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南幽易主
旧回忆2019-11-02 15:232,103

  照顾好彼岸亦轩,了解完情况,彼岸云就去看浅予母子了。

  云殿

  “师傅,您来了。”彼岸伦拱手行礼。

  “那对母子呢,现在怎么样了?”彼岸云边走边问道。

  “那个小男孩还好一些只是受了些惊吓,还有一点皮外伤并无大碍,想必是累了已经睡了。不过他的母亲,目前状况并不好,真气耗尽,丹田枯萎,五脏六腑没有一个好的,而且现在也已经失血过多昏厥了。我还是用着千年灵芝和人参吊着她的命,给她输了我一半的真气,才勉强让她有一口气,不过尽管是这样,情况也不是很好。”彼岸伦有些焦急。

  “不管用什么方法都要救活了,既然是小十一将他们托付给咱们,那就必须让她活着,不然怕是会坏了小十一的事。”彼岸云略有些头疼,跟阎王手里抢人,她还是第一次做。

  来到房中,看见榻上的妇女面如白纸,唇无血色,一身被鲜血染红的华服早已看不出本来的面目,可华服上的朱雀却被血色衬得那般生动。被华服包裹这的身躯,瘦弱的仿佛一阵风就能吹倒,真是我见犹怜啊!虽然面色苍白,可也能瞧出本来模样的七八分,又是个美人。

  二话不说彼岸云直接为浅予把脉,果然与彼岸伦说的一般无二,真气耗尽,丹田枯萎,五脏六腑全部受损,现在竟然连经脉也开始堵塞不通了,若是不往严重了说,就是全身有内到外没有一处好地方,纵使这样,令人听了也毛骨悚然。

  “你做的很好,她的情况是很严重,不过咱们可不弱,跟阎王抢个人,怎么也得抢过来,你来给师傅打下手吧!”彼岸云略带欣赏的向彼岸伦看去。

  “多谢师傅夸奖!”听到自己的做法被师傅赞赏内心禁不住欣喜。

  彼岸云在屋内设下了一道结界,确保他们在运功的时候不会有外人打搅,以至于走火入魔。

  伸出掌心向浅予的头部射去,红光真气将屋内都照亮了。

  随着真气的摄入浅予的脸色好了不少堵塞的经脉被重新打通,枯萎的丹田也有了真气的萦绕,损伤的五脏六腑也渐渐恢复本来面目,原本狰狞的伤口也渐渐愈合。

  一天一夜下来,浅予的伤势好了大半,还有些伤势只能养着了。

  第三天,浅予母子终于醒了。

  “嘶,这是哪?衍儿?衍儿?”浅予刚醒就着急起来,这一动便牵扯到了身上的伤口,顾不上查看,就急急忙忙的去找南测衍迟。

  因为多日没有下地,一时适应不过来,所以浅予的脚刚落地,便跪了下去,整个人靠着床榻的边上,虚弱的喘着粗气。

  此时彼岸伦正端着药进来,看见浅予此番模样,也顾不得药是不是洒了,急急忙忙的放到桌子上,就去扶浅予,一边又说到:“你受了重伤危及性命,要不是我和师傅练手跟阎王抢人,你现在怕是早已在阎王殿了。即便是这样你还是昏迷了多日,怎的还这般不惜命。”略有些训斥的语气说出。

  “你是何人?这是哪里?为什么要救我?还有你可曾见过我的孩子?”浅予顾不得彼岸伦略有训斥的语气,一下子将自己的心中的疑问全部说出。

  呼,彼岸伦吐出一口气,一边扶浅予坐下一边说道:“我叫彼岸伦,是彼岸宫宫主彼岸云座下第二弟子。这里是彼岸宫,至于救你的原因我也不清楚,只知道你和你的孩子都是我十一师妹交给我们的,她即将人托付给我们,我们自然是要救你。”

  “你说这里是彼岸宫?”浅予略有些震惊的问到。

  “不错,这里便是彼岸宫有什么问题吗?”

  “没……没有,可是我依稀记得彼岸宫好像是不参与人间世俗之事的,又为何……”浅予后面的话并未说出口,但彼岸伦已经明白他是什么意思了。

  “不错,我们彼岸宫自千年前建立至今,的确鲜少参与你们的世俗之事,但是不参与也只是我们不想,而不并是不能。”彼岸伦解释道 。

  “多谢公子告知,那公子可见过我的孩子?”浅予皱着眉头,很是担心的问,若不是她现在身体不好,定不会安安分分的坐在这里。

  “见过,是个小男孩吧,在现在与我大师兄在一起,你尽管放心。”彼岸伦很是肯定。

  “如此便好,如此便好。”浅予得知孩子无恙便松了一口气。

  “呐,你先把这药喝了吧,一个时辰之后我来为你输一些真气,之后你自己恢复一下,我再带你去见你的孩子。”彼岸伦似是猜出他心中所想,便主动说道。

  “多谢彼岸公子,公子今日之恩浅予此生不忘。”浅予很是感激的说道。

  彼岸伦并未说什么只是笑了笑便挥手走了出去。

  半年之后,浅予的伤势好了大半,看着自家孩子像献宝一样跟自己展示自己心学会的剑法,甚是欣慰。

  这样安逸无忧的日子,浅予不知多久没有享受过了,看着远方的天空,山川,浅予的思想也不由得放空。

  自浅予记事以来人人都告诉她她是南渊国国师亲自占卜出的皇后,一国之母,可保南渊国千年平安。可国师没有算出来,这期间南渊国会有一次易主的内乱。若安然度过,则千年平安,可若没有,则在百年之内走向衰落。而需要的则是上苍的天意。

  结果很显然彼岸辞歌就是上苍的天意,来拯救南渊国的天意。

  “娘亲,你看我的剑法是不是大有长进了。”一声娘亲将浅予从思想的放空中拉回现实。

  “嗯,衍儿的剑法的确大有长进,真棒。”浅予看着南测衍迟眼睛,偷露着些许的疼爱。

  “娘亲,我想父皇和皇姐了。”这句话一下子将浅予的心情拉至低沉。

  浅予并没有说什么,原本扬起的嘴角又落了下来。

  夫君,女儿,你们可还安好?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轮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