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章:下辈子吧
沈子午2019-07-17 17:203,407

  每个人总归都有每个人要做的事情,陈科中间突然冒出的那几句话,就像是警钟般,一下子将岑子鹿敲响,让她明白了白屿现在正在外地代表承德大学出差,是最繁忙紧张的时候。

  而在这样的情况下,她如果说出了关于自己和顾木恩的事情……

  以她对白屿的了解,岑子鹿当然相信,他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帮助自己,想办法解决掉现在最令她头疼的麻烦,但那样一来,鱼和熊掌不可兼顾的情况下,他势必会耽误在外地开会的事情。

  到时候出了什么麻烦,估计对白屿的职业生涯都会产生影响。

  而这也是岑子鹿最不愿看见的——

  于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勉强将心中涌动的忐忑全部压下去后,她也重新挂起了微笑,话语自然地对电话中的白屿叮嘱平时生活中所需要注意的细节。

  但明显是还记得她之前欲言又止的态度。

  轻轻蹙了蹙眉后,握着手机,白屿沉声问道;“子鹿,你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没告诉我?如果真的有什么困难的话,你现在说出来,我可以和你一起想办法。”

  “真的没有。”岑子鹿轻声嗔怪道:“我在家里能出什么问题,就是最近研究新的甜品碰上了一些小麻烦,需要再重新试验几次,但很快我也就能全部解决了!”

  白屿:“真的只是这样?”

  “当然!”岑子鹿理所当然地应了应,随后握着有些汗湿的手心,为了避免说多错多,她也低声道:“我现在得继续做甜品了,不然时间长了,我的面团该不新鲜了。所以我就先不说了!”

  白屿:“可是……”

  “你在外面要好好工作,千万专注,别东想西想啊,我等你回来,再见!”岑子鹿直接打断说道,话音刚落,这次,她也很快挂断了电话。

  恍惚间,周围的空气都像是在这时沉静了下来,呆呆地站在门后,靠着冷硬的门板,看了看已经恢复黑色的手机屏幕,岑子鹿闭着眼睛长长地叹了口气——

  接下来,她就只能靠自己了,不过仔细想想,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好歹她也是个五十岁的成年人了,虽说中间有25年都是睡着过去的,但毕竟也进入过社会了,她也不至于还像个小孩子那样,什么事情都得别人帮忙着来做。

  不就是个顾木恩吗?

  这个男人奸诈狡猾地用了诡计,想要将她从不见光的暗处赶到明面上来,虽然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但光天化日之下,他也不能真的对她做什么坏事!

  现在,她最坏的结果,就是身份曝光,跟老妖精一样,睡了25年一直没变老的事情被顾木恩知道,但实际上,除了这条路之外,其实她也并不是完全无路可走……

  岑子鹿在心中暗暗盘算着各种的想法,半晌后,轻轻抿了抿唇角,她也干脆将手机扔到了一旁,不再理会。

  ……

  另一边,宽敞的多媒体大教室外,紧拧着眉心,白屿还站在原地,若有所思地看着手中屏幕已经熄灭的手机,没有动作。

  而之前进屋后等待了许久,但一直不见白屿进来,实在是忍不了地,陈科又撞着胆子从教室出来了一次。

  当看见枯站在走廊上,一脸凝重的白屿时,他的冷汗简直都快要从额角滴落下来。

  几乎有些崩溃地,他抓着脑袋走到了白屿的身边,低声郁闷道:“你怎么电话打完了还不进去啊,里面好几个老教授都等着你呢!我应付不来他们,你又不是不知道!”

  “……我在想事情。”微微顿了顿,白屿沉声回答。

  话语间,或许是想起了什么,他的面色更是紧绷。

  而看着他这副和昨晚一模一样的神情,再加上方才他打电话时的情形,隐隐约约地,陈科也想到了什么。

  于是半拧着眉,他看着眼前的人开口问道:“是不是你女朋友出了什么事情了?”

  白屿摇了摇头:“……不清楚。”

  “不清楚?”

  陈科恍然道:“你是不是又在胡思乱想了?”

  毕竟昨晚有过一次类似的经验,当下,陈科的表情便彻底放松了下来,不但眉间的褶皱平复,就连看着白屿的眼神,也充满了无奈:“我说你刚刚那个凝重的样子叫我看着还真以为是岑子鹿那边发生了什么不好的情况,但搞来搞去,原来你又是自己吓自己?你难道忘了我昨天和你说过的话了吗?我说让你千万别每次胡思乱想,你怎么就是听不进去呢?”

  “你女朋友要是真的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那一定会告诉你的,可你不要总是瞎猜女人的心思,这样万一踩雷了怎么办?”

  到时候弄巧成拙,岑子鹿闹着要分手,他看白屿怎么哭!

  陈科在心中暗暗地补充道,下一刻,他也连忙上前,抓住了白屿的胳膊就往多媒体教室拽。

  而轻轻拧了拧眉,看着一旁风风火火的好友,白屿眯了眯眼睛,面色却是更加凝重——

  *

  转眼间,所有的一切都好像开始变得扑朔迷离。

  仿佛是即将爆发龙卷风的海面,第二天一早,岑子鹿起床时便发现了窗外的天色十分阴沉。

  漆黑厚重的云层更是铺满了整块天空,细密地简直叫人看不见半点亮色。

  而惦记着中午十二点和顾木恩的约定,难得地,岑子鹿不想起床地在床上赖到了十点钟,最后才在门外父母的催促下,不得已地掀开了被子,一点点颓废地爬了起来,刷牙洗脸。

  等一切弄好,吃过了变相的早饭加中饭后,时间也已经来到了十一点半。

  距离十二点,只剩下了半个小时的时间——

  岑子鹿拿上了随身携带的小包,从家里走了出去,而与之前相比较,她这回除了脸上戴着口罩外,头上还戴了一定可以遮盖住半张脸的黑色帽子。

  伪装的程度,就像是电视中即将捐款潜逃的偷渡客。

  当她以这样的装扮,走上出租车的时候,司机甚至都没忍住地看了她好几眼。

  但整个过程中,哪怕天气闷热,她也没有任何要摘下口罩帽子的意思。

  之后等出租车终于到达了目的地,缓缓停下时,时间已经来到了十二点半——

  岑子鹿这次并没有光明正大地选择绮梦咖啡馆门口直接下车,出于谨慎犹豫的态度,在距离绮梦还有一百米的时候,她便叫司机将她放了下来。

  而付过钱后,徒步走了十分钟的时间,她也从暗处,看见了街对面的顾木恩。

  与之前见面的模样差不多。

  今年和她一样,已经五十岁的顾木恩头发斑白,皱纹明显,但或许知道今天即将发生什么好事情,所以刻意经过了打扮。

  他的面容十分精神饱满,便连穿着也是整洁笔挺,坐在绮梦咖啡馆的玻璃窗内,在复古的装修中,他就像是英国中世纪的中年贵族,举手投足间皆是有儒雅的气质缓缓发散。

  所以在这期间,有不少年轻小姑娘从床边走过,都会忍不住往顾木恩的方向看上一眼,暗暗吃惊怎么会有这么帅的大叔一个人坐着喝咖啡。

  必须得承认——

  哪怕是已经过了二十五年,顾木恩也算是半个老头子了,但他对于女人的吸引力,还是十分明显。

  但岑子鹿实在是太了解这个男人恶劣的本性了!

  所以此时站在远处悄悄看着他慢条斯理喝咖啡的动作,她不但不觉得赏心悦目,反而觉得浑身发毛。

  就像是看见了一个狡猾的狐狸,正静静地等待着猎物的上门,哪怕距离约定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他的脸上也没有任何不耐烦,反而充满了胜利者的愉悦。

  而作为猎物本物,本来还真的想过要上门去亲自会会这个男人的岑子鹿,此时站在原地,却忽然改变了主意——

  诚然,她是真的很想知道当年自己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那场化学比赛中,自己失手弄出的错误又是什么,但赔了自己,去交换这个真相,却在这一刻叫岑子鹿是那么不甘心!

  凭什么,凭什么不管从以前还是现在,顾木恩这么个坏男人都能将她玩弄在鼓掌中,要她做什么她就得做什么?

  自己除了来找他之外,去找邻居妹妹坦白真相,不也是一条可以走的路吗?

  大不了,她就是将自己的秘密告诉邻居妹妹,然后再请她出面,圆了自己的谎言,反正这些也都是几句话的事情,况且相比较顾木恩这个叫人难以相信的老狐狸来说,从小和自己一起长大的邻居妹妹,明显更能叫岑子鹿放心。

  是啊!

  就这么做!

  反正再怎么说,她也不能输给顾木恩这个渣男!想要窥探她身上的秘密,这个渣男就等着下辈子吧!

  岑子鹿气鼓鼓地在心中暗暗想着,下一刻戴着口罩帽子,她对着远处玻璃窗内还在喝咖啡的顾木恩冷冷地哼了哼,随后便转身准备直接离开!

  但没想到的是——

  不知何时,一道挺拔的身影竟然已经站在了她的身后。

  岑子鹿转身时措不及防,直直地便撞进了他的怀中,于是下一刻,熟悉的气味已经将她整个包围!

  她诧异之际地呆在了原地,半晌后,后知后觉地,她才僵硬地抬起了脑袋,看向了此刻正站在她眼前的高大身影。

  而垂眸面无表情地看着怀里的岑子鹿,许久后,黑眸阴沉的白屿才一字一顿地开口问道:“这就是你和我说的,什么事情也没发生?”

  岑子鹿:“……”

继续阅读:第91章:失态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这才不是姐弟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