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愁燕【三】
魏释岚2019-04-01 20:473,467

  “若尘哥哥……我,我爹爹要把我,和姐姐嫁给城里的李员外……”少女哭腔抬头,月光洒在脸庞上,只见梨花带雨,声泪俱下,哭花了脸蛋。月光下看清,她长相清纯,靡颜腻理,肌肤娇嫩皙白,青丝由粗布缠束,身着一身朴素无华的麻布素衣,看上去倒是平凡普通。

  她名为安宿秋,比苏若尘小上一两岁,他常唤她小名:小雨。他们从小就是要好朋友,就算苏荼疯了的时候她也不离不弃,依旧真诚待他

  “哦?李员外?城里的那个李瘸子?”苏若尘挤了挤眉,好奇问道,他不晓得什么李员外,他只清楚函州城内有一李瘸子,很有钱的模样。

  “对,对,就是他……我爹爹收了他五千两银子,要把我和姐姐一同嫁与他……”安宿秋娇声哽咽,埋头痛哭,抽泣连连,她的声音与身子都哭的发颤,泪水早已浸透了衣裳。

  “没想到啊,你这爹竟然为了这五千两银子甘愿买了你和你姐,这是亲爹么?任世上何有如此恶劣之父?当真丧尽天良,狼心狗肺。”苏若尘愤然斥道,眼中憎厌之意涌现而出。“钱财本就身外之物,你爹爹却看得比亲情还重,不管你们是否真心喜爱对方,就这般出卖你们,他怎配身为人父?”

  “若尘哥哥,这也不能怪爹爹,谁要我们家太穷,或许他这样做只是让我和姐姐能过上好日子,又或许这就是我和姐姐的命吧。”安宿秋揉揉眼睛,停止了哭啼,双眸如水,泪眼汪汪的注视着苏若尘。“姐姐说她已经认命了,可是,可是,若尘哥哥,我还是不想嫁给那个李员外啊……”

  谁知,她没过半刻便又忍不住泪水直流,大哭起来。

  “爱情不是买卖就能拥有的,你的人生不该毁在这命运之中。走,带我找你爹爹去。”苏若尘不再多说,扶起安宿秋,就往村内走去。

  此村不大,只有三十多户人家,他们皆是靠种田打猎为生,生活自当拮据贫穷,住的都是茅草屋,很少能见到几家用木材盖房的,他们大多承担不起这等昂贵造价。

  走进村内,不时视见村内小路旁竖着一两盏烛台,上面的烛火摇曳闪烁,为村内提供光亮。此刻已值晚饭时刻,村内菜气飘荡,村里人自都围在屋内吃着晚饭,自然见不到几个人影。

  “苏若尘,你怎么不回你那小树屋,进村来干嘛?”一中年男子身着麻布短袖,背背一大捆木头,手中的斧头磨得锋利无比,他刚从山上砍柴下来,见是苏若尘,便笑问道。

  “小雨的爹爹要把她和她姐姐嫁给城里的李瘸子,小雨自己不愿意,我当然要管管。”苏若尘倒是没给他什么好脸色,扶着安宿秋快步向里面走去。

  “呵,这事我劝你别管闲事,况且别人家事,也轮不到你这外人来管。”那男子哼一声,嘲笑道。

  “走了。”苏若尘知道他嘴里吐不出好屁来,自然懒得理会,随意摆摆手,就走了。

  “若尘哥哥,你说爹爹真的会改变主意么?”安宿秋哭的泪眼发红,脸庞上泪痕满是,她那瘦弱轻柔的身子,娇嫩的肌肤,任人见了都不觉怜惜。

  “如他不改主意,我就打到他改主意,这样的人枉为人父,实在该死。”苏若尘依旧愤然不已。

  “若尘哥哥,你下手可要轻点,别真伤了爹爹……”安宿秋怯懦道,她知道苏若尘这番话都是气话,不过她是亲眼目睹他曾用双拳打死一头猛虎,要是动起真格,可不敢相信自己爹爹还能活命。

  “知道了,知道了,不会真伤了你爹爹的,唬唬他便作罢。”苏若尘目光宠溺的摸摸安宿秋的脑袋,哈哈笑道。

  “嗯……”

  安宿秋家的房屋颇大,算的上是这小村内最大的一户人家了,而且也换上了木材,看上去与这小村庄格格不入,乡里邻里见了都好生羡慕。不因别的,正是因他生了两位好女儿。

  一位女子蹲在家门前,目光飘忽不定,神情略是焦急,可不时又眼神空洞,似是在思绪着什么。她见是安宿秋的身影,便立马站起了身来,:“小雨,你终于回来了,爹爹还在生气呢。”

  “姐姐,我知道了。”安宿秋抹去了泪痕,点点头轻声道。

  “苏疯子,你怎么来了?我家不欢迎你,快走。”安金桐看到一旁的苏若尘,眼中满是不屑和鄙夷,她打心底从来都未看得起过他。

  “姐姐,若尘哥哥是来帮我们说服爹爹的。”安宿秋撅着小嘴拉扯了一下安金桐衣角,小心翼翼注视着屋内,轻声道。

  “呵,就凭他,再说爹爹早已心意已决,任何人都无以改变,我们就认命了吧。”安金桐不以为然,她虽不愿意,可父亲之命不可违,她自然也早已认命。

  “哦?那你这么想嫁,那你自己去嫁,我相信那李瘸子待你会无比之好。不过,我们小雨就不同你一齐享福了,她的命和人生与你不同。”苏若尘无奈摊手,嗤笑着,嘴里调侃,眼底却似是同情,讥讽。

  “哼,小雨和我一样,都是穷人家孩子,我爹爹也已应下,我们都逃不过要嫁给那李瘸子的命运。”安金桐冷哼,嗤之以鼻,表面上却是满不在乎一般。

  “哦?那好,到时候别后悔就行。小雨,你就在这等我吧,我相信你爹会改变主意的。”苏若尘无奈摇头,哈哈一笑便一脚踏入屋内。

  “嗯,若尘哥哥,我相信你。”安宿秋神色希冀,心中祈祷,不过她隐隐觉得似乎一切都是奢望。

  ……

  “若尘啊,希望你说的话一定要做到啊,我绝对不会把小雨嫁出去了,你就放心吧。”过了好一会之后,安大树率先走出屋来,他连连点头哈腰,阿谀奉承,看上去颇为恭敬。他身着也粗糙拙劣,补补缝缝的洞大大小小不计其数,脸上也一道伤疤甚是醒目。

  “安叔叔,希望你能兑现诺言,明早便叫小雨前来我的树屋找我吧,我明天就带她离开。”苏若尘也随后迈出屋来,脸上挂露微笑,昂首阔步,光彩照人。

  “离开,若尘哥哥,离开去哪啊?”安宿秋本在沉思,见他二人出来,立马起身,可她在爹爹面前还是极为怯弱的,当下只敢轻声问道。

  “嗯,去了你就知道了。”苏若尘微笑道。他心中好笑,轻而易举就把安大树给说服了,果然这样的条件还是没有人能够拒绝啊。

  “哎,小雨啊,你赶快去收拾收拾,明天就和你若尘哥哥一起离开,记住,学艺未经之前,千万别离开那,知道么?”安大树神情语气皆是颇为严肃的朝安宿秋道。

  “哦,知道了,爹爹。”安宿秋却是一脸不知所措,她都不知自己要去何处,就被催着赶去收拾行李。可是她从小不敢顶撞爹爹,只得低头进屋去。

  “爹爹,这是?”安金桐在一旁也怔住,可是这般,她感觉心中很是不妙。

  “你别管,你也赶快去收拾收拾,后天你就要嫁给李员外了,必须给我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听见没?”安大叔眼里不顺,不过心情颇好,当下只是严苛督促,并未大喊大骂。

  “爹爹,为什么啊?为什么小雨不用嫁给那李员外,而我要?!”安金桐闻言,心中霎时大惊大慌,蹙迫遑急,煞是火急,竟一下失声而出,不过她很快便掩住了口嘴。

  “哼,我今天心情好,不和你计较这些,赶快去收拾,快去!”安大树厉声大哼,高声督促。

  “是……”一怔,她只好压抑住心中的不安,紧咬唇齿,恶狠狠的怒视苏若尘一眼,便一跺脚踏进屋去。

  “我说过,小雨的命运,和你不同,哈哈。”看着安金桐离去的背影,苏若尘背后取笑一声。

  安金桐楞住片刻,便快步走进自己房内,安金桐靠在墙上,浓郁的懊悔和恨意冲上心头,她万万没想到为什么就一个苏疯子就把这般顽固死板,执拗粗暴的爹爹给说服了,到底是为什么?

  她耳边响起苏若尘先前的话语:我说过,小雨的命运,和你不同,哈哈。脑海中完全被这句话所充斥,重重回响,脑海轰鸣一片。数十息内,完全被这句犹如嘲讽的话语给包围,她乎感脑袋似炸裂般剧痛,面露狰狞,扭曲歪斜,睚眦欲裂,她抱起脑袋往墙上狠狠撞去,便是头破血流,昏倒在地。

  ……

  “咔,咔,咔……”

  清晨时分,黎明即起,一抹东方鱼肚白隐隐浮现,万道金灿之明媚阳光倾撒而下,普照向大地的每一处角落。

  只听小村门前,苏若尘正挥斧劈树,树上枯黄的落叶当是被震得纷纷下落。他尽量将砍树之音控制的颇小,甚是他人不知,此为以确保无人听见,要不然必是一大堆人前来责骂,吵吵嚷嚷,与这清晨之寂寥宁静大是所违。

  “砰……”

  砍上也已许久,那高樟必是从中截断,欲将倒下之际,苏若尘却用手托起树身,以免声响过于轰烈,招来是非。不过,那树上房屋自是遭殃,虽是轻落于地,可依旧躲不过粉身碎骨。

  高樟裂倒,落了满地枯黄蜡叶,四周竟完全被其包裹,如置枯色海洋。那连地的树桩上竟奇怪闪烁锐芒,乍一看却竖立两柄长剑,大体一黑一白,饶是醒目着眼。

  “果不其然,竟真有两柄灵剑,有趣的很呐。”苏若尘上前拔出那柄黑剑,桩前刻有‘伏仙’二字,颇为神秘。

  其另一白柄,刻名为‘羡浠’。

  “此二剑倒是不俗,竟与我‘兰休’不相上下,不错不错。遂不知是何高人遗剑于此,如此好剑不传于世,只怕有所苦衷,不过今此为我所得,必当善用其度,不违天命。”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醉仙录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