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提升有希望
刘海军2019-04-05 11:216,745

  孟欣家。林海涛的手机响了一下,是李洪明发来的短信。

  “DWH(党委会)通过,已经上报,祝贺你。”

  林海涛笑了,林海涛回短信,“天生我才必有用。”

  林海涛来了精神头,悄悄溜进大卧室,小声对林博文说:“我不睡沙发,你去睡沙发。”

  林博文说:“你是住旅馆的,你睡沙发。”

  林海涛轻轻给林博文的屁股一巴掌,说:“你个臭小子,敢挤兑你爸了。”

  林博文反唇相讥说:“你看看户口簿,我是第二页,户口本根本就没有你的名字。”

  林海涛说:“你个臭小子,你什么意思?”

  林博文说:“户口簿都没有你,你说你,不是住旅馆的,是干啥的。”

  林海涛感慨地说:“感情,我把你拉扯大,我还不是这个家的人了?”

  林博文说:“没办法呀!户口簿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每个家庭的合法证明,户口本上没有你。”

  林海涛说:“不对,我和你妈有结婚证,结婚证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的合法证明。”

  林博文说:“别混淆概念,结婚证和户口本是两样东西,派出所查户口都看户口本,没有看结婚证的,住旅店才查结婚证呢。”

  林海涛笑了,说:“哎呀!我咋糊涂了呢,我是不是走错门了,跑别人家来了?”

  林博文说:“这个吗,不好说,警察要是来查户口,我和我妈说不认识你,警察真能把你抓走。”

  林海涛一本正经地说:“别,别,林博文同学,黑灯瞎火的,你别叫我睡马路呀,我还是在你们家呆一个晚上吧!”

  林博文说:“行,不许打呼噜,不许咬牙放屁。”

  林海涛说:“行,我答应你。”

  林博文往床里挪了挪,给林海涛空出位置,林海涛挨着儿子躺下,林博文说:“爸,说实在话,我和我妈都习惯了二人世界了,你一回来,家里多一个人,有种怪怪的感觉。”

  林海涛说:“说呀,往也不得劲,我都怀疑是不是跑别人家来了。”

  林博文说:“关灯。”灯关了,爷俩躺床上说话。

  林博文问:“爸,吴叔怎么样了?”

  林海涛说:“没大事,吐了几口血,住几天院就好了,博文,吴健伟这小子怎么样?”

  林博文明白林海涛指的说什么,装糊涂说:“吴叔怎么样?这话什么意思呀!你指哪方面呀!”

  林海涛也不明说,“吴健伟是好人坏人?”

  林博文说:“这个吗!这个吗!叫我怎么说呢!”

  林海涛说:“实话实说!”

  林博文眼珠一转,说:“也不好,也不坏。”

  林海涛露出不满意的神情,说:“模棱两可对付你爸是不是?吴健伟在我们家跑前跑后的,他咋那么积极。”

  林博文说:“不是积极,是叫我妈指使的滴流转。”

  林海涛不相信林博文的话,说:“我看呀!不是你妈指使他,是他围你妈滴流转,你妈后背的膏药谁贴的?”

  林博文一听吓一跳,林博文忙说:“我贴的。”

  林海涛瞪起眼睛问,“真的?”

  林博文也不是小孩了,男女之间的事是知道点的,绝对不能说实话,撒谎说:“真说问贴的。”

  林海涛没说话,林博文说:“老爸,我跟你交个实底吧,你把心放肚子里,别胡思乱想了,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之中。”

  林海涛说:“博文,你要瞪大眼睛(示意儿子看着吴健伟)。”

  林博文斜眼看林海涛,狡黠地说:“有条件的呦!”

  林海涛用讨价还价地眼神看儿子,“你想要什么?”

  林博文用试探地口气说:“遥控直升飞机。”

  林海涛满口答应,说:“行,我给你买。”

  林博文补充说道:“不是给小孩玩的直升飞机,是多通道遥控的,烧油的,很贵呦!”

  林海涛满不在乎地说:“不差钱,多少钱都买。”

  林博文凑近林海涛地耳朵问,“你有私房钱?”

  林海涛马上否认,“没有。”林海涛确实没有特意留私房钱。

  林博文对林海涛的承诺表示怀疑,说:“没有钱,你拿什么买,好几千元呢,老爸,不许骗人呦!”

  林海涛说:“我有航海补助。”

  林博文有点惊诧,说:“你还有航海补助?我老妈怎么不知道。”

  林海涛说:“知道,你妈知道。”

  林博文说:“知道为什么不上交?”

  林海涛说:“这个,当然……,不能全……交了。”

  林博文说:“藏私房钱,这可是原则问题呀!”

  林海涛说:“不藏点私房钱,拿什么买直升飞机。”

  林博文说:“我提醒你,要保密,别叫我妈知道了,她知道了,你完了,我也完了,私自囤积军火,要受到经济制裁的,闹不好要定点打击。”

  林海涛说:“家里不能搞霸权主义。”

  林博文说:“你老不在家,我哪敢提反对霸权。”

  林海涛说:“这不行,我儿子不能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我们要争取独立自由,我们俩要联合起来。”

  林博文说:“你敢提独立自由,我妈就给你撵出去。”

  林海涛没话了。林博文说:“你先卧薪尝胆,等时机成熟,我们俩再造反。”

  林海涛说:“好。”林海涛和林博文轻轻击掌。

  卧室外面传来孟欣的声音,“几点了,还不睡觉。”

  林海涛没敢搭腔。

  林博文说:“研究数学题呢!”林海涛给林博文竖大拇指。

  孟欣的画外音,“撒谎不着边,你们俩能研究数学题?都睡觉。”

  林博文小声说:“你听听,咱们俩这么小的声都能监听到,老妈耳朵比你们舰上的雷达都好用,你说,我有多不容易。”

  林海涛笑了,说:“你妈快成精了。”

  林海涛手机短信提示音又响了一下,林海涛看短信,说李干事来的短信,“快写检查,给舰队机关看。”

  林海涛想了一会,起身穿衣服,“我得起来。”

  林博文诡异的一笑,说:“这就对了,两口子拌嘴不记仇。”

  林海涛走出卧室。

  孟欣家客厅。林海涛蹑手蹑脚来到客厅,林海涛看着窗外的夜景,前楼家家户户的灯都熄了,夜深人静。林海涛心潮起伏,最后还是坐在桌子旁,打开台灯,打开电脑,林海涛开始写检查。

  在电脑上没写几个字,林海涛又关上电脑,改用铅笔写,写了几个大字,‘我的检查。’

  林海涛久久写不下去,索性放下笔,在客厅转起圈子,又回到桌子旁,坐下,慢慢拿中性笔,一笔一划地写起来(给观众的感觉是写检查,其实是写演讲稿)。

  儿子睡着了,孟欣睡着了,林海涛在台灯下奋笔疾书。

  天亮了,林海涛在厨房忙活早餐,嘴里哼哼起军歌。

  孟欣和林博文坐到餐桌前。孟欣小声问,“你爸咋这么高兴?”

  林博文说:“叫我一顿安抚,就多云转晴了。”

  孟欣有点不相信地说:“注意观察,有情况报告。”

  林博文说:“是。”

  孟欣说:“做了一宿的恶梦,一会你爸和吴健伟打,一会吴健伟和奥特莱打,一会你们爷俩打,没睡好,今天我还得和奥特莱纠缠,真愁人。”

  林博文做了个鬼脸,说:“你们俩不打叫行。”

  林海涛把早餐端出来。

  林海涛说:“小米稀饭,煎鸡蛋,两个小菜,烤面包片,榛子酱。”

  孟欣连忙提醒说:“牛奶,我和博文早餐喝牛奶。”

  林海涛说:“忘了,其实吧,成人喝牛奶不好。”

  孟欣说:“这是我们俩的习惯。”

  林海涛连忙去取牛奶:“来了,来了。”林海涛跑进厨房拿牛奶出来,把牛奶给孟欣林博文倒在玻璃杯里。

  孟欣端起牛奶杯喝里一口,说:“海涛,你给吴健伟送早饭。”

  林海涛说:“我在家打扫卫生,油烟机得擦了。”

  孟欣坚持自己的意见,“打扫卫生有家政公司干,你去医院送饭。”

  林海涛不愿意去医院,说:“吴健伟没事了。”

  孟欣面无表情地说:“没事也得去。”

  林海涛嘟囔一句,“真不想去。”

  孟欣命令的口吻说:“不去不行。”孟欣把杯里的牛奶喝了,站起来,去洗手间。

  林博文小声说:“爸,吴叔一个人怪可怜的,你就去呗!安慰安慰他。”

  林海涛一撇嘴,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林博文说:“念你们俩三十年的友谊,慰问慰问,友谊的小船哪能说翻就翻呢!”

  林海涛想了一会,觉得儿子的话有道理,说:“儿子说的对,友谊地久天长。”

  林博文拿出一包茶叶,牛皮纸报纸口袋,说:“爸,你老班长快递来的茶叶,给吴叔品品。”

  林海涛接过茶叶,说:“老班长一片心意,给吴健伟喝可惜了。”

  林博文说:“你别没有数,我们家装修都是吴叔出的力,你看看这装修质量,这用料,杠杠的,你去表扬吴叔几句,显得你大人大量。”

  林海涛爽快答应儿子,说:“好吧!听儿子的。”林海涛拿茶叶包进厨房。

  孟欣从卫生间出来,喊儿子,“林博文,走了。”

  林博文背上书包,说:“儿臣来了。”

  孟欣、林博文准备出门。

  林博文看鞋柜底下的塑料口袋好奇,林博文把口袋拽出来,从口袋里拿出件女士衣服(赔给女大夫金悦的粉色连衣裙),林博文把衣服给孟欣看。

  林博文说:“妈,老爸给你买的衣服,看看。”林博文把衣服给孟欣比量起来。

  林博文说:“妈,正合你身。”

  孟欣说:“水粉色,颜色是不是太艳了。”

  林博文说:“不艳,你穿正好,你穿上试试。”

  孟欣说:“晚上回来试,快走,一会该压车了。”孟欣把衣服折叠起来,装进衣服口袋,又放到鞋柜边缘上。

  林博文说:“老爸情真意切呀,高。”

  孟欣说:“别贫了,赶紧走。”

  林博文说:“佩服,佩服,爱不留痕,润物无声,实在是高。”

  孟欣眼一瞪,说:“走。”

  母女俩开门走了。装衣服的塑料袋掉在了地上。

  孟欣驾驶宝马车开出小区。

  林博文感慨地说:“妈,我估计呀!老爸要给你一个惊喜。你要是不甩脸子,老爸就拿出来了。”

  孟欣问:“不睡觉,和你爸嘀嘀咕咕的说什么了?”

  林博文说:“还能说啥,说学习的事呗!”

  孟欣露出一脸地不相信,说:“哎哟哟!你们爷俩啥时候研究过功课,我还不知道你们俩,不是世界大战,就是海湾战争,亚丁湾打海盗,老实交代,说什么了。”

  林博文想着怎么编谎话,说:“哪个,哪个,说我爸舰上的事。”

  孟欣露出一脸的嫌弃,说:“外路精神,军舰跟你有半毛钱关系,马上就中考了,博文,你给我用心点。”

  林博文马上表决心,说:“是,老妈放心,儿臣要头悬梁锥刺股,一门心思死读书。”

  孟欣说:“别胡说,你爸回来了,别屁股不知道往哪坐,要站稳立场。”

  林博文说:“是,我跟老妈一条心。”

  孟欣说:“别听你爸国际国内的奇谈怪论,眼下学习比什么都重要。”

  林博文说:“是,儿臣遵旨。”

  美丽苑景小区大门口。林海涛低头往外走,一只手拎饭盒,一只手拎塑料袋(里面是赔金悦的水粉色连衣裙)。

  徐天奇一个立正,吓林海涛一跳,徐天奇说:“舰长好,您出去?”

  林海涛啊了一声,林海涛走了几步,又折回来。

  林海涛问道:“小伙子,哪个部队的?”

  徐天奇回答,“海军,东海舰队,驱逐舰支队水兵。”

  林海涛一惊,他没想到门岗保安是个水兵,说:“学什么专业?”

  徐天奇回答,“轮机兵,学专业一年,在舰上服役四年。”

  林海涛继续问,“什么机型?”

  徐天奇说:“HC2800燃汽轮机。”

  林海涛问,“功率?”

  徐天奇回答,“30兆瓦。”

  林海涛问的专业, 徐天奇回答的熟练正确,林海涛问,“参加过远航?”

  徐天奇说,“参加过亚丁湾护航,航行三万海里。”

  林海涛感觉眼前这个曾经的水兵,应该是个很不错的兵,“为什么不留队继续服役?”

  徐天奇回答,“留队名额少。”

  林海涛脸上露出了遗憾神情,说:“技术骨干留不住,将来打起来怎么办。”

  徐天奇小声说:“林舰长,那天……,对不起了。”

  林海涛回了句,“小事一桩。”

  林海涛走了。

  医院急诊病房。李茹把一摞纸收拾起来,装进皮包。吴健伟满意地说:“数据我都看了,还是有文章可做的。你现在去接孟欣,然后去宾馆接奥特莱来医院,告诉他,我要带病见他,你要强调说,我带病会见他,心脏病,很严重的心脏病,旁敲侧击提醒他,跟我说话客气点,别气着我。”

  李茹抿嘴笑,说:“是。”

  吴健伟一皱眉头,说:“我的高参呀,你别笑哇,搞的像我装病似的。”

  李茹装做严肃起来,吴健伟说:“我一卡壳,就是在想对付奥特莱的招法,你要表现出很着急的样子,喊大夫,叫护士,干扰奥特莱的思路。”

  李茹使劲点点头,吴健伟说:“看我眼色行事。”

  李茹说:“是。”

  林海涛面无表情地拎包进来,一眼看见李茹,脸上有了点笑模样,说:“李茹来了?”

  李茹站起来,说:“姐夫,您请坐。”

  林海涛说:“啊,我没事过来看看,你坐吧。”林海涛把装连衣裙的塑料袋放床头。

  吴健伟白了一眼林海涛,说:“给我送饭的。”

  林海涛瞪吴健伟一眼。

  李茹见势不妙,连忙站起来,说:“吴总,姐夫,你们聊,我就回去了。”

  林海涛微微一笑,说:“小李慢走。”李茹走了。

  林海涛开窗通风,说:“屋里臭哄哄的。”

  吴健伟反驳说:“会不会说个好听的。”

  林海涛说:“好了就出院。”

  吴健伟说:“没好,头重脚轻,晕头晕脑,不舒服,给我摆上。”

  吴健伟上床坐好,林海涛把饭菜摆上,吴健伟津津有味地吃起来。

  吴健伟拉长声问,“你做的?还是孟欣做的?”

  林海涛眼珠一转,林海涛说:“孟欣做的。”

  吴健伟不相信林海涛的话,吴健伟说:“真是孟欣做的?”

  林海涛说:“别挑肥拣瘦了,吃你的吧。”

  吴健伟吃了几口凉拌小菜,吴健伟说:“林海涛,你骗不了我,就是你做的。”

  林海涛说:“吴健伟,你不想想,我能给你下厨房?”

  吴健伟摇头晃脑地说:“别嘴硬,你不下厨房谁下厨房,我还不知道你在家算老几。”

  林海涛说:“再告诉你一遍,我可没时间伺候你。”

  吴健伟牛逼地一仰脖,说:“有孟欣的话,你敢不伺候我?”

  林海涛说:“我看你没病。”

  吴健伟拿筷子指林海涛,说:“没病也赖上你,孟欣做菜很少放盐,这小菜就是你做的,咸。”

  林海涛叫吴健伟气笑了,说:“真该多放点盐,齁死你。”

  吴健伟也笑了,说:“坏心眼子林海涛,海涛,尽管你厨艺一般,服务也一般,但是,我还是很满意的,团级军官伺候我,我也相当于军师级官衔了,好,舒服。”

  林海涛说:“别臭美,军级师级就你这副德性,站没站像,坐没坐像,喝两口酒还喝吐血了,有没有点出息。”

  吴健伟说:“我的胃本来好好的,吐血是你害的,你敢说不是?”

  林海涛拿出茶叶包,说:“健伟,我给你拿茶叶了,你品品。”

  吴健伟不屑一顾的看了一眼牛皮纸袋子,说:“这是什么包装?”

  林海涛说:“别看包装。”

  吴健伟冒了句,“水泥袋子装的,有创意。”

  林海涛没理会吴健伟的挑衅,说:“吃完饭品一品,好茶叶。”

  吴健伟眼皮都没抬,说:“不用品,一看就知道好坏,好的你也买不起,你知道我喝的茶多少钱一斤?一罐500克,这个数,说出来吓死你。”

  林海涛会心地一笑,说:“那就别说,我害怕。”

  吴健伟也笑了,说:“你拿树叶子来看我,也是一番心意,我领了,海涛,来而不往非礼也,看看我这个蓝宝石大戒子。”

  林海涛看了一眼,说:“挺好,挺漂亮。”

  吴健伟说:“十万块。”

  林海涛说:“我一年的工资,你小子有钱了。”

  吴健伟仔仔细细欣赏着自己的大戒指,说:“海蓝色的,你最喜欢的颜色,就像浩瀚的太平洋。”吴健伟把戒指对着阳光处,晃了晃,说:“瓦蓝瓦蓝的,海涛,喜欢吗?喜欢就送给你。”

  林海涛说:“军人没有带这个东西的,你留着自己戴吧!”

  吴健伟用质问的口气说:“跟我客气?”吴健伟是真心的,他愿意和林海涛分享自己心爱的东西,在吴健伟的内心深处,林海涛是他的老大、兄长。

  林海涛说:“不需要。”

  吴健伟说:“海涛,你觉得,我现在干的怎么样?”

  林海涛说:“上亿的资产,大企业家,扑腾的不赖。”

  吴健伟很满意林海涛的评价,说:“海涛,我钱多的花不完,你想买啥,说,钱有都是,别不好意思开口。”这句话是吴健伟壮着胆子说的。

  林海涛面有愠色地说:“我吃穿用部队都配发,没啥花钱的地方。”

  吴健伟见林海涛没发火,又摘下自己的手表,说:“我这个人呀,受不了别人对我好,戒指不要,送你一块表,刚买的,表对于男人很重要,伯爵机械表,镶砖石的。”

  林海涛说:“不要,我戴军表,国产石英的,比你的机械表准时。”

  吴健伟说:“我看看。”林海涛把手表从手腕上摘下来,递给吴健伟,吴健伟拿起林海涛的军表,看了一眼。

  吴健伟说:“几百块钱的破玩应,你也好意思戴,团级了,该上上档次了。”吴健伟把林海涛的表扔桌子上。

  林海涛不高兴了,林海涛说:“吴健伟,你过份了。”

  吴健伟说:“林海涛,不要就算了,国产的是什么意思,就你爱国?”

  林海涛顿时火冒三丈,林海涛拿起吴健伟的伯爵,扔给吴健伟,吴健伟没接住,手表掉地上,玻璃面摔坏了。

继续阅读:第十一章 提升的事黄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洒满阳光的海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