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有香如故
要狐狸抱抱2020-01-02 13:573,269

  “小妖林逸恐是与墨宁之间闹了什么矛盾,两人先前还是关系极好的模样,后来定是闹掰了。诸位若是不信,可以去看看大街小巷里哪还有林逸的身影,看来不光是人与人,这妖与妖之间的友谊也难有个天长地久的。”

  说书人折扇一收,这一回的故事就到此结束,只留下已有未尽的那些人仍旧在揣测林逸离去的原因究竟是为何。

  对于长期无所事事的人来说,两个小妖的故事简直可以成为饭后茶余的笑谈,一纸悲欢离合诉尽,免不了又是一阵胡乱的编排。墨宁对此早已习惯,却因好友的离去有些愤愤,听到最后将手中花生一扔转身就要离去。

  “故事的主角这么急着就要离开,看来是对这些人东拼西凑的故事并不满意啊。”独间内忽然出现了一道熟悉的身影,沈云肆自觉地抓起红漆小桌上剩下的一块绿豆糕塞进嘴里,须臾之后眉毛却皱起,丝毫不顾风度地吐回了盛废物的小箧里。

  在天上待了多年,在人间也是流连许久,他自认为已经过了许多东西可以接纳,却是一直忍受不了这样怪异的味道。入口偏腻又太甜,软软糯糯却不似桂花糕香气纯正,见这家伙吃得很香,没想到竟是如此。

  他是悄无声息惯了,向来也与林逸大呼小叫的墨宁却是被吓个不轻。见沈云肆皱着眉将绿豆糕吐出,连忙伸出手在他袖子上一扯:“不请自来也就罢了,怎么未经允许擅自抢了我的食物,那是我预备着……”

  话说到一半忽然没了下文,取而代之的是脸颊上越来越烫的温度。她忽然想起那绿豆糕是自己放到唇边又放了回去,当时是想着留带回去,谁成想这家伙直接给塞进了嘴里……

  不行,绝对不可以乱说!

  “让我预备着带回去做夜宵的,谁让你过来了。”墨宁故做掩饰,在脸上颇不自在地一抓,却不曾想到那层绯色被沈云肆尽收眼底却是不解其意,只见她坐立难安地摇耳摆尾,不由笑道:“不过是一块绿豆糕而已,绝对不会值太多钱,你大可放心。”

  “呸呸呸,我是那样在意金钱等身外之物的妖吗?”墨宁越发觉得如坐针毡,更是不想与他在同一室内呆下去,转身就要朝外面走。却被沈云肆从后面一把按住肩膀,顺着那力道险些跌到了地上。

  似乎是意识到自己力气用大了,沈云肆飞快道了歉,继而松开手:“墨宁,你可知我为什么来找你?”

  “为何?”

  “都说女子心细如尘,我看你连钗子掉了几个月都没能发觉,就特地给你送了过来。”他负手而立,笑容轻轻浅浅,“还有一事,我见你近日闷闷不乐,又见碧波湖附近的樱花林开的正盛,再过几日樱花就要凋谢,特地邀你一同观赏。”

  她蓦然想起自己与林逸的初见就是在樱花林里。那花比较罕见,听北边搬来的涂叔说,整个国度或许仅有静安城外那一片有粉白交叠相映数里。

  墨宁年少爱玩赶去寻找,正好瞧见一头小黑狼被所谓的“屠妖户”追杀,当时仅凭一腔热血冲上脑门就赶去把人救了下来。从那时起,她心中一直把他当作是挚友至亲,如今乍一别离,心头空落落的,仿佛少了点什么。

  拒绝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她抬眸忽然撞向了沈云肆的视线,除却隐隐的探究外,就是未加掩饰的期待,激起了墨宁素来就有的心软毛病。一手拽住他的袖摆,推开窗子就腾空而起。清冽的微风拂过耳畔眉梢,沈云肆才发现她的轻功已经略有进步——起码是能够安安稳稳减缓速度,而不是如同刚学会飞翔的小鸟了。

  嗯,只是这速度,着实是慢的令人发指。

  “不如我来?”

  大概算了下城外距离这里的路途之后,沈云肆不由开口。

  “我已经尽量平稳了。”挚友离去,被人嫌弃,双重打击让墨宁委屈巴巴。

  “以你这个还不如原地踏步的轻功,或许我们到的时候樱花已经谢了。”沈云肆将自己袖子扯出顺道又揽住了少女纤细的腰肢。

  墨宁只觉得整个人倏尔一轻,转瞬间竟是到了密集的云层里去,以往虽有一身灵力,但她还是头一次上了云层间。清风拂面,亦有柔软云朵不时从身边滑过,用手一抓,竟是轻易四散又在身后凝聚,惊得她深吸一口气,冷意立刻从嘴中灌入。

  “冷吗?”

  温温柔柔的声音从上方落下,墨宁点头如捣蒜:“冷。”

  “冷你还张嘴。”

  想到他说得有理,墨宁乖乖闭上了嘴,一双眼睛却是止不住地四处乱看看。她轻功不好,还是第一次上了这么高的地方来。顿时空濛山色与潋滟湖光尽收眼底。越是由上头望去,越是能发现静安城美得出奇,连那寻常看起来平平淡淡的景色再从高空俯视都是似画卷铺陈。

  “静安城确实是好看的。”

  虽然有冷风不断灌入,墨宁还是忍不住多说了一句。沈云肆淡淡“嗯”了一声,后又补上一句:“山美水美人更美,妙音阁里面的柳如如不错。”

  “李湘临呢?”

  “没见过。”

  “那我呢?”

  “你?”

  沈云肆手抖了抖,墨宁身子一颤,险些从云端上一个倒栽葱跌落下去,连忙死死抱住他的胳膊。要掉一起掉,落地也要抓个垫背的。

  “好啦,其实我知道自己哪里能和整个静安城知名的美人相提并论,开个玩笑而已。”

  其实她这一问虽然有玩笑的意思,却也是有几分在意。见沈云肆不答话,墨宁心里没来由地略略失落,不知何时生起的情感在心中悄然发芽生长,或许初见时是纯粹是因为他生得好看,又逐渐转作了欣赏,此时半是玩笑半认真的幼稚问题只是想探寻一个能让她继续将这样情感释放的答案罢了。

  仙人御云的速度总是极快,转瞬之间,延绵数里的樱花林就如一片浅色霞光在云端底下出现,飘飘忽忽地撞入眼帘。在云朵消散两人纵身越下的一瞬,沈云肆才小声回了一句。

  “其实我觉得你更好看点。”

  压得极低的声音被风一吹,消散无形。

  但其实她听到了。

  *

  樱花林中薄雾初散,细碎的露珠于花瓣上不肯滑落,压得片片粉白都是颤巍巍地垂着头。馥郁幽香钻入鼻腔,让墨宁猛地一嗅,心情瞬间舒畅。

  “当时我就是在这里救的林逸。”

  她忽而眯起眼睛一个个搜寻过去,很快在几乎一模一样的樱花树中找到了自己想看到的那一株,还兴致勃勃地指给沈云肆看。

  彼时的樱花与大致相似,铺天盖地的粉白云霞胜似九重天上绵软云朵,不知采来由墨宁的手做成蜜酿的滋味该如何。沈云肆此时是这般想着,却冷不防被她所打断,随着墨宁手指的方向看去,下意识就将一句嘲讽丢了下来:

  “我却不知道,以你这样的功力还能去救了别人,当时被几个不入流的小妖吓得往我这里跑我还是记的清清楚楚的。”

  “那是以前!”

  见他质疑自己实力,墨宁深感不忿,连忙解释,“那时候好几个屠妖户追着他跑,模样可怜极了,伤口遍体都是,虽说是皮外伤,但看起来简直是奄奄一息了。”

  “其实那时候我灵力也是一般般,只是怎么能忍心让同为妖族的就在我面前倒下,脑子里不知哪根弦突然挑起火,猛地就扑过去了。”

  “于是你就救下了小狼妖,两人从此成了静安城内的一段佳话了?”

  “那是当……你也听过?”

  意识到自己回答的点好像不对,墨宁连忙切了个话题。

  “闲来无事茶楼酒肆里坐坐,还真以为你们俩是佳偶天成了。”

  “没有,绝对没有的事,我与他是清清白白的!”

  许是因为着急,墨宁语气都是快了些,却不知该如何解释起自己与林逸在寻常百姓中传出的那些流言蜚语。在那些人看来,自己与林逸常年同住一小院,定然是匪浅的关系,悔也悔也,应该趁早与那些人说清!

  “这个我自然是知道。”

  见她焦躁不安地来回踱步,沈云肆连忙在她头上一按,将人固定在原地勿要碍眼。而手掌触碰到柔软发丝的一瞬间,他又忍不住去揪了揪那耳朵。柔软的毛包着轮廓,耳尖偏圆,果真是个小犬妖。

  是个可爱的小犬妖。

  他心头蓦地一软,连语气都忍不住柔和了些:“你陪我逛樱花林,我就再陪你去碧波湖畔练御剑飞行。千百年来没人与我从人间这样一同走过,你是头一个。”

  “真的吗?”

  墨宁没想到自己在他心中竟还有如此地位,心情瞬间舒畅起来。

  林逸的离去让她伤感,但每一次与沈云肆相遇,似乎总会有令人开怀的事情发生,驱散了积郁在心头的些许阴霾。这时候的离愁别绪都是岁月徐徐流淌的长河里的一块暗礁,行船时未免会碰上,一阵疼痛过后便只留下落花流水去的怅然,即使此后天各一方,也可各自安好。

  满树的雪云下她回眸一笑,竟是光华璀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小犬妖马甲掉了怎么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小犬妖马甲掉了怎么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