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小旅馆里的重病号
刘海军2019-05-20 14:435,396

  小旅馆。林海涛早上没起床,不时的剧烈咳嗽,身体发烧,脸烧的通红。他这是昨天晚上在星海广场受凉感冒了。

  孟欣家。孟欣和林博文准备往外走。

  孟欣说:“博文,找时间给你爸打个电话,给他点钱。”

  林博文态度坚决地说:“不打,不给。”关键时刻,林博文还是和妈站在一起。

  孟欣劝解道:“离婚是我和你爸的事,不用你选边站队,到什么时候他都是你爸。”

  林博文余怒未消,说:“我不认他,林海涛突然变了一个人,太野蛮了,太无理了。”

  孟欣说:“认不认都是你爸,改不了了。”

  林博文说:“林海涛太叫我失望了,敢在外面找小三,无耻。”

  林博文的激烈反应,叫孟欣始料未及,孟欣无奈地说:“博文,我也不想走这一步,没办法,逼到眼前了。”

  林博文说:“离,我支持你。”林博文的话吓孟欣一跳,她没想到儿子的内心这么强大,竟然支持自己离婚。

  孟欣问:“博文,我和你爸离婚,能不能影响你的学习?”孟欣最担心林博文的学业受影响。

  林博文坦诚地说:“嘿!影响我学习是小事,我担心你呀!你都四十多岁了,你以后怎么办?一个人?还是再找一个?往后不敢想。”

  孟欣说:“我不能再找了,我和你爸结婚十多年了,聚少离多,这个家有没有他都一样,我们娘俩相依为命挺好的;再说了,再找一个混蛋怎么办?再离?”

  林博文哭了,眼含热泪说:“妈,你太不容易了,这么些年,为了养育我,叫你受委屈了。”

  孟欣也激动起来,说:“妈有你,这辈子就知足了,走吧!班得上,学得上,咱娘俩不能趴下。”

  林博文坚强地说:“走。”

  林博文搀扶孟欣开门下楼。

  金悦家楼下。上班的时间到了,金悦坐在红色车里等郭巧巧,郭巧巧晃晃悠悠从楼里出来,金悦按喇叭催促,郭巧巧依旧不紧不慢上车。

  金悦没好气地说:“又晚了,你能不能快走几步。”

  郭巧巧小手一指前方,“开车。”

  金悦回了句,“德性。”郭巧巧开始化妆。

  郭巧巧边往脸上涂润肤霜边说:“天一亮就给本小姐气受,狠心的黄脸婆。”

  金悦说:“个死(shi)样,系上安全带。”郭巧巧胡乱把安全带系上。

  金悦开车走了。

  红色轿车行驶在街头。金悦开车,一言不发。

  郭巧巧抹口红,说:“黄脸婆,跟你说正经的,赶紧吃药。”

  金悦一个急刹车,郭巧巧把口红划在脸上。

  郭巧巧气愤地说:“你抽风呀!”

  金悦火了,说:“你抽风,下去。”

  郭巧巧见金悦真火了,连忙说:“好了,我说错了,我给你道歉。”

  金悦继续开车,郭巧巧不知深浅地说:“反正我话是说了,谁吃亏谁自己知道,这年头,看明白别说明白,谁都不愿意听真的,算我多嘴。”

  金悦怒怼郭巧巧,“知道多嘴就闭上。”

  郭巧巧吓一跳,心想:金悦今天早晨一反常态,难道是怀孕的反应?

  初中中学大门口。孟欣的宝马车停下。

  林博文从宝马轿车上下来,背书包想走,停顿了一下,又转回身说:“妈,有我那,我是你的保护神。”

  孟欣连忙点头说:“我能挺住,你也得加油学习啊!”

  林博文说:“加油。”

  林博文从车窗伸进头,拉过孟欣的脖子,照孟欣脑门就亲上一口。

  林博文跑远了。

  孟欣摸着自己的额头,瞬间泪眼蒙眬,自言自语说:“儿子,我的一切。”

  小旅馆。林海涛躺床上咳嗽,手里拿着银行卡。

  医院急诊室就金悦一个人,金悦拿着手机发呆,郭巧巧晃晃悠悠走过来,关切地问:“金姐,现在吃药还来得及。”

  金悦面无表情地问:“你有药吗?”

  郭巧巧一听金悦的话,瞬间来了精神,急切地说:“你看看,承认了不是,我早就给你准备好了,你说说,还有谁像我这样关心你,你在外面风流快活,我还得伺候你吃药。”郭巧巧从衣服口袋里拿出一个小纸包,里面有一片药。

  郭巧巧拿药片就往金悦嘴里按。

  金悦把药片吐出去,“啊呸,啊呸,恶心死我了。”

  金悦抓住郭巧巧的手指,郭巧巧哎呀哎呀叫唤起来。

  金悦说:“叫你恶心我,掘断你的手指。”

  郭巧巧痛的眼泪出来了,“狠心黄脸婆,真下死手哇!”

  金悦说:“快滚。”郭巧巧龇牙咧嘴地走了。

  金悦拿手机给林海涛挂电话。

  手机铃声响了一会,手机里传来林海涛的声音。

  电话里,林海涛说:“是我。”

  金悦知道林海涛住在小旅馆,故意试探林海涛,问道:“你回部队了?”

  电话里,林海涛说:“嗯!钱过几天还你。”电话里传来林海涛剧烈的咳嗽声。

  金悦问:“你是不是病了?”金悦担心的事发生了。

  电话里,林海涛说:“没事。”林海涛又开始剧烈咳嗽。

  金悦关切地问:“发烧吗?”

  电话里,林海涛说:“有点。”

  金悦说:“你昨天晚上着凉了,赶快吃药。”

  电话里,林海涛嗯了一声,接着就挂断电话。

  金悦拿着手机愣住了。

  小旅馆。屋子里昏暗,桌子上放一个吃完的方便面盒,还是昨天晚上吃过的。

  林海涛发高烧,浑身颤抖。

  远洋渔业公司孟欣办公室。孟欣走进办公室,刚把包放下,李茹就悄悄跟了进来。

  孟欣示意李茹坐下,李茹没坐,反而走进孟欣小声说:“孟姐,跟你说个事。”

  孟欣想:难道我和林海涛的事,叫公司的人知道了?孟欣有点紧张,说:“你说。”

  李茹说:“吴总昨天晚上和影视公司的人在一起,还有演员。”

  孟欣悬着的心落下来,说:“知道了。”

  李茹接着说:“他们谈论的话题是拍电视剧。”

  孟欣心不在焉地说:“拍电视剧呀!”

  李茹又跟了一句,“吴总要拍电视剧。”

  孟欣吃惊不小,讥讽地说:“打渔的拍电视剧,痴人说梦;猪鼻子插大葱,这是要装象呀!纯粹是胡闹。”

  李茹见孟欣没拿她的话当回事,又说:“剧本都有了。”

  孟欣说:“别听他瞎嚷嚷,怕电视剧那么容易。”

  李茹说:“吴总要干的事,你能拦住?”

  孟欣不假思索地说:“不用拦,他爱干什么干什么,想用钱,休想。”

  李茹说:“这一次……”李茹欲言又止。

  孟欣明白了,问道:“有上次你看见的那个女演员?”

  李茹嗯了一声,把小嘴一抿,醋劲上来了,她想让孟欣给她出气。

  孟欣不愿意看李茹这张受气包的脸,既可气,又可怜。换做孟欣,早就推门而入,冲锋枪加刺刀,连讽刺带打击,几句就怼死女演员。

  孟欣说:“我知道了,你去吧!”李茹夹着肩膀走了。

  孟欣看李茹的背影自言自语说:“你呀!我给你做的努力算白费了,改道,进财务部学出纳。”

  医院急诊室。金悦一个上午都神不守舍。

  郭巧巧晃晃悠悠走过来,说:“金大夫,还想那?”

  金悦嘟囔一句,“他病了。”

  郭巧巧笑了,问道:“也得相思病了?”

  金悦小声说:“林海涛咳嗽,剧烈咳嗽。”

  郭巧巧一听林海涛咳嗽,立马来来精神头,说:“你看看,实话实说了,昨天晚上凉着了,干了就干了,用不着躲躲闪闪的,都什么年代了,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金悦站起来说:“不行,我得去看看。”

  远洋渔业公司孟欣办公室。孟欣坐在办公桌前,盘算着怎么叫李茹进财务部的事。

  吴健伟晃晃悠悠进来了,问道:“博文考的怎么样?”

  孟欣咬牙根说:“挺好。”

  吴健伟坐沙发上,说:“海涛昨天晚上给我挂电话了,我没接,海涛有事吗?”

  孟欣拉长了声说:“为什么不接电话呀!”

  吴健伟毫无防备地说:“人太多,一个个吆五喝六的,没法接电话,后来,我给他打回去,他又不接了,可能是生气了,海涛有事呀。”

  孟欣心想:昨天晚上你得瑟的不轻呀,真把自己当文娱圈的人了。孟欣说:“健伟,最近公司资金周转有点紧张,来公司要钱的也多,你有时候不在公司,出纳就把现金付了,钱就转账了,这样下去不行。”

  吴健伟点头说:“今年把钱都压新渔船上了,是得管紧点,回头我和出纳说一下。”

  孟欣正色道:“管钱的都是你们老吴家人,犯了现代企业管理的大忌。”

  吴健伟点头表示同意,说:“你想怎么办?有什么好的举措?”

  孟欣趁热打铁地说:“把李茹调进财务部,当出纳,管住钱。”

  吴健伟摇头表示反对,说:“不行,李茹没学过财务。”

  孟欣说:“大学生,学出纳还不容易。”

  吴健伟为难地说:“你不想想,我那个表姐能干嘛!”

  孟欣眼珠一转计上心来,说:“学,跟着学,我没说换人。”

  吴健伟说:“这行,学习学习可以。”孟欣心想:第一步计划成功,接着是第二步。

  孟欣说:“还有,以后报销单据,银行转账支票,现金支票,我们俩联合盖章签字。”

  吴健伟说行。吴健伟太相信孟欣了。

  孟欣接着说:“网银转账,网银盾密码改新的,我亲自掌握。”

  吴健伟说:“行,我都同意,密码你设。”

  孟欣还觉得不牢靠,说:“你得写个东西,我说话才硬气。”

  吴健伟说:“写,这就写,叫什么?财务总管?”

  孟欣说:“副总经理兼财务总监。”

  吴健伟笑了,说:“财务总监,行,好听。”吴健伟低头写文书。

  吴健伟边写边说:“一句话,我就是相信你,我爹妈给我管钱我都不放心,你给我管,我放心。”

  小旅馆。林海涛趟床上瑟瑟发抖,金悦突然进来,看见桌子上有一桶吃光的方便面。

  地上一个背囊,场景很凄惨,金悦心疼地说:“你病了?”

  林海涛身上裹着被子,不耐烦地说:“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金悦说:“我昨天晚上跟来了,没敢打扰你,你这是……”

  林海涛说:“休假,没回部队。”

  金悦摸林海涛的额头,说:“林海涛,你发烧了,有39度。”

  林海涛把金悦的手拿开,说:“没事。”

  金悦想问你为什么不回家,想来想去没说出口。

  金悦说:“我领你去医院。”

  林海涛说:“不去,出出汗就好了。”

  金悦好心好意地说:“别耽搁了,还是去医院吧!”金悦伸手扶林海涛起来。

  林海涛一把推开金悦的手,气哼哼地说:“你走,我不想见到你。”

  金悦顿时就火了,说:“你这个人,怎么不近人情,我工作时间请假来看你,你撵我走。”

  林海涛也觉得过分了,缓和一下口气说:“我说了,不麻烦你了,钱过几天还你。”

  金悦执拗地说:“你咳嗽发烧,闹不好是肺炎。”

  林海涛嗔着脸说:“我死活和你没关系,你走。”林海涛把金悦推出房间。

  金悦恼羞成怒,大喊一声:“别碰我。”金悦彻底火了。

  金悦开车往回走,气得眼泪包眼圈。

  渔业公司,孟欣一天心情都不好,看着窗外,想着家里的事,不知道下一步该如何走。

  有敲门声,孟欣回身坐下,李茹领窦妮娜进来,说:“孟总,窦女士找吴总,吴总不在,在您这坐一会。”

  李茹一个眼神,孟欣明白了,这就是那个女演员。

  孟欣假装客客气气,微笑着说:“不巧,吴总出去了,等一会吧!快请坐。”

  窦妮娜表情冷若冰霜地坐下,没说话,从包里拿出化妆盒,照着小镜子,化起妆来。

  孟欣给李茹一个眼色,李茹递给窦妮娜一瓶矿泉水。

  窦妮娜没接,说:“放哪吧!”

  孟欣眉头一皱,试探着问:“窦女士,找吴总什么事呀!”

  窦妮娜带搭不理地说:“小事。”接着就不言语了,继续化妆。

  孟欣虽然怒火中烧,表明还是装作很友好,说:“窦女士,我怎么好像在电视剧里见过你呢。”

  窦妮娜瞬间大喜,问道:“你看过我哪出戏?”窦妮娜眉飞色舞起来,“古装的,还是现代的?”

  孟欣瞎编起来,说:“哎呦,你这一问……,就是……,那个,飞上飞下的……”

  窦妮娜急忙说:“噢,你说的是我演女间谍,打入鬼子内部那部戏吧!”

  孟欣附和着说:“对,拿个枪,把日本鬼子打的满地找牙的,叫什么来着……”

  窦妮娜说:“关东山侠女。”

  孟欣说:“对,就是那个剧,你太厉害了,看得我手心冒汗,你武功高强呀!”

  窦妮娜可算找到了知音,喋喋不休地说:“导演太差,斯坦尼斯拉夫斯基表演体系都不懂,胡乱导戏,女一毫,女二号也不行,长太丑,要是换我演女一毫,这部剧早就火了,害得我浪费了两个月时间。”

  孟欣说:“给你当替身的真行,脚踢到这,弯腰到这。”孟欣比量一下肩膀。

  窦妮娜不服气地说:“我科班出身,还用替身?你太小看我了,看着。”窦妮娜撩起裙子,一个下叉,哎呦一声,韧带拉伤了,窦妮娜表情痛苦地慢慢站起来。

  窦妮娜羞赧地说:“我还有事,我得走了。”窦妮娜一瘸一拐灰溜溜地走了。

  孟欣说:“欢迎再来呀!”

  李茹笑的前仰后合,孟欣说:“这得有多二呀!”

  李茹笑的快岔气了,问道:“孟姐,她都演什么电视剧了,我得看看。”

  孟欣说:“我那知道,我好几年没看电视剧了。”

  医院急诊室。金悦低着头,慢慢走进来,郭巧巧很吃惊,“这么快就回来了,大军官怎么样了?”

  金悦没好气地说:“死了。”

  郭巧巧没搞明白金悦的意思,接着问:“跟你说正事呢,到底怎么样了。”

  金悦气哼哼地说:“把我撵出来了,什么玩意,四六不懂的东西。”

  郭巧巧说:“烧糊涂了,发高烧,可能是肺炎,别耽搁了,走,把急救包拿上。”

  金悦推脱说:“我不去,要去你自己去。”

  郭巧巧火了,说:“屁话,我是护士,我自己去有什么用,我又没有处方权,你是大夫,救死扶伤是你的职责,走。”

  金悦态度坚决地说不去。

  郭巧巧埋怨金悦,说:“你呀!挺狠,心挺狠。”

  金悦翻了郭巧巧一眼。

  郭巧巧说:“心挺狠。”金悦嗔着脸不说话。

继续阅读:第五十一章 小旅馆来了俩美女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洒满阳光的海岸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