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开学报道
李千劫2019-06-20 15:504,565

  峡门市,所谓的沿海城市地区,大部分重要城市都集中在沿海地区,部分政治、经济、文化活动发生在沿海地区。一个个沿海城市的发展,形成了一个个庞大的沿海城市圈,进而由一个个沿海城市圈连贯而成为一条条巨大的沿海城市带。这些巨大的沿海城市带不停地焕发出巨大的能量,推动全球经济向更高的方向前进。

  钟正楠站在面前的这所辽阔华丽的学校,和自己小学校园比起来那叫一个天一个地。

  辽阔的场地,建筑物中与西结合,中式的基础韵味与西式的建筑符号和细节取长补短,茂密葱茏的竹子沿着小路错落有致地站成两排,翠绿的竹叶则在顶端逐渐合围。

  这座私立学校在峡门市绝对是首屈一指。

  “这得花多少钱才能在这里就读啊” 钟正楠咂舌道。

  钟正楠一辈子都想不到会来这种地方读书,所谓字读成金,这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才能来到这里吧。

  “几万块钱吧,要不了多少钱,庞主持安排的,那必然是要最好的,来这里注册学业的,基本都是高官,富家商贸的子弟,当然,成绩优异,达到学校标准线的,也会免费让他们来这里注册就读,而且还包吃包住宿”旁边一位西装革履的男子道。

  钟正楠差点没吐血,几万块钱?对于他们家来说,几万块钱这个字眼,是想都不敢想的,再者就是成绩优异的,是为了学校冲分排名吧…………

  今早,一行人开车来到钟正楠家,和钟正楠父母说明了来意后,交代几句,煽情辞别后,带着行李来到了峡门市区…………

  办理注册入学的手续后,西装男子开着车离开了,钟正楠看着发票,摇头咂舌。

  “这位同学,你是哪个年级的?” 。

  钟正楠愣了一下,抬头眼前站着一位二十几岁带着眼镜女性。

  “初一(二)班” 钟正楠道。

  “哦,那还在等什么,现在还是新生报道,你这就迟到了呀!”带着眼镜的女性微微一笑道。

  “呀” 钟正楠左顾右盼。

  “呃……请问一下,教学楼在哪里?” 钟正楠问道。

  眼镜女性噗呲一笑道:“走吧,我带你去” 。

  “谢谢,您是老师吧?”

  “是的”

  “您教哪个班的呢?”

  “初一(五)班”

  …………………………

  教室里,坐满一群人,因为是新生报道,还未穿上统一的校服,有的穿着形色端庄整洁,有的则是穿的朴素节俭。

  班里,老师正在点名:

  “陈学宇”

  “到”

  “萧辉”

  “到”

  “王雪”

  “到” …………

  “报告” 这声音正是钟正楠,班里所有人包括老师都看向他。

  点名老师正是这个班的班主任,名叫司马举,四十来岁,男性,吐眼尖嘴。

  “这位同学,为何迟到?”司马举一脸严肃略带一丝不屑的看着钟正楠。

  钟正楠今天穿着很随意,一看就不是什么大户人家。

  “报告老师,我不知道今天发完书要报道,一位老师提醒我,然后带我来的,”钟正楠道。

  “进去吧,下次不许迟到”司马举低头看着讲台道。

  钟正楠找了个空位坐下,老师继续点名:“罗志强”

  “到”

  “赵心”

  “到”…………“史卫庭”…………

  今天不知怎么,钟正楠只觉得特别烦躁,自己凭什么读这么好的学校?爷爷为何安排自己到市区就读?虽然从未去想,但是人总会在无聊的时候思考一些问题…………

  “钟正楠”

  “钟正楠”

  “钟正楠”

  旁边一位胖子捅了钟正楠腹部一下,钟正楠回过神来,这一瞬间,钟正楠想起在老家,杨艳儿也经常拿笔捅走神的自己。

  “到”钟正楠站起身。

  “报道第一天迟到,点名走神,你是来这里读书的,还是来这里混日子的?”班主任司马举生气道。

  “这老师也太挫了吧,才第一天就这么快下结论?虽然他说中了”钟正楠暗自心想。

  “呃,谢谢老师的教诲,我以后不再犯错了”钟正楠认错道,如果你说不好意思,那老师就会给你来一阵教育,如果你不回答,他会当着班里所有同学的面,给你糊墙上。

  班主任见钟正楠一副诚恳的认错,便不再多说什么:“坐下吧”接着,拿着粉笔在黑板学三个字:“司马举”。

  “我的名字叫司马举,是你们的班主任,我不管你们来自哪里,成绩是好是坏,在我的标准,每一个都要是优秀的,优异的,我………………………”

  “叮,叮。叮”新生报道结束。

  两个钟头,都在听班主任讲道理,钟正楠背着书包走出教室。

  看着学校楼层一栋一栋的,“接下来就是宿舍了,诶,这位同学,你知道宿舍楼在哪里吗?”钟正楠问一群高年级的学生道。

  这名学生一副拽拽的样子,上下瞧了钟正楠一遍,反问道:“有烟吗?”

  这些学生见今天新生报道,想来这里看看“妹子”顺便装个逼,这不,有人送人头怎么也得好好发挥。

  “没有,请问教室……”

  “滚”这名高年级学生打断了钟正楠的话,坐在走廊墙上一脚踹向钟正楠。

  钟正楠一个躲闪,刚要教训他一下,回想妈妈交代:“在外别惹事,好好读书”,前者要听,后者没办法…………

  钟正楠刚要走,“我草,竟然敢躲,上,打”这群人见有人观看,欺负学生可是他们的乐趣,说着几人纷纷上前。

  在场人本以为钟正楠要被打成猪头,没成想,没几个照面,这群高年级的学生,被钟正楠揍哭。

  开玩笑,钟正楠可是七八个成人都奈他没办法,还被反打,更别说这几位大钟正楠没几岁的学生了。

  钟正楠手下留情了,他不想刚来就惹事大,简单教训一下就好,几人捂着脸,逃走了。

  “挖擦,这哥们牛逼了,一打五,完胜,得跟这哥们处好关系,以防以后被欺负还有个靠山”旁边一位瘦子和一位脑袋有点大的两人嘀咕道。

  “哟,这位同学,你是在找宿舍楼吧,来,我们哥俩带你去”瘦子一副献殷勤道。

  “谢谢”钟正楠礼貌回了一句。

  要说高级(youqian)学校就是不一样,宿舍环境都是OK的,四人一间,实木双层上下铺,配套办公座椅,还有一台大一匹的变频空调。

  “啧啧啧,真有钱”钟正楠咂舌道。

  “嘿嘿嘿,你叫钟正楠吧,我叫赵泰,他叫大头,我们仨现在是同一个宿舍的, 也是同班同学”带钟正楠来宿舍楼的瘦子道。

  “嗯,以后多多关照”钟正楠礼貌回了句。

  钟正楠瞄了一下,目光停在大头额头上,并不是他的头大,而是他的额头有一股黑气。

  大头见钟正楠看着他的头,有点不高兴,但碍于他的拳头,不敢多说什么。

  “大头,额,不好意思,请问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林世荣”

  “哦,林同学,你最近是不是碰上什么邪物了”钟正楠道。

  林世荣后背一凉:“哥,你,你,你怎么知道的”。

  “别紧张,你额头黑气惨绕,这黑气的浓度,有一段时间了吧”钟正楠托着腮疑问道。

  “是,是的”林世荣感觉神了。

  旁边赵泰听懵了。钟正楠没理他,继续说道:“可否一一说来”。

  林世荣不敢含糊回道:“我爸妈是峡门市一家广告公司的总经理和高管,我们住在市区,但是我们老家是农村的,清明节,和爸妈回老家扫墓,因为贪玩,把在尿撒在一块墓碑”。

  钟正楠怎么觉得似曾相识,这不和黄毛爆炸头一样的案例吗,这不是贪玩,这是贱,钟正楠吐槽一番后仔细听下去。

  “回道老家,只觉得整个人身体很虚,晚上做噩梦,梦见一位老人掐着我的脖子要我去陪他,我将这事告诉了我爸妈,他们打电话找我奶奶,我奶奶找了一位老者,老者告诉她取一个铁盆子盛水九分满,采一束柳树枝带叶子浸透,用一张黄符烧完放入盆里,取水里柳树枝捻水轻拍我脸上,带我上庙级拜了拜,最后请了一块符于我身边,叫我带着,现在噩梦不那么频繁,但是还会有”。林世荣说完额头冒冷汗。

  “哎,你这人,在墓碑撒尿,这是人干的事嘛?我一个认识的和你一样,但是他没你幸运,应该是你祖宗在那里保佑你”钟正楠道。

  “那他没我幸运?死了吗?”林世荣轻问道。

  “没死,被鬼上身,还好当时我在场”钟正楠道。

  “难道你是道士”林世荣惊道。

  “算是吧,你这叫鬼缠身,你奶奶用的是民间躯灵法,庙里求了护身符给你,救了你一命,那鬼应该是被你这一泡尿气的不罢手,怨气加重对付你,他现在还跟在你身边呢”钟正楠道。

  “挖擦”林世荣和赵泰吓的一哆嗦。

  “如果不敢走他,你最多一年内,就再见阿郎!!!”钟正楠语气肯定道。

  “哥,你一定要救我,你要什么我都答应你,我求你救我一命,哥”林世荣恳求道。

  “都是同学,何况还是舍友,这些都是小事,现在白天他没在,夜里他就来”…………

  三人食堂吃完饭,回宿舍聊天,夜幕缓缓降临,当中白天被钟正楠教训五人又带了几人来找钟正楠,结局还是一样,被钟正楠修理一番,抱头痛哭溜了,赵泰和林世荣还是惊了,十人都打不过这哥们,这哥们简直逆天了。

  钟正楠看了看钟表,已经是十点,滴了两滴牛眼泪,看向林世荣的铺子,果真飘着一鬼魂。

  “呔”

  鬼魂没理钟正楠,以为他是梦游。

  “他才于你多大仇,这样纠缠不放,已是伤天理”钟正楠厉声道。

  鬼魂愣了一下看着钟正楠道:“你能看得见我?”

  “你要缠到他何时?”钟正楠反问道。

  “哼,我要缠到他死”鬼魂阴森道。

  “楠哥,你……再跟我说话?”林世荣支支吾吾道。

  “你俩看鬼不?请你们看”钟正楠问道。

  赵泰差点没吐血,要请看片才合理,请看鬼?疯了吧。

  “看”林世荣顿了顿心态道。

  “我,也看看?”赵泰心里没底说说,这属于好奇心的潜意识,只要有人,参与自己潜意识会本能说出口。

  “把,这瓶滴上,两滴就好,别用倒的,滴完记得封盖,还有别吼太大声”钟正楠道。

  两人滴完牛眼泪,见林世荣铺子飘着一只鬼魂,刚要吓出声,被钟正楠的一句“别吼”给憋了回去。

  “给你两条路,第一收回阴气,发誓打道回府,不再缠着林世荣,第二,被我打的魂飞魄散,我建议你选择前者”钟正楠正色道。

  “我选择第三,缠着你们仨”鬼魂阴笑道,说完凝聚两股阴气往下一挥,钟正楠纵身一跃,来到林世荣的上铺,一手结剑指打散了两道阴气,一手掐住鬼魂的脖子:“你不是选择第三,你是选了第二”一口血喷在右手结印道:气破空魂流星诀,一道天,疾。

  鬼魂随即魂飞魄散,“神了”赵泰和林世荣两人异口同声脱口而出。

  “马屁先别拍,你们俩晚上见到这一幕,是不是电视里才有的?”钟正楠问道。

  “嗯”两人回答道。

  “我是一个道士,我知道在你们看来,我很厉害,但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们,我,确实很牛逼”钟正楠道。

  两人后脑勺冒汗,自己夸自己也很牛逼……

  “你们有鬼事可以来找我,我都免费,只是,我想让你们帮我推销下,真有鬼事可以来找我,我这里有业务服务,缠身一次一百,鬼上身一百五,鬼托人一百五,诶,会不会贵点”钟正楠自言自语道。

  “没问题大哥,我叫我爸妈广告公司帮你免费策划推销,保证生意兴隆”林世荣道。

  “别,这事属于你知我知那种,不能招摇,懂吗?”钟正楠道。

  “嗯,大哥,你小小年纪就做生意,缺钱吗?”林世荣道。

  “我想买部手机”钟正楠道。

  “手机,我明天给你买,N97”林世荣正色道。

  “别,我自己攒钱买”钟正楠回道。

  “大哥,这您就别再推辞了,您帮了我这么大的忙,买一部手机就已经算是小回报了”林世荣斩金截铁道。

  “不用了,我还是靠自己吃饭”钟正楠道。

  钟正楠今天已下定决心,先给自己买部手机,然后再赚点生活费,因为这里一顿饭二十,想想就肉疼…………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天降大任之吐槽道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