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若如初见
要狐狸抱抱2019-12-08 09:125,153

  说书人的故事里,也是有另一个说书人存在的。

  “却说那狼妖林逸,是三十年前犬妖墨宁在西山樱花谷救下的一只狼妖。当时墨宁灵力浅,修炼也不上心,遇到猎小妖的屠妖户仅凭一腔热血就不管不顾地冲了上去,和早已重伤的林逸联手才退了敌。”

  说书人折扇一敲桌子,目光一扫下面半信半疑的面孔。

  “要说在下是怎么知道的这么清楚,自然是那两人嘴碎自己宣传的。”

  “据林逸说自己是一路从岭南一路北上到了江南,沿途不是遭抢劫就是被人类中练了些旁门左道的“屠妖户”追杀,能活到个相对和平的城镇属实不易,顺便嘲讽了一下江南人的“待客之道”。墨宁自然对此嗤之以鼻,但好歹是有了交情,再加上两人都是无依无靠,也就自此住到了一起。”

  “如今三界相对和平,底下的未渡劫小妖起争执都是小打小闹。妖族和仙人只要不伤害我们凡人,都可以在人间定居。”

  “犬妖墨宁最擅长的事便是酿酒,四季酒为桃花酿、清莲露、霜菊饮、雪梅渡。如今各自在街头巷尾的酒馆里卖的红红火火啊。”

  *

  “二位,夺宝大会已经开始半个时辰了,还请尽快,别撞了其他客人。”

  “这个我自是知晓,哎林逸你怎么跑了,林逸你慢一点,借过借过!”

  两人一路几乎是冲到了冬林寺的北面偏殿,夺宝大会的入口。冬林寺是位于静安城的千年古刹,来往香客络绎不绝,不少人认出了这对小妖乃是林逸和墨宁,毕竟这般没牌面的妖也寥寥无几。

  林逸堪堪坐上了木凳,立马有一聘聘婷婷的女子过来为其斟上茶水,因着他在这些五大三粗或是奇异怪装的男子之中算得上俊美无双的脸还特地放缓了动作,不疾不徐地抛了个媚眼,让旁边的墨宁心中暗自感慨妖颜惑众。

  “墨宁,下次能不能不要出这么损人的主意,我的脸面都快荡然无存了好吗!”

  对于那姑娘抛来的媚眼秋波林逸暂且还未察觉,只是翻了个大大的白眼。每次与墨宁做什么事她都要把丢面子的锅推到自己头上去,害得他在说书人的口中风评欲下,气煞人也。

  “不损不损,谁让你非得拉着我去听什么说书人乱讲,前面倒还实打实的真,后来就开始乱扯。说什么咱俩定情已久,仿佛是他亲手牵的红线似的。”

  感觉到林逸饱含怨念的目光,墨宁咯咯一笑,大大方方地受下,又大大方方地将桌上早已摆好的桃花糕塞进嘴里。她一向最是喜欢这些美食糕点,既是之前交了银子,现在是不吃白不吃。

  却说百年前有一仙人下凡游历时心情大好,随手就从寿终的老住持手中接管了冬林寺,专门在寺北设了一个偏殿召集南来北往的商客及小妖在这里以物易物,简称夺宝大会,约七十年举办一次。不少小妖慕名而来想要一睹仙人风采,可惜神龙见首不见尾,这位神仙只有百年前才有人见上过一面。

  这殿堂正中央摆了个巨大的台子,周围摆了一圈上好沉水梨花木做的桌椅,墨宁目光大致扫过一圈,发现除此之外,和佛堂其他地方倒是大同小异。

  夺宝会参与者的宝物和名单都是早在一个月前上报好的,届时主持秩序的人族修真者报到了谁的名号谁就直接上台即可。现在台上正介绍宝贝的是一只圆滚滚的黑熊,长得颇为喜感。

  “啧啧啧,不是冤家不聚头,这家伙居然排在我们前面,一定看到我们了。”

  正满心欢喜嚼着桃花糕的墨宁见了那团漆黑险些噎住,连忙腾出一只手来给自己拍了拍后背。擦去嘴角渣子后脸色一苦,想到上次黑熊精那虎虎生风的架势,恨不得把自己藏到了桌子底下才是。

  “看到就看到了,能在这里把我们怎么样?”林逸却是轻哼一声,丝毫没了上次落荒而逃的狼狈,

  “上次是我先侵犯了他的领域有错在先,若是他一直不放过打一架便是了。真当我堂堂一只狼妖是纸糊的了。”

  “别别别,你不是纸糊的我也是个泥捏的,可不想再跟他打了。”

  墨宁对那双板斧着实是心有余悸,对林逸忽上忽下的战斗力也是本能存疑。记得上次对练的时候林逸还是被她打得连连败退,又怎能与那头灵力强劲可占山为王的黑熊相比而论。

  “那你也太怂了点。”

  林逸笑骂一句。

  “说谁怂呢,怎么有人次次挨欺负了都要找我呢?”墨宁与林逸坐在最外围,与每一圈隔的也是较远,见没人注意,作势便要去掐他。而上面的黑熊收了珍宝,一旁的人族高喊了一声“犬妖墨宁”,话音一起,两人连忙收了手。

  从林逸手中接过流光溢彩的东海玉琉璃,墨宁运着自己蹩脚的轻功落到台上。说来奇怪,那琉璃在林逸手中还是冰凉冰凉,到了墨宁手里不到片刻却已经升温,且不是令人难受的滚烫,而是温热一片。

  想起自己以前从未接触过琉璃,墨宁只当是自己手暖,还是早些把它卖出去心里才能踏实。施法将玉琉璃高高托起,以便让殿中所有人看清面貌:

  “来自东海的玉琉璃,是我朋友机缘巧合得到,得知火焰鸟前辈前来此次夺宝会,不知可否以玉琉璃换取前辈的五彩羽?”

  一身红衣好似如熊熊烈火燃烧的女子听到墨宁报自己名号后从座位上连忙站了起来,目不转睛地盯着在空中散发着迷人光晕的琉璃球,忽而皱起眉头似是在思考真伪。

  来人间参加夺宝会的多为一些和墨宁林逸灵力相差无几的小妖,而火焰鸟以飞行速度快出名,得其尾羽五彩羽一根就能有她们速度的七八成,墨宁也就是估摸着眼前这只火焰鸟是小妖才会讲价,不然一般的鸟族不会轻易出售尾羽。

  琉璃球的光晕在灵力的加持下愈发绚丽华美,像一道溶于水中的彩虹又被晕染开来,在座许多妖不由看呆了眼。

  “我愿用五彩羽换取东海玉琉璃。”只是思索片刻,火焰鸟立马爽快答应道。

  “你那五彩羽比起玉琉璃算不得什么,东海琉璃品质上乘者可是能换到大法宝的。”黑熊精轻蔑地看了眼火焰鸟,一时间倒是忘了和墨宁林逸二人的小小仇怨,

  “据我所知,你灵力低浅,买了你的五彩羽只能发挥五成速度,不合算。”

  “你!”火焰鸟原以为自己很快就能捡了宝,见状恶狠狠瞪了黑熊精一眼,对他的破坏极其厌恶,“墨宁妹妹,这琉璃我收下了,羽毛给你两根。”

  “且慢,我这里有一套七色绣花飞针,绣出来的衣裳耐寒御水,可挡火焰,比那鸟儿的羽毛值钱多了。”

  见两人争执起来,另一女子“巧绣娘”也报价道。

  “我这有一宝剑,尚未开封,灌入些许灵力就能使用。”

  “我有一座金钟……”

  事情明显正往不可控方向发展去,墨宁听着不少妖争先恐后地报价,忽然有些后悔没有弄清这琉璃的功效价值。

  幸好夺宝会上没有宝贝报名必须卖出的规矩,墨宁倒是懂得审时度势,见状缓缓收回玉球,和林逸交换了一下目光后连忙道:“诸位仙友,我改变了主意,暂时不想卖掉琉璃了,还真是抱歉。”

  周围一片争吵声顿时停了下来,全场俱寂。墨宁脸上笑意歉然,朝众人行了一礼后连忙御轻功退下,知道是说多错多,不敢再多嘴一句。主持的人族愣了两秒,方才喊道下一位的名号。

  拿出宝物而不肯卖掉,在夺宝大会上也算是少有。墨宁到底是有点心虚,回到座位上后再也没了刚才的随意欢快。

  凳子尚未捂热,林逸在桌子底下轻轻扯了扯墨宁的袖子,尽量压低声音道:“我怎么觉得刚刚那几个都在看你。”

  “……”

  两人期待已久的夺宝大会就这么草草结束确实扫兴,林逸还抱怨了句没有五彩羽怎么去看鲛人,不过一切在性命面前都不值一提。

  墨宁甫一转身,看到几个身影从偏殿走出的一刹暗叫不好,和林逸互换了个眼神便各自分开,将玉琉璃往怀里一塞,转身就朝北边的河流处飞奔而去。

  再往北有一条环城河,冬林寺就是依水而建。两人一路招摇潇洒惹下不少的江湖仇家,时常有打打杀杀,也就极其擅长逃命。遇到追杀就分开,一方走陆路,一方走水路,总有一边能逃掉,不容易被一网打尽。

  墨宁本体乃是犬妖,在陆地奔跑的速度不算慢,幸好那火焰鸟没有一起追来,左拐右拐地甩掉了那群人后,她也是很快逃到了河边。

  青松绿树环绕,如茵碧草繁茂。墨宁无暇欣赏这里的风景,转眸望向那碧波粼粼的河面。施展轻功只那么一跳,长及脚踝的裙摆在空中如一朵水蓝色的花朵徐徐开放又闭合,最后足尖“轻轻”地落到船头。

  翻了船舱里煮得正香的一壶雪顶含翠。

  里面的人正盘膝坐在舱内闭目养神,忽然船身一震,滚烫的茶水倾翻了一地,恼意顿生。未等他开口,舱外的人听到声响连忙道歉:

  “仇家追杀,借地一用,万分抱歉!”

  少女的声音温软清甜,像静安城最好的甜品铺子里的水果糖,甜而不腻,清清爽爽。沈云肆刚刚燃起的零星火气被浇灭得一干二净,好奇地掀开布帘,两人四目相对,俱是一惊。

  沈云肆本以为声音的主人会是位天姿国色的美人,没想到却是一个仅仅容颜清秀穿着素净的少女,蜜糖晕染般的剪水双瞳里透露出紧张的讯息,一边靠着船身暗中蓄力,小心翼翼地做出随时准备逃跑的姿势,一边目不转睛地打量着他。

  因着奔跑太快,怀里还滚出一颗明晃晃的东海玉琉璃。

  感受到东海玉琉璃和眼前这个少女血脉相应的波动,刹那间如同九重天上游走的雷电轰隆隆全部砸进脑海,让沈云肆不由呼吸一滞,想起此次自己人间一行的目的来。

  那是当今天帝与万凰之后亲自赋予他的使命,仅是天帝附在耳边短短的一句话,令此时与墨宁相视的白衣上仙情绪略感复杂。

  墨宁自出生起便从未见过如此俊朗不凡的年轻男子,若说林逸是尚未长开,眼前人已经是完全成型。他的眉眼生的极其好看,没有刀削斧砍的锋利轮廓,而是宛如浅淡墨痕细细勾勒,每一处都不算精致,落笔时却有着山水画般恬淡的气质。

  “犬妖墨宁拜见上仙。”墨宁嗅觉灵敏异常,沈云肆身上浓郁的仙气让人倍感舒适,非仙人不得有,见状连忙恭恭敬敬行了个礼。

  一面行礼,一面又忍不住抬眼偷偷去看他。没想到这难得一遇的上仙轻易就被自己遇到,生得果真是惊为天人,以后也不知何时能再次遇到,赶紧趁此机会多看几眼才好。

  “小妖偶得宝贝,夺宝会后被人追杀,还请上仙大发慈悲……让一点地方。”

  墨宁笑得有几分讨好意味,她虽然不知眼前这个上仙脾气如何,但也不想让这东海玉琉璃被那些人夺了去。她虽然一人对上他们几人不至于丢了性命,但绝对是灰头土脸的十分难看,最终还要被抢走了东西,实在是面子上挂不住。

  上仙面上表情无甚变化,上仙轻轻一挥流云广袖,无形的仙风刮过,几只正气势汹汹往这赶来的小妖便莫名地到了千里之外。

  墨宁惊讶地往岸上看了一眼,见追杀的几个家伙就这样无影无踪,不由羡慕起这位上仙神通广大的法力来。回过头却见沈云肆薄唇微挑,摊开手掌心伸到自己面前:

  “一两银子。”

  末了见墨宁不解的神情又补充了一句:“你刚刚下来时打翻了我泡的茶水。”

  墨宁本以为仙人都是潇洒大度,超然物外,没想到今天见了一个却是视财如命,视的还是人间的财。奈何人家虽然只是轻松一拂袖,但也是保住了自己的东西。想起钱袋空空如也,只得硬着头皮道:“今天出门急,也没想买东西,身上一文钱都没有。”

  说罢忐忑地看了沈云肆一眼。

  大抵是从未见过这样的蠢笨小妖,沈云肆忍俊不禁,拍了拍船头示意墨宁可以坐下:

  “那就先算了。上仙我今天心情好,顺道送你一段路程,以免那些宵小再追来。只是我在天上也是个闲散官职,你不必那么拘谨,我大名沈云肆,直接唤我名字即可。”

  “那公子好歹也是个仙人,知不知道这玉琉璃有什么作用?”心想着不用还钱,墨宁心里喜滋滋的。又觉得对救命恩人直呼其名似乎不大礼貌,称呼便从上仙换成了公子。

  “东海玉琉璃,可以制成玉佩首饰挂在身上,百毒不侵,邪祟尽散。”

  闻得这样一句,墨宁本性毕现,抱紧怀中玉琉璃惊呼一声:“原来是这么好的宝贝,所幸没被他们抢去,不然可就亏大了。”

  “嗯。所以你有了这样的好宝贝,可别忘了我今日的解救之恩,记得下次把一两银子送来还我。”

  沈云肆懒洋洋地靠着船舱,原是仙气十足的超然模样,却因说出口的话而大打折扣。墨宁向来是喜怒皆形于色,听他对那点银子念念不忘,小脸立马垮了下来。

  “怎么,你莫不是想欠了银子不还?”

  粼粼水面上并无舟楫轻荡,只需一点灵力就能驱使着小船往前行驶。墨宁无声坐于船头,看着自己一张清秀的脸在水中随波澜微微荡漾,心中盘算的却是一壶怎样的茶才能价值一两银子。

  若说是被敲竹杠,堂堂一名仙人又不大可能做出这样卑鄙无耻的小人行径来。思虑再三,墨宁只得怨怼起了自己的好运气,众人皆道仙人难得一遇,自己偏生在逃跑时无意撞上,这样的孽缘促使自己欠下一两银子,可悲可叹也。

  “待我,过几日再来还你。”

  墨宁终是下定决心,眼见着船就要到了长风街的岸边,心中如释重负,只欲快点逃离。虽说这样的仙人比想象之中要好相处得多,但只要一想到自己欠下的银子就坐立难安。

  “沈公子再见!”

  不等船停稳,墨宁连忙飞身上了岸边,再三保证一定会去还了沈云肆的银子后才转身往热闹的长风街走去。少女身上衣袂飘飘,蹦蹦跳跳的背影渐渐远去,沈云肆原本是含笑看着,笑容却是渐渐在嘴角隐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小犬妖马甲掉了怎么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小犬妖马甲掉了怎么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