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暧昧
沈子午2020-01-20 10:553,757

  其实对白屿说的这些话,都是这两天一直深埋在岑子鹿心底的真实想法。

  虽说长大后白屿为人斯文,处事进退有度,可在一些小事情上,不知是不是她的老灵魂作祟……她总觉得白屿对她实在太过暧昧!

  什么“你每个时间都很漂亮可爱”,还有昨晚那句将她搅得心神不宁的“只要是你送的东西我都喜欢”……

  这些话,在岑子鹿的记忆中,明明都应该是男朋友对女朋友说的话才对!虽说她也明白,现在时代已经不像以往一般守旧古板,岑子鹿也下定了决心,要好好适应现代生活,但是……

  别人也就罢了,白屿可是她从小捡回来的孩子!

  哪怕是现在他已经长大,成为了一个成熟稳重的男人,可岑子鹿依旧总忍不住会将他与以前那个个子小小,天真依赖她的小孩子连接,而这样一来,现在,白屿对她说的话,做的事情,不免也会变得十分尴尬,叫人无所适应。

  所以纠结了两天,岑子鹿到底还是决定将一些事情先好好对白屿说清楚。

  而听着她的语言,站在原地,白屿微微愣了愣,几秒钟后,他的面色才复杂的沉淀了下来,一双黑眸深不见底:“是我不好,没顾虑到你刚醒过来,许多事情也许都不是很适应。”

  岑子鹿:“也,也不能这么说,我不是责怪你的意思,只是我的性格,你以前年纪太小可能不清楚,其实我不是很开放的性格。”

  甚至对很多事情,她都比较守旧,也是因为如此,当年大学才会有不少男生评价岑子鹿,说她“长得好看,可古板无趣却不适合谈恋爱,更适合做妈妈”,因为与她相处,经常会觉得好像跟一个长辈在一起。

  而后面顾木恩背叛了她,与蓝雨研成了男女朋友,也可以说是从侧面验证了“她的性格不适合谈恋爱”的这件事情。

  白屿摇了摇头:“我清楚你的性格,也明白你不是不开放,你只是对很多事情都比较谨慎而已,这也是好事,是我不对,接下来我会开始注意自己的言行,之前很抱歉,我是因为你醒来实在太开心了。”

  所以在许多事情上,他也不免会着急一些,希望能时时刻刻与岑子鹿在一起,对她袒露自己的心意,可是……

  现在的岑子鹿正经历着许多环境和心理上的变化,他不应该再去给她施加多余的压力。

  至少……

  哪怕是后面想要谈什么,也得等时间再久一点以后。

  白屿轻轻笑了笑:“幸好今天你将这些话和我说了,不然我还意识不到自己的问题,之后要是我还有什么地方做的叫你不舒服,有压力的话,你也一定要直接对我讲,不要将什么话都压在心里。”

  “其,其他的没有了,你挺好的。”

  岑子鹿也不是不知好歹的人,她连忙摇了摇头,此时看着白屿坦然的状态,不知怎么,她的心底反而有些说不上的感觉冒了出来。

  下意识地,她连忙低了头:“我,我们一会儿不是还得去学校看店面吗……那我现在先换衣服,一会儿见。”

  “好。”白屿轻轻点了点头,浅浅的笑容再次挂到了唇角。

  只是岑子鹿已经没有再抬头去看,下一刻,那之前被小小开启的门缝又被重新关上,而偌大的空间,也再次安静了下来——

  *

  毫无疑问地,岑子鹿的那番话真的起了作用。

  之后的相处过程中,白屿开始注意起了他对岑子鹿的一些说话做事的尺度,虽依旧谈笑风生,可无形中,就像是有一层无法被穿越的隔阂横亘在两人的中间,叫人无法真正亲近。

  岑子鹿也不是没有感觉。但这整件事情,起头的便是她,如果这时候她又再去说些什么,不免有些太过奇怪,也会叫人觉得太难伺候。

  于是被动地,岑子鹿只能挂着尴尬僵硬的笑容,佯装成一切无事的样子,吃过早饭后,她便戴上了口罩,坐上白屿的车子。

  而承德大学距离岑子鹿的小区,路程也不算太远。

  车子平缓地在车道上开了半个小时后,一片豁然开朗的林荫路便已经映入了人们的眼帘,虽是休息日,可因为学校中全是大学生,皆是住校,所以这一片路上并不显冷清,反而还依旧十分热闹。

  只见道路两边,成群结队或是成双成对的男女学生悠然地说笑散步,一派青春气息更是扑面而来。

  记忆中,这条林荫路,可是承德大学前有名的风景线。

  因为道路两边栽种的全是浪漫的粉色樱花树,所以这地方便是在全国也格外出名,被誉名为是爱情路,还有传说,只要是在承德大学毕业的学生,结婚时来这条路上拍了婚纱照,那以后的感情就能顺顺利利,和和美美。

  这样的话虽然没有根据,可是美妙的风景却确确实实地吸引了不少幸福的情侣会来这里合照。

  此时的情况便是如此——

  尽管现在是夏天,路边的樱花已经不复存在,可岑子鹿一路过来,光是模糊看见的情侣便不止有十几对。

  大家都正当年轻,互相看彼此一眼脸上都满是叫人羡慕的甜蜜,而作为旁观者,岑子鹿也不自觉地露出了微笑,不但将心中原本的杂念忘得一干二净,便连露在口罩外的一双眼睛也是弯成了两道新月。

  白屿坐在驾驶座上,一路皆是将岑子鹿的神情看在眼里。

  其实他最喜欢的,便是岑子鹿这双纯洁美好的眼睛,那是他最早接触到的光明,而之前25年,他最遗憾的,便也是无法再看见岑子鹿微笑。

  此刻,他心头微热地将目光专注地放在岑子鹿的身上,但很快地,他也想起了今天早上发生的那些事情——

  于是忍耐着心底的冲动,白屿默念了几遍“不要吓到子鹿”的话后,也将车子缓缓地停在了路边:“到了,前面就是我买的店了,我们下来走走吧。”

  “好的!”对于白屿的话,岑子鹿自然不会有什么意见,她点了点头,却在要摘口罩时顿了顿。

  白屿:“怎么了?”

  “我在想,我要不还是不摘口罩了吧。”岑子鹿解释道:“你是这个学校的老师,我担心遇见你学生,到时候看见了我,你可能不好解释。”

  更重要的是,接下来没意外的话,岑子鹿也会在这大学外开甜品店,到时候如果和白屿牵扯上太多的关系,势必也会让一些学生想歪,引来不必要的麻烦。

  而心底里,其实巴不得别人能“误会”的白屿自然不会直接表达出自己的想法。

  听着岑子鹿的话,他顿了顿后,也笑着点了点头:“好,我尊重你的意思,那现在下车吧。”

  岑子鹿开心地应了应,这一次话音刚落,她也打开了车门,迫不及待地从车内小跑了出来,乖乖地跟在白屿的身后,走到了几年前他便买下的铺面前——

  这一段路,早许多年前便已经由政府统一规划,重新建设过,所以周围一众小店虽多,却也皆是干净整洁,并不显杂乱。

  而白屿挑选的这块地方,也确实就像他说的那样,在承德大学外不远的地方,且叫岑子鹿有些惊喜的是,这家店位置还十分适中,前头并没有什么大树遮挡,环境开阔,叫人一眼便能看见。

  但这家店,因为许久没有主人,所以也锁了好几年的时间,门口的卷帘门上不可避免地被贴上了许多小广告,可当白屿打开卷帘门后,豁然开朗的内部装修,便已经叫岑子鹿眼前一亮!

  因为……

  眼前的一切都是在太叫她惊喜了!

  之前白屿说的简单布置,绝对是谦虚到了不能再谦虚的说法!

  只见宽敞的空间内,吧台、货柜……一切皆是整整齐齐,干干净净,而每个地方的细节布置也是一应俱全,墙壁粉白的色调也十分符合甜品店的设定要求,甚至……白屿简直就像是成了她肚子里的蛔虫一般!

  因为许多年前,在岑子鹿刚决定想开甜品店的时候,便是希望能拥有一家这样的小店,而现在——

  梦想真的成为了现实,还是在忽然之间!

  所以惊喜到不能再惊喜地,岑子鹿捂住了嘴巴,几乎是用了全部的克制力,才勉强让惊喜的尖叫声没有失态地从口中跑出,但尽管如此,她也还因为激动而浑身发颤,眼睛都起了一层水雾:“这,这都是你布置的吗?我,我实在是太喜欢了,你不知道,我以前想过,如果有一家店,我也一定会这么布置!”

  因为甜品店,就是一个这样充满了粉色氛围的地方!

  而早已经知晓的白屿也弯着眼睛笑了笑,佯装开心:“看来我们两个人当时想到了一块去。”

  “可不是吗,真的太巧了!我,我真的太感谢你了!”

  要不是现在还在光天化日之下,恐怕岑子鹿真的会忍不住上前给白屿一个拥抱。

  可是——

  刚刚在岑子鹿跟在白屿的身后,打开这家店前的卷帘门时,不少在路边买东西的学生皆是将好奇的目光望向了他们,现在店门打开,看见如此少女心的内部装修,越来越多的人聚集在门外不远的地方,纷纷讨论着,这家店之后到底是要干什么的。

  岑子鹿耳朵尖,还听见了不少人围在一起小声交换意见,不确定里头那个男人是不是白教授。

  毕竟……

  在他们这些学生的记忆中,白教授虽成熟有魅力,又年轻事业成功,但还真的从来没和哪个女生太亲密接近过,所以他们讨论了很久后,纷纷认定,应该是他们看错了,里面的那个男人一定是长得像白教授,却不可能是白教授。

  而听着这样的内容,岑子鹿更紧地捂好了自己脸上的口罩,低调地压下了面容。

  可白屿却对这一切都不是很在意。

  他依旧保持着笑容,但下一刻,就在他想说什么的时候,他的口袋中,电话忽然响起!

  声音急促——

  于是无可奈何地,白屿拧着眉将原本想说的话咽了回去,转而看了看屏幕上的来电显示后,也接起了电话放在耳边,三分钟后才挂断电话。

  在这期间,岑子鹿连忙避嫌地去了店铺一角,开心地东摸摸西看看,一直等白屿收了手机,她才将目光转了回来,询问道:“怎么了,没什么大事吧?”

  “没事,是学校的电话。”

  白屿解释道,随后有些抱歉地笑了笑:“我现在可能得进学校一趟,子鹿,你愿意跟着我一起去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这才不是姐弟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这才不是姐弟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