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要狐狸抱抱2019-07-31 14:094,676

  几日后,墨宁带了坛桃花酿与一两银子前去冬林寺道谢。

  原本墨宁去哪里都是和辰逸形影不离,也难怪大街小巷的人众说纷纭,有人猜测辰逸是墨宁的奴仆,有人则猜两个小妖在谈情说爱,毕竟按人类的说法男女授受不亲,两人却已经住在同一个院子里。可最近辰逸忽然沉默了许多,墨宁本来就是个闲不住的活泼小妖,一想起自己还欠着沈云肆的东西,立马在桃花酿制成时备好带了过去,想借机与这位上仙熟悉熟悉。

  这时候的墨宁尚且没有什么尊卑观念,只是极其热爱交友。静安城长风街上的住户和小贩和墨宁说不上话的从不超过十指之数。

  轻车熟路地绕过檀香袅袅的佛堂,此时太阳已经偏西,平日并不对外开放的北门偏殿外两个守门小童并不在岗位,墨宁也懒得去寻,抱着一小坛桃花酿便往里面走去。

  清幽的箫声穿过枝繁叶茂的树林直引导着她往河畔边走去,河畔边上立着棵百年老树,树桠上的男子剑眉星目,修长的手指只需在玉箫上动作轻柔地起起落落,悠扬的箫声便如流水般倾泻而出。墨宁并不懂得乐器,却听得出这是一支时而婉转时而奔放的舞曲,沈云肆吹到最高潮处似有无形的一只手指点在箫上,那乐声立马顿住,一身洁净清爽的青衫从天而降,手中玉箫却是被用力掷到墨宁上方,墨宁忙运轻功急旋而上,稳稳接住通体纯白的玉箫:“公子?”

  “进步不大,落地仍是不稳。幸好这酒坛重,要是前几天我在船舱里泡的茶,怕是又要倾翻了。”

  沈云肆笑吟吟道。

  “这不是给您赔礼来了嘛,静安城酒楼里卖得最红火的桃花酿,还请您笑纳。”墨宁想起几日前狼狈的模样,也讪讪赔着笑。眼看着沈云肆接过桃花酿和搁在酒坛上的银两,连忙道,“公子,刚刚我听你吹的那曲子似乎是支舞曲,只是为什么吹到一半就结束了?”

  沈云肆拉着墨宁的袖角一同坐到旁边河中停泊的那只乌篷小船上,酒坛被打开,桃花酿清冽的酒香扑面而来:“这首是当年天帝登基时的宴会上我即兴而作,正是到刚刚那里天宫里的一名仙子起舞助兴,后来的部分是我和仙子凉音共同完成,凉音一舞惊艳四座,倾世之颜就连天帝也为之惊叹,当场赐了凉音一把取百花调粉上色,东海暖玉为柄的团扇。”

  “细节你倒是记得清清楚楚,那你们天宫还有什么好玩的?”墨宁好奇道。

  “天宫规矩森严,没有什么好玩可言。”沈云肆想想又道,“不过天宫群殿里有一广寒阁,乃是广寒仙子建造,每年的月圆之时开放,玉器珍宝,奇妖异兽,美食佳肴不计其数,每年的天界只会有那么一次狂欢,至于大大小小的宴会只是例行公事而已。”

  墨宁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沈云肆呷了一口桃花酿,来了静安城多年,他自然也是尝过酒巷花楼里的名酒,只是这次的桃花酿是墨宁以灵力燃火蒸煮,清冽香甜的恰到好处,不易醉人。半坛下去后忍不住赞了声好酒,墨宁却是忍不住小声道:“您这喝的也太快了些。”

  沈云肆假装没听见那句话,一仰脖把一小坛酒喝了个,一滴不剩。两人说话间小船已经渐渐往城里飘去,墨宁沿途打量着再也熟悉不过的景色,忽然颇为羡慕的指着不远处伸下来的几级台阶:“从这儿上去再往东南方向三里路是妙音阁,我有个同伴经常去,却从没带过我。”

  沈云肆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几千年修炼下来的脸皮到底是没有破了功,尽管已经在极力忍笑,面上仍是维持着正常神色:“你要想进也不是不可以,换身男装就行。不过想要见到头牌花魁,必须有宾客令牌,千金可换一次,我这到有一只,只不过……”

  墨宁早已对静安城至今没有去过的两大楚馆心驰神往,妙音阁和湘妃楼被誉为极乐之地,却从不接待女子,听沈云肆这么一说豁然开朗,心里更是痒痒的:“公子,反正你也是无事可做,不如我做东去妙音阁一趟?”

  墨宁见沈云肆不为所动,只得咬牙加大了筹码,“每季两坛酒,品质绝不差于桃花酿。”

  “成交。”沈云肆终于等到了想要的一句话,答应的无比痛快。墨宁随即动作麻利的拔下头上发簪,挽了个常见的男子发型,又念诀换了身衣裳,摇身一变,成了个唇红齿白的清秀少年郎。

  沈云肆见状也是玩心大起,长臂一展揽住墨宁纤细的腰肢便离地而起,墨宁双眼瞬间瞪得滚圆,风声呼呼刮过耳畔,却丝毫不减脸颊上突然升起的燥热,眼前景象飞速倒退,没等墨宁反应过来又到了妙音阁的门口,沈云肆扬唇一笑,微微俯身在墨宁耳边道:“你我同为仙友,不必拘于小节。”

  “是,公子。”墨宁略微慌乱的点了点头,同时竟有点淡淡的失落萦绕在心头,虽然和辰逸打闹时不拘形迹,可除了当作知己兄弟的外,她还从没有和其他异性如此亲密过。

  妙音阁是静安城城东最具盛名的销金窟,阁前红绸高挂,阁内靡靡之音不绝于耳。沈云肆收敛了身周气息走进大门,显得愈发像富贵人家的风流公子。门口迎客本人显然是认出了这位常客,传了人去叫老鸨后便把两个人往最高处引,沈云肆无比自然的跟着小二上了三楼,墨宁一路东张西望,惹得路过的美人抬袖掩唇轻笑。

  红毯一路延伸至挂着薄纱的房间内,穿着墨绿马面裙的老鸨早早候在门口,见沈云肆阔步走来,连忙行礼。直起身后看见墨宁在沈云肆背后认真打量的模样,一步上前欲要握住墨宁的手,墨宁下意识缩回袖中,倒是沈云肆朗声笑道:“今天带了个小兄弟来开开眼界,还请让柳姑娘前来。”

  “沈公子,如如已经在里面候着了。”老鸨话音刚落,轻薄的纱帘被银钩挑起,一名穿着鹅黄色齐胸襦裙的女子笑意盈盈地走了出来,每走一步,流云髻上的蝴蝶金步摇都微微震颤,柳如如玉白的脸庞在目光与沈云肆相交的那一刹染上绯色,就连害羞的神态都恰到好处的展示出美感,也不愧是一笑值千金的妙音阁头牌。

  柳如如袅袅娜娜地走回房间,沈云肆和墨宁刚一落座,几位同样是姿色不俗的姑娘鱼贯而入,醉人的幽香在房间里蔓延开来。几盘精致的小点心被送到桌上,同时柳如如柔若春水的声音在金堆玉砌的房间内响起:“二位今日想听什么曲子?”

  “柳姑娘最擅长的《金缕衣》便好。”沈云肆抿了一口绿袖姑娘斟上的酒,味道比起桃花酿略淡。他从数百年前就从天上下凡间游历,尝过的美酒不计其数,可自从品过静安城的四季酒就再也无法忘怀那种味道,便是天上的陈年仙酿都失了味。

  柳如如的歌声穿云破月,如一江春水缓缓流过溪谷,如一缕春风柔柔绕在耳畔。所有的情绪尽皆凝聚在指尖拨弄的琴弦上泠泠作响,醉了繁华的静安城东边一隅的夜。

  妙音阁的姑娘们以极为娴熟的手法为两人捶捏着肩膀,墨宁难得享受过这样的待遇,今夜忽然就明白了那些达官贵人不惜重金来青楼楚馆享乐的理由。

  据传闻妙音阁柳如如的歌和湘妃楼李湘临的舞是两大招牌特色,只可惜两家也算是多年的对头,哪怕有富家公子哥带了满车的金玉绫罗,也未曾请得动两人同台。

  这边墨宁乐在其中,忽而转头看了眼旁边的沈云肆,他单手撑着下巴,早已神游天外。墨宁心中涌起了些许惭愧和卑怯来,也许对自己来说这样的享受很是难得,可对于来自天界的上仙,凡间歌舞不过平平,也不知这位上仙是怎样有耐心陪着自己在这里干坐的。思及此,墨宁看了眼一曲已毕正娇颜含笑的柳如如,忍不住压低了声音唤了声沈云肆。

  “小公子不必担忧,沈公子每次来妙音阁几乎都是这般,或是伴琴声入睡。”柳如如剥好一颗绿莹莹的葡萄递到沈云肆面前的空瓷盘里,她的手纤长白皙,修剪整齐的指甲上涂了层艳红蔻丹,恰到好处的妩媚诱人。沈云肆捻起葡萄塞进嘴里,却是转过头对墨宁道:“你不必管我,我的确是成天无事可做,你玩得开心便好。”

  沈云肆的这句话是出自真心实意。天帝派遣他悄悄来寻转世的墨宁那一天,他便知道自己结束了闲云野鹤的生涯,要开始为天界再入纷争,即使他骨子里并不喜欢战争,生而划好的派别却让他不得不蹚入这滩浑水,而眼前这个天真懵懂的小丫头,是一开始就注定要被推上命运的风口浪尖的一颗棋子。

  墨宁并不知道沈云肆心中所想,只是觉得他的笑意并未达到眼底的真实。她只能把一切归结于天界上仙不喜欢凡间歌乐的理由上。于是再三感谢了妙音阁的姑娘们后,直接掏出身上的玉佩抵了银两,连拉着这位好脾气的上仙出了妙音阁的门。

  “公子,你既然不喜欢那里我陪你去逛长风街的夜市好不好?”墨宁仰起脖子看向比自己高了一个头多的沈云肆,模样颇为滑稽,却是很努力的想要让他真正开心起来,“我每次只有心情极好的时候才会去逛长风街夜市。”

  “为何?”沈云肆好奇。

  “因为长风街夜市会让人流连忘返,而再好的地方去得多了也就会失了趣味,所以我喜欢把逛夜市的机会留给最开心的时候,给最美好的一天画一个终点。”墨宁认真地拉住沈云肆的流云广袖,“现在,我忽然想把这样的快乐分享给你了。”

  沈云肆有一瞬间的感动。

  多年以后,当沈云肆故地重游,再也没有明知他身份却依旧不惧为他抚琴的柳如如,也没有在一旁紧张忐忑的小墨宁,他才明白这时的点点滴滴有多么珍贵美好。

  长风街的夜市也是静安城的一大特色,大红的灯笼照亮了一整条街道,白天卖玉器珍玩的小贩退了去,满街全是小吃的香气,墨宁一入长风街如同鱼入了水,左手一串火红的山楂冰糖葫芦串,右手一袋花生糕,推着板车的李大爷在油锅里炸的球球是静安城独此一家,王阿婆的茯苓糕和春卷比大店铺里做的还要好吃。沈云肆也被她说得有点馋意,选了家干净的馄饨挑子就着板凳坐了下来。

  “来两碗红油馄饨,少加些辣。”墨宁理了理略微散乱的头发,“公子,元宵节只有汤圆没有馄饨,你还没试过这个吧?”

  “我在天宫很少接触到荤腥,在人间尝的都是酒楼里的菜式,这种造型奇特的团子都没有吃过。”沈云肆用勺子搅了搅浮着葱花虾米的汤水,也不怕烫,舀起一只就往嘴里送。

  “哎,我说你一个上仙吃东西怎么这么快,就不能优雅点慢慢品嘛!”墨宁看了眼沈云肆转眼就见底的碗,不由小声嘀咕道。

  沈云肆大大方方地拿过墨宁的手帕擦了擦嘴:“我来人间后吃东西一向很快,又没人与我把酒言欢。好了,不就是一块手帕吗,改天还你个新的不就得了。”

  “像你这种斤斤计较的仙人,我还怕你赖了去呢,不行,你得写个欠条!”

  “你这小丫头属实不知好歹,刚刚那钱都是我付的,买你个帕子够不够?”

  墨宁心里估量了下价值,乖巧地不在和沈云肆斗嘴,开始埋头继续吃馄饨,片刻后正无聊的打量着人流的沈云肆忽然又凑了过来:“小墨宁,你想修炼成神吗?”

  仙人分为两种,一种为天地生成或是天地生成的仙人的后裔,如天宫的天帝和沈云肆;还有一种则是妖神,就是妖修炼成神,可以和神仙一样在天地间来去自如。可以说修仙是每个妖的梦想,只是成仙需渡劫,天劫难过,只有陨落和成仙两种选择,一旦开始绝无退路。墨宁收起玩笑的神色,严肃的点点头,立马得到了沈云肆赞赏的目光。

  “看在你还算合我意的份上,遇到不懂的地方可以来冬林寺请教我。”沈云肆的声音以灵力灌入墨宁耳内,见墨宁大喜过望一副欲要跪拜的模样连忙按住,“只不过是在我回天界之前而已,你不必这么激动。”

  “谢上仙指点之恩,墨宁无以为报!”墨宁依旧是激动无比,连带着语气都轻飘飘起来,她原先只是把沈云肆当做朋友相处,却没有想到沈云肆会对自己这么好,心里的感动不言而喻,“那我能不能近日就去找你?”

  “随便你,我来这人间游历,短时间也不必回去。只是我不喜欢太过吵闹,你一个小家伙已经足够了,就不用再带别的小妖来了。”沈云肆看着墨宁欣喜若狂的模样心里却是浮起愧疚来,墨宁正在一步步地被按照谱写好的计划引上钩,他现在能做的也只是不把其他人也牵扯进这纷争来。

  而单纯的像一张白纸一样的小妖墨宁并不知道,此时的决定会让她陷入什么样的两难境地,只觉得幸福好像达到了一个顶峰,至于再往前一步会不会粉身碎骨,也就无从探知了。

继续阅读:第四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小犬妖马甲掉了怎么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