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沈暮蝉2019-07-21 12:455,388

  收到原玉信息的不止乔思和骆庭川,司少钦也收到了。

  一周多以前,司少钦因为花边绯闻太多而被经济公司下了通牒,若不是有诸多大牌代言在身,恐怕经济公司早就和他提解约了。

  半年前,因为在赛场上膝盖受伤,他很久没露面比赛了,这也就意味着他的商业价值将会大大下降,更别说他还闹出了一堆丑闻,而且这个丑闻还是和他的小裙子有关。关于他在狗仔的内部传说总是非常精彩,除了混乱的男女关系,还有不可言说的性向问题,所以他才会变成八卦头条的常客。

  但他却非常不以为然,甚至我行我素直到再次被拍到。经纪人恶狠狠地告诫他,他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足球明星随时都可以被踢掉换人上位,不想干的话就解约!

  “那就解约吧。”这是司少钦从公司离开前说的最后一句话,甚至带着懒洋洋的笑意。

  他和经纪人闹翻的那晚,快递送来了原玉的信息。

  后来,他拿着名片来到了Amor餐厅,正好Amor在招聘甜品师。他在lo界混了十多年,做甜品的手艺自然是超绝,不比赛以后他快闲出鸟来了,突然觉得也许做个甜品师也不错,说不定还能找到原玉的下落。

  而且……他也想试试离开赛场后别样的人生是什么感觉。

  在怪人社同学聚会过去的第十天,他的甜品师生涯出现了大危机。

  夜色被星辰打捞,入夜以后的西宁才真正开始一天的繁闹。在路人惊讶的目光中,司少钦穿着早餐兔的lo裙,背着运动双肩包,清爽帅气地骑着自行车穿过街道,最终停在了Amor旁。

  走进餐厅之前,他看到外面站着一堆可疑的男女,当头的女人好像有些眼熟,但司少钦赶着上班便没太在意。

  进了餐厅,没想到看到了熟人——在骆庭川常坐的那个落地窗位置上,今天却意外的出现了方然大小姐,她身边坐着男伴还有一个年长的男人,看起来像家庭聚会。

  就这么一眼望去,方然真的非常显眼。漂亮的长卷发,挺拔秀丽的西装裙,眼神美得很利落,方然的眼神总是令他印象深刻,好像把面前的一切都做了精准定义般毫无波澜。

  但是方然身上又有种不可言说的神秘吸引力,是只可以被人类的第六感察觉到的那种,司少钦想到这里,不由得扬了扬唇角。

  路过落地窗前时,司少钦还是不小心听到了一些东西。

  坐在方然对面的似乎是他的父亲,此刻父亲正沉着脸将桌上的一份合约推到方然面前。沉声道:“你别以为雇佣一个男友来对付我就可以混过去。”

  方然抬眸看了一眼桌上合约,又看了一眼旁边的慌张的男伴,耸肩:“被发现了啊。可是爸爸……你们想要的我都做给你们看了,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吗?”

  方父似乎在强忍着情绪,冷声道:“女孩子就该有个女孩子的样子,你看看你现在像什么样,明天立刻搬回家里住,不要再找什么借口!”

  方然挑了挑眉:“女孩的样子应该是什么样子?”

  方父蹙眉:“当然不是你这个样子,成日鬼混在外不归家,年纪到了也不相亲结婚,也不好好回大学教书,吊儿郎当的就不像个会相夫教子的模样。”

  “当女孩子好难,我从小跟您学骑马打球的时候都没学过这些呢。而且……我不是很想结婚,爸爸。”方然漫不经心的杵着下颌道。

  方父并不在意她的话,离席前下了最后通牒:“今天这件事先记账上以后再算,明天我给你安排了和外交部韩教授的小儿子见面,不许再缺席!”

  方然望着父亲的背影叹了口气,回头又看了看满头冷汗的雇佣男友:“不好意思,因为你暴露了,所以说好的劳务费只能减半了。”

  雇佣男友摊手无奈:“都是你爸太凶了……不过下次如果再有男友扮演的需要可以找我,给你八折优惠哈!”

  方然笑笑。

  他们话说到一半就被侍应生打断了,侍应生送来了甜品师赠送的蛋糕,这次是海盐柠檬起司,蛋糕上还留了卡片。

  方然拿起卡片,看到上面的字愣了一下,她露出笑意。

  上面写着:你是世界上最特别的女孩。

  哈,这甜品师祝福语真够土的,不过……很受用。

  而Amor门外,正准备推开门的乔思,手腕忽然被一只骨节分明的大手握住了。

  乔思一怔,回头一看,再次撞进了那双熟悉的眼眸,又黑又清澈的瞳仁倒映着她正在无奈翻白眼的样子,今夜的骆庭川依然精英式帅气,小学鸡式缠人。她想说别白费力气了,却被骆庭川抢先了。

  “如果昨天说的条件你都不满意,也许还有一个,你可以加入我公司旗下的乐团……”

  乔思眼睛一亮,还没说话就听又他补了一句:“……虽然你的技术很烂……但我可以给你找老师,只要你答应。”

  还真不指望他嘴里能吐出什么好词,原来上次是故意在旁边听她拉琴吗?她知道自己技术是很烂,但能走后门进入川流映画旗下的乐团,真是极具诱惑力的条件。

  他眸色冷然,却总对着她泄露出微光,导致她现在满脑子都是重新回来的关于骆庭川的一切回忆,越清晰越可怕,不行,绝对不行。

  乔思悄悄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疼得吸气,她从骆庭川的手里抽出自己的手冷静道:“骆先生,你知道你现在的行为就是跟踪狂吧?小心我也给你寄什么律师函,别再跟着我了。”

  感觉自己放跑了五百万的彩票,乔思狠狠心一把推开骆庭川,背着琴头也不回地走进Amor。

  骆庭川无言的站在餐厅门外,C计划居然也失败了,但这个计划明明是找了公司精英层一起开会讨论过的,怎么会失败……他骆庭川怎么会在一个人身上连续失败三次?

  而乔思不知道,Amor里正有一堆老熟人等着她——早就等候在餐厅里的林琳,一见乔思出现立刻对身后的几个男女招了招手。

  “瞧,绿茶婊来了。”

  乔思脚步一顿,哇……这可不得了,这餐厅里现在全是她得罪过的人,以林琳为首,还有之前同学聚会上得罪的女同学,以及曾经被她拒绝掉的几个男同学,还有Alex,上次恐怕被她坑得不轻,从她进来那一刻就开始举着手机对她拍视频了,这是想干什么?

  林琳举着红酒,趾高气昂的围着她转:“你不是爱演戏吗,继续演啊,要不是我在微博上发了帖子吐槽你,还不知道原来你是惯犯了,看我今天好好把你的样子录下来发网上,让你不要再去祸害别人!”

  “哈,当年就是她勾引我男朋友,居然还说自己不知道别人有女朋友,太贱了!”

  “早就应该把她发网上示众了!”

  ……

  难怪这一堆人聚到了一起,原来是来真人快打了,乔思这人真的非常能屈能伸:“那个……我看你们是误会了,有什么话好好说哈……”

  说着就往后退想开溜,林琳自然不会放过她,上前一把抢过了她的手机,打开微信看了几眼。林琳看笑了,果然如她所想,乔思的微信里不止在和一个男人撩骚。

  林琳很满意的扬了扬她的手机:“等我把这些录下来po到网上,看你以后怎么演戏!还要顺便发一份给我认识的所有乐团经理。”

  乔思累了,林琳这是要搅得她彻底找不到工作,她想了想,试图解释两句:“我其实得了一种病。”

  “绿茶病,我知道。”

  好吧,没用。

  看形势不好,她往后退了几步想找机会跑,还没退几步,后背突然碰上了一个坚硬的物体……乔思回过头,骆庭川也正低眉在看她。

  这个角度的骆庭川,下颌线流畅,鼻子挺拔,十分英俊又漂亮的角度。

  等等……她怎么还有心思想这些,顿时慌了一下,他立刻用手扶住她的琴,另一手稳住了她的腰,但在别人看来,这就是一个乔思被骆庭川半抱在怀的姿势。

  确实很暧昧,一抬头,近得呼吸交缠。

  乔思还没怎么样呢,就看到骆庭川脸微红了一下,她恍惚间想到了那年在天台和他告白时,他也是这样,很容易就脸红了,却还要装得冷漠无情的样子。

  他身上偶尔会流露出一种不够流畅却圆润的可爱。乔思想笑,看来毕业这么多年了他真的没有谈过一次恋爱啊……

  在场的人大半认识骆庭川,很多都是高中同学,林琳身在乐团更是对川流映画非常熟悉,看到两人抱一起了纷纷愣在了原地。

  “怎么是骆庭川……他不会现在正和乔思勾搭吧?”

  有人笑:“有什么奇怪的,两个怪物倒是很般配。”

  林琳毕竟是知道骆庭川什么身份的,顿时酸道:“骆先生,你不会看上她了吧?你知不知道她骗了多少男人?”

  骆庭川终于把眼神从乔思脸上移开,看向林琳,冷声回:“知道。”

  林琳被噎了一句,又说:“她接近你也不过是想进你的乐团罢了,她可同时还在撩骚一堆男人,我看你都不知情吧!”

  林琳拿起乔思的手机给骆庭川看,骆庭川接过手机草草看了一眼,居然直接将乔思的手机放进了自己的衣袋,傲傲地对着林琳道:“我知道了,请让开。”

  很显然,他要带着乔思走,而乔思也觉得找到了靠山,立刻乖乖不讲话。

  林琳觉得这个男人简直是被狐狸精迷昏头了,她冷笑了一下:“骆先生,乔思和我们的账还没算清楚呢,乔思只能跟我们走。”

  林琳和身后的一堆人往前站了站,堵住了去路。Amor的侍者在一边劝说无用,只好赶紧打电话叫保安,但林琳似乎无所畏惧,她说了自己老爸是什么大人物,直接让人把门堵住了,非要整到乔思不可。

  乔思小声对骆庭川道:“要不你先走吧。”毕竟是她搞出来的乱子,林琳大不了就是羞辱她一顿也不能把她怎么样。

  骆庭川和她对视了几秒,不知想到什么,他那有些傲气的唇角忽然弯了弯,乔思有种不好的预感,果然下一秒就听他说:“我要是带你出去了,你就答应我。”

  没等乔思回答,骆庭川对着蓝牙耳机说道:“刘律师,跟着我来的那群记者人多吗?”

  刘律师:“还好,再加上想踩死你的那群员工,倒是挺多的。”

  “告诉他们我的位置。”

  刘律师:“好……等、等一下?”

  嘟嘟嘟……

  刘律师:“……”

  人群之外,司少钦倚着门看了一会儿热闹,发现乔思和骆庭川都被围住了,他拍了拍自己的小裙子,有些不悦地走了过去。

  Alex举着手机,突然看到视频里走来一个lo裙美女,登时渣男属性藏不住了,挪了几下走到司少钦身边,手搭上了司少钦的腰,调戏道:“嗨,小美女。”

  司少钦皱眉,感到腰上那只手往下挪了挪,好像摸了一下他的屁股。

  居然被咸猪手了……司少钦挑了挑眉,对Alex露出一个非常可怕的微笑:“摸哪里呢?”

  Alex大概没想到这人一开口居然嗓音如此低沉,吓:“……伪娘?”

  敢叫他伪娘?司少钦杏眼微眯,哈,难怪那么眼熟,原来是上次欺负乔思那个渣男,那真得好好教训他一下了。

  但他没来得及出手。

  嘣——

  “离那个女孩远一点!”

  身后传来一声闷响,没等司少钦回过神来,Alex就“唰”地一声被掀倒在地,司少钦目瞪口呆地回头,只见方然正拍着手,冷冷望着地上打滚的渣男。

  Alex居然被方然一个飞踢踹倒了……更令人目瞪口呆的是接下来的一系列连锁反应,Alex连带撞倒了一个烛台,烛台又点燃了窗帘……

  身后传来一声闷响,没等司少钦回过神来,Alex就“唰”地一声被掀倒在地,司少钦目瞪口呆地回头,只见方然正拍着手,冷冷望着地上打滚的渣男。

  Alex居然被方然一个飞踢踹倒了……而且,还连带撞倒了一个烛台,烛台又点燃了窗帘……

  与此同时,被堵住的门口忽然被几个记者推开了,一大群人蜂拥而入,十几个记者,还有十几个想踩死骆庭川的员工,一时之间混乱不已。

  骆庭川趁着混乱拉着乔思就打算跑,但还没跑出两步,忽然有人大叫:“着火了,着火了!”

  窗帘的火势不大,却引燃得很快,马上就燃到了门口,两人脚步一顿,只听餐厅的警报铃大作,消防的水淋了下来,所有人乱成一团……

  混乱中,方然用外套裹住了还在看着这蝴蝶效应发展回不过神的司少钦,柔声道:“跟我走!”

  ……

  两个小时后。

  好在消防来得很及时,餐厅的火势在不大的时候就被止住了,但所有在Amor餐厅参与闹事的人都被带到了公安局。

  于是时隔十天之后,怪人社的四个人又以这么诡异的方式聚到了一起。

  几个人湿漉漉的靠在墙边等着做笔录,你看着我,我看着你,乔思和方然对视了一眼,忽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方同学,司大明星,你们两个怎么也?”

  方然笑:“真巧,我在相亲,正好看到一个猥琐男在欺负女孩就忍不住出手了。”

  “那女孩是我哦!”司少钦笑眯眯地望着方然,正要继续接话,骆庭川却像想起了什么似得皱眉打断道:“那些难吃的甜品都是你送的吧。”

  “哪里难吃了?我可是Amor新来的甜品大师,我还在想乔思什么时候能发现我呢。”司少钦揉了揉湿发,即使这么狼狈的样子笑容依然很闪耀。

  真的有那么巧吗?乔思望着三个人,脑海里敏锐的闪过了什么,她想到那夜收到的原玉的信,是原玉指引自己去Amor,这一切会有什么关系吗?

  这时,外面来了人叫司少钦和方然先去录笔录,昏暗的小房间里顿时只剩下了两个人。

  她的目光落到骆庭川身上,只见他正靠在墙上,脸上的水迹勾勒出他完美的下颌线,又缓缓滴到地上,乔思欣赏了一会儿,完全忘记刚刚的疑问了。

  骆庭川似乎感受到她的视线,他回过头,将衣袋里的手机递给乔思,冷然道:“手机里那么多男人,也都像你当年对我那样吗?”

  乔思笑了一下:“是呀。”

  骆庭川无言的抿住了唇,望着她的眼神又多了一丝复杂,他似乎怕自己露出太多情绪,有些烦闷地回过头,又不愿意再开口了。

  看起来是生气了。

  乔思低头看着地板,声音很小的解释:“骆先生,当年对不起了,我其实……是有病的。”

  她说过很多次可没有人信她,很早之前她就得了一种病,这个病学名叫lithromantic,中文叫做性单恋,得了这种病,她可能永远都无法获得恋爱。

继续阅读:1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怪物恋爱联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