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提升的事黄了
刘海军2019-04-05 23:345,934

  吴健伟急忙下床,捡起地上的伯爵表,表蒙子玻璃摔裂了, 吴健伟很是心疼呀。

  吴健伟说:“林海涛,这表很贵的,你懂不懂?”

  林海涛说:“贵有什么了不起,我的表是国家给军队定做的,舰长专用,这是荣誉的象征,你有钱买不到。”

  吴健伟说:“不要就算了,你怎么能摔我的表?”

  林海涛说:“你先摔了我的表。”

  吴健伟说:“你的没坏,我的坏了。”

  林海涛说:“那是我的表结实。”

  吴健伟气愤地骂道:“臭不讲理,欺负人。”吴健伟把手表戴上。

  林海涛用瞧不起的眼神看吴健伟,说:“吴健伟,别在我面前臭显摆,你可以和别人吆五喝六,在我林海涛面前装老大,你得撒泼尿照照自己够不够格;吴健伟,我告诉你,你只能算是个暴发户,跟钱叫爹的暴发户。”

  吴健伟也火了,说:“你跟钱叫爹,爹都不理你,小样,你能住上一百三十平房子,二百多万,你得感谢孟欣,指望你,猴年马月吧!”

  林海涛毫不示弱,说:“你以为你有钱了,你就可以饼子变成龙了?你记住,你再怎么闹腾,你就是个饼子,还是我林海涛的手下败将。”

  吴健伟说:“别吹牛逼了,干二十多年了,才混个中校团副,啥时候干上大校,你再来教训我。”

  林海涛被吴健伟驳得哑口无言,林海涛拿起装衣服口的袋塑料袋就走。

  吴健伟自言自语说:“我不看孟欣面子,你算老几!”

  医院急诊走廊。金悦在前面走,林海涛跟在后面追,林海涛说:“金大夫,金大夫,你等等,买到了。”

  金悦回头看了一眼,边走边说:“是你。”

  林海涛小声说:“连衣裙,你看看,行不行?”

  金悦看到连衣裙愣了,吃惊地说:“你当真了?”

  林海涛陪着笑脸说:“啊!跑了好几家商场,总算买到了,请收下。”

  金悦觉得林海涛有点好笑,说:“何必当真,不用你陪。”金悦转身走了。

  林海涛追了几步,说:“损坏东西要陪,这是纪律。”

  金悦回头看了一眼,摇摇头,“纪律?”金悦说:“我说了,不用陪。”金悦走了。

  林海涛一个人被凉在医院走廊,林海涛看见郭巧巧护士晃晃悠悠走过来。

  林海涛拿出衣服,说:“护士,连衣裙买来了。”

  郭巧巧接过连衣裙,挑剔地看起来,说:“哎哟!正牌呀!”

  林海涛说:“是,商场买的,没有白色的,买了一件水粉色的,我觉得这个款式,水粉比白色的好看,你说那?”

  郭巧巧点头表示同意,说:“你挺会买呀,行,挺讲信用,金大夫一会就回来。”

  林海涛说:“麻烦您了,交给她,我就不见她了。”

  郭巧巧说:“可以,把衣服交给我吧!”

  林海涛用恳求的眼神望着郭巧巧,说:“把视频删了吧。”

  郭巧巧愉快答应,说:“马上删,手机在护士站,我这就去。”郭巧巧拿衣服走了,边走边在自己身上比量连衣裙大小。

  医院急诊病房。吴健伟光脚站在地上,拿手机说话,吴健伟说:“什么什么,他走了?”

  手机里传来孟欣的声音,“人已经到机场了。”

  吴健伟一着急,病号服裤子掉下来,吴健伟连忙抓住裤子,说:“走了?较量一个回合就走了?”

  手机里,孟欣说:“健伟,你轻视了奥特莱的来访。”

  吴健伟沮丧地说:“说啥都晚了,挂了。吴健伟挂断电话。

  吴健伟嘟囔一句,“走了,他怎么能走呢!”吴健伟傻了,一屁股坐床上,唉声叹气起来。

  医院急诊病房。林海涛走进病房,病房里没有人。

  林海涛走到窗户前,向窗外一看,看见吴健伟身穿病号服,急三火四钻进一辆出租车,出租车迅速开走了。

  林海涛给吴健伟打手机。

  吴健伟没接电话,把电话扣死了,林海涛自言自语说:“兔崽子,病好了?”

  医院急诊办公室。金悦给病人看病,郭巧巧拿衣服口袋进来。

  郭巧巧拿出连衣裙给金悦看,郭巧巧说:“金大夫,你看,酒蒙子赔的连衣裙,水粉色的,比白的还好看。”

  金悦面露愠色,责怪地说:“郭护士,你怎么能擅自把衣服留下?”

  郭巧巧理直气壮地说:“为什么不留,这种人,不能便宜他。”

  金悦仔细地看看连衣裙,说:“郭护士,这件衣服是真的,我那件是假牌子,二百多块钱买的,这件得一千多块,我不能要。”

  郭巧巧幸灾乐祸地说:“好不容易碰上一个二百五,不要白不要,你就留下吧!”

  金悦坚决拒绝,说:“我不要,你给送回去。”

  郭巧巧埋怨地说:“你看你,有便宜不占就是吃亏。”

  金悦说:“我不能不清不白的要人家的东西。”

  郭巧巧说:“你那件白色的连衣裙不能穿了,吐了一大块,洗不掉的,肯定是不能穿了。”

  金悦说:“算我倒霉,把衣服送回去。”

  郭巧巧不解地说:“你看你,傻呀!”

  金悦严肃地说:“送回去。”

  郭巧巧只好说:“也吧!”郭巧巧讪讪地拿衣服走了。

  渔业公司孟欣办公室。孟欣在打电话,吴健伟身穿病号服匆匆忙忙进来,孟欣放下手里的电话听筒。

  孟欣说:“奥特莱上飞机了,确实走了。”

  吴健伟有气无力地说:“孟欣,奥特莱走了,我心里没底了,这个……,这个……,我大意了!”

  孟欣一脸的不高兴,说:“大意?告诉你个更坏的消息,奥特莱昨天晚上见碧海渔业董事长李和祥了,谈了三个多小时。”

  吴健伟大惊失色,说话声都发颤了,“奥特莱见李和祥,奥特莱要改道?”

  孟欣说:“李和祥资本雄厚,正在扩充实力,正在寻找海外市场。”

  吴健伟带着哭腔说:“孟欣,奥特莱要是李和祥合作,我们公司就了戏。”

  孟欣说:“谁说不是。”

  吴健伟后悔了,说:“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我失误了。”

  孟欣说:“奥特莱说了,他走了,你的病就好了。”

  吴健伟一惊,说:“你看看,叫他猜出来了;怨我,弄巧成拙,偷鸡不成蚀把米。”

  孟欣没明白吴健伟说话的意思,说:“弄巧成拙是什么意思?”

  吴健伟说:“孟欣,我故意躲在医院,就是想避而不见奥特莱,叫奥特莱猜出来了,这个老奸巨猾的家伙,你说,他有多厉害。”

  孟欣大吃一惊,说:“健伟,你没病?”

  吴健伟说:“就是有点喝多了,没问题的;我想呀!我在医院趟几天,凉一凉奥特莱……,谁曾想……”

  孟欣觉得奇怪,“吐血是怎么回事?”

  吴健伟嘿嘿一笑,说:“海涛一下端起一大杯白酒要干,我一看,得,死定了,喝完了,我就势就趴下了,什么不知道了。”

  孟欣追问,“血是哪里出的?”

  吴健伟犹豫起来,“这个吗!”

  孟欣说:“你快说呀!”

  吴健伟一脸严肃地说:“孟欣,你可别说出去,你得保密。”

  孟欣满口答应,“我给你保密。”

  吴健伟又追了一句,说:“不能叫林海涛知道,你得发誓。”

  孟欣急了,“你道是说呀!”

  吴健伟捂嘴笑起来,说:“我把生日蛋糕上的大红花吃了。”

  孟欣狠狠瞪了吴健伟一眼,说:“真有你的,你把花吃了,没把我们两口子吓死,你做的不对。”

  吴健伟不服气地说:“孟欣,你知道,林海涛耍起横来,掐脖子往里灌,你说,我不装吐血怎么办?”

  孟欣赶急示意吴健伟闭嘴,说:“我的天呀!千万别叫林海涛知道了,林海涛要是知道了,能跟你翻脸。”

  吴健伟嘿嘿笑出了声,说:“这两天把林海涛治的挺爽,总算叫我出了口恶气,啊!哈哈哈。”

  吴健伟的哈哈声还没停,门咣当一声开了,林海涛一个箭步冲进来,一把抓住吴健伟。林海涛愤怒了,“吴健伟,你敢耍弄我。”

  吴健伟见林海涛火人了,赶紧解释说:“海涛,开个玩笑,你别当真。”

  林海涛抓住吴健伟的病号服领走,说:“吴健伟,吴健伟,你长能耐了是不是,装吐血,你给我装呀!”林海涛双手掐吴健伟的脖子不放。

  孟欣上来掰林海涛的手,说:“林海涛,放手。”

  吴健伟被掐的满脸通红,吴健伟从嗓子眼挤出一句话,“你往死的灌我,还不让我想点办法自救。”

  吴健伟上不来气,孟欣拉林海涛,林海涛手掐吴健伟,眼珠子瞪溜圆。

  孟欣上去咬林海涛的手,林海涛大叫一声,林海涛松手。

  吴健伟一屁股坐沙发上。吴健伟说:“再掐就过去了,林海涛,你想掐死我呀?”

  林海涛看手上孟欣咬的牙印,孟欣喊道:“林海涛,你过分了。”

  林海涛反唇相讥,说:“我过分,还是你过分,吴健伟撒谎骗人,他过不过分?”

  吴健伟沙哑着嗓子说:“林海涛,前天,我想给孟欣过生日呀!”

  林海涛一愣。“过生日?”

  吴健伟上气不接下气地说:“你给孟欣买蛋糕了?还是给孟欣买鲜花了?老婆生日都忘了,你还在这咋呼啥。”

  孟欣阻止道:“别说了。”

  吴健伟说:“林海涛,风帆远洋渔业公司有今天,都是孟欣的功劳,我要报答孟欣,谁对我有恩,我都记得,包括李茹为我跑前跑后,我都记得,我这个人知恩图报,不像有些人想的那么龌蹉、下流。”

  林海涛无地自容,林海涛扭头就走了。

  吴健伟说:“臭脾气一点没改,蘸火就着,举手就打,这给我掐的。”

  孟欣气恼地说:“健伟,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装病就老老实实装到底,你说出来干什么?”

  吴健伟抱怨说:“你不是刨根问底吗!你不问,我能说吗!”

  孟欣说:“谁能想到林海涛能跟来呀。”

  吴健伟自嘲地一笑,说:“林海涛就是我的克星,他到场,我倒霉,回回是这样,可他妈准了。”

  孟欣开始埋怨吴健伟,说:“奥特莱不见,过的什么生日,多此一举。”

  吴健伟说:“我不是想感谢你吗!公司里里外外,都是你在运作,你老公不在家,你要过生日,我怎么能无动于衷呢?”

  孟欣没说话,吴健伟是个有情有义的人,每年过生日都是他张罗。

  吴健伟说:“林海涛上学的时候把我牙都打掉了,我都没怨他!我装两天病,他至于发火吗?”

  孟欣解释说:“你真有病,林海涛伺候你一个月一年都没问题,关键是你装病呀!”

  吴健伟也觉得自己作大了,说:“是呀!这不演砸了吗,糊弄奥特莱没糊弄成,把林海涛糊弄火了,行了,改天我请他,给他消消气,你回家告诉他,明天请他。”

  孟欣说:“我不告诉。”

  吴健伟说:“哎,我给他打电话。”

  吴健伟打林海涛手机,吴健伟说:“不接电话,驴脾气,一点没改,哎,不说林海涛了,奥特莱走了,你说怎么办?”

  孟欣眼皮一抹搭,说:“装病的招你都能想出来,还用我想办法?”孟欣气哼哼的走了。

  吴健伟自言自语说:“蛋糕白买了;哎!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两口子,一个德性,不讲理。”

  李茹扑哧一笑,吴健伟吓一跳,开门一看是李茹,吴健伟说:“傻站外面看热闹,也不知道进来给我帮忙。”

  李茹不高兴了,李茹说:“装病就不对。”李茹气哼哼地走了。

  吴健伟说:“小白眼狼。”

  医院急诊病房。郭巧巧拿衣服口袋来到吴健伟住院的病房,病房里面没人,郭巧巧拿衣服口袋出来。

  军港大门口。林海涛下出租车,林海涛回到部队大门口,刚想进军港大门,看见孙副舰长从里面出来。

  孙副舰长说:“林舰长,你不休假了?”

  林海涛说:“在家呆的没意思,舰上怎么样?”

  孙副舰长说:“全舰官兵都在检查装备,准备参加我支队组织的攻潜训练。”

  林海涛问:“攻潜训练方案变没变?”

  孙副舰长说:“和去年的差不多,手榴弹攻潜。”

  林海涛气愤地说:“照本宣科,因循守旧,司令部养了一群酒囊饭袋,我找支队长去,把混日子的业务长参谋都赶出司令部。”

  林海涛大步流星往大门岗走。

  孙副舰长说:“舰长,我刚刚听说一件事。”

  林海涛说:“我知道了,我推荐你当舰长,你好好干。”

  孙副舰长迟疑了一下,说:“你……你……,你还不知道?”

  林海涛问:”怎么了?”

  孙副舰长说:“有……变化呀!”

  林海涛说:“别跟噎着了似的,有话就说。”

  孙副舰长说:“林舰长,提你当司令部副参谋长的事黄了。”

  林海涛一愣,说:“黄了?昨天晚上不是开党委会了吗?”

  孙副舰长说:“会是开了,党委决议连夜上报舰队党委,今天早上舰队又来消息了,没批。”

  林海涛问:“这怎么可能呢?”

  孙副舰长说:“挑战演戏规则,把舰队机关、兄弟部队得罪了;打沉功勋舰,把全支队的官兵得罪了,事情比我们相想象的严重呀!”

  林海涛泄气地冒了句,“不顺,喝凉水都塞牙。”

  孙副舰长说:“你别太拿当回事,凭你的能力还有机会。”

  林海涛愤愤地说:“不批正好,我不用低头了,我还是我,视军人荣誉为生命的林海涛。”

  孙副舰长继续说:“舰队机关逼两个头给你处分。”

  林海涛回了句,“随便。”林海涛扭头就走。

  孙副舰长问:“林舰长,你上哪去?”

  林海涛头都没回,说:“继续休假。”

  林海涛大步流星地走了。

  韩政委办公室。杨支队长问:“韩政委,我们报的人为什么不批?”

  韩政委无奈地说:“舰队政治部干部处说还有比林海涛更合适的人。”

  杨支队长恼怒地说:“合适,更合适,做文字游戏,干部部门怎么能这么干?”

  韩政委长叹一口气,说:“是呀!我没想到,一点都没想到。”

  杨支队长火了,说:“咬文嚼字,迂腐的机关老爷作风,你给他们打电话,我们驱逐舰支队党委认为,林海涛更更适合当支队司令部副参谋长,就这么说。”

  韩政委笑了,说:“舰队党委会都研究完了,不能改了。”

  杨支队长一反常态地说:“你不打,我打,我不骂他个狗血喷头我就不叫杨志坚。”杨支队长拿起电话听筒。

  韩政委急忙按下电话叉键,韩政委说:“老杨,多大岁数了,火爆脾气还没改。”

  杨支队长扔下电话听筒,说:“叫他们逼的。”

  韩政委笑了,说:“你呀!你自己说,林海涛驴劲像不像你?”

  杨支队长说:“我打小就这性格,脾气暴,眼里揉不得沙子。”

  韩政委一摆手说:“你算了吧!还有舰队王司令,你的老舰长,功勋舰第四任舰长,脾气火爆说一不二,就他的霸道劲,你们俩,你是第七任,还有林海涛,林海涛是第十一任舰长,你们仨,你自己说,像不像?

  杨支队长不服气地说:“脾气暴怎么了!我们讲理。”

  韩政委说:“老杨,我今天上午在舰队大楼门口,看见王司令了,噘个嘴,瞪个眼。”

  杨支队长说:“他不是在北京开会吗?”

  韩政委说:“今天早晨就回来了,下车就进办公楼,没理我们这些编队的头,和谁都没说话。”

  杨支队长说:“老韩,能不能是功勋舰的事?”

  韩政委说:“差不多呀!”

  杨支队长说:“我去找他,林海涛调正团副参谋长的事还要争取。”

  韩政委说:“别找了,舰队组织处长跟我说,要林海涛的处理结果。”

  杨支队长一听就火冒三丈,说:“要处理就处理我。”

  韩政委用商量的口气说:“老杨,不行就给个最轻的警告处分?”

  杨支队长点头说:“行,叫他们给我警告处分。”

  韩政委眉头一皱,说:“你看你……,又来劲了。”

继续阅读:第十二章 去舰队机关演讲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洒满阳光的海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