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大祸临头
刘海军2019-07-25 13:118,216

  孟欣家一百三十多平米的房子装修得比较豪华,墙上挂林海涛和孟欣林博文的全家福照片,镶嵌在玻璃镜框里(林海涛穿军装和孟欣并排坐,后面站儿子林博文,这个镜框是重要道具)。

  房间里一个大鱼缸很显眼,里面是名贵的观赏鱼,书柜上是天文望远镜。

  娘俩吃过晚饭,林博文写作业,孟欣坐林博文对面,用计算器计算着什么,实际是看着林博文学习。

  林博文放下笔,长吁一口气道:“可算写完了。”

  孟欣面无表情地说:“再做二十道数学题。”

  林博文激恼地回答:“今天做了一百多道了。”

  孟欣瞪起眼睛说:“讲价钱就再做一百道。”

  林博文只好妥协说:“好,好,二十,二十。”孟欣甩起胳膊来。

  林博文马上给孟欣揉肩膀献殷勤,林博文问:“妈,明天谁来呀?”

  孟欣说:“外国的客户。”

  林博文认真起来说:“你太辛苦了,妈,你也得注意身体呀!”

  孟欣嗯了一声,林博文虽说是个孩子,几句安慰的话也叫孟欣感动,儿子长大了,能关心妈妈了,十几年的艰辛总算没白费。

  林博文继续给孟欣揉肩膀,孟欣写东西。

  林博文呵欠连天。

  林博文嘟囔起来:“困了,眼都睁不开了,二十道题就免了吧!”

  手机微信响,孟欣看一眼手机。

  孟欣说:“明天晚上做,我告诉你,这次小考名次要往前提,别在中间给我晃悠。”

  林博文愁眉苦脸地说:“是。”

  逼也不是个办法,要是林海涛在家就好了,孟欣只好说:“睡觉去吧!”

  林博文如卸重负地说:“妈妈晚安。”

  “刷牙洗澡。”“知道了。”

  孟欣拿起手机和吴健伟聊微信。

  吴健伟问,肩膀还疼不疼?

  孟欣回微信,轻了。

  吴健伟说,我的手法还行吧!

  孟欣回,凑凑合合吧!

  吴健伟发哭泣的图像。

  孟欣发安慰的图像。

  吴健伟说,还是我好吧!

  孟欣回,从来没说你不好。

  吴健伟问,为什么不嫁给我。

  孟欣回,回答你一百遍了。

  吴健伟说,没有一次回答是满意的。

  孟欣回,不可能满意,因为你自己说了,天不随人愿。

  吴健伟发哭泣的图案。

  孟欣发哈哈大笑的图案。

  吴健伟说,我等,我等到天荒地老,我等到海枯石烂。

  孟欣发安慰的图案。

  吴健伟说,又是一个不眠之夜呀!

  孟欣回,我得睡觉了,困了,拜拜。

  吴健伟发生气图案。

  孟欣发安慰图案。

  吴健伟说,再唠一会。

  孟欣回,困了。

  吴健伟发一连串愤怒图案。孟欣关机睡觉。

  吴健伟家装修豪华,几百平米的房子就吴健伟一个人住。吴健伟把手机扔一边,走到窗前,看外面的夜景海景,心潮起伏。吴健伟人到中年,事业有成,钱多的花不完,是人人羡慕的精英大款。吴健伟也有不如意的地方,那就是婚姻不遂人愿,四十多岁还只身一人。吴健伟最爱的人是孟欣, 吴健伟也不隐瞒自己的爱意,明目张胆地表示爱孟欣,碍于林海涛和孟欣是军婚,吴健伟不敢越雷池半步,吴健伟内心的焦虑苦闷可见一斑。

  军舰在夜色中航行。

  孙副舰长焦虑地说:“舰长,整个演习程序被打乱,舰队演习指挥部不能善罢甘休。”

  林海涛理直气壮地说:“海战演习搞程序,几十年不变,摆花架子,图好看,玩虚的,该叫指挥部清醒清醒了。”

  孙副舰长说:“我是副舰长,我也参与了,算我一个。”

  林海涛语重心长地说:“俗话说出头椽子先烂,你还年轻,路还长,你不能跌跟头,我不能再等了,我要最后一搏,豁出去了。”

  孙副舰长敬佩地看着林海涛说:“林舰长,你得把理由准备充分了。”

  林海涛微微一笑:“我都准备二十年了,叫他们来吧!”

  孟欣家。孟欣和林博文吃早餐。

  孟欣又给林博文剥一个鸡蛋,说:“再吃一个鸡蛋。”

  林博文推脱说:“一个就够了。”

  孟欣坚持着:“吃,鸡蛋黄含软磷脂,补脑效果好,再吃一个,争取考上重点高中。”

  林博文一脸不高兴的又吃一个鸡蛋,林博文说:“妈,你没发现我长肚子了?”

  孟欣有点吃惊地说:“没呀!你长个了,裤子短了。”

  林博文信誓旦旦地说:“真长肚子了,踢球都跑不动了。”

  孟欣脸色马上就变了,恶狠狠地说:“还有心思踢球,心得多大,马上就考高中了,你别没有数,走,到点了。”

  娘俩拎包出门。

  美丽苑景小区孟欣家楼下。孟欣和林博文从楼里出来,吴健伟的奔驰轿车停在楼下,吴健伟一身名牌西服,大背头铮亮,大墨镜反光,一副大老板的派头。吴健伟和孟欣摆了一下手,意思是你走吧,我送林博文上学。孟欣上宝马轿车。

  吴健伟站奔驰轿车旁,吴健伟冲林博文一摆头:“哈喽。”

  林博文一挥手:“早晨好。”林博文开奔驰轿车门,把书包扔到车座上,林博文上副驾驶位置。孟欣的宝马轿车开走,吴健伟的奔驰轿车开走。

  保安徐天奇和保安甲走过来,保安甲自言自语道:“你瞧瞧人家,不是奔驰,就是宝马。”

  徐天奇一脸地懵懂:“瞧不明白。”意思是这家人不清不楚。

  海军某驱逐舰支队机关大楼门口。林海涛身着白军服,走进机关大楼。大楼门口站几个军官,林海涛想打招呼,几个军官都躲开林海涛,林海涛自讨个没趣。

  初中中学。奔驰轿车停下,林博文下车跑了。

  吴健伟喊了句:“别光顾打游戏。”

  林博文回头,林博文说:“知道了。”林博文跑了。

  驱逐舰支队会议室。一屋子的军官对林海涛的所作所为议论纷纷。

  韩政委,杨支队长,一脸怒气,双唇紧闭。

  胡参谋长小声和政治部刘主任交谈,胡参谋长说:“大手笔,行,林海涛挺狠,挺能整景。”

  刘主任示意胡参谋长小声说话,刘主任说:“整大了,功勋舰纪念活动整没了。”

  胡参谋长说:“纪念活动是小,林海涛把演习指挥部捅炸窝了,天上的(航空兵)、水里的(潜艇部队)都指责我们支队瞎胡闹。”

  刘主任摇头说:“纪念活动事大呀!上面的意图呀!”

  胡参谋长来了精神,说:“既然两头都是大事,我倒要看看,他们俩怎么挥泪斩马谡。”

  刘主任眉头一皱说:“割自己身上的肉,疼呀!”

  胡参谋长说:“想服众,就得下狠心,不然就没法收场。”

  李洪明干事进来,李干事说:“长海舰舰长林海涛来了。”

  会议室里的人马上紧张起来。

  韩政委杨支队长互相看一眼,脸色难看。

  林海涛精神饱满,穿白军装进来,戴中校肩章,林海涛敬礼,报告。

  林海涛敬了一个军旅,大声说:“报告支队长政委,长海舰舰长林海涛完成演习任务归建。”

  一圈军官没有说话的,没有看林海涛的,军官各个脸色难看,有的面有愠色。

  场面有点尴尬,林海涛自己找个位子坐下。

  韩政委一拍桌子,韩政委大声喊道:“站起来。”

  林海涛不痛快的站起来。韩政委怒吼道:“林海涛,我要处分你。”

  林海涛脖子一梗梗,嘴角一撇,林海涛反问道:“凭什么?”

  韩政委声音洪亮:“你胆敢擅自打沉功勋舰,就凭这个。”

  林海涛不服气地说:“纠正一下,我打沉的是目标舰。”

  韩政委一愣,急忙转舵,说:“你……一百多老上级、老战友要来看功勋舰,你叫他们看什么?”

  林海涛也就事论事说:“为什么不看新下水的战舰?为什么要看一堆废铜烂铁?”

  韩政委火了,说话声音都发颤:“废铜烂铁。”韩政委气的嘴直哆嗦,怒斥道:“林海涛,你把和你朝夕相处的战舰比做废铜烂铁,你……,你是我们支队的千古罪人。”

  韩政委怒目圆睁地看着林海涛。

  林海涛叹口气,说:我就不明白了,一艘退役舰艇,有什么好看的?

  韩政委恶从胆边生,说:“林海涛,那是我们支队的根呀!你个白眼狼;你……,检查,你给我做检查。”

  林海涛一噘嘴,说:“不做,打掉徒有的功勋虚名,我没错。”

  杨支队长连忙接过话茬说:“林海涛,不说功勋舰,说演习;演习指挥部精心组织的红蓝军海上实兵对抗演习,开战不到半个小时,你就把蓝军目标舰打沉了,你说,还有十天的演习怎么进行?”

  林海涛眼珠子一转说:“敌旗舰被击沉,演习结束了。”

  韩政委拍桌子,韩政委说:“林海涛,你说结束就结束了,驱逐舰还没到达预定海区,潜艇部队刚刚到场,导弹艇部队还在集结,还有天上的海军航空兵……,谁叫你擅自导弹实弹攻击?”

  林海涛要坚持自己的观点,不能叫政委驳倒,说:政委,敌舰突然闯入我国领海,我舰率先发现敌舰,如不主动攻击,是我海军官兵失职。

  韩政委认为林海涛在狡辩,说:演习,演习,你扯哪去了,按演习程序,先是航空兵部队发现蓝军舰艇,潜艇部队接近侦查确认是否进入我国领海,我水面舰艇部队再进行导弹模拟攻击,你林海涛逞什么能?你不知天高地厚。

  林海涛自认自己的军事理论是先进,林海涛说:“韩政委,你是意思是等哥几个到齐了,再一起动手呗?干啥呀!海上打群架呀!”

  在座的一帮军官笑了,林海涛也笑了。

  韩政委嘎巴几下嘴,没话了,杨支队长连忙给政委解围说:“林海涛,你严肃点。”

  林海涛继续自己的演讲:“支队长,政委,演习目的很简单,发现敌舰入侵我国领海,我海军打沉敌舰,我舰官兵做到了,我们完成了作战任务。”

  杨支队长从演习的角度解释说:“演习预案是我们水面舰艇和潜艇部队、航空兵部队联合作战,这是演习指挥部的要求。”

  林海涛不耐烦了,说:“支队长,这都什么年代了,我舰警戒雷达能扑捉三百海里以内的任何目标,二百六十海里半径是我导弹最佳攻击范围,我舰配备二十枚巡航导弹,足够对付一个编队的敌舰,还等什么兄弟部队,哪有时间等?”

  韩政委突然想起林海涛的弱项,韩政委说:“振振有词,上个月舰炮射击考核,你们长海舰成绩排最后,你还跟我吹?”

  林海涛毫无惧色说:“政委,你还指望未来海战用舰炮?”

  韩政委顶回来说:“用不上也得考核,这是海军的规矩。”

  林海涛对政委的话不屑一顾:“未来海战跟本就用不上舰炮,何必浪费宝贵的训练时间。”

  韩政委批林海涛强词夺理。

  林海涛也不示弱:“好,我问你,超视距作战,你用舰炮打谁?”

  韩政委没想到林海涛能来这么一句,只能反问:“你的意思是战士可以不用枪了。”

  林海涛也不是白给的,说:等到战士用枪,说明战场最佳歼敌时机已经错过,不得不被动短兵相接,海军动用舰炮,说明首轮超视距打击失败,海战不得不进入胶着状态;我们为什么不在超视距就消灭敌人,我军现在有能力首轮攻击打垮敌人的主力舰队,为什么要等着短兵相接?你们还要重演大清朝甲午海战?

  韩政委没话了,又轮到杨支队长开腔了,说:“林海涛,在坐的都是你的前辈,别哗众取宠。”

  林海涛的火力丝毫没减弱,说:“不愿意听了,还有更难听的,你们把演习搞的像演戏,按程序编剧本,就像拍电视剧,这样练兵,只能越练越傻。”

  韩政委把笔记本摔桌子上。韩政委怒吼:“林海涛,岂有此理。”

  坐在后排的一帮军官笑了,有仨人给林海涛竖大拇指。

  杨支队长连忙稳住阵脚,用责怪的口吻说:“林海涛,演习也是在探索新的海战模式,你有好的想法,为什么不提前说出来?”

  林海涛无可奈何地说:“支队长,演习指挥部根本就不听我们基层部队的意见,说了也没用,就得干出来给他们看。”

  杨支队长不置可否:“嗯,你说的是个问题,大机关缺乏和一线作战部队的战术沟通。”

  韩政委对杨支队长的问话不满意,韩政委说:“说什么都晚了,林海涛,当着全支队军政主官的面,现在就做检查,做深刻的检讨。”

  林海涛露出得意的神情,林海涛:“战役目的理解不同,战术战法不同,战果可以商榷,我愿意和大伙交流讨论。”

  韩政委再一次被激怒:“你……”

  杨支队长板起脸,杨支队长说:“林海涛,回去写检查,听候处理,散会。”

  林海涛扭头走了。

  韩政委没好气地说:“支队长,你就这么叫他走了?好,今天不做可以,那就在全支队军人大会上做检查。”

  胡参谋长小声说:“没斩了,马谡火了,诸葛亮没脾气了。”

  刘主任脸色很难看,说:“林海涛太放肆了,过分了。”

  胡参谋长幸灾乐祸地笑了,说:“你政治部的预提方案可有他呀!”

  刘主任说:“别提了,下一个就该我挨训了,林海涛这个混蛋。”

  参加会议的军官都走了。

  杨支队长把会议室门关上。

  杨支队长说:“这头活驴,横蹦乱踢,满嘴是理。”

  韩政委说:“杨支队长,我铁了心要处分林海涛,你得支持我。”

  杨支队长说:“我先找活驴谈谈。”

  韩政委咬牙切齿地说:“你告诉他,不当支队全体官兵的面做检查,就撤了他的舰长职务。”

  杨支队长安慰韩政委说:“你也消消气,林海涛毕竟是我们俩提拔起来的,撤他等于打我们俩自己的脸。”

  韩政委一脸的哭像,说:“老杨啊!你还想要脸?林海涛把我们支队的根都打沉啦!哪还有脸呀!林海涛把功勋舰比作废铜烂铁,你听听,兔崽子良心坏了。”

  杨支队长用瞪眼,说:“韩政委,我收拾他。”

  韩政委缓和了一下沙哑的嗓子,说:“老杨,收拾不了林海涛,我这个政委就不干了,你看着办。”

  韩政委把笔记本狠狠摔在办公桌上。

  长海市机场。外国人奥特莱走出机场,孟欣迎上去。

  孟欣说:“您好,奥特莱先生,欢迎您再次来到中国。”

  奥特莱用中文说:“您好,孟欣女士,您越来越漂亮了。”

  孟欣回答道:“谢谢您的赞美,您也神采奕奕,请上车。”

  奥特莱环顾一周,奥特莱有点吃惊都问:“吴先生怎么没来?”

  孟欣解释说:“吴总委托我来接您。”

  奥特莱只好说:“嗯,那就辛苦你了。”奥特莱显然不高兴了。

  军港码头。林海涛和杨支队长边走边说。

  杨支队长说:“海涛,我得批评你,怎么和政委说话?”

  林海涛说:“好好说他能听进去吗!老观念,老顽固,抱着功勋舰当宝贝,叫我给打沉了,肯定要埋怨我。”

  杨支队长说:“背后指责自己的上级,违反组织纪律,我警告你,注意自己的言行。”

  林海涛也觉得自己刚才有点过了,说:“我接受,支队长,我对退役功勋舰也有感情,亲手打沉它,你以为我心里好受呀!”

  杨支队长不理解林海涛为什么要打沉功勋舰,问:“为什么要打沉功勋舰?”

  林海涛也说出了缘由:“我一听上面要办展览馆就来气,老掉牙的退役装备,有什么可展览的。”

  杨支队长还是不能完全理解:“有反对意见为什么不说?”

  林海涛说:“政委把请帖都发到全国各地了,还说什么,打沉了,叫他办不成,我就是这么想的。”可见,林海涛也是个狠人呀!

  杨支队长说:“不单单是韩政委的想法,这是上级的意图,你这一发导弹,把上级的部署都打乱了。”

  林海涛:“支队长,不瞒你说,我就想真枪实弹干一下,叫上面的教条们清醒清醒,我从毕业到今天,演习规则就没变过,观念落后,打法落后;这还不算,有些人观念更落后,在功勋舰上卸下个阀门,也能往光荣传统上靠,还要送北京军事博物馆展览,愚蠢透顶。”

  杨支队长:“你不服从命令,组织观念落后,老老实实做检查。”

  林海涛犟劲上来了:“我没错,我不做检查。”

  杨支队长深知这件事的分量,从爱护林海涛的角度,说:“政委在火头上,不做检查不行。”

  林海涛坚持自己的态度:“叫我做检查,好,开军人大会,我上台,我上去讲,看看谁有理;啥时候开军人大会?”

  杨支队长喝止住林海涛:“林海涛。”

  林海涛轻蔑地一笑:“你们不敢叫我上台,台下给我压力算什么本事,我不服。”

  杨支队长也无计可施了:“你呀!你休几天假,回家好好反省反省。”

  林海涛哼了一声:“我不找避风港,正好明天晚上俱乐部放电影,给我十分钟,我上去讲,叫大伙评评理。”

  杨支队长火了,训斥林海涛:“说你驴,你还来驴劲了,两个月没回家了吧!休假,你回舰安排一下,副舰长代理你的职务。”

  林海涛嘴上不服软:“不回家,我要为军人的荣誉而战,包括舌枪唇战,都来吧!”

  杨支队长一瞪眼,杨支队长:“你还来劲了,功勋舰不要了,老婆孩子也不要了?”

  林海涛一仰脖:“不要。”

  杨支队长敲了林海涛脑袋一下:“胡说,你长能耐了?”

  林海涛:“好吧!”

  杨支队长:“在家呆着,随叫随到回部队做检查。”

  林海涛:“我可以说明情况。”

  杨支队长:“副舰长是当事人,他可以说明情况,你是责任人,你必须做检查,不做检查就处分你。”杨支队长眼睛一瞪。

  林海涛哼了一声。林海涛给杨支队长敬礼,林海涛上长海舰。

  孟欣的驾驶宝马轿车行驶在长海市街道上。

  孟欣一脸的微笑:“奥特莱先生,这几年我们合作的挺好,今年也一定合作愉快。”

  奥特莱微微露了点笑容:“那是最好了,孟欣女士,吴总在忙什么?”

  孟欣:“忙业务上的事。”

  奥特莱露出不可一世的深情:“见我就是最大的业务。”

  孟欣:“当然。”

  奥特莱话锋一转:“不来接我是什么意思?我远渡重洋来中国,难道不是为吴健伟来的?奥特莱一脸的迷惑。”

  孟欣对奥特莱的态度变化有点莫名奇妙:“这个……”

  奥特莱不高兴了,奥特莱一脸严肃:“你告诉吴健伟,我很不满意。”

  孟欣小声回话:“是,奥特莱先生,我先送你去酒店休息,晚上,吴总宴请您。”

  奥特莱哼了一声。

  长海舰前甲板。林海涛和孙副舰长交待工作。

  孙副舰长问:“舰长,机关有什么反应?”

  林海涛说:“都叫我炸精神了,这颗导弹打的值。”

  孙副舰长:“好,你终于放了第一枪,你是我心中的英雄。”

  林海涛:“总得有一个挑头的,想来想去,就得我干。”

  孙副舰长:“舰长,有多少人想干,就是不敢。”

  林海涛抬头看军旗:“我也是想了很久呀!我一毕业就在功勋舰服役,和功勋舰怎么能没感情,海军军歌里唱的好,爱护军舰像爱护自己的眼睛一样,亲手打沉功勋舰,你当我心里好受。”

  林海涛眼里散着泪花。林海涛:“我毕竟是功勋舰最后一任舰长呀!心如刀绞呀!疼也得干,逼到眼前了,我们要拿出背水一战的勇气,挑战旧的条条框框,挑战落后的思想观念,杀出一条血路,置死地而后生。”

  孙副舰长:“说的好。”

  林海涛:“你还不知道,打沉功勋舰比你想象的要严重,很严重。”

  孙副舰长:“什么意思?”

  林海涛:“上面想把功勋舰办成光荣传统教育展览馆,放在老码头供官兵参观。”

  孙副舰长:“我的天呀!事大了。”

  林海涛:“你说,作战部队办展览馆,天天接待来访者,还干不干正事?”

  孙副舰长:“这个……支队长政委什么态度?”

  林海涛:“叫我做检查。”

  孙副舰长:“做不做?”

  林海涛:“不做,我没有错,光荣传统和徒有虚名的功勋舰不搭边;孙副舰长,上面怪罪我顶着,你还年轻,别惹火烧身。”

  孙副舰长:“我不怕。”

  林海涛:“我休假,你代理我的职务,把军舰管理好。”

  孙副舰长:“是。”

  林海涛:“这是发射导弹的密码,你保管好。”

  孙副舰长:“是。”

  林海涛:“跟司令部要车,二个月没回家了,想儿子了。”

  新兰大酒店大门口。孟欣的宝马轿车停下,奥特莱下车。

  孟欣想帮助奥特莱拿拉杆箱,奥特莱接过拉杆箱:“我自己来,你回去吧!”

  孟欣说:“501房间。”

  奥特莱不管不顾的自己进酒店。

  孟欣追了几步:“奥特莱先生,您有没有方案带给吴总?”

  奥特莱头都没回:“没有。”奥特莱继续走。

  孟欣尴尬的站在原地,孟欣没法再说下去,孟欣上宝马轿车走了。

  政委办公室。杨支队长进来,韩政委还没消气。

  韩政委问:“林海涛低头了?”

  杨支队长说:“我叫他休假了。”

  韩政委一听就恼了:“老杨,你……,你老护着他,你这是在害他。”

  杨支队长解释说:“海涛两个月没回家了,叫他回家看看,离开这个环境,冷静冷静。”

  韩政委不依不饶:“你把他追回来,今天晚上开会,我要让他在全支队军人大会做检查。”

  杨支队长劝阻道:“韩政委,你最了解林海涛,林海涛现在热血沸腾,他能做检查吗?好,你把他硬整上台,林海涛不但不检查,再整出一套他的长篇大论怎么办?你怎么收场,到时候,你就下不来台了。”

  韩政委无话反驳:“不做也可以,他不是挺硬吗!司令部正团职副参谋长的位置他就别想了。”

  韩政委摔门而去。杨支队长长叹一声。

  绿色越野车停在码头上,林海涛穿军装走上扶梯,武装更敬礼吹哨,林海涛给军舰军旗敬礼,林海涛走下军舰。B

继续阅读:第三章进退两难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洒满阳光的海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