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8章:输了
沈子午2019-07-17 17:203,084

  重新营业的决定作出后,当天下午,岑子鹿便用彩色的萤光笔在小黑板上写出了正式的公告,还画上了可爱的图案,等绘制地差不多了以后,她才拎着黑板,打开了紧闭的店门,准备放在门口的位置,这样也方便来往的学生能看见。

  但就像是在门口早就蹲守了很久的模样——

  岑子鹿刚一将店门打开,迎面,一道挺拔的身影便已经映入了她的眼帘。

  却是之前有一阵子没怎么见面的刘冶。

  与记忆中相比,此时的他并没有太大的变化,但看得出,或许是学业繁重,或是这段时间休息地不是很好,他的眼下有一圈轻微的发黑,便连精神也不像以往那样饱满。

  岑子鹿打开店门时,他正在甜品店的正对面踌躇地来回踱步,有些颓然地思索着是否该上前来。

  但没想到的是,就在他做了准备,深吸了一口气准备上前时,紧闭的店门已经被人打开,而他心心念念的女生也站在了门口方向。

  四目相接时,岑子鹿有些诧异,而刘冶却是差点没平地摔上一跤!

  等好不容易站稳了身子,他的脸也已经涨的通红。

  只是岑子鹿却没不知道他心中的窘迫,在看见刘冶差点跌倒时,她已经放了手中的小黑板,连忙跑到了他的身边,小心地伸手将他扶住:“你没事吧?是不是踩到了什么,怎么会忽然打滑呢?”

  “没,没什么……”刘冶囧的将想好的说辞全都忘了,看着岑子鹿关心的目光,他的一句话说的七零八落;“我,我只是有点没注意,没什么关系的!”

  “那就好,但是你怎么在我店前面?是有什么事情找我吗?”

  “……”

  刘冶有些不知道应该怎么说。

  是有什么事情要找岑子鹿吗?答案是当然。

  其实在几天前,他就已经一直想找她道歉了,毕竟虽说现在潇月月的事情算是暂时告一段落,潇月月被潇家人从警局里捞出来后,也没占到什么便宜,现在还休了学,但是对于岑子鹿的亏欠,却一直没有在刘冶的心中消失。

  所以踌躇了许久,甚至还暗地里打了不少道歉草稿,刘冶一直很想对岑子鹿当面说声抱歉。

  只是现在,真的看见了心心念念的女孩子站在了她的面前,他又发现自己还是有些难以启齿。

  不说别的,就是望着岑子鹿清澈见底的双眼,他都有些无地自容。

  于是复杂又踌躇地,他紧拧了眉头,眼神飘忽地看着地面。

  而等了一会儿没得到回答,岑子鹿也有些疑惑起来,瞧着刚刚随便被自己摆在一旁的小黑板,她想了想道:“你是不是想来买甜品吃的?不过我还没正式开张,所以店里的货架上也没什么东西,但你实在想吃的话,我今天做了一些试验品,可以偷偷送你一份,但数量不多,你千万被和别人讲,不然大家都想要的话,我实在没东西可给。”

  而且按道理说,她的这些新品,为了保证给学生们的惊喜度,在没正式开卖前,还是得恰当地保持一些神秘感的。

  但是刘冶刚刚明显在她的店门外徘徊了很久,况且看着他最近这段时间状态也不是很好,所以抱着稍稍破例一次,给刘冶补充点能量的想法,岑子鹿也决定给眼前这个和自己比较熟的男孩子开个后门。

  而话音刚落,她也顺带松开了搀扶着刘冶的手,准备回去店中拿刚刚做好的新品,可没想到的是——

  下一刻,她的手却被一只温热的大掌紧紧握住。

  就像是攥住了救命的稻草。

  刘冶握着她的手十分用力,但也注意着并没有伤害她,可是还是第一次与别的男生这样亲密的接触,岑子鹿诧异之余,也停下了脚步,一时之间忘了要去挣脱束缚。

  于是两人的眼睛重新对上,这一次,刘冶的眸光中也带上了一些破釜沉舟:“等等,我来找你不是为了甜品的事情。”

  “啊?”

  “之前潇月月的事,我一直欠你一句抱歉……”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一字一顿地说道,话音刚落,这一回,他也弯下了腰,对岑子鹿鞠了一躬:“我很愧疚因为我,让事情变成了这个样子,而且后来,潇月月从警局被潇家人捞出来的事,其实我也是提早便知道了,可是,我没勇气对你说出口。”

  因为那无形中,就好像他成了潇家的帮凶。

  刘冶不忍看见岑子鹿对自己失望的眼神,所以这几天,有些自暴自弃地,他都处于逃避的近况里,直到今天,他才终于重新出现。

  而显然是没想到刘冶会说这个。

  稍稍顿了顿后,岑子鹿的目光也复杂了下来,但是没有沉默太久,她拧着眉,开口问道:“那潇月月被人从警局里救出来的事情,你有参与吗?”

  “没有,我知道这是违反法律的事情,而且这对你也不公平!”

  刘冶立刻摇了摇头,脸上的神情正经而真诚:“我曾经劝说过潇叔叔他们依法处理这件事情,但是……他们没有答应,还要我不许声张。本来我不想就这样罢休,可是我妈妈和他们家关系不错,后来我妈妈也找了我,所以……”

  在母亲的压迫下,刘冶便是心中再不忿,最后还是妥协给了现实。

  他没有参与救出潇月月的事情,但同样地,他也在一定程度上,默认了潇月月被救出的这件事情。

  这本身就已经是对岑子鹿的一种背叛,而处于自责,现在在喜欢的女孩子面前,刘冶都觉得抬不起头来。

  只是听着他的回答,岑子鹿原本黑沉的面色已经骤然好转,甚至就像是没事人一样,她淡淡地笑了笑;“其实你只要没参与这件事情就没关系了,你不用这么过意不去。”

  “……你,你不怪我?”

  刘冶忍不住稍稍愣了愣,显然是没想到会听见这样的回答,他的神情变得更加怪异起来:“我,我哪怕没有参与这件事情,可我还是对不起你的!”

  “不会啊,事情没你说的那么严重。”

  岑子鹿眨了眨眼睛道:“你不是说你妈妈和潇家认识吗?那在亲情的压力下,本来正常人也难免是会妥协的,更何况,说到底我只是个外人,最多就是你的朋友,帮我是你的情分,我本来也不应该多做要求。”

  而且……

  刘冶之前也帮了她一些忙,不算是完全袖手旁观。

  所以站在朋友的角度去想这件事情,岑子鹿觉得这个男生对自己已经足够意思了,况且她不是那种得寸进尺的人,不会觉得和刘冶不帮自己那就是一种背叛。

  但听着岑子鹿心平气和的话语,刘冶的神情却是更加糟糕了。

  他白着脸抿紧了唇角,许久后,他才开口问道:“你真的是这么理智地想着的?”

  岑子鹿:“当然,我是真的没有责怪你的想法。”

  刘冶:“那如果我的事情发生在白屿身上,你还会这么心平气和吗?”

  岑子鹿微微默了默:“……”

  如果是白屿不同意也不反对,抱持中立……她应该不会这么心平气和,相反,她还非常非常伤心,觉得自己好像被全世界背叛。

  但是……

  这件事情根本就不可能发生,因为哪怕是现在他们吵架了,岑子鹿和对白屿都还是深信不疑。

  在和自己有关的事情上,白屿不可能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可是,刘冶为什么要和他比呢?

  岑子鹿认真正经道:“你和他其实没什么可比性的,别想太多。”

  “……”刘冶惨淡地笑了笑,半晌后,他才声音沙哑地开口说道:“我知道了,我和他……确实是没什么可比性。”

  因为或许在潇月月的事情上,他就已经输的一败涂地了,毕竟在自己当缩头乌龟的时候,白屿却在为了岑子鹿浴血奋战。

  可是年轻人都有种不想服输的斗志——

  艰难地咬了咬牙,刘冶看着一旁小黑板上的公告,还是努力地看着岑子鹿笑道:“不说那些了,你两天后就重新开张了对吗?那我可以过来帮忙吗?”

  “可是那天你不用上课吗?”岑子鹿有些疑惑地问道。

  因为刘冶前后忽然的转折,她心里有种怪怪的感觉。

  于是后知后觉地,她也想要将自己的手从刘冶的掌心里拽出来。

  而自知失礼,下一刻有些恋恋不舍地,刘冶也还是松开了紧握的手,任由掌心中的那抹柔滑渐渐离开。

  可就在两人的指尖即将完全分开时,忽然一道冰冷的目光已经出现在了他的背后,而微微愣了愣后,刘冶也下意识地转过了身子——

继续阅读:第99章:还不回家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这才不是姐弟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