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见一面吧
沈子午2019-07-17 17:203,733

  顾木恩的话语通过手机听筒传达到耳中,仿若带着说不出的神秘与阴霾。

  而显然是没想到对面的人会说出这样的话,握着手机,岑子鹿猛地愣了愣,但在极短的时间内,她还是勉强找回了理智,开口说道:“顾先生,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这么说,可我当然是昨天你找的那个人,不然我还能是谁?”

  “哦,是这样吗?”

  岑子鹿没有回答:“……”

  顾木恩笑了笑,略显苍老的声音因为如此而更加低沉:“不好意思,你别介意,因为刚刚我在和你聊天的时候,总觉得你对我来说特别熟悉,甚至是和你说话的时候,我就好像是在和子鹿直接对谈一样,而且对于我和子鹿的事情,你不是也都一清二楚吗?这叫我实在非常好奇,你说,到底是和一个人亲密到什么地步,才能叫人这样毫无保留地将生活中发生的事情全部告诉对方呢?”

  “或许是我对感情淡薄吧。”

  顾木恩意味深长道:“在我的生活中,我好像就没有一个这样毫无保留地朋友。”

  “是吗?”岑子鹿一样地笑了一下:“那好像只能说明顾先生人缘可能不是很好吧。”

  顾木恩蓦地噎了噎:“……”

  岑子鹿接着说道:“从刚刚我们的对话中,我已经大概知道了,顾先生之所以会怀疑我的身份,应该是你错误地以为我就是子鹿姐姐,可是这样的怀疑,从一开始就太可笑了。”

  “子鹿姐姐是子鹿姐姐,我是我,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可不是你三言两语就能改变的,所以请你别把我当成子鹿姐姐的替代品,这对我不礼貌,对她也是一样。另一方面……你说你怀疑子鹿姐姐和我的亲密程度?”

  岑子鹿冷笑了一下:“顾先生,你很了解子鹿姐姐吗?她一直对人都十分坦诚,而我作为她从小到大一直关系很好的妹妹,有时候谈心聊起了生活,这有什么奇怪的。”

  况且,这在某一层面上也是真的。

  因为是独生女,没什么兄弟姐妹,所以有心事的时候,岑子鹿总会习惯性地找朋友倾诉。

  当年,她还真的找过邻居家的妹妹谈过自己对顾木恩的暗恋,但当时她有些害羞,所以话语间也说的不是很详细,更是没有直接说出自己喜欢人的名字。

  因为如此,之前在顾木恩找上门打听她的事情时,邻居妹妹才会将这个男人当成了奇怪的人,完全没往岑子鹿的初恋上去猜想。

  但是现在对着电话,她自然不可能将这些事情全部说出来,相反地,因为知道顾木恩“顺藤摸瓜”的问话本事,岑子鹿几乎是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力去应对两人的聊天内容,语气也十分冷静,只是现实中,没人知道的是,她的双手都已经一片冰凉,脸色也苍白地可怕。

  而电话另一头,听着岑子鹿理所当然的话语,微微顿了顿后,顾木恩再开口时声音也少了一些鬼祟,轻轻咳了咳,他重新道:“……抱歉,如果事情真的像你说的那样,那或许真的还是我多心了。”

  “顾先生知道就好。”

  顾木恩:“……”

  岑子鹿已经不想再多说:“话现在既然已经聊到了这里,那接下来我觉得也没什么交流下去的必要了,今天我打电话来,本来是想起了子鹿姐姐的一些往事,所以心中存着疑惑想要问问顾先生的,但现在有了这样的误会……我先挂电话了吧,一会儿我孩子回家,我还得给他们准备中餐。”

  “等等!”

  顾木恩再次急急地开口,连忙阻止了岑子鹿准备结束通话的动作,下一刻,带着些焦急,他很快说道:“我还有些事情希望和你聊一聊,你不是说你对子鹿以前的事情很感兴趣吗?况且你刚刚也说了,你知道子鹿在化学实验的过程中,发生了一件错事,想必,你应该很希望知道当时事情的具体情况吧!”

  岑子鹿微微凝滞了几瞬,有些说不出话来:“……”

  可虽没有回答,但无声的态度却俨然已经是一种答案。

  顾木恩胸有成竹地笑了笑:“其实这件事情我并不是不能告诉你,但你也知道,这是一件错事,自然关系很大,不是在电话中两三句就能说清楚的,所以我觉得……明天要不我们还是见一面吧。”

  “……你要来找我?”岑子鹿讶然地反问。

  原本佯装出的冷淡态度,此时也再一次被顾木恩打破。

  毕竟之前怎么放嘴炮,那毕竟都是隔着电话,她可以随便说,随便表现,甚至还能真的站在邻居妹妹的立场上,编出要给孩子准备中饭的瞎话。

  但要是顾木恩真的去了家里找她……

  自己所有的话语绝对都会被尽数戳破!可要是她想也不想就直接拒绝,那也很容易被男人解读成是做贼心虚,这样一来,之前她那一番义正言辞,也会再度变成是一场笑话!

  该死!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岑子鹿有些头大地抵着门板,胀痛的太阳穴也在不停突突地起伏。

  而就像是透过电话,亲眼看见了她的懊恼,顾木恩再次笑了笑,话语不轻不重道:“我是想去你家的,但后来想想,这样可能会打搅你的生活,我也过意不去,况且,你好像也不希望我这么做,所以……”

  “这样吧,明天中午十二点,在绮梦咖啡店你答应和我见一面,到时候,我一定好好地将我知道的,和子鹿有关的事情全部告诉你,但你要是不来……”

  顾木恩拉长了话尾,一字一顿地说道:“那我就只能去你家,亲自找你了,反正我已经先给过你一个选择了,不是吗?”

  “……”

  岑子鹿咬紧了牙关,不想回答!

  这哪里是什么选择,分明已经是一场变相的威胁!

  要么去咖啡厅,两人见面,要么她敬酒不吃,他亲自去家里找她,给她灌下这杯罚酒,偏偏之前的那些大话她都还已经放了出去,咬死了自己就是邻居妹妹,这时候要是态度激烈的话,那她之前的伪装也算是不攻自破。

  所以前后左右,现在从岑子鹿的立场说,全都是走不通的死胡同!

  顾木恩玩的一手的好心计,分明就是看出了什么,这才彻彻底底地将她逼到了绝路上,让她不得不就范!

  于是握着手机,岑子鹿站在原地面色铁青地僵直了身子。

  而目的达到,电话那头,顾木恩也不等对面的人回答什么,鬼祟地笑了笑后,他直接挂断了电话——

  甜品店中,空气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可就像是有一双无形的大手,掐住了岑子鹿的脖子,一时之间,她竟连呼吸都感觉困难起来。

  也就在这时,她手心中紧攥的手机,忽然再次响了起来!

  下意识地,因为之前与顾木恩的那通电话,岑子鹿有些草木皆兵地连忙站直了身子,甚至想要将手里的手机狠狠扔到远处去,但就在她扬起手的时候,有些意外地,她看清了屏幕上的来电人名。

  这次却不是那个叫人恶心的顾木恩,而是远在外地开教学研讨会的白屿。

  从昨晚那通草草结束的电话之后,中间这么长时间到现在,两人都还没有任何的联系,所以在看见这串名字时,明知道自己状态不好,其实不合适接电话的岑子鹿在微微愣了愣后,还是敌不过心中的思念与彷徨,咬着牙关闭了假声,选择了接通。

  而很快地,电话不过刚放到耳边,对面也传来了白屿的声音:“喂?子鹿?”

  “嗯,是我。”岑子鹿轻轻应了一声,尽量自然地,她开口问道:“你怎么忽然给我打电话了?”

  “因为想你了。”

  白屿笑着回答,柔声问道:“今天早饭乖乖吃了没有?”

  “吃了……爸爸妈妈给准备了包子,你呢?”

  “我吃的是酒店的自助餐,菜色还算不错,下次你如果有兴趣的话,我可以带你来玩几天。”白屿从善如流地说道,随后,就像是注意到了什么,他眉头轻蹙道:“你怎么了,我听着声音好像无精打采的样子?”

  “我……”做了一件蠢事。

  岑子鹿欲言又止地在心中说道,思绪间,她的眼眶也因为愧疚微微泛红。

  毕竟,十年前,白屿特别公布了她已经死去的消息,为的就是能将她保护起来,不叫她身上的特殊之处被人发现,从而产生意外。

  可是现在,她自作聪明,找来了麻烦,接下来很可能,她的伪装也要被人戳穿!

  哪怕不是站在白屿的立场上去想,岑子鹿都忍不住觉得自己就是个超级大的大麻烦。

  但是——

  现在事情到底已经发生了,她因为六神无主,此时根本找不到什么有效的办法,去解决目前的局面,所以,将事情老老实实地告诉白屿……会不会比较好?

  岑子鹿有些犹豫地在心中想着,几次开口又闭口后,到底,握了握汗湿的手心,她还是决定了彻底对白屿坦白自己做的蠢事!

  可就在这时——

  一旁电话中,陈科的声音忽然传来:“白屿,白教授!你怎么一下子没看见又在这里打电话啊,那边好几个老教授都在等你的上课笔记呢!我忙的都要杀人了,你就不能不给我添乱了,这几天兵荒马乱地,你先暂时不谈恋爱不行吗!”

  “……”

  岑子鹿又重新闭上了嘴巴。

  而电话那头,作为被“怼”的直接人物,白屿也看了身旁的好友一眼,眼神又冰又冷道:“我知道了,你先过去,我一会儿过来。”

  陈科:“可是那几个老教授……”

  “我已经说了一会儿就过去,你没听见吗?”白屿加重了语气,面无表情地再次重复了一遍。

  虽话语不轻不重,但内在隐含的威胁,却是叫人胆战心惊。

  于是,陈科便是有天大的胆子,现在也缩成了核桃仁大小。

  讪讪地往自己的嘴巴上拉了一条拉链,下一刻,他也安静如鸡地慢慢离开,都不敢回头看白屿一眼。

  而看着好友走远,面无表情的白屿才重新转回了思绪,声音柔和地对电话问道:“你刚刚想和我说什么,现在陈科走了,你可以说了。”

  “没,没什么……”

  岑子鹿原本已经到了嘴边的话此时被全部咽了回去,下一刻勉强地笑了笑,她轻声道:“我是想,你在外面开会很辛苦,要好好照顾自己,千万别因为太忙生病了。”

继续阅读:第90章:下辈子吧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这才不是姐弟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