳会这么答。

  “柳妹妹身体不适,不用去唤她了,那天听到茶清的琴声也更胜一筹,不知茶清在哪,二哥可否有幸再听得一曲解解馋。”正轻轻捏着茶清耳朵的离墨裳手一紧,害的茶清吃痛的抬起头极度不满的看着他,为何痛的是她,脸色难看的是他?!可是他低头看向她的眼神却好像是在说,你还弹琴给他听!骇的她立马缩回脑袋又将脸重新埋回他的胸膛。瞧着离墨裳不说话,离凝深又来劲儿了,“三弟不会没有听过茶清的曲子吧?这可真是天籁之音啊~”貌似得瑟的有些得寸进尺了…而某人若是就此败下阵来,那道行就过于浅了。这不,嘴角妖媚的一撇。

  “离儿的曲子可止天籁之音,鸟兽都能为之吸引,二哥可见过被猛兽包围的离儿,离儿可是能用琴声控制百兽。”用琴声控制百兽?她怎么不知道自己这么厉害?离墨裳,你千万不要吹牛啊!茶清无语的在心里默喊着,这厮不能想赢嘴仗而把她捧上天啊,要是哪天破了可会摔死的啊!

  “哦?茶清竟有如此神力?那更要好好见识了,快些喊她出来。”

  “很不巧,离儿出去了。”又捏了捏茶清的耳朵,离墨裳表达着自己的不满。

  “出去了?何时回来?”离凝深好似失望的说着,而眼神依然落在茶清狐狸身上。

  “离儿调皮,具体何时回来,就真不知了,若是二哥愿意等,倒是可以等。”

  “那本王就在这儿等了。”离凝深微微弯下身,凑近着窝在离墨裳臂弯里的茶清暧昧的说着。这让茶清一惊,好像他已经知道了她的身份一样。不然为何会特意对着她说?

  “歌叶,去准备些春日里的衣裳,怕是我们凝王爷要在本王府住些时日了。”

  两人有完没完,茶清纠结的动了动身子,她真的听不下去了,一个用力,终于从离墨裳的臂弯里跳了下去。她要去四处走走,可是好久没以这样的姿态出去转转了。

  “她跑了。”离凝深终于带了些笑意。

  “她跑不了。”而离墨裳的笑,更加妖媚。

  “哦?是那位离儿跑不了,还是这位离儿跑不了?”

  “二哥想要怎么理解,便怎么理解。”

  “好了臭小子,要跟我斗到什么时候。”离凝深无奈破功。也不怪小狐狸要逃走了,他都看着面前这腹黑的人无语了。“说正经的,除了来找茶清之外,便是要跟你说那天下迷迭香之人。去书房吧。”

  “歌叶莲溪,你们去跟着离儿。”说罢,离墨裳与离凝深便走向了书房。

继续阅读:第十七章 茶清受伤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妖妃一生痴情只为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