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四——完美结局
秋寒仙露2019-08-22 18:385,821

  贾语一路南下,在外晃荡一年,都说人要一个人旅游一次,才知道人生的可贵,才知道,陪伴的意义。

  她和萧赭卿从未真正陪伴过彼此,她有些慌,所以需要时间看看自己的内心。她和他还需要培养感情,是的先后顺序颠倒了,先有孩子,再培养爱。这不是容易的事情。

  当王妃出现在城门关的时候,暗影别提多激动。萧赭卿骑马飞奔而来。

  俊秀小厮的模样,这样一个人被王爷拉上马,带进王府。明日京城又要炸开锅了吧!王爷好男风,众人也终于明白,王爷那些不可理喻的行径了。果然还是好男风的吧。

  等到贾语好好梳洗一番,哪里还有当初彭楚楚的样子。七年时间足以改变人的心和相貌。

  孩子们亲切地喊着娘亲,搂搂抱抱,贾语蹲下来和孩子们细声细语地唠叨着。萧赭卿这才觉得,家这样才是完整的。

  王府里的人很欣慰,有的还摸不清情况。

  夜幕降临,贾语手上捧着书册,眼看向天上的圆月,感概,“时光待我不薄,未曾怠慢过我。我也很庆幸,人生还可以圆满。”贾语似乎和谁说着悄悄话。

  萧赭卿进来看到的就是一幅画。自己的媳妇如今越发地迷人,感觉静静地坐着,都可以勾人魂魄。

  萧赭卿如今越发地大度了,媳妇回到自己身边就很满足了,其他的我事慢慢来。如果她京城不想呆就带她游山玩水去。以前还觉得立下霸业,实现男人的抱负最重要的,如今,妻围子绕,阖家团圆才是最终的幸福。

  如今离开七年的时间,可以共枕眠已是难得,萧赭卿此时还不敢奢求更多。

  一夜好眠,贾语已经改了那个抱着玩具睡觉的习惯了。不过,至少她不是背对着他的,萧赭卿看的入迷了,七年,真的是做梦一样!心里明明经历了沧海桑田,眼前的事实又显示,觉得似乎什么也没改变。就这么静静地看着她,安心,踏实。忽然间觉得自己可笑,绕来绕去,绕了一个大圈,还是原来的人。原地打转,也愣是费了十年光阴。爱一个人的时间原本就不够,还好,抓住了她的手。

  贾语睁开眼,看到的就是萧赭卿那双清澈的眼,深情地注视,嘴角不自觉地上扬。闭着眼继续睡,贾语也踏实,安心了。回家的感觉真好!

  外面哪里有家里温馨舒服,床铺也没那么松软,饭菜也不是时常可口。遮风挡雨,也未必及时。身体不舒服的时候,端茶倒水的人都没有,只有经历过旅行的孤独,才知道,陪伴,需要的重要,才明白家的重要!

  京城中自然谣言四起,萧赭卿自然用别的事干扰了。不过贾语不在意,因为,无所谓。没名份,自然免去了好多繁杂的事,如果顶着王妃的名份,还得时常被传唤入宫应付。

  出门在外,被人当成丫鬟也无妨!那些夫人之间争风吃醋。互相攀比的聚会还是不参加的好。若是觉得冷清了孩子,萧赭卿带着孩子出门,别人还怵他,不是正好。

  天气好的时候就带着孩子出门溜达,天气不好的时候,就在书房打发时间。每一天总是美好地度过。萧赭卿现在是全身心地陪着贾语。权利已经下放,自己做一个闲散王爷就挺好的。准备半月之后,举家迁往苏州府。

  万弗苗亦是珍惜这短短的相处时刻,萧赭卿现在盯自己媳妇盯地可紧了。

  “苗姐姐,不用担心,春暖花开的时候,你们就来苏州府小住一段时日。哥哥和公主也和我们一起。”

  “要不是又怀了,我也想和你们一起。好久都没放松了。这一胎家里人可谨慎了,现在八个月了,知道是女孩之后,我出门都不让。”苗姐姐满眼笑意都要蔓延开,完全被宠溺着。

  “看到姐姐这般幸福,妹妹真替你开心。”贾语由衷说道。

  “你们也要抓紧哦,我看王爷干着急呢。”万弗苗狡黠地说。

  “姐姐也是来取笑我的!”贾语娇嗔地推攘着。

  “也不是,你看你们之间绕了那么一大圈,现在在一起,虽然两个孩子也够了。反正也看你的意思啦。你做什么我都支持你。”

  贾语笑的欢快极了,这家伙找说客来了,可是苗姐姐是女人,自然知道女人辛苦的地方,当然站自己这一边。

  是夜,“萧赭卿,我觉得我们需要约法三章!”

  “语儿有什么尽管说,为夫都答应。”萧赭卿有点谄媚。

  “第一,没有我的允许,不可以给孩子开小灶。”

  “没问题,都听语儿的。”

  “第二,没有我的允许,不可以碰我。”贾语刚说完,萧赭卿就要抗议。

  “这不行,我到现在可是都没碰过你!人家孩子都五六七八个了。”

  “你是要我当生孩子的机器吗?”贾语无语道。

  “那倒不是,就是想要你啊。若是怀了自然就要的嘛。”

  “不是有避子汤吗?”

  “贾语,你是诚心和本王过不去是吗?”

  “第二条,你答不答应?”

  “答应。”萧赭卿有气无力,忽然脑中灵光乍现!

  “第三,我需要私人的空间,你不要时时刻刻都跟着我。”

  “我亲爱的王妃,我那是爱你的表现。你应该知道你相公是香饽饽的吧。”

  “所以需要你克制呀。那我就不抢手了吗?”贾语反问道。

  “这什么和什么?”

  “你要是出轨试试,我也给你带绿帽子!”贾语威胁道。

  “什么叫出轨!”

  ………

  争辩开始了,外头的丫鬟已经习惯了王爷王妃睡前必来的吵架。

  自动回自己的厢房睡觉去了。

  两人气愤地上床,谁也不让谁。

  ………

  萧赭卿一整天想的是给自己的媳妇下药,准备弄点烈性小,不伤害身体的,还得不让她发现。毕竟她在毒医身边六年。萧赭卿着实想多了,连绝唯独没教过他媳妇捣鼓春药一事。

  不能在桃子酒里下,不然她以后都不喝了怎么办。平常的吃食里也不可以。给自己下,她若是不同意,受伤害的还是自己。

  凡是她喜欢的又不能下,不然以后有阴影怎么办呢。

  萧赭卿今日在贾语面前一直心不在焉,儿子和女儿都在想肯定娘亲又欺负爹了。

  要不点熏香?肯定一开始就闻出来了。

  “你今日怎么无精打采的?”春药瓶还在自己怀里揣着呢。

  “可能是春困吧。”

  贾语用手抚上他的额头,太阳穴,还好呀,也没烧。

  “哪里不舒服吗?”

  萧赭卿借机念叨,“腰酸背痛……”

  贾语就开始给他捶背按摩,萧赭卿自然舒服极了,媳妇还没有如此待过自己。

  “好了,舒服些了。”没想到萧赭卿就这样睡着了。

  贾语想,大男人没事做,反倒容易困了。以前看他那么忙,不睡觉也精神抖擞的。

  每每他们开始吵架,丫鬟们就自动屏蔽。不过更衣这事,萧赭卿倒从未让丫鬟伺候过,都是亲力亲为。

  没办法,贾语只好给他更衣,怀里揣了什么东西。

  “什么东西这么宝贝的还揣怀里?”贾语拿出来一个精致的小药瓶。花纹真好看,嗯,明天找他要回来。打开闻了闻,无色无味。就放桌上了。

  贾语给他更衣他就醒了,当贾语掏出小药瓶的时候,萧赭卿都绷不住了。当贾语看到他扑闪扑闪的睫毛时,狠狠地掐了他的腰,萧赭卿继续装睡。

  “好啊,你继续装。”正想拿什么治他呢。

  啪地就把他的嘴掰开,把小药瓶里的液体一骨碌全倒进去了。萧赭卿睁眼的瞬间,反应真快。一把搂住贾语,嘴对嘴地喂了进去,一人一半,也不亏。

  贾语没反应过来,就咽下去了。

  “你给我喝的什么东西?”

  “应该我问你,你给我喝的什么?”

  “瓶子在你怀里,你不知道是什么?”

  “我在街上看到这个漂亮,就买来送你的,我哪里知道是什么?你给我喝的不是水吗?”

  “瓶子里的水呀。”

  “那你刚刚为什么,为什么这样对我?”

  “我哪样对你啦?”

  萧赭卿自然是痞痞地问。

  “我问你,你给我喝什么意思?不对,你肯定知道这瓶子里装的什么!”

  “我以为你要给我下药呢,自然要带你分享啊。”

  “好好地我给你下药干嘛?”

  “你不想我碰你呀。”

  “我什么时候说不让你碰了?我是让你要经过我的同意!”

  “那就是可以碰你了?”

  “不可以!没有我的同意!”

  “你刚刚还说“我什么时候不让你碰啦”那不就是让我碰的意思吗?”

  “没这意思,赶紧睡觉。”

  “好的,王妃大人!”萧赭卿自然是乐开了怀。

  他找暗影讨来的春药,特意叮嘱起效慢些,烈性小些,不伤害身体的。

  睡到半夜,贾语觉得身体慢慢燥热,被子太厚了吗?萧赭卿就在旁边,如果一个人睡,脱光都没关系。萧赭卿也慢慢起了反应,百爪挠心。贾语不知道怎么回事,以为白天辣椒和酒喝多了。萧赭卿自然知道怎么回事!

  贾语开始翻来覆去睡不着,“哎哎,你热不热?我们换个薄一点的被子吧。”萧赭卿装睡中。贾语不管三七二十一,下床,找一个薄薄的被子。

  刚盖上好多了,没一会儿还是热,摸摸自己的额头,还好呀。贾语开始想今天吃了什么了吗?

  因为这药烈性小,开始的慢,所以贾语没有一下子就怀疑到萧赭卿。而且萧赭卿均匀地呼吸声就在旁边。

  不对,不对,贾语不客气地拍着萧赭卿,愣是把萧赭卿拽起来了。

  “你给我下药,对不对?”

  萧赭卿想这药拿错了吧,自己稍微调息就没感觉了。已经进入梦乡了。他不知道这药专门针对女性的,而且贾语并不会武功。

  “没有,我也喝了呀。”

  贾语看到萧赭卿微露的胸膛,看着他睡懵睁不开眼的样子,好像咬上去。但是克制了。

  “萧赭卿,你说不说实话。”贾语生气了。

  “说实话,那瓶的确是春药,烈性太小了。我调息完就没感觉了。”

  “你没感觉了,我遭殃了。你说怎么办?”

  “我舍身给语儿啊。”

  贾语觉得多说无益,起身下床,抱着被子准备去别间。

  萧赭卿一把拦住,将她抱回床上。“今天,我伺候你。”这药的确烈性小,可持续时间长。贾语脑子太清明了,真希望是烈性强的让脑子也失忆的那种。

  这种情况下有理智,还有需求的时候,开口脑子里难受,不开口身体难受。萧赭卿不知道药效很长。他怕贾语生气,只云雨了两次。慢慢长夜,贾语太难熬了。

  “萧赭卿,我难受。”萧赭卿懵了。这都过去多久了。摸过去这丫头身体都是凉的。

  一把搂住她,“对不起。”

  ……

  “还要吗?”

  “嗯嗯……”

  天空已经泛白,萧赭卿觉得不对劲,得问暗影拿解药。

  没有解药,这药药效得有五个时辰,就自然解开了。

  贾语现在没办法,明明很累,可是还是想要。萧赭卿怜惜她,自然不敢多用劲。

  一掌给她劈晕了。

  萧赭卿心中忐忑不安,(自己给她清洗过了)贾语睡到夜里才醒。

  吃了些东西,不想和萧赭卿说话。

  贾语愤恨,脑子里盘旋怎么样才能治治他。

  萧赭卿看着贾语的表情,这丫头不会又要离家出走吧。

  “为夫错了,夫人怎样惩罚都可以!”

  贾语听了这话,眼睛放光!

  “你让暗影也给我找一瓶春药来。烈性有些强,用内功也化解不了的那种。”

  “媳妇,你确定不是挖坑给你自己跳?”

  “嗯哼!”

  很快小药瓶在自己手里了。萧赭卿想自己的媳妇是不是傻。

  贾语此时找来手镣脚镣,萧赭卿倒吸一口冷气。

  “为夫错了,真错了。”贾语不为所动。

  “你难道想毁了自己后半生的性福吗?”萧赭卿故意加重语气。

  “问过暗影了,憋一晚上不会有事的。”贾语拍着胸口说。

  萧赭卿挣扎着不肯,最终还是屈服在贾语的威胁下。将他烤在床上,然后把药都给他喂了。

  贾语幸灾乐祸地抱着被子去了旁边的软榻。

  贾语自然不睡,以防暗影给他解药或者给他打开。

  贾语想多了,暗影对这种小事自然不会参与半分。贾语对萧赭卿还是不够了解。

  药效很快就起了,但是萧赭卿还是忍的住,贾语看着萧赭卿额头慢慢渗出的汗,忽然觉得不忍。也没了一开始的幸灾乐祸了。

  “把解药给我吧。”贾语对着空气中的暗影说。

  没有一点回声。

  “这等好事,没人敢听本王的墙角,我也唤不来。”

  “你妹的。”

  “语儿若是不忍心,可以给为夫解开嘛。”

  “那我岂不羊入虎口啦!还是你辛苦些比较好。”

  贾语忽然走过去,给他把脉,萧赭卿更是难受,美人就在眼前,真是难受。

  贾语开始翻箱倒柜找解毒的书来。

  “你在找什么?”

  “给你解毒呀。连绝也没教我这个。看来我得自学。”

  当贾语兴奋地拿着书,边转身,边喊着“找到了,找到了……”她眼看着萧赭卿用内力睁开枷锁,慢悠悠地走过来。

  贾语伸手挡住他的步伐。“王爷王爷我们有话好好说,我会很快制出解药的。”

  萧赭卿一把搂住她,帮她拿开手中的书,捏着她的下巴说,“我比较喜欢这味解药。”

  又折腾了一夜,之前是她中春药。萧赭卿怜惜她。这会儿萧赭卿中了春药,想怜惜她。身体也控制不住索取。

  所以,遭殃的还是贾语。折腾了一夜,贾语觉得自己的骨头都要散架了。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自此后,约法三章第二条彻底作废。自己的媳妇想吃还不能吃嘛。关键是,萧赭卿已经吃定她了,这丫头再也没有离开的想法,萧赭卿自然无所顾忌了。

  来苏州府有一个月了,孩子们很适应这里的生活,环境美,比京城漂亮。也没那么空旷,人多也热闹。

  贾语感觉自己怀孕了。晚上萧赭卿要亲昵的时候,贾语打断他,“我应该是有了。”

  “这么快。”萧赭卿似乎并没有那么高兴。

  贾语倒是看穿了他的小心思。自己终于可以好好睡觉了。

  “今晚,你不可以碰我。”

  “我又不进去,怎么就不可以碰你了。”

  “萧赭卿这样,你只会更难受!”

  “我会让你求着我要的。”

  “肚子里有宝宝,你知轻重不?”

  “好啦,逗你玩的。我们生下这个以后就不再要了吧,为夫想了下,现在我都游手好闲,养不起。”

  “嗯,你说什么都有理。说要的也是你,说不要的也是你。”

  “想想几个月不可以与我的爱妻同房,真是难受呢!”

  贾语捧着他的脸,认真地说,“七年都忍下来了,几个月算什么!”

  “不一样,现在正是浓情蜜意之时,我恨不能夜夜多采撷呢!”

  贾语啪啪地啪打着萧赭卿,“你当你是采莲蓬呢,还夜夜多采撷!”贾语一个爆栗弹向他的额头!

  孩子腊月初十出生,正是下雪的日子。长得软糯糯地,“恭喜王爷,是位公子。”

  “我要去看看。”

  “我也要去看看。”曾经的小家伙们的如今都长大了。

  “真可爱。”

  ………

  “语儿辛苦了。”萧赭卿抱着贾语。

  一家五口的甜蜜生活在初雪中化开。

  郎有情妾有意,这世间两情相悦又可以在一起的人,真的是幸福极了。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丝丝细雨霏霏,

  船入川口载船。

  儿女街头嬉戏,

  巧妇欣然洗炊。

  门内百千万丈,

  窗外豪情万里。

  平平淡淡是真,

  安安稳稳是福。

  惜福惜福是福,

  珍爱真爱是爱。

  你我他她他她,

  一家欢乐一家。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若水三千——茹你所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若水三千——茹你所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