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海雅阿木2019-04-05 10:582,905

  3

  穆飞从杨颂生口泄出来的信息中,听出了刚才那个受伤的人,叫刀娘,还被这伙人称之为匪,这让他判断,刚才的受伤者应该就是传说中打家劫舍只劫富济贫的义匪刀娘了。关于刀娘,穆飞早就听说过,每年读书回家,都听人说起她的故事,不过,她从没为难过穆家,据说,她很尊敬家父,她告诉手下,不准碰穆家的人和财。穆飞决定,帮助这个充满正义感的女匪,不让她落到杨颂生这样的人手里。

  刀娘确实受了伤,而且是被杨颂生开枪打中的。也算刀娘运气不好,这杨颂生当时就没瞄准,只是胡乱开的一枪,居然就瞎撞上了。由于受伤严重,已经影响到刀娘的行走,如果杨颂生一伙追上来,还真是怕逃不掉了。

  怕啥来啥。就在刀娘想着杨颂生一伙追来时,他们还真追上来了。刀娘拖着沉重的身体,几乎是一步一拐地艰难行走。杨颂生的人越追越近了,而她枪里的子弹也已经打光,只剩下身上的常备飞刀了。看来,又该让飞刀最后亮相了。

  杨颂生的人挺多,刀娘的刀很宝贵,必须寻找值钱的目标,对,先杀杨颂生,威慑其手下。

  “站住,你跑不了啦,给我站住!”杨颂生的人在后面边追喊话。

  刀娘索性不跑了,节省体力,就等着杨颂生一伙近身,然后一刀一个杀死他们。

  杨颂生突然对手下说,他要抓活的。这下就给手下出难题了,要抓活的,这得有多难?刀娘一身武艺,凭那“鬼见愁”的飞刀本事,得死多少人才难抓住她呀。手下们纷纷收起枪,但一个二个的都放慢了脚步,都不敢冲在前头,以免成了刀下鬼。

  杨颂生这下恼了。他一脚一个踢了那些贪生怕死的家伙,骂道:“刀娘本事再高,可她中了我的枪,现在跑不动了,根本不是我们的对手。”

  “可她还有刀呀。”手下说道。

  “就凭她身上的几把飞刀,能把我们怎样?”杨颂生说,“谁不往前冲,以后别跟老子混了。”

  手下无奈,只好冒着被飞刀杀的风险继续往前冲,眼看就要逼近刀娘了。

  刀娘纵有一身本领,面对如此力量悬殊,也难敌四手。她伸手去摸飞刀,必须给敌人最后一击了。

  千钧一发之际,突然从旁边杀出一个人来。来人头戴面具,双手叉在腰间,挡在了刀娘的面前。刀娘被突然冒出来的蒙面人弄得愣住了,难道是他的手下赶到,来救她来了?

  这时,杨颂生的人已然追到跟前。杨颂生看到半路杀出个成咬金,似乎要出手帮助受伤的刀娘,顿时大怒。

  “哪个,赶紧走开,不然生爷我枪不客气了。”杨颂生掏出枪,威胁蒙面人。

  蒙面人不言语,站在刀娘面前一动不动。

  “他妈的,不识好歹。”杨颂生大怒,抬枪就要射杀蒙面人。

  蒙面人不等他开枪,飞身跃起,连踩着几个杨颂生手下的头,接近杨颂生。只见其一个旋风腿,把杨颂生踢倒在地。

  杨颂生枪掉一边,摸着受伤的部位,半天才喘过气来。众人一看老大挨了重腿,惊立当声。回过神来后,才跑到杨颂生身边,关切地问他们的大哥怎么样了。

  杨颂生忍受疼痛,上气不接下气地吩咐手下:“给我开枪打,打打打……”

  手下这才把枪对准蒙面人,乒乒乓乓一了通乱打,子弹从蒙面人身边、头顶飞过,就是打不中闪电般躲避子弹的蒙面人。

  刀娘见蒙面人帮自己,适时地摸出飞刀,给那些开枪者一个好看的。只听“哎哟……哎哟……”的惨叫,一个个手枪掉地,捂着受伤的手大呼小叫。

  蒙面人趁机抱起刀娘,三步两步离开。杨颂生见刀娘被人救走,大声喊手下抓住他们。可一个二个被飞刀杀怕,愣是不敢上前,恨得杨颂生忙去捡起枪,爬起身追赶。可是,蒙面人速度飞快,等杨颂生站起身来,早已跑了很远,再也追不上了。

  “妈的,又让她给跑了。”杨颂生提着枪,垂头丧气地看着刀娘消失的方向空骂道。

  杨颂生等人被刚才的一幕弄得懞了。这到底是什么神人啊,简直来无影去无踪,眼看到手的匪首硬是眼睁睁被抢走。杨颂生问骡子,刀娘的匪寨何时出了这么个高手,“你们的眼线呢,拿钱吃白饭吗?这个情报怎么没有?”

  骡子:“少爷,我有眼线一直都提供正确的情报,对于今天这个……可可能是新的情况,没及时报……”

  “告诉他,赶紧给我查清楚这个神秘人,不然把他交给匪寨的人,看怎么收拾他。”杨颂生吩咐道。

  “是是……”骡子点头哈腰,不敢怠慢。

  一间陈旧的屋子。

  穆飞把受伤的刀娘背到镇上小一巷内房屋,这是穆家茶坊的一间备用库房。穆飞把刀娘放茶袋堆上,准备出门给她弄点药治伤。这时,刀娘突然醒了,她发现自己躺在一间清静的屋子里,身下的茶袋子,眼前一个人背对着她,这令她一阵紧张。

  “你是谁?”刀娘下意识地摸身上的武器。

  “别紧张,我没有恶意,是救你的。”穆飞转过身来,摘掉了脸上的面纱。

  出现在刀娘面前的,是一个年轻、英俊的男子。这一刻,刀娘有些零乱了,心跳的砰砰的,呼吸急促。在高屏镇,刀娘还未见过如此迷人的男人,更重要的是,他还是来救他的,这让刀娘一时无措。

  “你你……你到底是谁,为何要救我?”刀娘结巴道,这在以前,是从未出现过的羞涩。

  穆飞莞尔一笑,指着刀娘的脚道:“我是谁并不重,你的伤要紧。”哎的一声,不说没感觉,经穆飞一提醒,刀娘才感觉到疼痛。她摸着伤口,说:“我回去自己弄。”

  “这是枪伤,子弹需要立即取出来,不然会感染的,你的山寨里有这条件吗?”

  “你知道……”刀娘怔道。

  “再坚持会,我去给你弄药。”走到门口,又叮嘱道:“别乱跑,否则你的腿会废掉。”

  穆飞出去会儿,就提着一个箱子回来了。他蹲在刀娘跟前,打开箱子,里面装的全是药品。刀娘好奇地问他是不是镇上的医生,这么快就取回这些药品。

  穆飞不说话,叫她挽超裤脚。刀娘照做,一露出左腿,中弹部位被血浸染,子弹留在里面,已经非常严重。

  “怎样啊,老火不?”刀娘问。

  “老火得很!”穆飞用本地腔调说道。

  “啊……”刀娘睁大眼睛。

  “这里条件有限,没有麻醉,待会取子弹会很疼,要忍着。”看到刀娘紧张的眼神,穆飞又说:“如果不及时取出子弹,你这条腿会废的。”

  刀娘微微点头,眼睛里泛出信任的眼光。

  穆飞拿出块手币,拧成股,让刀娘含着。刀娘说,必须要含吗。

  “是。”穆飞说,“不然你会疼晕过去的。”

  “那好吧。”刀娘只好——照做。茆飞也许不知,刀娘从小到大还没这么顺从人过,他穆飞是第一个。

  一切准备妥当后,穆飞就开始取子弹了。

  随着一阵一阵的疼痛喊叫,穆飞很专业地把子弹取了出来。

  “好了,放松吧,子弹取出来了。”穆飞把带血的弹头放在托盘里。

  “哎哟……”刚才的疼痛,让刀娘满头大汗,仿佛从死神里走了一遭。

  穆飞用酒精消了毒,然后再用胶布缠裹好。然后,他让刀娘躺下休息。刀娘不干,她说要回山寨。穆飞告诫她,子弹虽取出来了,但伤口刚包扎,暂时不能运动,否则伤口发炎也会导致伤情加重,腿照样废。

  “那怎么办?我今天晚上睡这……”刀娘抱怨道。

  “这里很安全,不会有人打挠。”穆飞说。

  刀娘还想说什么,穆飞提起箱子就要走。他告诉刀娘,一切照他的吩咐做,否则出了事后果自负。

  “你还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刀娘看着穆飞离开的背影喊道。

  “穆飞。”穆飞头也不回,带上门走了。

  “穆飞?”刀娘嘀咕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海龙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