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一线生机
刘海军2019-04-03 18:558,043

  细雨霏霏,军港码头上湿漉漉的。杨支队长韩政委陪同几个老干部(老干部穿全蓝老式的确良军装,满头白发,颤颤巍巍)走在码头上,李洪明搀扶一个老干部,老干部胸前挂满奖章。

  老干部泪流满面,用手指点杨支队长韩政委,讲的嘴角冒沫子。

  杨支队长韩政委不住的点头。

  老干部瓮声瓮气地说:“林海涛是你们俩提拔起来的?嗯!”

  韩政委回答:“是。”

  老干部瞪圆了眼睛,白头发茬都立起来了,说:“你们俩眼瞎呀!提拔个败家子,你们俩给我听好了,要执行纪律,要严肃追究责任,要撤他的职。”老干部使劲用拐棍杵地,钢铁浮码头当当当作响。

  其它几个老干部也指责杨支队长和韩政委。

  又一个老干部说:“如果承认错误态度好,可以不撤职,但是,处分不能免,我们干休所的老同志,要关注这件事,你们俩看着办。”

  杨支队长一脸严肃不表态,韩政委一个劲地点头,不时地擦头上的汗。

  街头。林海涛拎饭盒,边走边打电话(不是智能机),林海涛问:“李干事,有消息吗?”

  电话里传来李洪明地声音,“别提了,干休所来个几位老上级,把支队长政委骂的狗血喷头,现在还在骂,不说了,完事我给你打过去。”

  林海涛问:“你等等,我的事研究没?”

  电话里,李洪明说:“研究了,没形成党委决议。”

  林海涛追问:“问题出在哪?”

  电话里,李洪明说:“回头再说,撂了。”

  林海涛收起手机,垂头丧气的往医院走。林海涛有点后悔了,当初听李洪明的就好了。

  医院急诊病房。孟欣和吴健伟说话。

  孟欣满腹牢骚,说:“叫奥特莱呵斥一顿,上你当了。”

  吴健伟皮笑肉不笑地说:“奥特莱说什么?”

  孟欣一脸的不耐烦,说:“坚决反对百分之十,我叫他拿意见,他不说,指责你昏头了。”

  吴健伟得意的一笑,说:“你看看,你看看,我想试探一下他的底牌,他跟我装傻,个老东西,我没说错吧,这个老东西厉害呀!还没谈就坚决反对。”

  孟欣口气坚决起来,说:“别说没用的,你明天见他,当面鼓对面锣,把价格定下来。”

  吴健伟摇头晃脑地说:“见也没用,斗嘴而已,我判断国际市场的价格出来之前,他是不会和我们签合同的。”

  孟欣火了,孟欣提高了嗓门:“吴健伟,你是不是总经理,拖来拖去的,不见面是怎么回事。”

  吴健伟立即开始装熊,说:“头昏脑涨,心动过速,吐一盆血,你叫我怎么和他谈。”

  孟欣没好气地说:“没死就得谈,明天在医院见,我把奥特莱先生领来,你做好准备。”

  吴健伟咔吧咔吧眼,没说话。这时,林海涛走进来,林海涛想和孟欣说话,孟欣把头转过去,没理林海涛。

  林海涛知趣地饭盒放下,林海涛说:“吃吧!”

  吴健伟看见面条,一皱眉头,说:“面条?”

  林海涛赶紧解释说:“吃流食,大夫说的。”

  吴健伟大口吃起来,看来是真饿了。

  吴健伟边吃边说:“凑合吃吧!海涛,你拿来的是什么饭?”

  林海涛回答说:“蒸鸡蛋糕。”

  吴健伟命令道:“拿来。”林海涛把鸡蛋糕端给吴健伟,吴健伟风卷残云吃起来,林海涛皱着眉头,小心翼翼站在病房门口,听候吴健伟发号施令。

  孟欣看窗户外面,不理林海涛,吴健伟斜了一眼孟欣,吴健伟阴阳怪气的说:“林海涛,你把我整住院了,是不是该给我赔礼道歉呀!”

  林海涛手机震动嗡嗡响,林海涛看手机,是李洪明干事打过来的电话。

  林海涛想接电话,说了句:“我不是道过歉了吗?”

  吴健伟哼了一声,说:“比蚊子声都小,敷衍我,孟欣,我心里窝火。”

  孟欣回头,说:“林海涛,给健伟道歉。”

  林海涛按死手机开关,说:“道过歉了。”林海涛手机又嗡嗡响起来。

  孟欣用不容置疑的声调说:“诚恳点。”

  林海涛没办法,只好再道歉,说:“吴健伟,我正式给你道歉。”

  吴健伟用筷子指点林海涛,说:“背个手,站溜直的叫道歉?”

  林海涛没说话,低头看手机。孟欣火了,呵斥道:“道歉。”

  林海涛也火了,说:“吴健伟,别蹬鼻子上脸。”林海涛大步流星向门走去。

  孟欣迅速把门堵住,孟欣说:“林海涛,道歉。”

  林海涛愤怒了,瞪眼看孟欣。林海涛说:“道过了。”

  孟欣不甘示弱地说:“林海涛,非得整出人命你,你才能引以为戒?”

  林海涛满脸怒气,咬牙切齿地喊了句:“对不起。”林海涛给吴健伟一个鞠躬。

  吴健伟微微一笑,摇头晃脑说:“海涛,你回家吧!给她们娘俩做顿好吃的,拿出看家的本领做,博文爱吃鱼香肉丝,还有家焖大头宝,要放糖,出锅放葱花,孟欣爱吃猪肉白菜卷。”

  林海涛摔门走了,吴健伟嘿嘿一笑。

  孟欣追到门口,喊了句:“林海涛。”

  吴健伟装起好人来,说:“叫他走吧!要火人了。”

  孟欣说:“我还没骂他呢!到家没几个小时就给我添堵。”

  吴健伟说:“你们两口子呀!几个月见不了一面,就别掐了。”

  孟欣说:“还不是因为你,明天和奥特莱见面,在医院见,就这么定了,好了坏了你自己谈。”

  吴健伟只能认可,说了声:“好吧!”

  孟欣斩钉截铁地说:“就是吃亏,也得把合同定下来。”

  吴健伟嘴叼面条,嘟囔一句:“我就没占过便宜,老奸巨猾的奥特莱。”

  医院走廊。林海涛手机嗡嗡响,林海涛急匆匆往外走,郭巧巧幽灵似的钻出来,说:“站住,上哪去?”

  林海涛没好气的说:“给你们买衣服去。”

  郭巧巧用威胁的口吻说:“你可想好了,敢耍赖,视频给你发网上。”

  林海涛也火了,冒了句,“发吧!”林海涛急匆匆地走了。

  郭巧巧对林海涛的背影喊:“酒蒙子,梗梗什么。”

  医院大门口。林海涛急三火四边走边接电话(为了保密,通话内容隐晦)。

  林海涛说:“你说,你说。”

  电话里,李洪明说:“林哥,我这面炸窝了,乱套了,老老少少都骂你打沉了大舢板(功勋舰),强烈要求两个头处理你,你得有思想准备呀!”

  林海涛说:“没想到,他们对老古董这么有感情?”

  电话里,李洪明说:“还有比这更严重的,消息上互联网了,全国各地的老同志纷纷来电话责问为什么要打沉大舢板,干休所来了二位八十年代的老舰长,蹲码头上哭,指责两个头是败家子,两头被闹的焦头烂额。”

  林海涛说:“我的天呀!一个空壳就这么重要?”

  电话里,李洪明说:“记忆,几代老水面人的记忆,你把他们的辉煌记忆送进海底了,老同志都火了。”

  林海涛说:“李洪明,我没想到反响这么大。”

  电话里,李洪明说:“嗯,来势汹汹,两个头也没想到,压力很大,杨头在常(委)会上说研究副参人选,其它常委一口同声要给你处分,你的事……”

  林海涛说:“我知道了,挂了吧!”林海涛挂断电话。

  林海涛有气无力地坐路边,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眉头紧皱。

  林海涛自言自语说:“作大了。”

  林海涛突然站起来,继续往前走。

  林海涛自言自语说:“既然干了,后悔也晚了,爱咋咋地。”林海涛咬牙往前走。

  甲商场。林海涛在商场找衣服,没有金悦穿的品牌,林海涛焦急的看手表。

  乙商场。林海涛在商场问衣服的牌子,服务员摇头,林海涛继续找衣服。

  丙商场。林海涛急匆匆的在商场找衣服,看见白色连衣裙(看到一件和金悦白色连衣裙一样的连衣裙)。

  林海涛惊喜,林海涛说:“可找到了,就是这个牌子。”

  林海涛问服务员,说:“服务员,这款衣服多少钱?”

  服务员说:“一千二。”

  林海涛问:“打折吗?”

  服务员说:“打过折了,原价一千八。”

  林海涛说:“好,来一件,要白色的。”

  服务员说:“白颜色不耐脏,真丝的还不能老洗,你看看这件,水粉色的,很好看的,是给太太买吗?”

  林海涛有点不好意思了,说:“不是。”

  服务员嫣然一笑,服务员说:“我明白了,是年轻女士?”

  林海涛不敢回答,只是嗯了一声。

  服务员问:“多大年龄?”

  林海涛说:“三十多岁吧!”

  服务员说:“我给你推荐这款水粉色的,她一定喜欢,限量版的。”

  林海涛问:“一千二?”

  服务员说:“是的。”林海涛有点犹豫,服务员说:“既然买了,叫她喜欢不是更好吗?”

  林海涛没有别的选择了,陪给人衣服,叫人家满意是起码的。林海涛说:“好,拿一件L号的。”

  服务员赞许地说:“先生爽快。”

  林海涛交钱拿衣服,林海涛拎起衣服袋子,急急忙忙的走了。

  初中中学门口。林博文在学校门口等车,女同学甲给林博文拿书包。

  女同学甲满面愁容地说:“我没考好,回家又要挨训斥了。”

  女同学乙不在乎地说:“我也没考好,怎么办!一点办法都没有。”

  林博文安慰两个女同学说:“都别发愁,就说全班都没考好,题出的太怪,没办法。”

  女同学甲乙:“只好这样说了。”

  女同学甲说:“下一次怎么办?”

  林博文说:“下一次想下一次的办法。”

  女同学甲灰心丧气地说:“啥时候是个头。”

  远处,孟欣的宝马车停下,女同学乙看见孟欣下车,女同学乙说:“博文,你妈妈好漂亮噢。”

  林博文连忙拉女同学躲起来,说:“别看了,老妈要起疑心的,把书包给我,你们俩快躲起来。”

  林博文接过书包,两个女同学躲在学校院墙后面偷看。

  林博文上车,回头冲女同学一挤眼,宝马车开走。

  两女同学看宝马车开走了,露出一脸傻笑。

  女同学甲说:“宝马轿车哎!”

  女同学乙说:“他爸开奔驰,走吧!坐公交车吧!”

  女同学甲说:“博文说他爸是海军军官。”

  女同学乙说:“开奔驰的也不像军官呀!肚子老大。”

  女同学甲说:“谁说不是,他们家挺神秘的。”

  丙商场。林海涛拎衣服口袋(内装连衣裙),急急忙忙走出商场。

  宝马车上。孟欣开车,林博文坐副驾驶位置。

  林博文关切地问:“妈,吴叔怎么样了?”

  孟欣说:“吴叔没事了。”

  林博文说:“我想去医院看看他,麻烦你拐一下。”

  孟欣安慰林博文说:“我刚从医院出来,我跟你吴叔说了,博文关心你的病情,你吴叔挺高兴的,你就别去了。”

  林博文长叹一口气,说:“我老爸一顿灌酒,吴叔被撂倒,这战斗力,啧啧啧。”

  孟欣用严肃的口吻说:“博文,你长大了,可别像你爸一样喝大酒,出洋相。”

  林博文说:“男人,哪有不喝酒的,喝酒不是问题,别喝多了就行。”

  孟欣说:“你爸算不算喝多?”

  林博文想了一下,说:“这个么,要叫我,我也得喝多。”

  孟欣有点诧异,问:“为什么?”

  林博文说:“情敌相见,分外眼红,换了别人,说不定就动手打起来了。”

  孟欣立马严肃起来,大声叱责儿子:“林博文,你一天天上学校,都学些什么东西?你不想学好了?”

  林博文一噘嘴说:“别说我,你们在学校传纸条,当我不知道。”

  孟欣一下子叫儿子说脸红了,说:“肯定是吴健伟说的,太不像话了。”

  林博文一本正经地说:“吴叔给你们俩当邮差,纸条都叫吴叔偷看了,一点防范手段都没有。”

  孟欣辩解说:“我们传纸条都是研究班级工作,吴健伟瞎编乱造,活该叫你爸灌酒。”

  林博文偷笑,说:“看看,到底还是两口子,马上组成统一战线。”

  孟欣用警告的语气说:“你还笑,我告诉你,非常严肃的告诉你,不许早恋,不许和女同学有来往。”

  林博文马上露出一脸的无辜,说:“嗨,我想恋,恋谁呀!一个比一个丑。”

  孟欣一脚踩下刹车,孟欣气得喘粗气,孟欣说:“林博文,你怎么回事,小心我打你。”

  林博文做个鬼脸,说:“打又算得了什么,人间的悲哀,莫过于心死。”

  孟欣惊恐的张大嘴巴,说:“我的天呀!坏了,天塌了,天塌了。”

  林博文气定神闲地说:“你放心吧!我们班都是丑女,我不会出花边新闻的。”

  孟欣不理解现在孩子的思维方式,说:“现在的孩子都怎么了,小小年纪就知道以貌取人。”

  林博文说:“颜值,颜值是奋斗的捷径,这都不懂。”

  孟欣有点慌了,说:“学校乱了,彻底乱了,把人都教坏了。”

  林博文马上纠正妈妈的观点,说:“不,人在走向本质,放下一切伪装的本质,颜值比知识重要,脸蛋比大脑重要,形式比内容重要。”

  孟欣大吃一惊,孟欣不敢相信这是儿子说的,十四岁孩子说的,孟欣说:“这是我儿子说的话?林博文,我怎么突然不认识你了!我的天呀!”

  林博文微微一笑,说:“叫地也改变不了我是你儿子的事实,一脉相承,基因不改。”

  孟欣说:“你不像我,一点都不像,也不像你爸,像吴健伟,思想复杂,早熟。”

  林博文郑重其事地说:“你可别乱说,叫我爸听见了,又得和吴叔一顿死磕。”

  孟欣大喊一声:“你给我闭嘴,越说越不像话,马上就考试了,你能不能收收心。”

  林博文说:“又是考试,烦透了。”

  孟欣说:“林博文,我警告你,考不好,你就别给我当儿子了。”

  林博文斜眼看孟欣,说:“你想叫我到处流浪?你舍不得。”

  孟欣眼泪包眼圈说:“博文,你想没想将来怎么办?我们家没有强大的社会关系,也没有钱,你爸虽说是团级军官,中看不中用,你指望不上他;我们家的房子是贷款买的,车是公司的,妈什么都没有,妈就有你,你是妈的唯一,你得给妈争气呀!”

  林博文说:“妈,我就是上个好大学又能怎样,一样,中看不中用。”

  孟欣说:“和优秀的人在一起,你才能成为优秀的人。”

  林博文反驳说:“大学生也未必都优秀。”

  孟欣苦口婆心地说:“大学优秀的人多,这你不能否认;儿子,现在是关键时期,你不能落下,我的儿子,一定要出人头地。”

  林博文说:“你一掉眼泪,弄的我心里不好受。”

  孟欣一握拳头,说:“给妈争气,我的儿子林博文一定行,加油。”

  林博文说:“加油开车吧!”

  孟欣坚强的擦擦眼泪,又补充一句:“孟欣和林海涛的儿子一定行。”孟欣开动轿车。

  黄昏,喧嚣一天的军港码头安静下来,夕阳照在海面,威武的战舰静静的停靠在码头上。

  杨支队长韩政委坐在码头上,两个人一脸的疲惫。

  韩政委自言自语说:“闹腾一天,正事没干,满脸唾沫星子,接了二十多个电话,确切说是挨了二十多遍骂,脑袋乱哄哄的。”

  杨支队长说:“我就没敢接电话。”两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杨支队长扑哧一笑。

  韩政委说:“我知道你笑什么。”

  杨支队长意味深长地说:“老韩呀!你要是把功勋舰纪念馆摆在老码头,得天天这样热闹,说句不好听的话,多亏林海涛把它打沉了。”

  韩政委点头,说:“老杨呀!纪念活动不是我前任的前任的前任政委的意思吗?老政委还在位置上,我敢不照办?”

  杨支队长问:“老政委来没来电话?”

  韩政委摇头说:“到现在一点动静没有,肯定是不高兴了?”

  杨支队长说:“没动静最好,你别打电话招惹他。”

  韩政委说:“我躲还来不及呢!杨支队长,我看了,真把功勋舰摆在老码头参观,我们俩可有事干了,得天天和山南海北来的老同志谈话叙旧。”

  杨支队长说:“你才看出来,我早就觉得不对劲。全国各地的老上级老舰员老水兵要是知道功勋舰变成了展览馆,都得来看功勋舰,咱们俩能不出面?别的军官不说,就说支队几个常委,兵龄都三十多年了,有多少战友?常联系的有几百个,不常联系的,就多了去了,都来参观功勋舰怎么办?是不是得陪着?”

  韩政委像是明白了什么,说:“我还得感谢林海涛?”

  杨支队长说:“老韩,还记得林海涛上功勋舰第一天说的话吗?”

  韩政委说:“怎么能忘了,我当时是干部科科长,是个夏日的傍晚,我带林海涛八名学员来功勋舰报到,林海涛上舰第一句话,没把你气死,你要把他撵下军舰。”

  杨支队长故意反问:“林海涛说什么了?我都忘了。”

  韩政委说:“就这破舰,出海别坏了。”

  杨支队长说:“是呀!我当时就火了,从哪冒出个混蛋来,我说,你给我滚下去;林海涛毫不示弱,林海涛说,舰长先生,你别火呀!我问你,南海一旦有战事,你这艘军舰几天能赶到,能不能坏在半道上,到了能不能打仗?”

  韩政委说:“你当时被问住了,脸憋通红,一句话没说出来。”

  杨支队长说:“是的,功勋舰是七十年代造的,我确确实实不知道我的军舰能不能顺利航行到南海,也不知道我军舰上的武器能不能和外国军舰上的武器抗衡,我真不知道。”

  韩政委说:“那几年军队发展很慢,都是些老旧装备,靠修修补补度日。”

  杨支队长说:“林海涛指着海鹰导弹说,小飞机是亚音速的(指导弹形状像飞机,老旧导弹),很容易拦截,纯粹是摆设,海上作战基本没用,外国最新式军舰带二十枚超音速舰对舰导弹,军港里这几艘军舰,给人家一艘舰当靶子都不够。”

  韩政委说:“你说,这个学员我要了。”

  杨支队长说:“我们天天喊准备打仗,口号喊的震天响,忘了一件事,拿什么打仗,有些人还沉侵在1974年西沙海战扔手榴弹的豪情壮志中,太麻木了;事实证明,林海涛是对的,没有现代化装备,想打赢海战,只能是痴人说梦。”

  韩政委使劲拍了一下巴掌,说:功勋舰到底叫林海涛打沉了,这小子蓄谋已久。

  杨支队长说:“韩政委,打沉功勋舰的事,从原则的角度讲,林海涛没有错,从难从严练精兵,我们天天喊,喊了几十年,你说,我们真的从难了吗?真的从严了吗?训练中有没有摆花架子的?演习中有没有图好看的?

  韩政委说:“有,还很严重,这次演习,林海涛炸开了这道花架子。”

  杨支队长说:“道理你都懂,我就不多说了。”

  韩政委心不甘地说:“时候不对呀!纪念仪式炸没了。”

  杨支队长说:“干什么都有代价,我觉得炸的值。”

  韩政委长出一口气,说:“兔崽子,给我一个大嘴巴子,我还得保他,别扭,特别扭。”

  杨支队长笑了,说:“我们俩一厢情愿也没用,还有五个常委,要说服他们,需要做工作呀!”

  韩政委说:“一个一个做工作吧!能不能成,我可不敢说。”

  杨支队长说:“今天就算了,讲一天的话,明天吧!”

  韩政委说:“明天没时间,功勋舰第四任水手长要来,肯定又是一番指责不满意,不能等明天。

  杨支队长笑了,说:“老水手长来,叫胡参谋长接待吧!”

  韩政委板起脸说:“老水手长是我的老上级,你叫胡参谋长接待,老水手长还不骂娘。”

  杨支队长说:“后天,我的老班长也来。”

  韩政委说:“我的天呀!没完没了了。”

  杨支队长说:“这都是住在本市的,全国各地的战友,明后天就就陆陆续续来了。”

  韩政委有点后悔了,说:“怨我,把纪念仪式想简单了。”

  杨支队长表示赞同,说:“我们都低估了老兵对部队的感情。”

  韩政委深有感触地说:“是呀!没想到,离开战舰几十年了,老兵都没忘记老部队。”

  杨支队长说:“一日穿军装,一辈子都是兵,念念不忘老战友老部队是军人的情怀呀!”

  韩政委说:“情怀,嗯,情怀两个字说的好,卫国戍边,撇家舍业,以苦为乐,心中有祖国,抒发大情怀。”

  韩政委杨支队长离开码头,往机关楼走。

  韩政委说:“老杨,我搞了这么多年光荣传统教育,我就琢磨,光荣传统传承的是什么呢?我们搞过图片影像展览,也请老英雄做过报告;我们想传承什么呢?就是听听故事看看图片?今天我明白了,光荣传统教育实际就是传承一种性格,每个部队有每个部队的性格,海军航空兵有空中拼刺刀的性格,我们部队有小艇打大舰,敢牺牲敢拼命的性格,这种性格一代传一代,生生不息,林海涛就继承了这种性格,敢作敢为,敢字当先。”

  杨支队长说:“军人性格是民族性格的浓缩,中华民族和善隐忍,勤劳善良,善于创造财富,而不是掠夺财富;但是,中华民族也有血性的一面,不畏强敌,勇于牺牲,为了家园和亲人,敢于和敌人拼个你死我活。”

  韩政委大喊一声:“说的好,这就是中华民族的光荣传统,也是军队光荣传统教育的精髓,面对强敌,敢于拼命。

  杨支队长说:“军人敢于拼命,这个民族就能越来越兴旺。”

  韩政委说:“敢作敢为敢拼命就是光荣传统,我们要把这种传统传承下去。”

继续阅读:第九章 回家受排挤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洒满阳光的海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