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导弹发射
刘海军2019-05-01 08:314,873

  东海某海域,天空阴沉,海面波涛汹涌,海军导弹护卫舰长海舰单独航行在海上,军舰劈波斩浪,在波峰浪谷里穿行。军舰上中国国旗、解放军军旗迎风猎猎,警戒雷达,炮瞄雷达高速旋转,自动火炮在调整高度;天空,国产飞豹战机掠海面轰鸣飞过,海面一派肃杀之气。

  长海舰作战指挥室。

  舰长林海涛坐在指挥位置,眼睛紧盯指挥屏。林海涛40多岁,身高一米八五左右,宽肩膀,细腰,一身白军装白皮鞋,显得潇洒干练。导弹长拿一张纸走过来,导弹长说:“报告舰长,指挥部命令我舰到504海区集结待命。”

  林海涛看了一眼命令,随即用麦克风传达命令:“目标504海区,前进。”

  长海舰舰桥上红灯闪烁。孙副舰长用望远镜观察海面海况,操舵兵凝神静气双手操舵,磁罗经、电罗经正常工作。

  孙副舰长三十四岁,是新提拔起来的副舰长,他是学航海专业的,提副舰长顺理成章。

  电话里传来林海涛的声音:“孙副舰长,报海况。”

  孙副舰长回答:“海面西南风,风速13米,浪高6米。”

  林海涛说:“孙副舰长,注意搜索海上可疑目标,完毕。”

  孙副舰长回答:“明白。”

  长海舰作战指挥室内。无线电报嘀嘀嗒嗒声此起彼伏,林海涛紧盯雷达屏幕。

  导弹长报告:“报告舰长,搜索雷达发现可疑目标群,501海区,左舷30度,航向105,航速30节,距我舰320链,目标群向我领海驶来。”

  林海涛回答:“我看见了。”林海涛立即下达作战命令:“全体注意,目标501海区,左舵30,双车进4,全速前进。”

  长海舰舰桥。孙副舰长手拿望远镜观察海面,发现军舰在转向,孙副舰长拿起对讲机:“林舰长,上级命令我舰到504海区集结待命,504海区。”

  对讲机里传来林海涛急火火的回答,林海涛:“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执行命令。”

  孙副舰长有点莫名其妙,孙副舰长:“舰长,504海区改501海区了?”

  林海涛回答:“执行命令。”

  风帆远洋渔业公司孟欣办公室内。孟欣坐办公桌后面的椅子上,雪白的脖子肩膀露出一大截。孟欣四十一岁,身材保持很好,一米六八的身高,长胳膊长腿,面庞白皙,有点影视明星范。孟欣是风帆远洋渔业公司副总。

  孟欣身后站的矮胖子是吴健伟,吴健伟是风帆远洋渔业公司老总,渔业公司是独资公司,就是他吴健伟自己的。吴健伟一米六五的身高,大脑袋,粗脖子,吴健伟给孟欣揉搓肩膀。吴健伟的手法那是真叫精湛,据说是专门跟个盲人学的,专门给孟欣治肩周炎。吴健伟左手戴伯爵表(伯爵表是重要道具),边揉边往手里倒药酒,吴健伟的左手食指上的蓝宝石戒指(重要道具)特别显眼,右手脖子上带白金手链。伯爵表反金光,蓝宝石大戒指反蓝光,白金手链反银光,再加上吴健伟的手法,孟欣的肩膀上像有一架精密仪器在运转,璀璨夺目。

  孟欣轻轻叫了一声:“哎呀!哎呀!就是这,又酸又涨,一年得犯几次,折磨我十几年了!总也治不好。”

  吴健伟殷勤地说:“肩周炎,带孩子累的。”

  孟欣说:“使劲呀!”

  吴健伟嘿嘿一笑说:“我不是怕给你捏疼吗!”

  孟欣一噘嘴:“使劲,别跟挠痒痒似的。”

  吴健伟来了精神:“好,使劲。”吴健伟略微加了点力气。

  孟欣很不满意嚷道:“我的天呀!没吃饭呀!”

  吴健伟一脸的无辜,吴健伟说:“谁给做饭呀!饥一顿饱一顿的,可怜呀!”

  孟欣扑哧一笑:“请保姆,叫保姆伺候你吃喝,不行再请个厨师,能做南北大菜满汉全席的。”

  吴健伟撅起嘴说:“哎呀!偏偏要嫁给林海涛,林海涛哪比我强?”

  孟欣打了吴健伟一下,孟欣说:“别胡说八道,往下点。”

  吴健伟又给手上倒药酒,吴健伟又把孟欣的衣服领子往下拉了拉,孟欣说:“对,就这块,好,舒服,舒服。”

  吴健伟加快给孟欣揉肩膀的速度,孟欣眼睛半睁半闭,很是享受。

  吴健伟继续说:“你说说,林海涛的活都叫我干了。”

  孟欣反驳说:“是你上赶子要捏的,我可没请你。”

  吴健伟说:“见你疼的龇牙咧嘴的,哪能不管你,你说心里话,我是不是比林海涛关心你,你说是不是?”

  孟欣没说话。

  吴健伟委屈地说:“你就不能表扬我几句?”

  孟欣抿嘴没说话,吴健伟自嘲地一笑:“是呀!都是我自愿的,孟欣,林海涛啥时候回来?”

  孟欣一听林海涛,马上没了精神,孟欣说:“谁知道,走了两个月了,来了四个电话,谁知道他啥时候回来。”

  吴健伟把嘴一撇说:“回来就闹腾,不回来更好,别叫他回来,叫他在部队干一辈子。”

  孟欣小声反驳说:“屁话,我可不想守一辈子活寡,你提他干什么!好心情就叫你搅合了,行了,不捏了,贴麝香虎骨膏。”

  吴健伟跟了一句:“天不随人愿呀!”

  吴健伟给孟欣后背贴药膏。

  孟欣说:“忙你的去吧!”孟欣站起来甩几下胳膊,孟欣背对吴健伟整理胸罩衣服。

  吴健伟关心地说:“疼大幅劲了,叫我。”

  孟欣一摆手,吴健伟走出孟欣办公室,看见林博文在办公室门口,林博文背书包,手里拿平板电脑,吴健伟吓一跳。

  吴健伟问:“博文,你咋不进去?”

  林博文回答说:“我打游戏呢!”

  吴健伟解释说:“你妈肩周炎又犯了,疼的直叫唤。”

  林博文低头玩平板电脑:“我没看见。”

  吴健伟有点不好意思地说:“博文,故意拿吴叔开心是不是?”

  林博文抬头一挤眼:“我真没看见,我打游戏呢!”

  吴健伟嘿嘿一笑,吴健伟说:“博文,游戏打第几关了?”

  林博文眼珠一转,林博文说:“枪不行,三十关没过。”

  吴健伟拉林博文说:“走,去我办公室,咱俩联合作战,打他五十关。”

  林博文有点为难地摇头说:“够呛,枪不行。”

  吴健伟一晃脑袋说:“给你买枪。”

  林博文也一晃脑袋:“好嘞!”

  吴健伟拉林博文走了。林博文是林海涛和孟欣的儿子,初三的学生,学习成绩时好时坏,孟欣的心病就是林博文的学习成绩。林博文和吴健伟感情深厚。

  驱逐舰支队会议室。韩政委兴高采烈的给老上级打电话。

  韩政委手拿电话,语气高亢,韩政委说:“老政委,全支队官兵都盼着你来呀!都想一睹西沙海战战斗英雄的风采呀!不老,不老,虎老雄风在呀!什么,大嫂也来,太好了,意外惊喜,意外惊喜,好,好,我去机场接你,对,对,见面说,见面说。”

  韩政委放下电话,高兴的对政治部刘主任说:“功勋舰第二任政委,74年西沙海战战斗英雄,我当兵时候的舰政委,他和老伴一起来,我太激动了,三十年没见了,八十多岁了。”韩政委激动的在办公室转圈子。

  韩政委说:“老刘,你说,老政委看见功勋舰,得多高兴,哎呀!激动,兴奋。”

  刘主任也很高兴:“政委,原计划请四十名老同志,现在过百了,招待所住不下了。”

  韩政委说:“你联系地方宾馆,离部队近的,要安排好远道而来的老同志。”

  刘主任有点为难的说:“人越来越多,得花很多钱呀!”

  韩政委大手一挥:“花,功勋舰纪念仪式是我们支队组建以来的头等大事,意义非凡,一定要办好。”

  刘主任说:“是,政委,我去联系地方宾馆。”

  韩政委说:“去吧!”刘主任走了,韩政委又拿起电话说:“接老舰长。”

  长海舰作战指挥室。林海涛下达一连串的命令:“搜索雷达开机。”

  导弹长回答:“是。”

  林海涛继续命令道:“动作快点。”

  导弹长报告:“报告舰长,搜索雷达发现目标,三艘敌舰。”

  林海涛命令:“立即找到敌编队旗舰。”

  导弹长回答:“是。”

  导弹长报告:“报告舰长,敌舰编队第二艘是旗舰,敌旗舰舰长一百二十米,排水量二千五百吨。”

  林海涛下达指令:“火控雷达锁定敌旗舰。”

  导弹长回答:“火控雷达锁定目标。”

  林海涛命令:“舰对舰导弹攻击。”

  导弹长回答:“模拟攻击准备完毕。”

  林海涛回头逼视孙副舰长说:“不是模拟,是实弹攻击。”

  指挥室的军官士兵都愣了,一个个大眼瞪小眼,以为听错了命令。

  对讲机里,孙副舰长大喊:“报告舰长,敌舰编队收索雷达开机,敌舰编队火控雷达开机。

  林海涛迅速下达命令:“巡航导弹攻击。”

  导弹长反问道:“舰长,要不要请示指挥部?”

  林海涛回答:“来不及了,各部门听我命令,目标,敌旗舰,导弹实弹一发,发射。”

  长海舰导弹发射井井盖打开,一发导弹升空,飞向遥远的天际线。

  孙副舰长用望远镜观察发射后的导弹。

  对讲机里,传来林海涛的声音:“孙副舰长,报告导弹状态。”

  孙副舰长回答:“导弹飞行轨迹正常,接近目标。”

  对讲机里,林海涛说:“无人侦察机跟进。”

  孙副舰长回答:“是。”

  海面上。一发导弹飞向敌舰,敌舰爆炸,开始下沉。

  远洋渔业公司吴健伟办公室。吴健伟办公桌上放了三部智能手机,房门钥匙串上拴一个鼠标器大小的鳄鱼爪子(重要道具)。吴健伟和林博文坐沙发上打游戏,一人手里捧一个平板电脑。

  林博文手舞足蹈,说:“打的好,打的好。”

  两个人有说有笑,游戏里的音乐此起彼伏,喊打声枪声爆炸声响成一片。

  林博文高兴地说:“行,这把枪好使,轻轻松松过关。”

  吴健伟点头附和道:“博文,你高兴,吴叔就高兴。”

  林博文说:“高兴,特高兴,吴叔,该你了,快打呀!”

  孟欣一步跨进来。

  孟欣一脸的愤怒道:“满走廊听就是你们俩叫唤,没好气的喊,作业写完了?”

  吴健伟一努嘴说道:“看眼别说话。”

  林博文补了一句,说:“快写完了。”

  孟欣坐在沙发的一边,孟欣开始唠唠叨叨。

  孟欣说:“快写完就是没写完,像是给我写的,眼瞅就考试了,还有心思打游戏,健伟,你也是的……”

  吴健伟手忙脚乱地说:“打一会,叫博文换换脑子。”

  孟欣面露愠色说:“都是你惯的。”

  吴健伟嘿嘿一笑道:“亲爹不领孩子玩,我再不管孩子,你想把儿子养成女孩呀!”

  孟欣没话了,翻翻眼皮看天棚,一个沙发,三口人,孟欣斜眼看着一大一小,吴健伟嗷嗷叫,林博文两腿乱蹬,画面像是一家人。

  长海舰舰桥。林海涛来到舰桥,举起望远镜。

  孙副舰长小声说:“无人机传来画面,敌旗舰在下沉。”

  林海涛哼了一声,像是出了口恶气说:“给支队发电,长海舰首发命中,击沉敌舰。”

  孙副舰长咽口吐沫说:“是。”

  我潜艇。潜艇艇长看潜望镜,望远镜的画面里,海面上一艘老旧军舰在下沉,艇长自言自语说道:“目标舰被导弹击中,改真打了?”

  身后一个军官说:“演习预案没有实弹攻击。”

  艇长说:“给演习指挥部发报,我艇请求鱼雷实弹攻击,扩大战果,快,再过几分钟就打不到了。”

  身后一个军官说:“是。”

  支队韩政委办公室。韩政委火冒三丈,韩政委把水杯摔在地上。

  刘主任问:“支队长,是击伤?还是击……沉……?”

  杨支队长犹豫了一下说:“打沉了,三分钟之前。”

  刘主任又问:“是误击吧?”

  杨支队长又犹豫了:“这个……”

  韩政委把电报纸拍在桌子上,韩政委大声说道:“你们看,林海涛的电报说的明明白白,长海舰首发命中,击沉敌舰,故意,纯粹的故意,把林海涛给我抓起来,抓起来。”

  杨支队长刘主任都傻眼了。

  渔业公司大门口。孟欣拽林博文上宝马轿车,吴健伟在二楼窗户上看林博文上车。

  吴健伟大声喊道:“博文,回家整。”

  林博文头都没回,一举手,表示知道了。

  孟欣追问道:“整什么?回家整什么?问你话呢?”

  林博文胆怯的回答:“整……,打……游戏。”

  孟欣使劲哼了一声说:“敢,没完没了了,上车,回家学习。”

  林博文上车,孟欣回头用手指指楼上的吴健伟,想骂几句,吴健伟头一缩,孟欣只好上车,宝马车开走了。

  吴健伟又从窗户伸出头,嘿嘿一笑。

  长海舰舰桥。孙副舰长不知所措地问:“舰长,下一步该怎么办?”

  林海涛微微一笑说:“肯定热闹,戏才刚刚开始。”

  导弹长拿电报走过来,导弹长说:“报告舰长,演习指挥部命令我舰退出演习,立即返航归建。”

  林海涛严肃起来,说:“这就来了,我命令,返航。”

继续阅读:第二章大祸临头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洒满阳光的海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