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阴阳怪气
沈子午2019-07-17 17:202,880

  白屿的话音不重,但因为语气中包含着满满的认真与郑重,所以听在耳中,一字一句也像是有了别样的力量。

  他是真的将这件事情的选择权交给了她。

  明知道,这件事情其实就此打住才是最好的选择,可是只要岑子鹿想要接着将事情追查下去,那白屿便会义无反顾地支持配合,甚至还愿意倾其所有找出真相。

  这样的深情显然已经不单单是包容,简直是已经到了纵容的程度。

  而因为他的这一番话,原本还举棋不定的岑子鹿也忽然觉得混乱的脑子清醒了很多,便连原本愁眉不展的状态,也一下子消失无踪,只剩下了释然。

  毕竟,白屿明白的道理,她怎么会不明白?

  于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下一刻,看着眼前的人,她红着眼眶轻轻摇了摇头:“不用了……这件事情就此打住吧,之前是我不好,我不应该不考虑后果,只想着心中的疑惑就轻率做事。现在你好不容易帮我解决了顾木恩这个麻烦,我不应该还紧咬着事情不放,将局面再一次变得糟糕。”

  “……你是真的这么想?”

  沉默了半晌,白屿才开口说道,但听着岑子鹿说要放弃的话,他并没有放松下来,甚至语气更加深沉了几分:“如果你还是对以前的事情存有疑虑的话,我可以帮你,你不用为了我委屈自己。”

  因为和麻烦相比,白屿更希望自己喜欢的女孩子开心。

  况且岑子鹿就是耿耿于怀,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莫名其妙车祸,莫名其妙沉睡了二十五年,这样离奇的遭遇发生地太过突然,她醒来后还忘记了关键,所以想要探寻真相,这时人之常情,如此的事情如果是发生在白屿的身上,或许哪怕是沉着如他,也会忍不住心浮气躁,更何况是心性单纯的岑子鹿。

  可是这次,岑子鹿是真的想通了。

  她摇头解释道:“我并不是在委曲求全,我只是在心里很清楚地权衡过了利弊,虽然事实上,我对二十五年前自己究竟发生了什么非常好奇,可我更清楚的是,我现在过得非常幸福。”

  “爸爸妈妈虽然老了很多,但是也都还身体健康,你和以前相比长大了不少,但是对我很好,我还老牛吃了嫩草……所以我觉得,换个角度去想想这整件事情,或许当年的车祸对我来说是灾难,可也是一种上天的眷顾。”

  因为不是那场车祸的话,她不会容颜不老,遇到二十五年后的白屿,更不会在现在自己已经五十岁的年纪,还成为了甜品店的老板。

  毕竟没有白屿,天性怯懦的她根本就不会实现自己的愿望。

  可是现在,一旦她决定追寻当年的真相,变相地,也就是打破了现在安稳的现状。

  顾木恩的性格,会将她的秘密闹得众人皆知,不然也一定会用这件事情要挟着她,叫她天天不得安宁。

  白屿之前花了二十五年的时间,辛苦地守住了她的秘密,她不应该因为一时的好奇,就将他苦心营造的局面全部毁掉。

  更何况——

  岑子鹿轻轻笑了笑,柔声说道;“以前的事情毕竟都已经过去了,哪怕是真的有什么,反正我也忘了,就当不存在吧……可你千万不要说我委屈求全了,因为在我看来,你比我更委屈,这二十五年的时间,你一直都是最辛苦的人。”

  如果要说岑子鹿这半生最对不起的,应该也就是眼前的人了。

  她有些黯然地苦笑了一下,下一刻忍不住心疼地,她抬起手来,用纤细微凉的手指抚上了白屿的眉间,想要将他紧拧的眉心化开。

  而听着她的话,微微顿了顿后,下一秒,还不等岑子鹿反应过来什么,他也已经将她紧紧地抱入了怀中。

  两条结实的手臂就像是挣不开的锁链,横亘在岑子鹿的腰间,叫她动弹不得,只疑心自己是否要被揉碎。

  如果是平时,在这样的公开场合搂搂抱抱,那按照她古板又容易害羞的性格,她一定会脸红着立刻挣扎起来。

  可是在今天之前,岑子鹿还没忘记,自己和白屿已经有整整两天的时间没有见过面了。

  不说泛滥的思念之情,就说刚刚顾木恩的事情给她心中的触动,都叫她一时之间无法压抑汹涌的心潮。

  于是放任自己完全地沉溺在白屿温暖的怀抱中,甚至满怀眷恋地,她还用小脸轻轻蹭了蹭近在咫尺的胸膛,带着些小猫向主人撒娇的意思。

  而下一刻,就像是回应她的这个举动,细碎温热的亲吻落在了她的额角处,独属于白屿沙哑低沉的声音,也在她耳边亲密地响起:“既然你这么说,那我尊重你的意思,我们都将过去的时间暂时忘记,但我和你保证,欺负过你的人,我会想办法帮你将仇恨讨回来,至于真相,我没办法帮你要回来,但以后我会对你更好的。”

  “嗯……我相信。”

  毕竟对于白屿这个人,岑子鹿从不曾怀疑过,甚至相信他,现在早就已经成了她的习惯。

  而白屿没有回答,下一刻,在眷恋地又亲了亲岑子鹿后,他的呼吸突然清浅了许多,便连周身的气氛都像是因为什么原因,忽然几不可察地改变了起来——

  前后的转换甚至没有任何的缓冲。

  于是下意识地,岑子鹿有些诧异地抬起了脑袋,懵懂而又怔忪地看向了白屿,可也就在这时,她腰上原本紧锁着她的两只大手忽然缓缓解开。

  随后,前一刻还抱着她亲密亲吻的白屿,下一课已经直起了腰身,随后,清清冷冷地看了她一眼,他的满上竟然满是冷漠。

  额……

  这,这是什么情况?

  上一秒还感动地快要死去的岑子鹿微微愣了愣,随后有些呆滞,她小心咽了咽喉咙,轻声问道:“白屿,你,你怎么来了?是不是我说错什么了?”

  但她刚刚好像一直都很配合啊,甚至她都没有挣扎,乖地简直和一只兔子没什么两样!

  而白屿为的却不是刚刚。

  凉凉地垂下了眼帘,他一字一顿道:“我只是觉得,一件事情解决了,那下一件事情也应该好好放到明面上谈谈了。”

  岑子鹿:“啊,这,这是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白屿沉声说道:“你是不是以为我没追究你之前骗我的事情,是已经原谅了你?我在外地两天的时间,问过你两次究竟发生了什么,但你还记得你是怎么和我说的吗?”

  没有事,一切顺利,让他别多想……

  要是他没记错的话,这些都是岑子鹿彼时用的措辞。

  可是刚刚的顾木恩,还有之前的被骚扰……难道这就是所谓的“没有事”、“一切顺利”?

  白屿冷冷地笑了起来,唇角虽然轻轻勾着,可是却有止不住的冷意在不断蔓延,叫人心惊胆战。

  而对于眼前人的话,岑子鹿自然是无言以对,甚至还有些想死!

  原来……

  白屿之前没说,没提起,那不是因为这个男人气量大,原谅了她,而是像屠宰场的屠夫一样,杀猪那得一头头来。

  顾木恩这头“猪”已经被圆满解决了,现在,岑子鹿这头“猪”,也就应该粉墨登场,自己走到屠刀前了——

  可,可是她真的不知道要怎么解决现在的这个局面。

  毕竟在认怂的事情上,岑子鹿虽说对白屿做过几次,可也还没那么熟能生巧。

  于是小心地抬眼看了看面色冷凝的白屿,她轻声颤抖地问道:“我如果为了之前的那些事情和你道歉,你可以不生气吗?”

  “……之前的那些事情?你连我为什么不悦的原因都不知道,就想要这么打发我?”

  白屿冷笑着反问,因为她的话,他笑地犹如是午夜的修罗:“我没那么容易消气,你也知道我脾气不好,所以抱歉了,接下来,我要是阴阳怪气,还请你不要介意。”

  “……”

  岑子鹿蓦地打了个冷战,说不出的寒意,更是直接从她的脚后跟一路蔓延了上来!

继续阅读:第95章:顺藤摸瓜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这才不是姐弟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