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沈暮蝉2019-07-21 12:473,260

  原玉,传说中怪人社第五人。

  但在高中毕业那年,她消失在起火的南教学楼,南教学楼没有发现任何尸体的踪迹,所以原玉只是消失了……就在这里……

  轰隆——

  一声巨大的雷响把黑暗中的四个人都吓了一跳,随即大门外传来脚步声以及断断续续的开锁声,保安的声音从门外传来:“怎么回事,这门怎么被风锁死了?”

  保安探头进来,就看到四个表情各异的人,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一场奇怪的聚会就到此结束了,所有人都似乎不想再提起那段回忆,匆匆告了别,方然冷静的安排大家从另外的门离开西宁高中。

  只有骆庭川百折不挠。

  “乔小姐,我有很重要的事……”

  乔思望着拦在眼前的修长身影叹了口气,她将外套丢到他手中,无奈道:“同学我们交换个联系方式吧?今天实在太晚了,明天你的律师有什么话要说都可以直接打电话找我。”

  乔思说完露出一个超甜的微笑,骆庭川犹豫了一下,拿出了手机。

  她迅速输了一段号码丢给他,在他开口让自己还钱之前飞速钻进黑夜中,逃了。

  雨夜传来昙花香,骆庭川的司机终于姗姗来迟,弱弱叫了一声“少爷”,那个修长精瘦的身影看了半晌乔思离开的地方,这才终于被冷风吹得回过神来,他按下那串手机号——

  “对不起,您拨打的是空号。”

  骆庭川皱眉,这个世界真是太险恶了。

  那晚以后,四个人再次各奔东西毫无交集,当然乔思也不想再有任何交集。她的生活再次归于打工和家里的两点一线,直到收到那封神秘来信。

  那封信不是寄过来的,而是有人从门缝塞进来的。

  乔思抱着薯片蹲在玄关嚼了半天,在确定不是恐吓信以后,小心翼翼地拎起了信封。信封上只写着她的名字,一拎起来里面就掉出了一张照片和一张卡片。

  乔思停住了嘴。

  那是一张高中毕业照,毕业照中,有青涩的她、骆庭川、司少钦,还有方然,她翻过照片,发现背面写着一行字。

  好久不见——落款是,原玉。

  原玉……已经失踪很多年的原玉?她嘴里的薯片掉在地上,这该不会是个恶作剧吧?脑海里闪过几个画面。

  她没有告诉过任何人……她也许是原玉失踪之前见过的最后一个人。

  乔思丢开薯片,看着另一张掉出来的名片发呆,上面写着一个叫Amor的西餐厅,这和原玉又有什么关系?如果原玉还在这个世界上,她想找自己干什么……

  第二天,乔思拿着名片来到了那个餐厅,餐厅就坐落在市中心最昂贵的地段,她一进门,立刻看到了门口放着一个招聘乐手的启示。

  这么正好?她仔细看了看下面写的报酬,实在太适合她这个四处打零工的大提琴手了……

  她顺理成章进去面试的时候,面试官说已经有人推荐过她,可是无论乔思怎么询问,面试官都说保密。但乔思决心要挖出点什么来,于是她就这样愉快地留在了Amor西餐厅。

  但是乔思绝不会预料到,正是因为这一封神秘来信,她、骆庭川、司少钦、方然四个人,将会在十天天之后,浑身湿漉漉的抱头蹲在公安局再次相遇,感叹命运的奇妙。

  时间回到七天前,在Amor工作一周后,乔思万万没想到会与骆庭川在这里戏剧性的遇见了。

  自从从乐团被踢出来,乔思为了生存四处打零工,很久都没有再摸琴了,在“Amor”拉琴实在是太过舒服,不仅能收到不菲的小费,而且还能遇到很多优质的单身男性,对于乔思来说简直是乐园。

  今夜,乔思坐在餐厅中央才拉了十分钟就觉察到不对。

  在她正对面的落地窗席位坐着一男一女,看起来是在约会,女孩的手边甚至放着玫瑰花。男人背对着乔思,因此乔思只能看见女孩,女孩很漂亮,脸上充满了少女的羞涩。

  那个男人应该是是餐厅的贵客,因为很快,Amor著名的甜点师就送上了一块限量的红宝石蛋糕放在男士面前,这块蛋糕很有名,是不对外售卖的,而且只看甜点师心情赠送。

  女孩眼睛一下就亮了,开心道:“骆先生,我刚从法国回来,马上就要开属于自己的甜点店了,这里的甜点大师我慕名已久,没想到你这么体贴还替我点了蛋糕……”

  男人的声音似乎有些懵,淡道:“这个吗?不是我点的,是甜点师送的。”

  女孩:“啊,太好了!不过听说这个红宝石蛋糕是大师的秘密招牌,吃过的人很少,我想尝试已经很久了,但因为和甜点大师实在不熟……”

  女孩想吃蛋糕的心思已经很明显,但接下来,那个男人的做法却让乔思差点笑到拿不住大提琴。

  对的男人顿了几秒,认真道:“是这样吗?既然你都这么说,我来尝尝吧。”

  然后,他就在女孩目瞪口呆的表情里吃掉了那块唯一的红宝石蛋糕,并且吃完了还慢条斯理的点评了一句:“很一般的味道,你不用尝试了。”

  乔思忍不住笑出声,他还真够“体贴”的。

  果然,接下来男人问了一句:“我们下次什么时候再见面?”

  女孩尴尬的笑了笑:“我、我最近要忙店铺开张的事没什么时间,不好意思啊骆先生。”

  真是一场失败的相亲,乔思憋笑得拉错了音,那个男人似乎听到了她的笑声一样,突然回过头来扫了一眼中央的台子。

  看到那双纯黑天然的眼眸,乔思笑容顿时僵在脸上,连忙低头躲了躲,她怎么能万万没想到,世界上除了骆庭川,哪还有那么不识相的男人啊!

  等乔思再抬起头的时候,那个位置上已经没人了,她松了口气,她可完全不记得自己究竟欠了他多少钱了。

  但是从那天开始,乔思发现骆庭川经常来Amor相亲,相亲的女孩每次都不一样,当然了,他每次被拒绝的理由也不一样。

  有一次,对面的女孩向他推荐自己的画作,骆庭川那个没情商的生物看了一眼,居然直接回答女孩:“我觉得你还是不要画画比较好,也许我可以给你推荐几个适合你的职业。”

  然后,骆庭川真的当场给女孩发了一堆职业推荐的详细信息……

  女孩目瞪口呆,乔思笑到颤抖。因为她知道,这个男人并不是在毒舌,他只是在实事求是,并且觉得自己非常好心的在帮助女孩寻找适合自己的职业。

  骆庭川这个男人,简直就是相亲场上可怕的泥石流!

  她好奇的时候随便往手机里输入过“骆庭川”三个字搜索,果然出现的第一条就是——“闪避!川流映画ceo,钻石王老五里的皓石男!”

  乔思笑到当场去世……

  骆庭川要是能相亲成功才怪了。

  就这样过了一周之后,乔思下班离开,正好看到Amor门口准备离开的骆庭川和女伴。

  今日的女伴比以前见过那些都漂亮,一袭超短红裙艳丽过玫瑰,简直就是直男斩的化身,女人看了都要流口水那种美艳。

  只见红裙美人怯生生的望着正准备上车的骆庭川,眼波流转:“骆先生,我们现在……去你家还是去我家?”

  暗示得足够明显了,美人当前,春宵苦短。

  看来这次相亲并没有吓退对方,乔思背着大提琴靠在柱子上等着看戏——只见骆庭川抬手看了一眼手表,冷漠道:“为什么要去我家?我家刚做过清洁,不方便接待外人。”

  美人嘴角抽了抽,居然还没死心:“那去我家吧。”

  骆庭川:“我不太习惯去陌生的人家里,抱歉。”

  简直性冷淡到油盐不进,并且一手拦在正欲跟着他上车的美人面前,皱眉道:“不好意思,我的车一般不载外人,况且我们也不顺路。”

  美人一愣:“那我们去哪儿?”

  骆庭川头也不回的上了车:“这么晚了为什么还要续摊?当然是你回你家,我回我家,俞小姐回去的路上注意安全,再见!”

  车子开走了,红裙美人独自在风中凌乱……

  续摊……哈哈哈哈哈哈哈!怎么会有这么没有情商的男人啊,活该他单身一辈子!

  乔思抱着琴边笑边准备发个朋友圈记录下来,丝毫没注意到骆庭川开出了几米的车子突然停了一下,车子又倒了回来,越过了还在风中凌乱的美人,停在了乔思面前。

  车门再次打开,修长笔挺的身影走到她面前,声音似夜风,醇厚蛊惑:“好笑吗?”

  乔思:“哈哈哈哈好笑!”

  “你在这里工作?”

  “对啊哈哈哈哈!”

  男人满意的点点头:“好,明天见。”

  “哈哈哈明天……”等等……

  察觉到什么不对,乔思放下手机抬头,眼前已经只有一个绝尘而去的车影了……刚刚那个人,不会是……骆庭川吧?

  乔思愣愣地看向旁边风中凌乱的红裙美人,美人正送来一个同情的目光证实了她的想法。

继续阅读:2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怪物恋爱联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