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缘起尘世
要狐狸抱抱2019-12-08 09:132,762

  “长风街走过路过的公子小姐大爷大婶,可别错过了我这三界里独一份的好故事——五个铜钱就能买到最外围的位置,姑娘我嗓门大,绝不亚于其他的那些说书人,前来听书还有瓜子相赠,要多少给多少啊!”

  要说最近的长风街最罕见的事情,也就是有个少女在最繁华的酒楼旁边叫卖着她的好故事。听众一拨换了一拨下去,那少女摇着团扇喋喋不休从未停歇。

  从楼里出去的或是长吁短叹或是争论不休,而从说书少女的脸上从未见过悲喜。有人说她是只妖,不老不死特地编了故事拿凡人来寻开心消磨时光;有人说她是哪个说书人新收的徒弟,换着花样又来骗钱了。

  今天的位置是坐满的。

  只因来了个剑眉星目的俊朗少年郎坐镇她身旁,登时静安城的女子一传十十传百,皆是挤进来看这被传为百年难得一见的美男子。乍一看确实是如天人之姿,让人皆是感慨不虚此行。少女赚足了银两,笑浮两靥,说起来自然是更卖力。

  *

  两千年前,上古大战爆发,魔君顾晔沉以一己之力敌万众,打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天界众神除却龙凤两族之外陨落得七七八八。其中魔君与天界僵持时,地界海族圣女横空出世,与夫君犬族之王一同与魔君同归于尽,才使天下得以安定。

  上古大战过后,魔界被除,天下一分为三界,其中天界众仙云集,地界群妖争锋,却是人间界最为热闹繁华。长夏王朝国泰民安,雨顺风调,倒也算是一派太平景象。

  国度之南,有城静安,静安城内最热闹当为人流熙来攘往的十里长风街。今日故事的主角是那长风街内罕见的两只小妖,两妖平日里正事极少做,倒是常常……

  “卖酒啦,新出桃花酿,无酒楼中间赚差价,仅需三两白银一坛,走过路过不要错——”

  蓝衣少女正盘膝坐于长风街的侧道卖力吆喝,嘴忽然从背后被人一把捂住,吓得一个激灵。待后面那人松开手后看也不看便一拳捣了过去:

  “林逸,你是不是有病!”

  “墨宁大人息怒,小妖有事相求啊!”

  少年眉眼俊秀,虽略带稚气也隐有锋利轮廓,在大众审美中也当得一个“俊”字。琥珀色的双瞳如清水浸染,若非两只毛茸茸的耳朵高耸,不易看出是只狼妖。

  听他语气急促,名为墨宁的少女却是不慌不忙,反而停下吆喝双手抱臂细细把他端详一遍才笑嘻嘻道:“说吧,又背着我惹到谁了?人物原因地点,缺一不可。”

  “城外冬青树林里的老熊妖,去冬青树林里想猎只兔子当野味,不小心走到他的地盘了。地点,应该是……”

  闻得脚步声渐近,呼哧呼哧的喘气声也逐渐放大,墨宁缓缓转过头去,与穿着灰色短袄的肥胖男子杀气腾腾的目光对了个正着。

  “混账!”

  墨宁猛地踹了林逸一脚,林逸也不嫌疼,反应迅速地把她拉起在大街上奔逃起来。一路上撞倒水果蔬菜甚至是鱼苗不计其数,运起轻功来才未因脚底打滑摔倒。被拉着的墨宁看在眼里疼在心,哀哀嚎叫:“住手,那都是银子啊!”

  林逸体力极好,一只手拖着墨宁狂奔还能气息平稳地劝导,“是银子,可你得想想命重要还是银子重要!三界现在有规定,进了宅院内就不许攻击也不准长时间蹲守,抄近路我们就安全了!”

  墨宁恨铁不成钢,仍旧心如滴血。若不是林逸这狼肉应该卖不了几个钱恨不得就此把他丢下卖掉,

  “我还损失了十来坛酒,你要如何赔偿?你说你一个狼妖怎么就没一点狼威风凛凛的样子,往人家领地踏一步就能被追杀到城里了?”

  “忍辱负重,忍辱负重,心中像我这样默念三句,什么样的火都能给按下去了。”

  “你这明明是两句。”墨宁毫不留情吐槽。

  “……”

  说话间两人已经甩开黑熊老远,再也听不到那粗重的呼吸声,悬着的一颗心也缓缓落下。

  直至慢悠悠走到了小院门口,看到手持双板斧已化成原型的壮硕黑熊时,两人脸上同时浮现了精彩纷呈四个字。

  三十六计。

  走为上计。

  墨宁从墙头被林逸迅疾地一把拉下,堪堪躲过了飞来的一只板斧才保住了自己的双脚,扑通跪到了地上大口喘气。

  松开墨宁,林逸亦是略感疲惫,目光在桃红柳绿的小院子里逡巡一圈,立马看到了小桌上不知何时泡好的茶水,无比自然地端起来喝上一口:

  “此茶不甜不辣的,没桃花酿有味。”

  “那是昨天的。”

  墨宁开口之前稍微站远了点,笑吟吟看着林逸尽情表演完“天女散花”后才往石凳上一坐,指尖在裙摆上轻轻一弹,溅上的灰尘便尽数落下:

  “自己擦干净。”

  墨宁向来话多,极少有这么简洁利落的时候,想必是因为今日损失太大情绪有些低落。狼妖林逸眼珠骨碌碌一转,立马想起一件可以让她重燃兴趣的事来。

  “上次那个百年一次的争宝大会不是要在冬林寺举行了吗,我已经提前报过名了。到时候我们就用东海玉琉璃去换火烈鸟的五彩羽,还不是想去哪就去哪里?”

  对于林逸的话,与其相处多年的墨宁都是本能存疑,纵然有些心动,仍旧没把握道:“你确定你拾到的一个小小琉璃能换到人家的五彩羽?”

  她刻意加重了“拾到”两字,显然是对林逸随随便便捡来的东西心有怀疑。若是天下的好东西都这么能让人轻易捡到,那她干脆以后就在海边蹲守,定能发个大财了。

  “你这不信任的语气是怎么回事?以前听我狼族长老说海族的琉璃珠玉一类都是好宝贝,只是对我们没多大用而已,还是可以卖个好价钱的。”

  像是忽然想起了什么,林逸白皙的双颊忽而染上绯红的色泽,

  “墨宁,海边可漂亮了,我只一眼望去就看不到边,我们狼族视力那么好——海边还有一片金色的细石子,海浪打过来会带来好多白色的小东西,那边的妖管它叫贝壳,还可以串成项链挂在脖子上。

  虽然你长得算是一般般,戴上应该也不会太丑。我们买到五彩羽就去看海吧,不迷路的话一天就能到。”

  我还想带你去海边的山上看日出,想带你到大海的对面看看到底有什么,想带你去雪山森林,苍茫草原,去每一个你说过想去的地方。

  藏在心底的话尚未来得及说出,眼前的少女却是调皮地竖起一根手指抵在他唇前,恰到好处地隔了一寸远:“听说大海里有鲛人,人类一样的上半身,鱼尾一样的下身,你是不是想去看鲛人?”

  失望的情绪在脑海中一闪而过就被自动剔除,林逸再一眨眼,狠狠在墨宁脸上扯了一把,假装感叹道:

  “你这老脸我是看了几十年,妙音阁湘妃楼的莺莺燕燕也更替了许多回,看来看去也不过是相似的面孔,海里的鲛人我还没见过,指不定各个都是大美人呢。”

  “好啊,你不光背着我去妙音阁,还去湘妃楼,见了柳如如又找李湘临。这个月的桃花酿你是不需要了,还是我一个人享用吧!”

  经过一番笑闹,墨宁心情已是大好,此时故作生气推开林逸大步向内院走去,眼角眉梢却是都挂着清清浅浅的笑意,林逸照常跟在后面,乐颠颠地一路追了过去。

  二人自认识以来几乎每天是在拌嘴中度过,对于这样的打闹也是习以为常。某个月桃花香和酒香混在一起便预示着春去夏来,轮回往复的日子像一条无风无浪的小河,流着流着,无可奈何地到了尽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小犬妖马甲掉了怎么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小犬妖马甲掉了怎么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