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黄绿橙三鬼
李千劫2019-04-20 20:243,514

  “不…不…不会鬼上身吧?”。

  绿毛口语有些乱的说道。

  “妈…妈…妈的,怎…怎么办?”。

  旁边另一个紫头发一边退后一边吃惊道。

  “跑…跑啊”

  人群有一人按耐不住了,直接跑,几人见了也不管了,这一幕他们自己吓坏了,酒肉兄弟而已,保命要紧。

  六人朝山下跑,但是,诡异的一下山就回到原地,映入眼前的就是爆炸头和黄毛在那一个磕头一个蹦迪。

  就这样不停重复着跑,几人发现怎么跑都跑不出去,这下几人瘫坐在地上。

  “我…我擦,妈呀,我要回去找妈妈”紫头发吓哭了。

  这时,坟地飘着三道绿火,那绿火幽幽的,在他们几人转了一个圈。

  几人围在一起,吓得哇哇大叫哇哇大哭。

  周围阴风阵阵,漆黑的夜,树叶摇摆,乌鸦尖叫着。

  那绿火停在空中渐渐地化成一个虚影,那双眼睛绿油油的瞪着他们六个人。

  “你们,好…大…的胆子,你们是来找我的吗?你们是来陪老夫哭泣的吗?”

  这虚影阴森阴冷的道。

  “啊,多有得罪,多有得罪,不是,不是我们得罪你的,是他俩,是他俩,鬼大人有大量您放了我,您放我们走吧”

  吸毒荣跪在地上连磕带拜的道。

  一帮兄弟如果以多欺少打架他们可谓冲在最前,但是这种,别说冲了,跑都来不及,跑都巴不得把几个落下好让自己能够跑掉……

  绿鬼看着这几人,又看了黄毛和爆炸头

  指着绿毛道:“嘿嘿,你们仨很像我们仨,要不下来陪我们”……

  不远处树下,钟正楠四人正看着这一幕,旁边三人紧紧贴着钟正楠都捂着嘴巴瑟瑟发抖。

  从黄毛八人到上山他们就躲起来,在他们视角几人先是害怕着原地跑圈接着对空气跪拜,这一切显得很是诡异。

  “鬼上身,鬼打墙,鬼烧火,鬼托人”钟正楠拖着腮琢磨道。

  杨艳儿扯了钟正楠衣服小声道:“是不是有鬼?”。

  “鬼”张浩和张付瞪大眼睛。

  钟正楠目不转睛道:“应该是,黄毛和狗屎强被鬼上身,那几人遇鬼打墙,鬼烧阳火,这样他们就能看到鬼了”。

  张浩和张付瞪大眼睛看着钟正楠。

  钟正楠只是比了个嘘,没说什么,杨艳儿倒对这事不惊讶。

  “你们呆在这,我去救他们,尽管他们要打我们,但职责所在”。

  作为道士的立场,鬼害人就是伤天和,但是他们有错在先,所以钟正楠打算和鬼协商。

  钟正楠取了一个口服液的瓶子,滴了两滴抹在眼皮处,结了一个剑指印,大步向前。

  这口服液瓶子装着正是牛眼泪,牛眼泪很难取得。

  黄牛被拖进屠宰场,有的牛会流眼泪,这时,用甘草喂他最后一口,牛吃甘草时,用手蒙住左眼取右眼泪,用手蒙住右眼。取左眼泪。

  再看这边,绿毛被绿鬼掐着脖子,脸色痛苦挣扎,那几人还是一个劲的跪拜,深怕下一刻就是他。

  “可。否。住。手。听。我。一说”钟正楠来到面前声音洪亮道。

  绿鬼看着钟正楠一愣道:“你能看见我?”

  “是的,葬者安息,魂住一方,两人虽有得罪之处,罚之甚可,但不可害人之魂,得人之魂,吞噬阴元”钟正楠道。

  绿鬼幽幽道:“道士吗?”。

  钟正楠点点头不说话,但是手心冒着汗,这是第一次实战,难免有些紧张。

  “我要是不听你的你能把我们哥仨怎么样?”绿鬼丢下绿毛转过来对着钟正楠道。

  这时从爆炸头和黄毛后背飘出两个鬼影,两只鬼飘到绿鬼的身前,一黄一橙。

  钟正楠暗骂道:“如果说绿鬼中毒死的我信,你俩是死在屎坑的吗?”。

  钟正楠轻咳一声道:“三位,大家都是邻村人,虽说没有亲情,但是如果要算亲戚的话,应该多多少少大家可能有点关系嘿嘿”。

  钟正楠只是勉强再尴尬一下,因为三人已经做出对付他的姿势。

  “放。你。娘。滴。螺旋春秋疙疤屁,给我上”绿鬼尖声道。

  三人凝聚一股阴气,直拍钟正楠。

  钟正楠急忙催促阳力,拿出一张黄符扎马结印道:“吾身之令,似剑之敕,敕~”。

  一把透明的短剑影半空中和三股阴气碰撞,但是,三股阴气破开剑影直击钟正楠。

  钟正楠轻喝的一声,身处四把短剑影凌空飞迎上阴气,嘣的一声,阴气被打散。

  钟正楠捏了一把汗,还好自己先准备,小看三鬼了,看来三鬼有八十年的道行,加起来二百四十年啊。

  三鬼见阴气被打散,瞬身来到钟正楠面前,一把阴冷的阴气直击钟正楠的头部。

  惊险,钟正楠赶忙往右跳扑倒,黄鬼瞬身来到钟正楠右侧,一脚踢中钟正楠的右腹,钟正楠被踢飞三米,钟正楠来不及起地,一把阴刀直接来到眼睛前。

  吟的一声,从钟正楠的胸口处发出一道黄光,

  阴刀被弹散,钟正楠趁机掐住橙鬼的脖子,吐了一口舌尖血在橙鬼的脸上。

  橙鬼被这口血一喷,脸上皮开肉破,尖叫一声。

  “还没结束呢”钟正楠抓住橙鬼手臂,一口血喷在右手结印道:气破空魂流星诀,一道天,疾。

  钟正楠一指橙鬼眉心,下一刻,橙鬼飞飞湮灭。

  绿鬼黄鬼见状,尖叫一声,直扑钟正楠,对付这个橙鬼阳力已经耗尽一大半,被两鬼双头夹击局势已经倾斜。

  钟正楠一边抵挡一边吼道:“你们谁是童子之身”。

  八人被这么一问,齐回道:“我是”。

  “找个瓶子撒尿,再把舌尖血吐在尿里”。

  八人齐道:“什…么?”。

  “快啊,我要坚持不住大家都得死”。

  几人纷纷找瓶子,还好年前人扫墓丢的瓶子还有,几人纷纷找了个瓶子撒尿吐舌尖血,尽管咬破舌尖很疼,但是为了活命,强忍疼痛。

  “好了,大哥,接下来呢?”。

  “给老子泼他……妈的,看准点泼,”。

  绿鬼黄鬼被飞来的尿泼到,剧烈尖叫,每次沾到尿阴影淡了几分。

  两鬼带着淡淡的阴影慌忙逃走。

  钟正楠一屁股坐在地上喘气,还好三鬼也是酒肉兄弟,要是真拼命反扑,可能见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杨艳儿三人来到钟正楠面前,杨艳儿担心道:“没事吧”。

  三人在原地看的一头雾水,因为他们看不到鬼,只看见钟正楠在那里一跳一吐血…………

  黄毛八人走到钟正楠面前,张浩张付挡在钟正楠身前:“你们还想怎么样,就冲我们来”。

  “误,误会了,大哥,请受小弟们一拜”八人齐身跪下。

  钟正楠一脸茫然,尴尬的挠挠头:“别这样,我只是尽职责”。

  “说那话呢,大哥,没有您,我们几个可能凉了,大哥神通广,大不计前嫌,小弟五体投地”。

  “就是,就是”。

  “大哥,以后有事您说话,我们几个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大哥,您是我们来世的爸爸啊,我滴老父亲,我最疼爱的人,人间的苦涩有……”。

  “好了,好了,好了,别说了”钟正楠已经尴尬到极致,这几个奇葩真的无语。

  钟正楠轻咳一声道:那个我说一下,再坐各位今晚发生的事不要向人提起,就当什么事没发生过。

  “没问题大哥,您说什么都OK,我们只字不提”。

  “对 ,只字不提”。

  “我们守口如瓶”。

  “对,我们守口如瓶……”。

  “如果你们向人说出去的话,那两只鬼会回来找你们”钟正楠严肃骗道。

  几人惊呼一声,纷纷沉默,他们可不想再碰到这种事,甚至以后南山打死也不会来了。

  “走,抓紧时间下山吧,不然等下又不知道会不会有鬼出现”。

  在场人一听,打了个冷颤,急忙纷纷下山。

  只有杨艳儿不信,其他人都信了钟正楠所说的话。

  南山下

  “大哥来,我载你们回去”黄毛开着125的摩托车道。

  “不用了,我们走路回去”。

  “别客气嘛,来”黄毛把绿毛从摩托车上踹下去道。

  “都说不用了,你们先走吧,以后不许欺负小女孩,知道了吗?还有叫我钟正楠别叫我大哥,你们比我大”钟正楠道。

  “好的大哥”。

  “叫我钟正楠”。

  “是的,大哥”。

  钟正楠无奈道:“哎,你们滚吧”。

  “没问题大哥,大哥我们先走了”。

  说着踩着125的摩托,八个人骑着两辆摩托车轰隆轰隆的走了~

  “回去吧,我们先送艳儿回家,再各自回家”张浩道。

  杨艳儿道:“时间不早了,你们两个和我们不同路,你们回去吧,有钟正楠同学和我顺道一起回去就行了”。

  “哦~”张浩张付俩人指着他们两坏笑道。

  “哦,你个头”钟正楠说着一脚踢向两人。

  两人嘻嘻哈哈的跑了。

  钟正楠和杨艳儿走回家,两人一路无话,钟正楠也闲的清闲,他可不想跟这好奇宝宝说太多。

  杨艳儿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俏丽的脸,水灵灵的眼睛转动着。转眼来到杨艳儿家门口。

  钟正楠道:“到了,我回……”

  钟正楠刚说到一半,突如其来的一个吻,让他懵了一下。

  不错,杨艳儿在他脸上亲了一口,然后冲他做了一个鬼脸,然后飞快进门。

  钟正楠懵了一下,摸着脸,一路家小声嘀咕:刚刚什么滋味,软软的,凉凉的……

  这个年纪对他们来说还是太小了,这个年纪对他们来说喜欢是什么,爱情是什么更不用说…………

继续阅读:第十二章 暑假开启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降大任之吐槽道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