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沈暮蝉2019-09-17 10:562,713

  离开警局的时候已经是半夜。

  因为起火只是一场意外,在警局录完口供后骆庭川的助理便先接走了人,乔思是最后一个结束的,跨出警局大门的时候已经没人了。

  好冷……她拢了拢身上凉薄的单衣,把琴抱在怀里打算步行回家,夜里要下雨了,临时被抓出来,她身上根本没有一毛钱。

  最近可真是无妄之灾多发时,再不跑快点恐怕又被林琳那群疯子堵住。

  “上车。”闷沉的车轮声突然停在身后,乔思回头看了一眼,车上传来了熟悉的声音,自然是骆庭川,他连衣服都没换,还是湿的。

  乔思“哦”了一声,立刻从善如流的跳上了车,月黑风高下雨夜,保命要紧。

  上了车却没看到别人,他不是被助理接走了吗?乔思疑惑地把琴放到空空如也的后座,想他总不会是刻意在等自己吧……

  “我住西二区,骆同学顺路吗?”乔思问。

  骆庭川已经启动了车子:“不顺路,我送你回去。”

  哦,那就是刻意在等她了。

  “谢谢……”

  骆庭川看向她,眼睛里看起来像在散发着认真算计的小微光:“不用谢,我是要报酬的。”

  乔思无语了一下:“我今天没带钱。”

  骆庭川想了想,忽而微微挑唇:“我不要钱,你给我别的就行。”

  随即他转过身,怕她跑了似的立刻开车,乔思顿时觉得他脸上的笑有点渗人……

  她闭上嘴巴,瞥了一眼他脖颈间隐约的红线,那颗扣子被他藏在衣领之下无法窥见一点踪迹,但又让人知道它是存在的,颇令人烦躁,好像在提醒她自己曾经是个混蛋一样。

  乔思移开眼神,尴尬的用手擦了擦脸上的水迹。一路无言,车外下起了大雨,漆黑的大街上除了骆庭川的车灯外毫无光源,让她瞬间会错觉进入了一个奇怪的时空,世界上的人仿佛都消失了,只剩下他们两个人,被迫要在一起逃亡。

  他的车里很干净,甚至连香薰都没有,那些能让人类的感官感知到的东西都不存在于他身上,真的好无趣。

  “有歌可以听吗?”她好尴尬,总不能一路什么也不说。

  骆庭川顿了一下,点头:“有CD。”

  乔思立刻去扒拉抽屉,摸出那唯一的一张CD,摸出来却又更尴尬了。借着车里的微弱的光源,她看到自己手中拿着那张老旧的巴赫CD说不出话。

  那是她送给他的。

  不知道多少年前的事,她真的记不清了,好像是认识没多久以后,她随手将这张最喜欢的CD塞给了这个无趣的男同学,因为他当时说,他不喜欢听音乐,他觉得音乐很浪费时间。

  乔思强迫他收下了这张CD,每天和他分享耳机,从此以后他再也没有说过音乐浪费时间这回事,她那时候觉得能够安利出最喜欢的音乐特别自豪。

  他现在手底下有最好的乐团之一,不知道是不是从那时候开始改变的呢?她无从得知。

  乔思最终还是把CD放了回去,毫无波澜的说:“你怎么还留着这个?也太旧了,应该放不出来了吧……”

  骆庭川回头望了她一眼,那目光中的光源同样是很微弱的,他的语气也很平:“哦,因为这会时刻提醒我还没有回礼给你。”

  瞧瞧,这哪里是欠人的语气,明明是要债的,乔思抖了抖。

  骆庭川像是被CD勾起了回忆,继续说:“除了这个还有很多,你给我的每一样礼物我都留着,你要不要都看一下?就在我家——”

  乔思立刻惶恐:“我不看,你都留着干嘛?”

  他知不知道这听起来真的好变态!

  骆庭川一本正经的谈判:“乔思同学,你和我,来来回回还有很多要算清楚的,帮我治好恋爱恐惧症只是第一步。”

  第一步?乔思想跳车了。

  “我可以给你付费,也可以满足你所有条件,你真的不考虑吗?”

  又来了。

  “那也不行。”乔思果断拒绝,“我要下车,马上。”

  骆庭川听话地把车停在路边,乔思立刻打开车门下车,一脚踏进黑漆漆的夜色,头也不回。她听到身后有急切的开门声和脚步声,跟着她毅然闯进末世一般的夜。

  骆庭川追上她,十分不解:“为什么?我可以给你所有你想要的东西。”

  乔思停下来,抱着手臂:“可是我不喜欢你。”

  “你放心,我也不喜欢你。”他下颌一扬,双手插进衣袋,还挺高傲。

  乔思被噎了一下,继而听他道——

  “既然你可以同时和那么多男人恋爱,那么多我一个有什么不可以呢?况且我只是让你教我恋爱,对你来说没什么大不了的,不是吗?”

  他在夜风中理直气壮的质问她:“而且,当年是你先抛弃我的。”

  太有理有据了,乔思都没想到他能那么伶牙俐齿,没错,当年是她先做错了事,但是都过去那么多年了谁还会记得那些小孩子过家家的感情,反正她不记得也不想记得。

  骆庭川绕到她面前,又试着劝她:“放心好了,我不会报复你,我只要你帮我治病。”

  他的眼眸湿漉漉的,是被夜雨洗过的月亮。这下声音一软,乔思心头也跟着有点软了,本来她也有些理亏,但是理智在告诉她,不行,骆庭川不行,只要是这个人就不行。

  乔思绕开他:“我到家了,别跟来。”

  她径直走向小区,却再也没听到跟来的脚步声,她走了几步又好奇的停下来,按照他的性子居然没跟?只见身后已经没人了,骆庭川的车子重启掉头,竟然真的直接走了……

  呼——呼——冷风好大。

  乔思抽了抽嘴角,手机响起了短信提示声,在黑夜里格外响亮,吓了她一大跳。

  打开来,果然是骆庭川发来的,里面是川流映画的地址,还有乐团的面试时间,以及一句宣言:好好考虑,我不会放弃的。

  她有些失笑。

  回去的路上,骆庭川也在思考。

  为什么非是乔思不可呢?他明明在很长很长的日夜里,想起这个名字就非常生气。

  人类总在探究“爱”是什么样的感情,在骆庭川看来,爱是绵延的羁绊和无用的软肋,失去爱的能力对他的生活没有任何影响。

  心理医生为他剖析觉得他需要这种情感,但对他来说,爱相当于全无价值。现在也依然抱着这样的想法活着,这让他活得更简单直接,不受外界干扰。

  但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觉察到了困扰?每当闭上眼睛,每当沉睡之前,总会回想起高中那三年里突然闯进的人。

  乔思就像一个突然掉进静谧森林的狐狸,看到新奇的植物就随手摘掉,遇到可爱的果实吃了一口就丢弃,无趣了再自顾自原路返回。

  但是森林已经被破坏得一塌糊涂,满地败叶,那就是少年时期的骆庭川。

  他觉得乔思是个麻烦,就算毕业那么多年仍然无法摆脱,但是心理医生信誓旦旦的为他解析,这就是他所缺少的那部分情感。

  可那怎么会是爱,那只是不甘心。

  骆庭川觉得他必须去抚平这道创口才可以继续走下去,至少目前为止是这么想的。

  他打开CD机,把那张老旧的巴赫放进去,慢慢欣赏着那些他从前根本听不懂的东西。

  车窗外又下起了雨,无论夜雨多大,月亮总会慢慢爬上夜空,而他也终于能听懂这张巴赫了,这也是唯一一件,那只捣乱的狐狸留下的,有趣的破坏。

  他在期待着明天。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怪物恋爱联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