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地藏九华
灵魂当铺2019-04-08 10:473,567

  一九一三年,秋天,九华山。

  池州地处安徽东南,自古便是山清水秀,人杰地灵之所。境内牯牛降、平天湖闻名遐迩,青阳县附近的九华山,更是华夏四大佛山之一,常年古刹林立,烟雾缭绕。

  张天启走在这茫茫的烟雾之中,带着个纱布口罩,虽然是看不清脸,但从闪烁不定的眼神中,仍能看出他是满心的不悦。

  “大伯,一叔,咱们这是要去哪呀?”张天启含糊地问着。

  “不要多问,到了前面,自然知晓。”

  张天启的大伯,张氏一族的现任族长张北川,面色冷冷地说道。不知是山风太凉,还是雾气湿重,张北川忍不住咳嗽了两声,眼中露出一丝愁色。

  跟在身后的张一,回头看了眼张天启,示意他不要再问了。

  山道绵延弯曲,四周草木茂盛,本是幽森瘆人的地方,但是路上却行人不断。

  行人当中,有一个红衣身影姿态曼妙,粉面含春,那如同杨柳般柔软的细腰,在这山风中摇曳扭动,勾走了不少路人的魂魄。

  几个路过的行脚僧,忍不住瞄了两眼后,口中喃喃念道:“阿弥陀佛。”

  “秋水姐,你好好走路不行嘛。再这样扭下去,我不担心你的小蛮腰会断,也会害怕那些男人的脖子会断呀。”张天启侧着脸看向秋水,有些无奈。

  “哎呦,小天启是不是吃醋啦。来来来,你把口罩摘下来,让姐姐看看你吃醋的样子。”

  张氏一族戒字门门主,秋水扭动腰肢凑了过来,歪着头,朝张天启眨了眨她的媚眼。宛若青杏的眼眸流转,带着满身的春意风光扑面而来,让张天启有些脸色羞红。

  幸亏带着口罩,没有被外人看到。

  “秋水姐,你知道咱们这要是去哪吗?”

  张天启顺势低着头,轻声问着凑过来的秋水。

  “咱们来这九华佛国,自然是前去拜佛了。你大伯他这几个月来,体内的炁有些不稳,已经开始影响身子活动了,这次过来,就是来寻求解决的办法。”

  听了秋水的话,张天启下意识转头看向张北川,眉头微微一皱。

  “内炁不稳,定是修炼时出了岔子,来这里能有什么办法?”

  “寻求大佛指点。”秋水眉毛轻挑,盈盈一笑。

  “大佛……有多大?”

  “很大。”

  两人说话时候,前方雾气忽然渐渐消散,行人脚步也都缓了许多。众人眼中纷纷露出了惊奇的神色,张天启顺着路人目光抬头望去,赫然看到……

  一座雄伟辉煌的佛像矗立在前方,大约有百米高大,甚是壮观。

  张天启伸手摘掉口罩,长出了口气,感叹着果然好大。

  ……

  山中的另一侧,平坦的小山坡上,此时站着两个女人。

  “大愿佛像,立于莲花台上,左手结法印,右手持禅杖,一副悲天悯人的笑容中,却隐约藏着数不清的杀意。哼,果然是地藏菩萨。”

  清风吹过,一袭白衣轻轻飘动,面无表情的高挑女人,正是狱无间宗主,素玄音。

  旁边陪同站着的,是个粉雕玉琢的小姑娘,脸上的笑容,如同那莲花台上的佛像一般。

  “宗主,这地藏菩萨为何会面有杀意,他很喜欢杀人吗?”

  “地狱未空誓不成佛,众生度尽方证菩提。”素玄音听到雪红衣的问话,悠悠然轻启朱唇,“这位地藏菩萨,他杀的不是人,而是地狱里的十万恶鬼。”

  雪红衣哦了一声,轻轻点头,脸上又露出了和佛像一样的笑容。

  “杀了这么多,倒是和七杀有点像呢,嘻嘻嘻……宗主,要不要让七杀过来?”

  “不用,让影随时盯着张天启,及时传信即可。”

  素玄音悠然说完,嘴角斜斜,带起了一抹不易察觉的笑意。

  山谷中,众多信徒正在焚香朝拜,朝着金身大佛跪下行礼,心中默念着自己来年的愿望。每人一两个愿望,这莲花台下万千信徒,便是三五万的茫茫大愿。

  而这大愿中的善恶,地藏菩萨无暇顾及,也无法分辨。

  佛像不远处,浑身威严,怒目圆睁的镇山灵兽……谛听,将这一切听入耳中。

  ……

  绕过前面的人山人海,张天启跟着他大伯来到了甘露寺。

  不同于半山腰的喧哗热闹,这甘露寺临近山顶,处在深山老林之中,倒是少有人来。世人皆被那硕大佛像所震慑,存了敬畏又心有所求,诚心来寺院向佛之人,却是没有几个。

  张北川和寺院的老和尚品茶闲聊,张一在旁边陪同着。秋水不方便进去,就带着张天启来到了后院的厢房住下。

  “天启,姐姐我累了,先去东边女厢房歇息会,你就老实待在这里好了。记住,不要乱跑,知道吗?”

  “嗯,知道了,我就呆在屋子里,秋水姐你放心吧。”张天启笑嘻嘻地说着,一脸的单纯。

  “如果你乱跑被我发现了,小心我回来打你屁股哦。”

  秋水说完,拋过来妩媚诱人的微笑,随即转身,扭动着小蛮腰出去了。

  张天启单纯的脸上一下子愣住了,显得很是尴尬。他急忙把门关上,回到屋子里,衣服也没有脱就躺在床上,大口喘着粗气。

  “嗯,这个秋水姐,总是仗着自己姐姐的身份,来调笑我。听说当年她对我爹很有好感,难道,我爹长得和我一样的英俊潇洒,讨女孩喜欢。”

  “咦,这话听起来,怎么感觉怪怪的?”

  张天启躺在床上,正在胡思乱想着,忽然听到窗户上传来一阵咚咚响声。

  蓦然翻身起来,张天启伸手到怀里,掏出了地机玄弩,立刻对准窗户处。一层薄薄的窗户纸外面,透着个娇小黑乎乎的东西,还在轻轻的动着。

  看上去不是人,张天启放松些警惕,来到窗台边,支开了窗子。

  “叮当鸟,这是胖子的叮当鸟。”

  把那毛茸茸的小鸟请进屋子,张天启一边抚摸着它的羽毛,将腿上的纸条解下来,一边心中暗自嘀咕着,难道胖子遇到了什么危险,向我求援来啦。

  纸条展开,上面潦潦草草有气无力地写着一行字。

  “快到门口来救胖爷,我走不动了。”

  收了纸条,张天启苦笑着摇摇头,起身出了厢房,来到甘露寺门口。离着好远,就听到韩胖子吭哧吭哧地喘着大气。

  “我说胖子,你能不能有点出息,好歹也是一个寻龙手,才这么几步路,就把你累得跟待宰的猪一样。”

  张天启上前,蹲在韩福轩的身边,打着哈欠伸了个懒腰,出声嘲笑着他。

  韩胖子没力气地扬了扬手,一脸鄙视地说道:“你小子,就是没有见识,你这一句话当中,就有三四个不对的地方。”

  “哦,还请韩军师指教一二。”

  “首先,我当然是有出息的,这些年来,我在趣楼里鉴赏金石玉器和美女,咳咳,和宝物,也算是长了不少见识。其次,我数月来勤学苦练,现在已经是镇龙手初阶了好吧。”

  韩胖子说着,脸上两块光滑的嫩肉扯动,扯出了得意洋洋的笑容。

  张天启也是眉毛一挑,露出惊奇神色,伸手拍了韩胖子一下。

  “可以呀,胖子,如此进步神速,真是给大哥长脸了呢。”

  “还有,还有一处不对……”韩胖子没有理张天启,接着说下去,“这是几步路吗,从山下到这里,足足有几千个台阶,可把我累坏了,快快,把我扶起来……”

  张天启看他气喘吁吁的样子,虽然还想问他找自己何事,但想着见了面也不急于这一时,便伸手握着他的胳膊,就要扶他起来。

  就在此时,旁边山道的树林中,突然窜出了一条长长的黑影,如飞石一般,朝两人飞来。

  “有蛇!”

  张天启惊叫出声,手上猛地用力,将韩胖子一把拉开,随即弯腰在地上捡起根半粗毛竹,握紧挥出,打向那飞来的长蛇。

  长蛇被毛竹撩起,弹到了半空中,不等它落回地上,张天启手中毛竹横地扫出,轰然将长蛇扫向一旁的大树处。紧接着,张天启扔掉毛竹,回手掏出腰间地机玄弩,顺势瞄准,扣动机括,只听得嗖的一声,银色的羽箭破空而出,射向那半空长蛇。

  呼呼的风声停下,再看过去,长蛇已经被钉在大树上,扭动几下后慢慢不动了。

  “好一套浮空三连,不错嘛,天启,大半年没见你也有些长进啊。”

  “别说话了,这山里有不少野兽虫蛇,眼看天快黑了,我们还是赶紧回甘露寺吧。”

  韩胖子眼角抽动了一下,想着刚才也是挺危险的,自己这一身富贵肉差点被咬去两口,就朝张天启点点头。张天启随即过来,搀扶着韩胖子往甘露寺厢房走去。

  ……

  夜色降临,晚风吹动大片叶子簌簌而落。

  山林深处,几片叶子落到半空停了下来,像是落到了什么人肩膀上。

  茫茫夜色之中,一双眼睛睁开,漆黑如墨,静若古井深潭。眼睛的主人,浑身黑衣不染,只有二十岁上下,面容里却透着沉重的沧桑。

  “看来,这个人有点意思。”

  修罗道道主,七杀望着山道上走进甘露寺的张天启,轻轻念道。

  七杀的身后,只有无尽的夜色,而此时夜色如水,却是缓缓流动起来。一抹夜色似乎凭空出现,将七杀周围的黑夜扯出一个口子,然后到七杀旁边,夜色又融为一体,静静不动。

  “七杀,宗主吩咐,让你前往云南边疆按令行事。这里的动静,你不用插手。”

  夜色中传来一阵声音,低沉又厚重,却不知从何而起。

  “多谢影叔前来传信,我也无意伤人,不过是为前往云南边疆做些准备,先试试这蛊毒长蛇罢了。”

  凄冷的话说完,七杀没有半丝停留,身影瞬间便消失不见。

  寂静了片刻,幽暗中传来一声叹息,随后如水的夜色再次流动,流向了远方。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地灵曲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