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更夫之死
疏璃ol2019-03-28 13:281,348

  第八章 更夫之死

  这是月圆后的第一夜。

  无月的夜,星星的光太暗淡,灯笼挂在房前。

  熟悉的三更,熟悉的打更。

  “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

  打更人很老,老到驼背。

  他走的很慢,在昏黄的街上。

  眼前是挂四个灯笼的十字路口,那里很亮。

  十几步的路,打更人走的很漫长。

  十字中央,老人的背突然躬直。

  四个角落,四颗流星,是四根箭。

  四个黑影在奔袭,目标只有一个。

  箭羽落空,两根牛筋绳套却套在身上。

  凶器的目标是心脏,一矛一剑却前后穿过胸口。

  夺命的是背后的第五颗流星,没有多余。

  那一箭射穿了他的喉,打更人从此永远退休。

  一切动作是闪电的快,街巷很快变的空旷。

  ――

  城主的门敲响,这次送的货物是自己的尸体。

  这是有心人的挑衅。

  箭放在城主的手上,上刻“第五”。

  接更夫命的是杀盟的“第五箭”。

  第五箭,杀盟排行老五。

  这是个完美的巧合,城主不这么认为。

  这一切,一定是不眠人的罪。

  时间没那么巧合。

  仁慈放人是罪,城主想杀人。

  ――

  阳光挣扎着升起,又一日黎明。

  琴楼的琴在响,却乱人心扉。

  步轻夜:你的心乱了。

  琴音骤停。

  琴女:更夫死了。

  步轻夜:你认识他。

  琴女:不止。

  步轻夜闭上了嘴,他没有探究别人故事的习惯。

  琴女:

  这座城镇存在的意义从来只有一个。

  它因我而存在,包括这里的所有人。

  步轻夜默默的听着,似乎在听一个冷笑话。

  琴女:你不问为什么?

  步轻夜:故事在美也有散场的时候,问与不问没有区别。

  琴女:那是因为你不是故事中的人。

  步轻夜:

  你可以用这故事为他送行,用你的琴。

  你的琴音从来没有故事。

  琴无心,再美丽也是徒然。

  ――

  故事在回忆,琴音在响,那是送行的歌。

  琴音未完,弹琴的已经泪流满面。

  琴女:

  他是个忠实的仆从,他从小陪着我。

  他是个哑巴。

  所有的心里话,无论欢喜还是悲伤。

  我都会说于他听。

  因为他是哑巴,所以不用担心话传出去。

  他是我的知己,虽然他只是个听众。

  他走了。

  从此,我的真心话再也无处可说。

  从此,我便要虚假的活着,再没一刻真实。

  小青:公主,你还有我。

  两个女人在哭,场景已失控。

  ……

  步轻夜无言,这一刻他只能做观众。

  他一向不会安慰人。

  ――

  客栈,屋内。

  黑衣人:更夫死了。

  江寒:哦?杀人的是谁?

  黑衣人:第五箭。

  江寒:谁买了他的命?

  黑衣人:目前不知。

  江寒:

  不管是谁,这无名域都不是那么好拿的。

  秦王朝的胃口太大,总会有人看不过眼。

  ――

  酒馆,叶凋零和唐明月在喝酒。

  叶凋零:更夫死了。

  唐明月:与我们无关。

  叶凋零:无名域要乱了。

  唐明月:书院不管这些,谁作主都是个笑话。

  叶凋零:乱世之下,岂有安卵。

  唐明月:与我们有什么关系。

  叶凋零:我们都是从书院出来的人。

  唐明月:

  你知道,我的心思只放在一人身上。

  不过,等你快要死的时候,我会救你。

  叶凋零:乌鸦嘴。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苍穹醉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