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急诊室救美女大夫
刘海军2019-04-10 16:155,215

  金悦小声对林海涛说:“我的意思是你说话小心点,不该说的别说……”

  话音未落,警察冲了进来。

  金悦把林海涛拉到身后。

  秦警官打开执法记录仪,秦警官说:“都靠墙站好, 你,起来。”秦警官指黄大鹏。

  黄大鹏躺地上不动装死。

  秦警官说:“又是你,黄大鹏,起来。”

  黄大鹏假装很痛苦的样子,说:“警……察,我……报……警,他……把……我打……坏了。”

  林海涛跨一步上前,说:“恶人先告状,揍你揍轻了。”

  秦警官连忙接上林海涛地话茬,问:“他是你打的?”并把执法记录仪对准林海涛。

  林海涛说:“我打的。”金悦站在林海涛后面,用手指捅林海涛后背,意思是别承认。

  林海涛说:“就是我打的,怕什么?”黄大鹏得意洋洋地慢慢站起来,说:“承认打人就好办了。”

  金悦见势不妙,迅速把林海涛拉身后,金悦抢先说:“警察同志,是我们报的警,黄毛无缘无故辱骂大夫护士,扰乱医院的医疗秩序,地上的医疗器械都是他扔的,看,还把我衣服撕了,你们警察得处理他。”

  秦警官看看金悦的破衣服,秦警官问:“黄大鹏,衣服是撕你的?”

  黄大鹏马上摇头否认,说:“我没撕。”

  林海涛说:“是他撕的,我看见了,他伸手把衣服袖子拽下来了。”

  秦警官眯缝着眼,看着眼前这三个人,说:“情况还挺复杂,你们三个都去派出所接受调查。”

  金悦感觉到林海涛要有麻烦,说:“他见义勇为,我去派出所作证,警官,等我换衣服,你们等我一会。”

  秦警官说:“你自己去派出所,把撕坏的衣服拿来。”

  金悦说:“我马上就到。”

  秦警官说:“你们俩个跟我去派出所。”

  林海涛黄大鹏往外走。

  金悦小声对林海涛说,说:“你听好了,警察认识黄毛,他肯定是街头老混子,你别说打人,弄不好变成互殴,你也跑不掉,一样受处罚。”

  林海涛不以为然地说:“我打的,我承担责任。”

  金悦把林海涛拽一边,金悦死劲掐了林海涛胳膊一下,金悦:“别承认,你听我的。”

  林海涛说:“好。”

  金悦又补充一句,“我一会就去派出所作证,等我去了,你再说话。”

  林海涛嘟囔一句知道了。

  金悦还是不放心,说:“答应我。”

  林海涛只好说:“我答应你。”

  驱逐舰支队韩政委办公室。杨支队长韩政委看电脑,电脑屏幕里播放的是林海涛在舰队礼堂演讲的视频。

  韩政委感慨地说:“我以为林海涛去舰队鸣冤叫屈去了,误解了,误解了。”

  杨支队长说:“老韩,林海涛说的没错哇!训练必须改革,而且到了必须改的关头呀!”

  韩政委点头说:“勇气,勇气可嘉呀!”

  杨支队长看表,说:“还有五分钟,等看完视频,我给司令员打电话。”

  韩政委坚定地说:“我是政委,还是我打电话吧。”

  高尔夫球场。吴健伟低头站着,牛成利把球杆扛肩膀上,埋怨吴健伟。

  吴健伟说:“牛总,怨我。”

  牛成利说:“健伟,范区长本来就将信将疑,我急急忙忙拍了个电影,他才相信建影视基地的事,你呀!你和当兵的说这些干什么?”

  吴健伟遗憾地说:“谁能想到呀!”

  牛成利说:“当兵的脑袋一根筋,这还用想。”

  吴健伟手机铃声响,吴健伟接电话,吓得大吃一惊,说:“知道了,知道了,我的天呀。”

  吴健伟收起手机,说:“坏了,国土资源局来人了,查高尔夫球场用地手续。”

  牛成利骂了句:“该,叫你傻逼瞎得瑟。”

  吴健伟慌慌张张上车。

  驱逐舰支队韩政委办公室。韩政委拿电话听筒,说:“报告司令员,我是韩学文,林海涛在舰队机关讲的话我看了,我认为,林海涛讲的没有错。”

  电话里,王司令说:“替林海涛喊冤叫屈,行,林海涛的毛病,我找到根了。”

  韩政委说:“司令员,我很惭愧,我没有林海涛的勇气。”

  电话里,王司令问:“杨志坚是怎么想的?”

  杨支队长接过电话,说:“报告司令员,林海涛说了我想说的话,我感到很欣慰,我为林海涛的执着鼓掌喝彩。”

  电话里,王司令说:“听你们俩的意思,我还得把林海涛给我上课的视频发到内网上,给舰队全体官兵看看?”

  杨支队长说:“那是最好了。”

  电话里,王司令说:“行,你们俩教育部署有一套,比我强。”

  杨支队长说:“我们俩觉得给林海涛处分不合理。”

  电话里,王司令说:“不说林海涛了。杨志坚,韩学文,海军首张指示,052D新舰装备给你们支队,你和韩政委研究一下接舰部队人选,新舰编制正团,选好舰长政委。

  杨支队长说:“太好了。”

  电话里,王司令说:“你给我听好了,新舰长要敢于创新,要作战勇敢,要生龙活虎,要护卫舰舰长出身,要参加过亚丁湾护航,要指挥航行十万海里以上,这就是选新舰长的标准。”

  杨支队长对电话机一个立正,说:“是,按首张的要求办。”

  电话里,王司令说:“我对政委的人选没有要求,你和韩政委自己选自己定。”

  杨支队长来来精神,说:“是,司令员还有什么指示?”

  电话里,王司令说:“没了,撂了。”

  杨支队长放下电话,韩政委一脸茫然,“什么意思,我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

  杨支队长说:“新舰长要作战勇敢,要有创新精神,要生龙活虎,要护卫舰舰长出身,要航行十万海里以上,要去过亚丁湾护航,一口气说了六个要,你说,谁符合条件?”

  韩政委说:“护卫舰长,航行十万海里,林海涛,就林海涛达到十万海里,直接说就是了,为什么要暗示? ”

  杨支队长说:“直接说违反组织原则。”

  韩政委恍然大悟,说:“老家伙厉害呀!拿出兴师问罪的架势,考验我们俩的态度,差点叫他吓唬住,看来,司令不是谁都能当的。”

  杨支队长微微一笑,说:“那是,准备开常委会吧!”

  风帆远洋渔业公司吴健伟办公室。范区长带几个人坐在吴健伟办公室的沙发上。

  吴健伟满头是汗,吴健伟忐忑地说:“有手续。”

  范区长说:“我知道你有手续,我要看政府的批文。”

  吴健伟说:“是,是。”

  吴健伟在抽屉里找批文,李茹也帮助翻找,

  吴健伟拿出一个纸质文件夹,递给范区长,范区长看批文,自言自语说:“体育公园。”范区长把纸质文件夹递给边上的工作人员看。

  范区长说:“吴健伟,根据长海市的文件规定,不允许体育公园改建高尔夫球场,你的高尔夫球场政府要收回。”

  吴健伟惊叫一声,“啊!”

  胜利广场派出所询问室。秦警官徐警官坐办公桌后面,林海涛坐在两个人的对面。

  秦警官说:“我是秦学智警官,他是徐兵警官,依法核实你的身份,叫什么?”

  林海涛觉得警官的提问有点好笑,说:“警官,你有没有搞错,你应该去核实黄毛的身份,是他闹医院。”

  秦警官说:“你是当事人,需要核实身份,请你配合。”

  林海涛只好说:“林海涛。”

  秦警官问:“出示你的身份证?”

  林海涛说:“没带。”

  秦警官说:“说出你的出生年月日。”

  林海涛说:“1974年4月20日。”

  秦警官问:“住址?”

  林海涛回答,“美丽苑景小区。”

  秦警官问:“门牌号码?”

  林海涛还没回答,外面传来砰砰敲门声,林海涛抬头一看,是金悦大夫。

  秦警官示意金悦在外面等候。

  秦警官问:“门牌号码?”

  林海涛说:“没记住,第二栋楼,一门洞,四楼。”

  秦警官继续问:“你打黄大鹏了?”

  林海涛想回答,敲门声又响起来,门缝露出金悦的脸。

  金悦冲林海涛做了一个闭嘴的手势。

  林海涛会心一笑,说:“没打。”金悦给林海涛做竖大拇指的手势。

  秦警官露出恼怒的神情,说:“黄大鹏脸上的淤青是哪来的?”

  林海涛说:“他自己摔的。”

  秦警官唧唧歪歪地说:“在医院急诊室斗殴现场,你自己说的,你打黄大鹏了。”

  林海涛一听斗殴两个字就火了,说:“我那是见义勇为,怎么变成斗殴了。”

  秦警官针锋相对地说:“你在医院你承认打人了,转过身就不承认了?”

  林海涛心想:金悦大夫说的话应验了,承认打人就是互殴。林海涛说:“我当时有点情绪激动,现在平静了,我没打他。”

  秦警官拿出执法记录仪,说:“执法记录仪录的清清楚楚,你自己承认打人了,拿给你看看?”

  林海涛狡辩说:“不用看,刚才说了,情绪激动瞎说的。”

  秦警官发觉林海涛不好对付,说:“说话有没有准?跟警察斗蛐蛐玩呀?你给我老实点。”

  林海涛用讽刺的语调说:“黄毛耍流忙闹医院,你叫我老实点,警官先生,你是不是糊涂了?”

  秦警官耐着性子,说:“我现在没和你说黄大鹏闹医院的事,说你打人的事,说实话,到底打没打?”

  林海涛没说话。

  秦警官用话刺激林海涛,说:“爷们一点,别扭扭捏捏的,男子汉打个架不是啥丢人的事,打就是打了。”

  林海涛眼皮一达拉,说:“没打。”

  秦警官用讥讽的口气说:“我看你也不敢打,顺嘴吹吹牛呗!是不是?”

  金悦在门缝摆双手(意思是否认),林海涛瞪金悦一眼。

  秦警官继续讥讽林海涛,说:“年轻人爱吹牛,可以理解,你年龄不小了,以后别吹牛了。”

  林海涛火了,林海涛说:“我就打了怎么的?我为民除害,我除暴安良,你们能把我怎么着?”

  秦警官得意地一笑,说:“你说的话要签字按手印的。”

  林海涛提高了嗓门说:“签就签,按就按。”

  秦警官说:“好,是条汉子,你是怎么打的?用什么东西打的?打了几下?”

  林海涛说:“我踹他三脚,怎么的。”

  秦警官把笔录写好,说:“承认就好,签字按手印。”

  林海涛刚想按手印,金悦跑进询问室,金悦(穿林海涛买的水粉色连衣裙)说:“干什么,刑讯逼供呀!你们太不像话了。”

  林海涛看金悦穿的水粉色连衣裙,林海涛露出遗憾的表情。

  秦警官指金悦说:“你出去。”

  金悦毫不妥协地说:“我是当事人,我要作证,出去怎么作证。”

  秦警官说:“一会叫你作证,你先出去。”秦警官把金悦推出去。

  秦警官说:“林海涛,签字按手印。”

  金悦开门抢先说:“不签,林海涛没打人。”

  秦警官火了,说:“你怎么又进来了?出去。”

  金悦耍起赖来,说:“刑讯逼供就不行。”

  秦警官逼林海涛签字,说:“林海涛,签字。”

  金悦跑到林海涛眼前,用脚踩林海涛的脚,林海涛又说:“我……没打。”

  秦警官把笔一摔,说:“等监控视频拿来,再收拾你。”

  金悦大吵大闹,说:“凭什么收拾林海涛,林海涛有什么错?”

  秦警官说:“殴打他人,违反治安管理处罚法。”

  金悦说:“黄毛领一帮流忙闹医院,你们不处理流忙,凭什么要收拾好人,你们是哪家的警察,我要到督察那告你们,我这就打电话叫督察,不,给你们上级打电话。”金悦拿出手机。

  秦警官吓一跳,唯唯诺诺地说:“我按程序办案,我又没有错,为什么要找督察?”

  金悦说:“你等着,等督察来了,你问督察为什么去吧!”金悦假装打电话。

  金悦说:“督察,派出所警察贪赃枉法,你们管不管,对,对,胜利广场派出所,对,太黑了,没有王法了,具体点,你听着,派出所包庇坏人,性质极其严重,我,我是市人民医院急诊大夫,我叫金悦,对,事实清楚,坏人把医院砸了,医院都乱套了,人民群众怨声载道,派出所袒护坏人,你们快来调查吧!”

  王所长和黄大鹏一同进讯问室,王所长问:“唧唧喳喳的,吵吵什么?”

  金悦理直气壮地说:“给警务督察打电话,反应你们派出所不作为乱作为。”

  王所长一愣,说:“有这么严重,秦警官,怎么回事?”

  秦警官说:“王所长,黄大鹏脸上有淤青,林海涛不承认打人。”

  金悦说:“林海涛保护了医护人员,林海涛是好人,黄毛的伤是自己摔的。”

  黄大鹏指金悦,说:“你作伪证,所长,你们俩是一伙的。”

  金悦指黄大鹏,说:“你也不是一个人,有一帮人,你们聚众寻衅滋事。”

  王所长严厉地问:“黄大鹏,还有谁?”

  黄大鹏嘟嘟囔囔,说:“没有,我自己,就我一个人。”

  金悦说:“还有好几个小流忙,有一个叫麻杆的,你们属于团伙作案,罪加一等;王所长,我要求公安机关主持公道,给医院急诊室一个说法,给大夫护士一个说法。”

  王所长指金悦,说:“你是当事人?”

  金悦把衣服摔桌子上,说:“你看,黄毛把我衣服袖子都拽下来了,你们说,这是什么性质的犯罪,流忙罪?还是侮辱罪?

  王所长问:“黄大鹏为什么要去医院闹事?”

  金悦火:“黄毛把医疗器械摔一地,病人都吓跑了,护士也吓跑了,现在还没找到,医院停诊了,这算什么罪?”

  王所长问:“有监控视频吗?”

  金悦说:“有,监控拍的清清楚楚。”

  王所长说:“秦警官,先作黄大鹏的询问笔录。”

  秦警官说:“是。”

  秦警官把黄大鹏按凳子上坐下,说:“你,给我坐下;麻杆在哪?”

  黄大鹏小声说:“跑了。”

  黄大鹏像泄气的皮球,乖乖地坐下。

  金悦趁机拉林海涛走出讯问室。

继续阅读:第十七章 派出所里伸张正义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洒满阳光的海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