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还不回家
沈子午2020-01-20 10:572,726

  恍惚中,周围的空气都像是突然安静下了许多。

  不知何时,店门外的街道上,一道眼熟的黑色轿车竟然已经停在了路边,距离岑子鹿与刘冶不远的地方。

  当两人心有所感,察觉到什么转过身去时,齐齐看见的便是坐在驾驶座上,一身黑衣的白屿。

  就像是暗夜中蛰伏的野兽,悄然无声却又危机四伏。

  当三人目光相触时,气氛有一瞬间的凝滞,而最先察觉到不对劲的刘冶,更是在看清远处的人影后,倏地僵硬住了面容。

  毕竟之前他和岑子鹿正说着关于白屿的事情,可没想到的是,说曹操,曹操就到——

  此刻看见待在远处的白屿,身为男人的直觉告诉了他,白屿应该并不是刚刚才到,但关于自己和岑子鹿的对话,他并不一定全部听见了,因为眼前的他,脸色实在算不上好看,就像是怀中的珍宝被人觊觎了一般,刘冶注意到,外人口中一向清冷的白教授,此时正对他散发着毫无掩饰的杀意,好似只要他再敢握住岑子鹿的手,他便会直接从车上走下来,让他后悔自己出生在这个世界上。

  可是——

  经历过刚刚被岑子鹿不在意的挫折,此时的刘冶,正是少年不想服输的时候。

  于是深深吸了一口气,下一刻他也同样板下了面容,严阵以待地看着车内的白屿,用眼神传达着自己的野心和企图。

  而对于他这样不加掩饰的心思,白屿自然不可能看不出来。

  两个男人间的气氛一时之间都剑拔弩张了起来,好像只要一方随意的一个动作,便能顷刻爆发出一场巨大的争斗。

  但对于这一切,从白屿出现开始,便一直有些紧张的岑子鹿却完全不在状态中。

  下一刻,想也没想地,她便收回了自己还没完全离开刘冶的手,随后有些局促又有些无措地,她下意识向着白屿走近了几步,但很快又害怕地后退了两步,动作间,她便连一张精致的小脸也充满了不安:“白,白屿,你怎么来了?”

  之前她一直都没注意路边的情况,现在忽然看见眼前的人,想着这几天两人的尴尬,她紧张地心都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

  而白屿自然将她的所有情绪都看在眼中。

  想着方才岑子鹿对刘冶说出的话,想着两人刚刚的亲密举动,深深吸了一口气后,他还是将心间涌动的不悦压了下去,沉声开口道:“我来接你回家。”

  这是这几天一直没有改变的事情。

  哪怕是两人现在正处于冷战的状态,可是接送岑子鹿的任务,白屿一直没有放下,还一直体贴地承担着。

  而听着他这么说,岑子鹿也很快反应了过来,连忙点了点头道:“哦,那,那我先去店里把东西拿出来!”

  因为要回家了,她的包包还在店里,厨房的工具还有店外的小黑板也还没收拾好。

  ——都怪刚刚她忘记看时间了,现在才搞的有好些事情都没做,还要耽误白屿的时间!

  岑子鹿有些自责地想着,下一刻为了不叫车上的人在店外多等,来不及和刘冶多说什么,她已经着急忙慌地转身连忙跑进了屋子,随后,用最快的速度将桌上之前做出的甜品装盒、打包,还手忙脚乱地将一些器皿清洗了一下,等她满头大汗地从里屋跑出来,准备弄小黑板时,她急促的脚步却微微顿了顿。

  因为不知何时,白屿已经从车上走了下来,帮她将小黑板摆好了位置,还调节了一下光线的亮度。

  五彩的光芒映照在他的脸上,显出了不同于以往几天的柔和。

  看着这一幕,有些怔忪地,岑子鹿忽然不知道应不应该上前,但是下一刻,白屿也已经看见了她。

  于是慢慢从地上站了起来,他对她伸出了手,轻轻地勾了勾:“出来。”

  “……”岑子鹿连忙反射性地跟了过来。

  就像是一只听话的小奶猫,亦步亦趋地跟在主人的身边,心里眼里都只有主人一个。

  这也是岑子鹿很少会对外人展示出的一面,全然依恋的态度,可爱地叫人心头都止不住发痒!

  于是几不可察地,白屿原本冷冽的神情有丝丝缕缕融化的迹象,但是这一切看在刘冶的眼中,却叫他的眼底都有轻微的刺痛。

  所以在岑子鹿即将准备离去时,他到底还是没忍住地站了出来,拦在了岑子鹿的跟前:“子鹿老板,我刚刚问的那件事情,你还没给我回答……”

  “啊,什么?”岑子鹿有些迟钝地没有立刻反应过来,但随后迷茫地眨了眨眼睛,她也后知后觉地想起了什么。

  之前刘冶好像是问过她……开业那天,他能不能过来帮忙,后来她还没来得及回答,因为白屿来了,思绪也就中断了。

  现在晾着人家这么久又重新被问起,况且一旁白屿也停下了脚步,虽没转身看向她,但好像是在等待着她的模样。

  于是抱着不耽误时间的想法,没怎么多想地,她连忙说道:“你想要开业那天来帮我,只要你是真的没什么事情,那我也没有关系。”

  “我,我没什么事情的!”

  岑子鹿的话音刚落,白屿的背影蓦地一僵时,刘冶却开心地喊了出来。

  就好像是得到了什么了不得的礼物,他眉梢眼角的开心简直都要溢出来:“谢谢你子鹿老板,我,我那天一定会早早过来,我不会耽误时间的。”

  “额,好,好的。”

  那天不是过来帮忙干活的吗……

  刘冶的态度,简直就好像是岑子鹿开业那天其实是喊他过来送礼物的一样,实在是高兴地叫人有些都不知道要怎么反应过来。

  于是有些呐呐地,她有些怔忪地点了点头,半晌后才想起了什么,将手中之前匆匆打包好的一盒甜品递了过去,送到了刘冶的眼前:“对了,你之前不是来找我想吃甜品吗?我今天做的不多,只能给你一小盒子,你别介意啊。”

  “我,我不介意!”

  刘冶的面色涨的通红,本来便开心的情绪,因为岑子鹿现在的举动更是上涨到了一个高峰,他结结巴巴道:“你送我的这个礼物我真的很喜欢,简直都不知道怎么报答你好,如果你不介意的话,等过两天,我单独请你……”

  “还不走吗?”

  冷冷的话语已经在此时插了进来,白屿一字一顿地说着,仿佛隐含着压抑的怒意。

  这就像是一柄生硬的利剑,原本刘冶苦心营造出的温馨气氛被蓦地划开,而岑子鹿本来被刘冶的态度搞得就有些迷迷糊糊,此时听着白屿的话,她也立刻反应了过来,忙不迭地点了点头:“这就走了!刘同学,我现在得回家了,再见,我们改天再聊吧!”

  有可能的话,最好这两天也还是别见面了。

  因为刘冶虽然好心,但有时候态度奇奇怪怪的,岑子鹿直觉上有些抗拒。

  而抱着这样的想法,下一刻,不等刘冶回答什么,她也已经径直跟上了白屿离去的脚步,亦步亦趋地上了车子。

  随后,更是在岑子鹿刚坐稳,系上安全带时,白屿便直接启动了车子,带着她离开了甜品店旁,将还愣愣地站在原地,抱着甜品有些傻傻的刘冶狠狠地甩在了后台。

  而有些莫名,也有些紧张地,岑子鹿能感觉到此时的白屿好像心情不是很好,所以十分识相地,之后回家的路上一个小时时间里,她也不敢随便出声,打扰身旁开车人的心情。

  但就在两人沉默不言,到了小区楼下,白屿准备下车时,岑子鹿却还是深深吸了一口气,撞着胆子抓住了他的衣角——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这才不是姐弟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这才不是姐弟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