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离家而去
要狐狸抱抱2020-01-09 18:335,756

  (求审核大大看看我,这本一直没更新

  你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窗边看你。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也让清寒悄无声息地入了梦境。

  桃花酿特有的甜香随风灌入鼻腔,熟知此味的岂是墨宁,亦有林逸。少年本是心情愉悦,甚至还想着该如何给沈云肆和柳如如牵线搭桥,而在目光落到了小院内自斟自饮的青年身上时,整张脸立马垮了下来。

  怒火在心头猛然窜起,林逸从来不是那种能忍的性格,为此才惹下不少仇敌。见他颇为愉悦地自饮桃花酿,正准备冲出去要把这个窃贼赶走,却是难得心细地先捕捉到了一丝怪异。

  他看到楼上的少女独坐于美人靠边,是无比惬意的姿态,两只手撑起自己的下巴,饶有兴趣地看向下面的沈云肆。墨宁的寝衣是白色,在黑夜之中本就十分明显,下面的人仿佛是没看到一样,仍旧在不慌不忙地斟饮。

  良久,青年喝饱饮足而去,又将满地狼籍清扫处理。见墨宁依旧笑吟吟站在原地,林逸却是再也压抑不住自己心头的怒火,猛然在下面喊了她一句。

  话音一落,白影哐当坠地,单膝半跪,沾染不少灰尘。

  “大半夜的,又有何事?”

  其实以前林逸与墨宁相处时也不是没有干过半夜将人叫起来的事情,多数是让她去煮个鱼汤,或是两人把酒共饮。邻里常常抱怨睡至半夜就能闻到饭菜香味,导致觉都没得安生。

  墨宁仍旧以为林逸是要吃些什么,不由感慨这狼妖的胃口就是好。偏生那家伙还不会调弄食材,也就自己心情好的时候能去给他做些。

  一来二去,也未从沉沉黑夜里捕捉到少年瞳孔里更为深沉的暗色。

  “墨宁。”

  他忽而开口,不再是玩笑的神色,而是带着微微的恼意:“你能不能以后不要去找那个天庭的人,我们本就是陌路,地界与天界终究还会是不一样的。”

  她微微一怔,立马就想到林逸原来是看到了刚才那一幕,顿时就有些羞赧,却是没在意所谓的“人妖殊途”:“你我也是来自于不同的种族,四海之内本为一家,何须如此?”

  “敢情是我有时候独自出去抛弃了林逸大人,让大人生气了?”墨宁又补充了一句,大大咧咧没有否认的样子让林逸心中怒火更盛,别的话一句也说不出来,绞尽脑汁想了半天只得道:“你是个女孩子,总是去找一个男人,不能注意一下名声吗?”

  “那我还和你住同一个院落呢,什么时候介意过外面的风言风语怎么传?”

  “那也不能……”

  “好了,”墨宁半开玩笑地一点林逸脑门,“你最近怎么有点婆婆妈妈的了?我这几日外出可是有大收获,上仙答应以后可以在我修行上略加帮助,明天我就去请教他,等我回来也教教你怎么样?哎,林逸!”

  看着少年二话不说转身回房的孤寂身影,墨宁心情逐渐由兴奋转成了沮丧。她本以为林逸只是生了她独自去玩的气,没有想到他却是连沈云肆这个人都讨厌了上。自从两人认识以后,几乎没有闹过什么不愉快,没想到在沈云肆出现以后,亲密无间的关系却忽然有了裂痕。

  墨宁轻手轻脚地走上楼,站在林逸的房间门口。他的房间没有上锁,甚至只需轻轻一推就能推开,但那扇门仿佛是有千斤重,承载着两人多年的欢声笑语和风雨同舟的日子。

  对于忽然闯入她生活的沈云肆,她无比喜欢和他相处的每一分每一秒;而对于林逸,她同样舍不得离开。犬妖从上古至今未变的习俗就是喜欢群居生活,她不明白多有几个朋友有什么错,既然可以和大街小巷的凡人谈笑风生,为什么不能和仙人交友呢?

  思考片刻后,墨宁仍旧不明白林逸讨厌沈云肆的理由在哪,只得鼓起勇气敲响了房门。很快,林逸余怒未消的面孔出现在眼前,却让墨宁着实松了一口气。

  “那个,明天出去逛逛吧。”墨宁讪讪一笑,小心翼翼朝前跨了一步,见林逸没有多余的动作,便把装着糕点的小袋子往他手里一塞,“王阿婆做的,她知道你喜欢吃花生糕,还多给了点。那……明天见?”

  见林逸点了点头,墨宁逃也似的离开了他的房间。林逸靠在门边上听着渐渐远去的脚步声,忽然蹲下身去,滚烫的眼泪滚滚而下,勉力抑制着呜咽起来。

  他从小被家族长辈教导男子汉不能轻易落泪,出门闯荡更是不得心软,他一向天不怕地不怕,说话怎么爽快怎么来,一路上招惹了不少仇家这才收敛。

  几十年前墨宁不顾自己安危冲过去救他时,他就对这个仗义的小妖产生了好感。几十年的相处更是让好感转变为喜欢,只是他能感觉到墨宁对自己并没有其他意思。

  他既有些不甘心,又有些庆幸能和喜欢的姑娘共同生活,这般和谐的日子却被一个沈云肆横插一杠。他长久以来积累的委屈和不甘像是找到了一个发泄口,全部倾注于那个仅有一面之缘的沈云肆身上。林逸恨不得立马修炼成功,渡过天劫去找沈云肆打上一场,才能发泄掉心头堆积的怒火。

  见林逸点了点头,墨宁逃也似的离开了他的房间。林逸靠在门边上听着渐渐远去的脚步声,忽然蹲下身去,滚烫的眼泪滚滚而下,勉力抑制着呜咽起来。

  他从小被家族长辈教导男子汉不能轻易落泪,出门闯荡更是不得心软,他一向天不怕地不怕,说话怎么爽快怎么来,一路上招惹了不少仇家这才收敛。

  几十年前墨宁不顾自己安危冲过去救他时,他就对这个仗义的小妖产生了好感。几十年的相处更是让好感转变为喜欢,只是他能感觉到墨宁对自己并没有其他意思。

  他既有些不甘心,又有些庆幸能和喜欢的女孩共同生活,这般和谐的日子却被一个沈云肆横插一杠。他气愤,他无奈,长久以来积累的委屈和不甘像是找到了一个发泄口,全部倾注于那个仅有一面之缘的沈云肆身上。林逸恨不得立马修炼成功,渡过天劫去找沈云肆打上一场,才能发泄掉心头堆积的怒火。

  长夜寂寥,无风无月。

  两人再次见面时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还是像以前一天笑闹着互道早安,去街上的铺子里吃一碗热气腾腾的豆腐花当做早餐。当然是墨宁结的账,林逸身上的银两早花得所剩无几。

  吃饱喝足后两人划着船去了城外的冬青树林。据林逸品鉴,冬青树林里的野兽肉质最好,尤其是野兔。

  “不许杀狐狸!”墨宁手上一道玄光飞出直接砸掉了林逸的黑铁刀,林逸被墨宁吓了一跳,不满地收回武器:“我可从来没吃过野狐肉,尝一次怎么了,它又不是你亲戚。”

  “狐狸长得好看,我喜欢狐狸。”那只黄毛野狐被林逸所伤,背上的刀口还在流着血,墨宁没来由的一阵心软,轻手轻脚地把野狐从地上抱起,用灵力给它疗了伤。

  野狐向来聪慧,知道墨宁是它的救命恩人,静静在墨宁怀里趴了会后才跳了下去,转眼间就消枝叶茂密的林间。林逸撇了撇嘴:“煮熟的鸭子飞了!”

  墨宁讪讪一笑,回过头正想安慰一下林逸,身旁少年却是脸色大变一记飞刀扔了过来,堪堪贴着墨宁耳边擦身而过。远处响起一声痛呼,二人互相对视了一眼,转身就跑。

  一条长鞭呼啸而过,把墨宁抽得滚出好几米。林逸大惊失色,忙运起轻功向墨宁那边赶去,霎那间却有劲风卷起一地木叶草屑拦在中间。熟悉的身影拦在两人面前,形成了一道包围圈。

  “又见面了,两个小家伙。”通体漆黑的毒蝎女妖口吐人言,那张人脸实在算不得好看,却是十足十的魅惑气质:“看来你们是安逸日子过久了,都敢来城外游玩?在城内动手有大动静我们不方便堵截,在城外你俩不是任由我们蹂躏?”

  她说话时的习惯极其让人不适,舌头不时吐出,还朝林逸不断抛媚眼。若是个美人还就罢了,毒蝎这“风范”,着实是令人难以昧着良心夸赞。

  怪不得说沦落到凡间的小妖大多都是见不得人的一类。

  “可是我真的没带东海玉琉璃。”墨宁脸色一苦,手上却毫不含糊,两条冰蓝色的缎带从袖中蹭蹭飞出,直奔向那条带有荆棘的长鞭。林逸则是直接化为原型,向其中最弱的白衣少女扑去,白衣小兔妖尖叫一声,挥舞起法杖去挡,奈何狼妖力量大,竟是硬生生撞断了那法杖。

  黑熊精显然与那小兔妖有些交情,见她那边危急喊了声“我来助你”,却真的拔出两把刀气势汹汹挥着冲了过去。墨宁边应付着毒蝎边注意着那边情况也还算轻松,看到这一幕不由噗嗤笑了出来,与林逸遥遥喊话:“看到他那样子还真有点话本里头程咬金的气势,只是刀换作板斧就更像了。”

  黑熊不知程咬金为何物,只本能觉得不是什么好的形容,挡下林逸一击后气得哼哼:“你们就只会看戏了?还不去把那女妖给收了!”

  旁边嘻嘻哈哈观战的四人一拥而上,墨宁在心里一个不落地问候了一遍四人的亲属祖先,担心林逸的安危又不能先撤,只得硬着头皮迎了上去。袖中缎带被收回,换成了一柄旋转的紫竹伞,吃力地挡下大半攻击,却还是有一些飞针刺了过来。

  墨宁就地一滚,见飞针刷刷几下全部扎到了前面的地上,心有余悸地拍拍胸口。刚想从地上爬起来,一条彩练悄无声息地绕到旁边卷住了她的腰,墨宁连忙化出爪子来扯断彩练,可一来一回到交锋耽误了时间,另一波攻击接踵而至。

  墨宁操纵伞柄,轻轻一转便挡在了身前,这一次的法宝却穿透伞面尽数袭来,林逸睚眦欲裂,也不知哪来的力气甩开缠在旁边的两人向那边冲去。法宝震碎带来的巨大冲击力却是让周围空气都被撕裂,迷蒙尘烟四起。

  *

  料想中的疼痛被朗朗清风驱走,沈云肆一身青衣飒飒犹如神明从天而降,袖上不变的流云随着手臂的挥动似乎要跳了出来。只是那一个动作,几个刚才还在猖狂的小妖立马就到了不知何处,倒也生得一番质问了。

  在看到这熟悉身影的一刻她也是想好,若是这几个家伙再纠缠不休,她就说这位上仙是自己的好友,看谁还敢不长眼色地一而再再而三欺压上来。

  墨宁喜出望外,收了紫竹伞就拱手朝沈云肆喊了声谢。而他扫视周围一圈,缓缓落了地才玩笑道:“小墨宁你这功夫差劲的可以啊,这种好东西居然用来御敌。”

  “你以为每个人都像你一样啊,袖子一挥人就被刮走了。”

  她心情颇好地对着沈云肆扮了个鬼脸,又招招手示意危机解除,让林逸过来道谢,“却说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上次我看你这玉琉璃时和它互生了感应,不过它现在应该不在你身上吧。”沈云肆话音刚落,林逸原本还算不错的面色倏然一变,忽然举起从怀里掏出的玉琉璃往远处扔去,墨宁大惊失色,眼疾手快地用缎带把琉璃拽了回来,“你干什么?”

  林逸并未作答,却是颇不友善地看向沈云肆,眼中的打量已经完全化作了敌意:“我说你怎么总是无处不在,原来施了法跟踪我们。”

  “你这小子能不能有点良心,要不是我赶来救你们,你早就被那黑熊重伤了吧。”沈云肆玩笑的语气进了林逸耳朵里却是有了另一番味道,林逸化为人形,英朗的眉眼间满是怒气:“你是在嘲笑我没有能力保护好墨宁?”

  墨宁再迟钝的反应也能看出情势不对,忙一把扯住林逸圆场:“我也不需要任何人保护,早就与你说过的,我能打得过他们,只是容易控制不住力量,不想造下杀孽而已。”

  “我看你根本就是居心不良!”林逸这次却不依不饶,一把将墨宁拽到身边,对着沈云肆抬高了音量,“你能不能离我们远一点,是不是闲的太无聊没事可做?活得太久所以把脸皮修炼得比牛皮纸还厚是吗?”

  “你给我住嘴!”墨宁一道突如其来的怒吼让两人齐齐看去,之前所有的纠结和不解全部在此刻化为愤怒,她不能理解为什么一直粗神经有个限度的林逸会不分青红皂白的对沈云肆无礼到这种程度,而沈云肆脾气再好也是一位养尊处优的上仙,更何况刚刚出手为他们退了敌,于情于理都不应该这般。

  墨宁生怕沈云肆发怒,悄悄用手肘抵了抵林逸,“向沈公子道歉!”

  “见色忘友这一词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林逸气极,却不忍心对墨宁说太重的话,一双如琥珀般明澈的眸子里盈满怒火和委屈,拂袖转身而去。

  墨宁不放心林逸,只得朝沈云肆道了歉又要离去,沈云肆也不生气,只轻轻地拍了拍墨宁的肩膀示意她快去。

  *

  她轻功着实是一般般,等到了小院子的时候林逸已经是整理好了包袱,两人恰好在门口撞见,蓝衣少女惊愕地往后退了两步,才发觉两人之间的沟壑已经到了难以填平的地步。

  险些与她撞上,林逸顿住脚步,低下头复又抬起,怒火冲天的模样好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眼睛里是墨宁从未见过的款款深情。

  他第一次郑重地牵起墨宁的手,触感光滑细腻,让他同时红了脸颊和眼圈。墨宁下意识地想要往回抽,林逸力气极大,甚至不惜弄疼了对方也要把她的手紧紧握住,似乎这样才能给予自己一点勇气。

  “墨宁,墨宁,我好喜欢你,从很久以前就喜欢了。”

  林逸的声音其实很好听,如一块上好的羊脂美玉般温润无瑕,却又自有男性的阳刚之气。情窦初开的少年也许能在夜半无人处笔墨洋洒,写下一纸淋漓的情话。可在真正要揭开那一层朦胧的面纱向自己的心上人诉说多年隐藏的情意时,却总会磕磕绊绊,思前顾后。

  林逸心跳如擂鼓,等待着墨宁的回应。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就喜欢上了墨宁,但知道只有这时他才有孤注一掷的勇气。几十年的隐忍,几十年的等待都会在此刻有一个回应。然而墨宁渐渐转变的脸色却让林逸的心脏一点点的凉了下来。

  墨宁的表情从疑惑,再到难以置信,再到了连自己也搞不懂的愤怒从心底油然升起。

  可是到最后她已经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表情来面对林逸,面对她当做至交好友多年的少年。

  情之一字说来玄妙,并不是个你情我愿就能解释的通。在墨宁的心里林逸永远是被江湖仇家追杀,在绝望中朝她投来一道求助目光的小少年,多年来的相处让两人心中的共同生长的情感分化为两极,如若相见,只有死局。

  墨宁再次用力,这次轻而易举地从林逸那里抽回了自己的手。林逸琥珀色的眼睛里流露出一丝哀伤的情绪,她从始至终都没有说过一句话,可这种无声却又明明白白的拒绝深深刺痛了他,让少年满腔炽热的情感,一朝被碾做了齑粉尘泥。

  林逸绕过墨宁轻轻推开了房门,外面就是熟悉的青石板小巷,巷子里有多少块砖瓦,巷头又住着哪几户人家,他全部记得一清二楚。

  林逸闭上眼睛踏过了门槛,耳边传来陈嫂家的女娃被朱伯家小子弄得哇哇大哭的声音,这样的日常每天都在长风街尽头的小巷里上演,寻常甚至是觉得烦躁,此时此刻此情景,竟连孩童的嬉闹声落在耳畔都觉得不舍。

  他忽而又睁开眼,似乎要把这条已经很熟悉的巷子永远记在脑海中,巷子并不长,脚步再慢也很快走到了尽头。他只是迟疑了一瞬便转过弯去,让背后的人再也看不到他的背影。

  变故有时就是在一瞬间,平地一声雷,劈得猝不及防。之前两人嬉笑打闹的场景还历历在目,墨宁倚在门边看着他渐行渐远,泪水不知什么时候流了满脸也未曾察觉。

  江南之大,天地渺渺。可墨宁知道,此别以后,林逸再也找不到他的家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小犬妖马甲掉了怎么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小犬妖马甲掉了怎么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