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进退两难
刘海军2019-04-01 23:095,530

  林海涛走下军舰,来到绿色越野车前,林海涛拉开越野车前门一看,开车的是保卫科李洪明。林海涛有点诧异:“李洪明,你来干什么?”<p>  李洪明用挑衅的语气说:“接你,林舰长,事干完了,想躲了是不是?”<p>  林海涛不服气地说:“饼子才躲,没司机了?”<p>  李洪明说:“我去长海市国家安全局开会,顺路捎带你。”<p>  林海涛上车坐稳,说:“开车。”<p>  李洪明说:“你先别急着走,我有话跟你说,林舰长,你才是个舰长,就把舰队演习搞砸了,你要是当更大的官该怎么办?”<p>  林海涛没正面回答李干事:“你走不走?不走,我坐公交车。”<p>  林海涛下车,李洪明惋惜地说:“你呀!心真大,别错过了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呀!”<p>  林海涛听出李干事话里有话:“什么意思?什么千载难逢?‘’林海涛手把车门,目不转睛地看着李洪明。<p>  李洪明欲擒故纵地说:“你走哇!”<p>  林海涛最看不上李干事这种人,说话绕弯子,林海涛问:“不,你们机关的人怎么回事,说话怕咬舌头哇!快说。”<p>  李洪明感慨地说:“正团职副参谋长的位置可能要拱手相让呀!”<p>  林海涛有点纳闷:“副参谋长,谁当副参谋长?”<p>  李洪明道有点奇怪了:“你真不知道,还是装不知道。”<p>  林海涛猜测道:“你的意思是……,上面叫我当支队司令部副参谋长?”<p>  李洪明嘿嘿一笑,表示默认。<p>  林海涛觉得自己的猜测不靠谱:“不可能,怎么能轮到我?”<p>  李洪明点到为止地说:“政治部干部科拿的方案,一个人选。”<p>  林海涛一惊:“我?这怎么可能?我一点都不知道。”<p>  李洪明补充道:“杨支队长,你的老舰长的主意。”<p>  林海涛半信半疑:“杨支队长也没说呀!哎呀!你怎么不早告诉我。”<p>  李洪明说:“我也是刚刚听说,政治部方案都出来了,支队党委会还没开,你可别说出去,传出去我要受处分的。”<p>  林海涛追问:“党委会啥时候开?”<p>  李洪明说:“就这几天,林舰长,你把演习搞砸了,得罪了舰队演习指挥部,把功勋舰打沉了,得罪了韩政委,韩政委精心组织的功勋舰纪念活动泡汤了,你提副参谋长的事,可能要完,你得有心里准备。”<p>  林海涛傻眼了:“我的天呀!”林海涛重重的一巴掌,拍在越野车的发动机盖子上。<p>  李洪明好心好意地说:“林舰长,赶紧向韩政委承认错误,兴许还有救。”<p>  林海涛两眼瞪溜圆,没说话。<p>  李洪明见林海涛没表态,劝解道:“跟自己的老上级承认错误不掉价。”<p>  林海涛硬着头皮说:“回家。”林海涛手扶车门没动地方。<p>  李洪明说:“回家就上车。”<p>  林海涛慢腾腾的上车。<p>  绿色越野车驶向军港大门,李洪明开车,林海涛坐副驾驶位置。<p>  越野车慢慢悠悠行驶在军港的林荫路上,林海涛一言不发,李洪明斜了林海涛一眼。<p>  李洪明旁敲侧击地说:“别把自己的大事耽误了。”<p>  林海涛嘴里冒出两个字:“停车。”李干事急忙把车停下。<p>  李洪明笑了:“这就对了,想挽回局面,你得先承认错误,给韩政委个台阶下。”林海涛想了一会。<p>  林海涛斩钉截铁地说:“我没有错误,走。”<p>  李洪明耐心劝解:“你可想好了,机会稍纵即逝,过了这村没这甸。”<p>  林海涛一挥手:“别啰嗦了,开车。”<p>  李洪明斜眼看林海涛:“我真开了?”<p>  林海涛大喊一声:“走。”<p>  李洪明冒了一个字:“牛。”越野车开动。<p>  长海市高楼林立,街道上车水马龙,送林海涛的军车飞驰在街道上。<p>  李洪明絮絮叨叨:“林舰长,好汉不吃眼前亏,低低头就过去了。”<p>  林海涛哼了一声:“低头?军人的荣誉还要不要?”<p>  李洪明抢白道:“有性格,果然是林海涛。”<p>  林海涛说:“叫我低头,休想。”<p>  林海涛指车窗外:“这块地啥时候盖个新楼?”<p>  李洪明说:“就这几个月,数码广场还有新盖的。”<p>  林海涛感慨地说:“地方变化太快了,军队的改革速度比地方慢,这不行;军队聚集了全民族最优秀的人才,改革落在后面,说明什么,说明思想守旧,说明头脑没跟上时代的变化。”<p>  李洪明挑衅的口吻问:“林舰长,假如叫你指挥海上演习,你怎么办?”<p>  林海涛说:“一场演习分二个阶段,第一阶段,战役集结阶段,在没有预先号令的前提下,命令所有在航舰艇在限定时间内赶到某海区集结待命,考验装备的完好率,考验武器弹药、后勤补给装载快速反应能力,考验官兵的在位率;第二阶段,海上突击作战,设一个冲突点,红蓝双方没有预案,以打沉对手为目的,什么招数都可以用。”<p>  李洪明对林海涛的回答很不以为然:“我的天呀!非乱套了不可。”<p>  林海涛说:“就叫它乱套,乱套了,训练中的短处就暴露出来了,省得一天捂住盖着,涂脂抹粉,照葫芦画瓢。”<p>  李洪明说:“林舰长,你有水平有能力,确实是我们支队舰长里的佼佼者,官兵都认可,但是,这一次不一样,你犯了众怒,你打沉了功勋舰,把杨支队长韩政委整的很狼狈。”<p>  林海涛说:“是呀!谁都愿意看笑脸,谁都愿意听好听的,忠言逆耳吗!”<p>  李洪明说:“两位上级器重你提拔你,一直宠着你,你有点不识抬举了,可以说有点不讲良心了。”<p>  林海涛怒斥道:“军人的良心是为国舍命。”<p>  李干事听了林海涛的话,觉得有点可笑:“不打仗你舍什么命,一天神经兮兮的。”<p>  林海涛觉得和李干事没法沟通,不是一路人,林海涛说:‘’李干事,你给我听着点,有消息告诉我。‘’<p>  李洪明说:“林舰长,你放心,有坏消息我就给你打电话。”<p>  林海涛说:“万一是好消息呢!”<p>  李洪明用嘲笑的口气说:“别做梦了,根据我在机关工作第的经验判断,百分之九十九点九是坏消息。”<p>  林海涛说:“反正干了,爱咋咋地,不就副参谋长吗!我不稀罕。”<p>  李洪明斜了林海涛一眼:“赶紧回家写检查吧!检查通过了,备不住还有戏。”<p>  林海涛怼回来:“我没有错。”<p>  李洪明说:“别反悔。”<p>  林海涛说:“饼子才做检查。”<p>  “有志气。”“停车。”“你家在哪?我给你送过去。”“停车。”<p>  李洪明停车,林海涛愤怒地下车,使劲关上车门,林海涛昂首阔步走了。<p>  李洪明自言自语骂了句:“彪,傻冒。”<p>  李洪明驾驶越野车开走了。<p>  林海涛走在星海广场上,边走边唉声叹气。<p>  林海涛自言自语说:“副参谋长,副参谋长,要荣誉还是要副参谋长?要真理还是要正团?”<p>  远洋渔业公司大院。孟欣拎包走出办公楼,孟欣来到宝马车(7系)旁边,把手提包放到车里,孟欣等吴健伟回来,一会,吴健伟的奔驰开进公司大门,奔驰轿车停下,女秘书李茹开车,吴健伟下车。孟欣急忙走上前:“吴总,你可回来了。”<p>  吴健伟说:“啊,急三火四往回赶,奥特莱不高兴了?”<p>  孟欣说:“你没去机场接他,显然是不重视他。”<p>  吴健伟说:“这个奥特莱呀!来中国多少趟了,我接不接又能怎么着。”<p>  孟欣接着说:“奥特莱对我带搭不理的,接下来你去陪他吧!”孟欣要上宝马车。<p>  吴健伟见孟欣不高兴了,连忙打圆场:“那个……,今天晚上我请奥特莱吃饭,你参加,先探探他的底,你看我眼色行事。”<p>  孟欣说:“吴总,我就不露面了,我还有事。”<p>  吴健伟说:“你就别推辞了,就这么定了,今天晚上六点,新兰大酒店,我等你。”<p>  孟欣跟了句:“等着吧!”孟欣对吴健伟的表现很恼火,奥特莱是公司的最大客户,关系到公司下一步的发展,吴健伟不去接客人,显然欠考虑。<p>  孟欣开宝马走了。<p>  李茹拎皮包走过来,李茹把皮包递给吴健伟。<p>  吴健伟自言自语道:“奥特莱呀!奥特莱,老奸巨猾的奥特莱,不好对付的奥特莱。”<p>  吴健伟走到办公楼门口,突然停下,吴健伟说:“李秘书,你得替我干一件大事。”<p>  李茹说:“您吩咐。”<p>  吴健伟和李茹小声耳语,李茹有点为难。<p>  吴健伟接着说:“李茹,关键时刻,就看你的了。”<p>  李茹勉勉强强点头。<p>  林海涛坐在海边的栏杆上,遥望远方,想着自己的前途,想着下一步该怎么办。<p>  宝马轿车停在学校门口,孟欣下车。孟欣来到学校球场,看到几个男学生在踢球。<p>  孟欣喊:“博文,博文。”林博文跑过来。<p>  林博文气喘吁吁:“妈,你先看一会,快结束了。”<p>  孟欣用埋怨的语气说:“我怎么和你说的?马上就中考了,你还有心思踢球。”<p>  林博文说:“不差这一会。”<p>  孟欣唠唠叨叨说:“你呀!一点都不叫我省心,考不上好高中,你就考不上好大学,上不了好大学,就受不到好的教育,你怎么就听不进去呢!”<p>  林博文忍受着妈妈喋喋不休的唠叨,林博文说:“妈,学一下午了,头昏眼花的,换换脑子。”<p>  孟欣继续追问:“模拟考试多少分?”<p>  林博文说:“还行吧!”<p>  孟欣问:“排多少名?”<p>  林博文回答:“六十名,进步五名。”<p>  孟欣期待的大幅度进步没完成,孟欣说:“六十名还有心思踢球,再踢十分钟,别铲球,要考试了,别伤了自己,也别伤了同学。”<p>  林博文回了句:“知道了。”林博文跑了。<p>  孟欣一脸忧愁的看儿子踢球,想着公司的事,眉头紧皱。<p>  林博文和几个同学又开始踢球,孟欣不时的看表。<p>  星海广场。林海涛坐在海边,两眼看远方,一动不动,思忖自己的眼下和将来,没有一点头绪。<p>  初中中学球场。林博文跑过来。<p>  孟欣:“结束了?”<p>  林博文:“不踢了,一个个心不在焉,走,妈,我饿了。”<p>  孟欣:“想吃啥?妈给你做。”<p>  林博文:“晚上有自习,出去吃大肉面,我请客,请老娘吃面。”<p>  孟欣:“儿子请客,是个好主意。”<p>  两个人高高兴兴往学校外面走。<p>  韩政委办公室。韩政委放下电话。<p>  韩政委有气无力地说:“杨支队长,分散在全国各地的老兵、老上级马上就来了,一百多人呀!海军总部、解放军报、电视台数十家媒体都约好了,你说,我们该怎么办?怎么办?”<p>  杨支队长说:“功勋舰既然没有了,纪念活动也就不用搞了,一个一个打电话通知吧!”<p>  韩政委沮丧地说:好,脸不要了,全当自己给自己一个大嘴巴,外面人好办;内部怎么办?怎么平息全支队官兵的怒气?我们怎么解释?林海涛,我们支队自己培养起来的舰长,亲手把我们支队自己的老家底功勋舰击沉了,我们这些当上级是吃干饭的,眼瘸提拔个败家子。”<p>  杨支队长无奈地说:“老韩,事已至此,无法挽回,林海涛压力也很大,我们俩就别给他压力了。”<p>  说到压力,韩政委又来气了:“他有压力?他嚣张的很,振振有词,强词夺理,驱逐舰支队装不下他了,好,我给他推荐出去,爱上哪上哪去,有本事远走高飞。”<p>  杨支队长讪笑一下:“老韩,全支队官兵都在看我们俩的态度,我们俩不能乱了分寸。”<p>  韩政委态度依然强硬:“为了平息支队官兵的怒气,一定要处分林海涛,你表个态。”<p>  杨支队长说:“我的意见是,舰队不追究就算了,舰队要是追究,再想办法。”杨支队长不想处分林海涛。<p>  韩政委觉得杨支队长有点幼稚,激动地说:“我的杨支队长,海军总部都得追究这件事,你想什么那。”<p>  杨支队长眨眨眼,没说话。杨支队长心里也没底。<p>  韩政委走出办公室,边走边咬牙切齿的自言自语:“处分,处分,处分。”<p>  白云面馆。孟欣和林博文吃大肉面。<p>  孟欣看儿子吃的高兴,问:“好吃吗?”<p>  林博文说:“好吃,肉香,汤鲜,面筋道,服务员,拿头大蒜来。”<p>  孟欣说:“上晚自习,少吃大蒜。”<p>  林海涛回答:“我有办法,嚼口香糖。”<p>  服务员拿来大蒜。林博文说:“谢谢。”孟欣给林博文剥大蒜。<p>  孟欣把自己碗里的肉夹出,给林博文吃。<p>  林博文说:“妈,吃几片肉没事。”<p>  孟欣说:“我吃肉发胖,你吃肉长身体,你吃。”<p>  林博文说:“你不吃肉,可以吃猪皮冻,补充胶原蛋白。”<p>  孟欣说:“你知道的还不少呢!”<p>  林博文说:“电视里养生节目天天讲,服务员,来盘猪皮冻,多来点蒜酱。”<p>  画外音,服务员:“来了。”<p>  孟欣:“既然你要了,我就吃一点。”<p>  林博文:“吃,抹化妆品不如食补。”<p>  孟欣夹起猪皮冻,孟欣:“挺好吃的,博文,少吃蒜酱,晚自习注意点。”<p>  林博文说:“妈,吃东西也遗传哈,我爸爱吃大蒜,我也爱吃,你说说,好的不遗传,坏毛病一堆一堆的。”<p>  孟欣说:“这不是毛病,是习惯,也是口福,很多人都爱吃大蒜,但是,吃完了别去公共场合。”<p>  林博文说:“妈说得对,不吃了。”<p>  孟欣说:“球也踢了,大肉面也吃了,晚自习要好好学习呦!”<p>  林博文说:“我能考好。”<p>  孟欣说:“加油。”<p>  初中中学门口。孟欣的宝马轿车停下。<p>  林博文下车,林博文说:“妈,下了晚自习,你不用来接我,我打车回去。”<p>  孟欣嘱咐儿子说:“放学就回家,别叫我惦记。”<p>  林博文:“知道了。”林博文跑进学校。<p>  孟欣开车走了。<p>  孟欣家楼下。孟欣宝马车停下,孟欣下车,走向自己家的楼门洞。<p>  孟欣家门口。孟欣拿钥匙开门,钥匙拧了半圈,孟欣又悄悄把钥匙拔出来,趴门上听,屋子里有走动的声音,孟欣吓一跳,孟欣悄悄下楼。<p>  美丽苑景小区大门口。孟欣急急忙忙跑过来,孟欣喊住保安徐天奇,孟欣:“天奇,快,快,我们家进人了。”<p>  徐天奇大吃一惊:“什么人?”<p>  孟欣说:“我离开家时,门是反锁的,现在家里面有人。”<p>  徐天奇说:“小偷。”徐天奇用对讲机喊人,一会,跑过来五六个保安。<p>  保安气喘吁吁地问:“天奇,咋的了,咋的了。”<p>  徐天奇一挥手:“快,孟姐家,抓小偷。”<p>  徐天奇抢过孟欣手里的钥匙,带一群保安跑上楼,把孟欣远远的甩在后面。<p>  孟欣家门口。几个保安快速来到孟欣家门口,徐天奇拿钥匙悄悄开门。<p>  孟欣家,有个男人手拿菜刀。A

继续阅读:第四章 再惹事端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洒满阳光的海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