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沈暮蝉2019-06-07 10:055,784

  蜡烛,破败的墙壁,积满了灰尘的废弃教学楼,以及……四个怪人,怎么看都像是一个天然的恐怖片拍摄场景。

  保安已经在方然的吩咐下离开了,方然贵为西宁高中校长家的大小姐,这偌大的校园基本等同于她的家,四个人就在微光中打量着彼此。

  望着眼前突然出现的几个旧同学,乔思的大脑飞速运转,高中时期的回忆像一艘光洁的小船飞速穿梭进脑海,16岁的乔思曾告白过同级的大部分男生,甚至骆庭川,却唯独没怎么见过司少钦,16岁的乔思也被西宁高中的大部分女生讨厌,却唯独对方然没有印象,但此时此刻,他们却似乎比刚才同学会上的那群老同学要更加熟悉。

  是同类的气味。

  乔思微微一笑,别有目的地对身边的司少钦扬起手机:“这么难得相遇,不如我们留个联系方式?”

  司少钦刚要点头,却被骆庭川一把按住,他越过司少钦,顺势拿过乔思的手机迅速添加了联系方式,并且设为特别关注。

  乔思有些懵,总觉得骆庭川对自己有一股莫名的敌意,她试探性的开口道:“骆同学,我们以前没仇吧?”

  骆庭川看了她一眼,不知想到了什么,眸色一闪,回道:“当然没有,我只是有些事需要请教乔小姐。”

  “什么事?”

  “等我的律师来了,你就知道了。”

  “哈,律师?”乔思震惊,请教什么事还需要律师?

  骆庭川则是傲傲的闭上嘴巴再也不愿意多说了,只不过眼角一直在盯着乔思的动向,生怕她逃跑一样。

  还真是个怪人。乔思眯眼,总觉得自己遗忘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但脑海中那艘小船已经自顾自驶远了。

  另一边,司少钦被骆庭川按到了一旁,他拍拍自己被按皱的小裙子,走到方然身边,伸出手:“方然同学,好久不见。”

  方然正要抬手回握,突然间,窗外暴风雷雨大作,几个人顿时听见外面的大门传来一声怪异的声响。

  方然皱了皱眉:“糟了,是大门。”

  方然长腿一迈向着大门而去,三个人立刻跟上,只见那破败的大门已经牢牢的扣上了锁,方然推了几下,宣布:“扣死了。”

  更惨的是,雨下得更大了。而南教学楼本来就因为废弃的关系,窗子都是封住的,大门是唯一可以离开的地方。

  冷风穿堂过,乔思哆嗦了一下清醒过来,立刻看了一眼手机,果然狗血的没信号,她抱紧手臂:“我们不会出不去了吧?”

  方然柔和的声音像是镇定剂:“别害怕,这里每天早上都会有保安来检查的,就算出不去也只是在这里待一夜而已。”

  司少钦扬起笑意,将脑袋上的假发拿下来,露出一头清爽帅气的栗色短发,十分阳光:“正好,我家门口现在肯定被狗仔堵死了,正愁没地方躲呢。”

  他说着直接就大咧咧地找了个地方坐下,似乎还发现蓬蓬的裙子这么一坐非常柔软,顿时开心地左脚踩在右脚背上休息起来。

  真是乐观。乔思吸了口气,对于西宁高中这个母校,她最不想来的地方就是这里,当年的那些事瞬间又乘着小帆船冲回来,藏在暗处的回忆隐约要喷涌而出。

  这个地方太危险了。

  乔思试图挣扎:“没有别的办法吗?我明天还要打工,不然我还是去找找有没有狗洞什么的吧!”

  其他人没意见,她转身要去找出口,却被一只大手拉住了手腕,温热的触感下,她却几乎能感受到那只手在微微颤抖。

  抬头一看竟是一直在黑暗中沉默的骆庭川,他抓着她的手腕,黑眸中有一丝尴尬:“我跟你一起去,这里太黑了。”

  乔思一愣,这个人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抓着她不放,难不成是因为怕黑?而且,刚才还气势傲傲的男人,这会儿忽然就因为怕黑露出一点委屈来,怎么回事?

  但不知为何,她无法拒绝那双眼睛。

  只听方然提议道:“那我们分头去找路吧。”

  骆庭川一直跟着乔思,分组自然很明显了。四个人分别从通道相反的两个地方去找出口,乔思和骆庭川走向黑暗的通道,她试图抽了抽手,但骆庭川居然抓得很紧,看来他是真的很怕黑,算了……

  后来她走急了,那只原本握着她手腕的手忽然就因为拉扯而滑到了手心。

  触感发烫,他甚至不小心刮了一下她的掌心。乔思只觉得被他划过的地方莫名有些发麻,黑暗中大脑反而异常活跃。其实她撒谎了,高中时候的事她并没有真的全部忘干净。

  对骆庭川第一次有印象是什么时候呢?

  ……

  依稀记得,是高一的第一节体育课。新来的体育老师元气满满的提出要培养团体感,让男女同学自行组队玩两人三足比赛。

  乔思记得,其他女同学自行组队完成后,不知怎么自己就被留了下来,即使有一些小组有三个人、四个人挤在一起,明明可以再组队却没有一个人开口。

  乔思被留了下来,年轻的体育老师抓抓头,不知如何是好,然后就有女生调笑说:“让她去和男生剩下的人组队啊,反正她平常也和男生走得比较近。”

  满满的嘲讽和不屑。

  乔思用手扇着风,满不在乎:“好啊,我不介意。”

  男生队确实有人正好被剩下了,不过情况和女生这边完全不一样,当乔思过去察看的时候,发现了很有趣的事。

  被剩下的男同学并不是被剩下的。

  乔思看到他坐在角落慢慢的系着运动鞋的鞋带,班长去邀请他组队的时候,他只是微微抬了下头,眼睛被有些长的刘海遮住,唇角抿得薄薄的,有些不把人放眼里的冷漠。

  “我不和别人组队。”他拒绝参加这个团队游戏。

  好酷!

  乔思被震得醍醐灌顶,为什么刚才她没有想到那么厉害的回复!她在那时暗自记下这位酷绝西宁高校的男同学的名字,骆庭川。

  体育老师见状,连忙打圆场:“好了,乔思你和骆庭川两个人组队,今天的游戏要算在学分里的,不准缺席。”

  骆庭川抱着手站在一边,听到老师这么说,乔思见他眉也不抬已经想直接走人了。

  但还没走出一步,他脚下一紧,一根绳子已经把他和另一条细白的脚腕绑在了一起,他皱眉看向那条腿的主人,乔思冲他眨眼:“同学凑合凑合?我不想丢掉学分。”

  顺便交个朋友吧。

  “不要。”

  又是一个好酷的回复,骆庭川直接抬脚要走——

  谁又能想到有人居然会在玩两人三足的时候打死结,他一抬脚直接往地上倒去,在落到地上之前,乔思及时抓住了他的手。

  她还记得他白皙的脸上泛起微红的样子,不知道是气的还是急的。

  但那时的自己好像根本没意识到有什么不对,只是抓着他的手笑悠悠地说:“同学,不抓紧我的话会摔的。”

  ……

  乔思回过神来时脚下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手上的力道立刻重了重将她拉了回去,瞬间感到骆庭川的呼吸就在耳后。

  “不抓紧我的话会摔的。”

  乔思:“……”

  太近了,她突然像兔子一样推开他往后跳了几步,尴尬的笑了下:“我刚摸索了下这边没什么出口,走吧。”

  他拦住她的去路。

  月光很暗,虽然根本连对方的表情都看不清楚,但她却知道骆庭川在盯着自己看,她听到他问:“关于我的事,你真的都忘了吗?”

  好像还能感觉到他眼中的热切。

  几乎是下意识的,乔思立刻又撒谎了:“我记性不好,不好意思啊。”

  本来是真的忘得差不多了,但刚才突然又想起了一些……她拒绝再去回想,甚至希望那些关于骆庭川的回忆不要再回来。

  “我们回去?”

  她装得什么都不知道,骆庭川沉默了一会儿,让开了。

  乔思松了口气,几乎是小跑着回到了刚刚的教室,司少钦和方然也回来了,显然,他们那边也事一无所获。

  乔思那时候忙着想自己的事,丝毫没关注到司少钦和方然之间似乎也怪怪的。

  司少钦避开方然的眼神,看到骆庭川脸色有些难看,他眨眨眼,对骆庭川招手:“小骆你怕黑吗?那你到我这边来好了。”

  骆庭川瞪了他一眼,似乎对他自来熟的语气非常不满,立刻又变回了那个冷冷结冰的样子,他站在乔思身边一动不动,闭口不语。

  雨越来越大,乔思冷得打了个喷嚏,司少钦拉拉自己身上单薄的裙子,又看了看一边的方然,最后目光落到了一身西装革履的骆庭川身上。

  司少钦:“小骆你把外套给乔思穿一下,她好像*冒了。”

  骆庭川淡淡道:“我也很冷。”

  “你就不能照顾一下女孩子吗?”

  骆庭川一脸理所当然、理直气壮:“为什么?这是我的外套,当然只能我自己穿。”

  司少钦一脸迷惑:“你……还真是一点都没变。”

  他确实一点都没变……乔思低头看这人仍旧跟在自己身边,刚刚差点误以为他是不是还对自己有意思,但现在只觉得估计是欠钱罢了,而且还欠得挺多的。

  毕竟高中的时候的回忆回想起来一点都不愉快,他不找自己算账就不错了。

  一直没说话的方然颇有兴致的观察着这一切,最后把目光落到了被冻得脸色有些苍白乔思身上。

  乔思感到一阵尴尬,立刻对着司少钦摆摆手:“没关系我不冷,谢谢你啊大明星,要是有机会的话我请你吃饭。”

  还是搭讪司少钦比较安全,虽然她也知道自己的搭讪太生硬,但她已经在尽量克制,要是平时哪那么容易放过眼前的帅哥。

  正在她打算更进一步搭讪时,一件暖暖的外套落到了身上,乔思诧异的回头,就看到方然脸上的笑意:“穿我的吧,我今天穿得多,你现在要是生病就不好办了。”

  方然单手插在裤兜里,黑色的卷发就这么柔顺的搭在肩上,外套下是一件长袖的白色衬衫,很薄,足以勾勒出她修长而恰到好处的身材,没有一丝瘦弱感,但很漂亮。

  乔思瞬间觉得又被帅到了,可对方明明是个女孩子啊,她莫名觉得脸有些热:“谢谢……那,我下次请你吃饭吧。”

  方然微微一笑。

  骆庭川像是忽然捕捉到什么信息,走上前,一伸手将方然的外套从乔思身上拿下还给方然,而后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到了乔思身上,在她迷惑的眼神里开口道:“你可以请我吃饭。”

  乔思:“……”

  骆庭川眼眸微亮,乔思却抖了抖,她到底欠了骆庭川多少钱?

  不过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乔思依然对这个地方讳莫如深,她有些焦躁:“我还是继续去找出口吧。”

  乔思一转身,骆庭川立刻抬脚跟上去。

  司少钦睁开眼睛茫然的看向身边的方然,方然耸耸肩,也跟上去了。

  片刻后,四个人蹲在一处破败的墙洞前陷入了沉思,墙洞看起来只够一个七八岁的小孩子穿过,除非有什么工具再把洞挖开一点……

  乔思托着腮郁闷得不行,她明早六点要出门打工,再迟到一次就要被辞退了。

  司少钦大咧咧坐在地上揉了揉头发,声音轻快:“出不去就算了,也许是老天想让我们来一场有趣的同学聚会吧,多难得。”

  方然微笑:“嗯,反正也没事干,不如来说说大家这几年都过得如何吧,不管怎么说,我们都曾经是一个社团的。”

  一个社团?方然的冷笑话只有司少钦一个人笑了,他伸了个懒腰:“那我先来吧,高中毕业以后我被提前录取到了体大,现在什么样你们应该也都看到了。”

  乔思回想了一圈他上的那些八卦新闻,试探性的问道:“你和那个当红小花的绯闻是真的吗?”

  司少钦笑起来:“你问的是哪一个当红小花?”

  真是阳光又乖张。

  乔思还想继续问,司少钦却是直接对着沉默的骆庭川挑了挑眉:“对了,我今天看到一个新闻,好像有个叫川流映画的公司ceo被员工告上了法庭,正闹得不可开交?”

  骆庭川斜了他一眼,语气平静:“我的律师已经发过声明了,我没有错。”

  什么,川流映画?作为大提琴手的乔思当然非常熟悉这家后期公司,他们为国内外各大著名电影做配乐,旗下拥有一流的签约乐团,每年的巡演都备受瞩目,是乔思以及乔思所有同学毕业时候的理想top1。

  骆庭川居然是那家公司的ceo?乔思还没消化掉巨大的信息量,回想刚才自己对他的态度,受到了冲击。

  司少钦:“哈,我想起来了,小骆你倒是经常和我上同一个杂志。”

  不过是两个版面,一个八卦,一个法制。

  骆庭川自然不愿意继续加入他们的聚会谈话,丢下一句“有什么要问的可以找我的律师”就闭上了嘴。

  司少钦看向方然。

  方然:“我在西宁师大教书,应用心理学。”

  这几个同学几年不见,已经变成了大学教授、大明星、ceo,不管他们此时是如何落魄的相聚,但听起来都是响当当的人物,只有乔思。

  三个人的目光不免又落到了乔思身上,尤其骆庭川,直直凝视着她,毫不掩饰眼中的探寻。

  乔思默默道:“我……无业游民一个。”

  方然:“我记得你高中时候大提琴拉得很好,现在不拉了?”

  “还在拉……不过出了点事,我从乐团离职了,但是还在演奏,我最近在给乐团打工。”

  乔思有些语无伦次,没有直接说自己是被踢出乐团的,因为整个事件实在是太复杂了,她不想解释。好在眼前这几个人也没有多问。

  方然点头:“那下次有演奏会我一定去。”

  “我也去。”司少钦举手,顺带把骆庭川的手也举起了。

  骆庭川嫌弃的收回手,一脸认真:“我要查看我的时间表,近一个月内应该没时间。”

  “你也太冷血了!”

  “没必要的社交活动本来就是浪费时间。”

  “去看朋友的活动怎么会是浪费时间……”

  “我和你什么时候是朋友了?”

  ……

  听着两个男人斗嘴,乔思哑然,她只是在打工而已,演奏会这种东西都没想过,但其实……已经有很久很久没有朋友来看过她的现场了,或者说,她根本没什么朋友。

  也不知是谁的肚子叫了几声,司少钦摸了摸裙子口袋,居然摸出了几个小蛋糕,分到了他们手中。

  “有些压变形了,不过是我亲手做的。”司少钦大度地将草莓味的递给骆庭川,小蛋糕被没有一点甜度的男人拿在手中,场面一度有些奇怪。

  而乔思捏着变形的小蛋糕,突然想笑,怎么觉得这才是一个像样的同学聚会?

  她抬起头,正好对上了方然的眼神,方然一笑,将手机递给她:“你的联系方式可以给我一个吗?”

  乔思立刻点头如捣蒜!大美女要自己的联系方式,怎么能拒绝!

  吵吵闹闹过后,雨渐渐下得小了一些,他们开始无聊的等待天亮,但乔思安静了一会儿依然有些抓狂的不安。她拢了拢外套一边打喷嚏一边站起身:“我去撞门试试。”

  所有人都感觉到了,从刚开始乔思就一直很焦躁,甚至……

  骆庭川拦在她面前:“你在害怕什么,乔思?”

  乔思停下脚步,发现其他三个人都在奇怪的盯着自己,她张了张口,犹豫道:“难道,你们都不记得南教学楼发生的那件事了吗?”

  听到她的话,骆庭川的脸色变了变,司少钦的笑容也定格住了,唯独方然依旧是那个平静柔和的样子。

  乔思:“这里是禁地,你们不会都忘记了……”

  西宁高中的人怎么会不知道呢,这个废弃的教学楼因为毕业前那件事情彻底被封住了,还有那个失踪的同学——

  “原玉。”

  窗外雷声大作,映出了四张面面相觑的脸。

继续阅读:1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怪物恋爱联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