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晚宴 离开3
旧回忆2020-03-08 17:251,826

  “见过摄政王!”看见彼岸辞歌来了,众人连忙起身相迎。不过,彼岸辞歌向来不喜这些虚礼,无奈身处皇室也不能乱了规矩,对此也只是作罢,无奈的摆了摆手,也算是回应了众人。

  这一套动作,做的行云流水,这些大臣倒也是见鬼不怪。不过,没脑子的人,总是有的。

  “想不到这南渊的摄政王不但是个女子,还好大的架子,就连着皇帝也要等着,今日走这一遭,还真是处处让人开了眼。”说着话的姚世声音不大不小,到是传到了大殿上的每一个人的耳朵里。南渊的大臣自然是不敢说什么的,毕竟自己的主子还没发话,也是轮不到他们说话的。

  姚世这番话就连叶子飘落水面的程度都赶不上,一丝的波澜都没有引起。似是有些不甘心,姚世又出言道:“想不到,这堂堂的摄政王给自己主子的贺礼竟不过是轻飘飘的一件衣裳,还真是闻所未闻。”讽刺的以为不能再明显了。

  彼岸辞歌不愿搭理这等人,但是旧柒是个孩子心性的,随即出言反驳道:“无知小儿,这世上怕是还没有人敢在我家主上面前自称主子的。”

  旧柒这话说的,姚世顿时面上无光,似是心内还有不干,正欲再次发作,却被南测衍迟的一句话给打断了:“这两年来多谢师傅的悉心培养,徒儿能有今日的成绩,南渊能再造昔日辉煌,还多亏了师傅的援手。徒儿敬师傅一杯。”说着,南测衍迟拿着手中的琉璃杯向彼岸辞歌的方向拱了拱了手,也算是聊表谢意了。也在无意间透漏了一个消息给那些外来的使官,这摄政王是当今南渊皇上的师傅,这如今的彦帝对这个师傅很是尊敬。

  看见自家儿子的举动,浅予不禁怼了怼南测夜的胳膊,示意他也说几句。到底是十几年的夫妻,这不南测夜就说道:“是啊,鄙人不才,若不是摄政王,这南渊怕是就要毁在寡人的手里了,幸得摄政王出手,不但救下了寡人的妻儿,还帮我处理了这些烂摊子,我同内人一起敬摄政王一杯。”南测夜这话说的当真是妙啊!尤其是后来竟然改了自己的称谓,在众人眼里看来这可是莫大的殊荣啊!

  看着这场无名之火,再看看帮自己解围的南测夜一家,彼岸辞歌也是浅浅一笑,举起手中的果子酒向三人示意,小酌了一口。

  姚世这边,见自己没讨到好果子吃,再加上姚舒禁告的眼神,也不敢再发作了,只能默默的喝着闷酒了。

  好不容易将姚世这边摆平,这东郡的赫连池又坐不住了。

  “哟,原来这彦帝的师傅竟是一介女子,本公主依稀记得方才彦帝说过,这娶亲的大事可是要过问师傅的。本公主原以为,是彦帝懂礼仪,尊师道,才连娶亲这等事都要过问。只是这师傅若是男子也就罢了,却不曾想竟是女子,这……到是令人诧异呢。”女声本就偏细,再加上赫连池方才说这番话是又可以拖拉音,这声音竟也听出几分暧昧来。

  顿时,大殿上的大臣该低头的低头,该吃酒的吃酒,也没有人去接这个话茬,因为他们知道,听了不该听的东西,可是要付出代价的。

  场面再次陷入尴尬之中,彼岸辞歌一脸惬意的吃着酒,不过是带着面具瞧不出罢了,但是南测衍迟终归是个未经世事的孩子,再加上栖梧宫的事,南测衍迟到底是有几分心虚,这般,耳朵着实泛了些红。到是有几分不该有的忸怩。这般样子让众人瞧了去,其中的寓意自然是不言而喻。赫连池见状,心知自己说对了,看着彼岸辞歌的眼神更加冰冷,若是眼神能够杀人的话,彼岸辞歌怕是已经化尘好些次了。

  “这……不会是真的吧?赫连公主,你说这话的时候可要深重点啊。毕竟人家是师徒,若当真是公主口中的那种关系,啧啧啧。”姚世方才还一副和赫连池不对付的样子,如今这番话看着像是给二人洗清关系,实际上也是越描越黑,不过这姚世到底是想给二人澄清,还是描黑,想来也不必多说。毕竟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荒唐,当真是荒唐啊!”此时出声的并不是别人,正是南渊国的御史官刘严,众所周知御史官一职不可世袭,每届的御史官都是清白世家出身的,而这位御史官正是战青在位时提拔上来的,也算是当初反臣的一份子,其余的人早已被诛杀和流放,不知为何这个御史官却留了下来。

  这一下众人的视线都转移到刘严的身上了,只见他一身深蓝色的袍子,巧的是袍身也有几节墨竹,到是糟蹋了这身衣服,和那几节竹子。刘严起身走到大殿中央,向龙椅上的南测衍迟行礼,随即又向南测夜行礼说道:“老臣刘严,是当今的御史官,太上皇,今日本是庆祝彦帝登基的晚宴,老臣不该讲政事,但是,臣留不得这等祸乱朝纲的妖女在此为祸天下,所以臣顾不得场合,在此弹劾我朝当今摄政王。”

  “哦?那你说说,我朝摄政王,有何事是需要你弹劾的?”南测夜压着几分怒意,语气玩味的说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轮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轮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