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碧波湖畔
要狐狸抱抱2019-12-07 09:293,414

  说是互相陪同,沈云肆果真是没有爽约。

  仅仅隔了一日,墨宁坐在梳妆台前对着菱花镜正编着小辫,窗前的粉白帷幔忽然无风自动,一道青光倏地闪进屋内,落地则升,转眼变成了玉树临风的白衣上仙。

  “原本还以为你会主动来找我,没想到竟是个如此惫懒的,只有我亲自过来找你了。”

  沈云肆仍旧是那副优哉游哉的样子,甚至在墨宁看来有点不着调,与想象中天庭那些一丝不苟的仙人有些差异。

  但她从镜子中向后面看去,那一身交领白衣凌霜赛雪,下裳上的青松孑然独立,栩栩如生,配上一袭宛若丹青淡墨匀匀调和而成的广袖灰衫,更像是水墨画里走出来的人。

  墨宁没来由地脸一红,沈云肆却是嫌她动作太慢,竟是上前一步直接拿过她手里的桃木梳,问也不问一声就自然地给她梳起长发来。

  墨宁的头发不像其他女子一样蓄的很长,大约只蓄积到腰间。桃木梳在浓密的乌发间细细往下顺去,而她的发质极好,柔顺如在流水间滑过,一梳到尾。沈云肆还是第一次给人梳头,记起柳如如那天的惊鹄髻甚是好看,便想着给墨宁也盘一个。

  于是依着记忆把她的大半头发挽起,以手里的玉簪固定住,又把余下的发丝在手中认真编了起来。墨宁原是惊讶于沈云肆的一番动作,后又从镜子里瞥见自己玉簪绾起的青丝都稀稀拉拉地掉下不少,啪地一下就把他手打开:“不弄了不弄了,你给我存心搞破坏!”

  “别动。”即使听到了她的抱怨,沈云肆却是置若罔闻般忽然俯下身去,两人之间的距离瞬间被拉近到咫尺,墨宁如同被火炭烫了一样松开了手,维持着原来的姿势一动也不敢动。他的呼吸声近在耳畔,身上还有淡淡的茶香和花香搅和在一起,是熟悉的雪顶含翠气味。

  “长得不好,果真不是我技艺的问题。”沈云肆挑唇自顾自幽幽一叹,墨宁却是忍俊不禁,不轻不重地一拳砸在了他身上:“人要脸,树要皮,你们神仙餐风饮露,广集自然万物,果真脸皮就要厚上一些。”

  她收回手来,依旧把头发梳成之前的模样,既不盘复杂的发髻,也不戴繁琐的珠钗。沈云肆懒洋洋地靠在一旁的梁柱上看着墨宁打理好头发:“对了,你上次那柄伞瞧着不错,拿出来给我看看。”

  “好。”墨宁一挥手,那柄泛着紫光的伞便到了沈云肆面前。

  他捏了捏伞骨,见窗户是开着的,忽而又抬手把伞往窗外的空中一抛,飞身而起单脚踏上,又借紫竹伞在风中旋转的力飞跃到远处一枝树桠上。

  刚刚放下小梳子的墨宁仍在惊叹,却被沈云肆一挥手就挪移到了身旁,修长的手指遥遥一指原地不动只不断旋转的伞:“你可以从这儿飞到那里并保证伞不下落,我就教你御剑飞行。御剑飞行要求会掌控力道,不然到了空中受风力的影响会掉下去。”

  “此话当真?”

  “当真。”

  他话音刚落,墨宁即刻足尖一点,旋身重重落到伞上,被灌输了灵力的紫竹伞往下沉了沉。亮盈盈的光芒都是微微一颤,少女显然受到了惊吓的脸孔赫然在他眼前浮现。

  “不行,落地太重,你要在空中就调整好力道。”沈云肆心中暗笑,面上却是严肃道。

  “那我再试试。”墨宁也并不颓丧,朝沈云肆俏皮地咧嘴一笑,双脚离伞直向树桠飘去。

  犬族悟性极高,墨宁借着风力在空中调整好力道后在树桠上只震掉了几片树叶,比之前要好上不少,而沈云肆在天宫见惯了悟性更高速度更快的神仙,自然对墨宁不大满意:“落地时不能震掉树叶,再来。”

  “拜托,这可是很容易落叶的那种树木,稍微碰一下就能落的!”

  “不行,再来。”

  “又掉了,再来。”

  “伞歪了下,再来。”

  “太慢了……”

  ……

  “这一百零八次你可总算满意,还真是难伺候。”

  停下最后一次尝试后,墨宁懒洋洋打了个哈欠。天地良心,她哪怕之前和林逸对练的时候都没有这么累过,为了学个御剑飞行,还真是下了极大的苦功。

  “你不这样练习到足够为止,我怎么好教你御剑飞行?万一从上面再摔下来,把脑子给摔傻了怎么办?”

  沈云肆目光将她上下扫过一眼,竭力忍着笑就转过身去,“原本也就不聪明。”

  “你说什么?”

  “说你笨。”

  “你才笨!你们全天庭的人都笨!”

  墨宁愤愤,指尖燃起灵光往他身上一点,登时如石子在他头上狠狠砸了一下,只有痛觉,却不会流血受伤。

  他忽而回过头来,吓得墨宁连连往后退了一步,正“哐当” 抵到了树上退无可退。沈云肆趁势展开双臂抵在树干处将她禁锢在此,若不是一片落叶飘飘悠悠地恰巧坠落到他头上,这样有些暧昧的姿势确是引人深思。

  “公然诋毁天帝,你倒是好大的胆子。”

  “我何时诋毁了天帝?”

  两人逐渐靠近的距离让墨宁的思维也渐渐开始凝滞,满脑子只剩下沈云肆那张天妒人怨的俊脸,双颊如火烧,尾巴不安地摇来摆去。

  “你才笨!你们全天庭的人都笨!”他有模有样地仿着墨宁之前的语气,见她脸色越发滚烫,心中顽意顿生,“这是你方才亲口说出来的,天帝乃是天庭之主,自然也就在这全天庭的范围内了,而且首当其冲。”

  “所……所以我说了句大不敬的话,你就要非礼我?”墨宁忽而一抖,满脸的羞涩换成了难以置信。

  这什么跟什么。

  沈云肆慌忙松手以示正派,两人距离拉开的一瞬,却见少女收敛了刚才的羞涩笑得张狂肆意,一副诡计得逞的模样。

  “幼稚。”

  他甩出一句,目光落在她兴奋地一颤一颤的耳朵上,剩下的话又到了嘴边说不出来了。

  “对了,我送你一把剑,名为长平。”话到嘴边说不出,立马转作另一句以掩饰尴尬。沈云肆长袖一挥,一柄泛着莹白光芒的长剑赫然跃入眼帘,在半空中轻颤着剑身,“这剑是我多年前在东海所得,剑身就是以东海沉铁锻造,剑柄与剑鞘为东海玉石雕琢,你只需要割破手指,再将鲜血灌入后输入灵力即可轻松驾驭。”

  “这么贵重的东西还是算了。”墨宁也收敛了笑意,在那仙剑上面扫过一眼。心里盘算的却是自己轻功不好,若是把这剑随随便便给弄坏了,必然是赔不起沈云肆的,“我有自己的仙剑。”

  “你那柄剑我见过,也无需在我面前拿出来了,根本不适合用来飞行。况且这剑……与女子更适合,只送你这一次,接着。”

  他看似随手抛掷出,仙剑却是缓缓落到墨宁手里。剑身莹白光亮,剑柄却是温润的黑青色,恍若静安城山雨欲来之前的天空。纹路精雕细琢成一头不知名神兽的模样,东海暖玉触手生温,握在手里极是暖和。

  见他执意要送自己,墨宁有些心动,也不再虚伪地推拒,用锋利的剑刃在指尖一划。但是那冒出来的鲜血被仙剑自发吸入,伤口有些浅浅淡淡的疼,却难以抑制满心的好奇。她又将手掌覆上输了些灵力,顿时有了种可以与剑随时融为一体的感觉,不由喜滋滋道:“这仙剑好有灵性。”

  说话间早有仙剑被置于空中,沈云肆抓住墨宁的手一跃而起,稳稳当当落上去:“我先带你熟识一番,别松手。”

  “好。”随着不断升高,静安城也是渐渐变成了模糊的一个点。渺渺流云隐没了剑身,呼呼风声从耳畔擦过,掠夺走了脸上不知何时升起的温度。剑身向上避开一朵乌云,不可避免地一颤,墨宁猛然一把抓住沈云肆的手,“要是我摔下去了,也拉着你一起。”

  话虽是这么说,两人渐渐升起至云端上层时,墨宁还是忍不住松开了另一只拽着沈云肆袖子的手去拨弄在周围飘飞翻卷的流云。风在耳边呼呼作响,有了绵软云朵的阻挡刮在脸上却也不算疼,轻轻柔柔,还带着点痒意。

  怕她本性毕露“凶恶”地直接把此处流云抓起来吞下,沈云肆好心情地在旁边解释一句:“这边的云只能摸不能吃,天宫的瑶池里倒是有可以食用的云朵。”

  “好吃吗?”

  “好吃。”

  “有多好吃?”

  “反正比你那什么……绿豆糕好吃。”沈云肆其实也从未无聊到抓起瑶池里的云品尝味道,只得胡乱报了一个自己不喜欢的点心名搪塞过去,“你这家伙究竟是学御剑的还是纯粹来天上玩的?”

  “不就是在剑上保持平衡就行了嘛,我可以试试了。”墨宁心念一动,长平剑随之叮当出鞘,在白花花的云层中也闪烁出莹莹光芒。她松开了沈云肆的手向上一跃,便稳稳地落在了仙剑上,“如此看来,却也不难。”

  “念诀,控制好方向与我平行。”他并不相信她口中那些鬼话,甚至还分出神来往那面注意着,以防墨宁一不小心就栽了下去。

  墨宁心不在焉应了声是,操控起长平向前缓缓破空而去。她这还是第一次在云端飞行,难免有些兴奋。在云朵稀疏的地方向下望去,朦胧的雾气笼罩着不知名的城郭,无数条河流如一条条蜿蜒银带搬交错铺陈千里。忽然想起静安城往东数万里就是东海,墨宁眼前一亮,连忙朝沈云肆高声喊了句:“我们可不可以往东海方向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小犬妖马甲掉了怎么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小犬妖马甲掉了怎么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