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心态崩了
沈子午2020-01-20 10:553,240

  如果不是确定白屿品行端正,是个大学教授,岑子鹿只怕都要觉得眼前的人是哪里来的爱情骗子……

  不然为什么从他嘴里说出的一句句话,都像是带着莫名的温度,听得她一双耳朵都忍不住变得滚烫起来?

  最后,岑子鹿是落荒而逃地回了房间,离去之前,她还没忘了将沙发上他给她买来的衣服全部带走,免得之后还得叫白屿给她送来。

  而看着她的动作,站在原地,白屿也没说什么,只唇角的笑容越发深邃——

  “砰”地一声闷响后,房门被紧紧关上,偌大的空间也被隔绝成了两个气氛完全不同的场所。

  岑子鹿站在门后,心乱如麻地红着脸颊,直到外面离开的脚步声轻轻传来,确定白屿已经离开后,她才终于松了口气,拎着满手的衣服来到了衣柜前。

  但打开柜门后,岑子鹿却再次陷入了沉思——

  25年前的衣服和25年后的衣服,存在着十分明显的差别,而且今天白屿陪着她去购置的新衣服,大多都是店里年轻的导购员挑选,每一件颜色皆是粉嫩张扬,叫人光瞧着衣服款式便能觉得活力十足,而相比较起来,25年前子鹿自己为自己购买的衣服,虽一件件说起来也都是衣服,但颜色沉闷,款式老旧,一看便觉得有浓浓的年代感扑面而来。

  而这样两种截然不同的衣服摆在一起,形成的视觉冲击也格外强烈。

  此刻,岑子鹿站在衣柜前,便怔忪了许久的时间,直到窗外树梢上小鸟轻叫了一声,她才终于回过神来,但可下一刻,她做的却不是关上衣橱们,而是转从柜子上将一个闲置的行李箱拿了下来,把柜子中那些25年前的一件件衣服全部取出,折叠整齐后放进入李箱中。

  这算是一场跟以前生活彻底告别的仪式。

  毕竟,既然她都已经决心要好好面对之后的生活,那势必得去和过去的自己彻底说再见。

  从今天开始,25年前的岑子鹿便要被暂时封存起来了!

  为了接下来能更好地在这个新时代里生活,为了能更安全地待在这个世界,不被人当怪物看待,以后,她一定要小心地伪装自己,不要露出关于以前的半点破绽!

  岑子鹿在心中志气满满地想着,半个小时后,她也终于将几十年前的衣服全部收拾完整,拉上了拉链,收回了柜子上头!

  看着衣柜中井然有序的新衣服,这一回,岑子鹿的心中不再有彷徨和害怕,只有满满的开心与对未来的向往。

  因为好心情,所以洗漱过后她便也上了床休息,等一觉睡到第二天时,墙上的时钟也已经指向了八点半的方向——

  门外,阵阵食物的芳香不断从门缝中飘散进来,叫人食指大动。

  这与岑子鹿以往的生活十分相似,因为过去的几十年里,每天早晨当她起床时,外面餐桌上,父母便都已经布置好了所有的早餐,只等着她出去享用,所以刚睁开眼睛时,恍惚中,她也下意识地生出了爸爸妈妈已经在外面的想法。

  于是半闭着眼睛,穿着睡裙,她便打着哈欠意识朦胧地跑到门边开了门,想要看看今天早上的菜色是什么。

  但没想到的是——

  拉开门,当外头站着的挺拔身影映入眼帘时,岑子鹿这才忽然之间清醒了过来!

  与此同时,站在桌边正布置早餐的白屿也已经看见了岑子鹿。

  其实,这也已经不是记忆中第一次白屿看见岑子鹿早上起来穿睡衣的样子。

  以前还只有五岁时,他便已经住在了岑家,因为年纪小,所以岑子鹿也从不对他设防,经常会穿着睡衣在他面前走来走去,而那时,白屿也懵懂不知道许多人情世故,对于岑子鹿这样的行为,他并不会多想,只单纯地觉得,大姐姐穿什么都是这样地好看。

  可是现在——

  一别25年,当如此鲜活的岑子鹿又重新像以前那样,打着哈欠出现在他面前时,回忆中深深的触动也仿佛在顷刻彻底爆发。

  一时之间,他的眉眼更柔,便连一双眼眸中都充满了细碎的亮光,只觉得岑子鹿头顶因为睡觉而立起的小卷毛,也是可爱地要命!

  白屿微笑着对岑子鹿打招呼“起床了?”

  “可以吃饭了,我特别准备了你喜欢吃的豆沙包,但是原来的那个老师傅几年前就退休回家了,现在的早餐店是他女儿在管,我觉得味道差不多,你试试看,还喜不喜欢?如果喜欢的话,下次我带着你去店里吃。”

  那家早餐店就开在岑家前面街道不远的拐角处,历史悠久,从岑子鹿上幼儿园开始,便一直在那边吃早餐,与那边的人十分熟悉。

  后来收养了白屿,她便也照例带着他去那边吃早餐。

  现在眨眼25年,原来的那个老板早也已经老得干不动了,回家养老了,而接替的新老板与岑子鹿并不熟悉,不用担心掉马的危险。

  可——

  现在的问题是这个吗!

  她,她可是穿着睡意站在他的面前呢!

  虽说她的衣着没有什么暴露的地方,但是对着一个“陌生”男人这幅打扮,岑子鹿只觉得自己的心态都仿佛在顷刻崩了一般!

  跌跌撞撞地,她连忙转身重新回了房间,因为匆忙,她左脚绊到右脚还直接摔在了地上。

  白屿怔忪地看着,眼看着她跌倒,下意识地,他也连忙上前想要将岑子鹿扶起来,可还不等接近,岑子鹿便已经直接一把将门用力地关上!

  “砰!”地一声巨响,便连房子都仿佛抖了三抖,而站在门口,差点手被夹到的白屿也是一阵默然。

  他轻轻敲了敲门:“……子鹿,你没事吧,摔得疼吗?”

  刚刚他亲眼看见岑子鹿狠狠跌倒在地上,因为太过突然,所以他也没来得及上前阻止什么。

  而这么摔倒,不疼就有鬼了。

  岑子鹿躺在地上痛的心肝都发颤,但相比较下来,她还是觉得她的脸皮更疼一点……

  她怎么能这么笨?

  穿着睡意邋里邋遢地出现在白屿面前也就算了,后面还,还摔倒了!

  岑子鹿真是想死的心都有了:“我,我没事,但是今天的事情……你不许说出去!我以后会注意一点的,你把这些事都忘了吧!”

  “……你是说,你穿睡衣从房间出来的事情?”

  听着岑子鹿支支吾吾的话,白屿终于明白过来了一些,但下一刻顿了顿后,他却是笑了出来:“你,你就为了这个,所以还摔了一跤?”

  岑子鹿无言以对:“……”

  难道这件事情是小事吗?

  她有些气闷地在心中暗暗想着,只觉得自己明明丢了脸,可偏偏白屿却半点不理解:“你是不是觉得我小题大做?”

  白屿:“当然不是,我只是觉得你不丢脸而已。”

  岑子鹿愣了愣:“……”

  白屿笑意微微地解释道:“其实你每个时刻都特别漂亮可爱,就是早上起床穿着睡衣,也并不丢脸,可你如果你穿着睡衣在我面前会害羞的话,那么我一定会尊重你的意见。以后早上起来,等你允许,我会再从房间中出来,这样也能避开你不方便的时间。”

  至于岑子鹿说,要他将今天的事情忘记,这个恐怕他没办法做到……

  毕竟,有关于岑子鹿的所有画面都是那样珍贵美好,他已经错过了25年,接下来的余生,他都一定会将她有关的记忆保存下来,珍藏在脑海中。

  而站在门口,听着白屿的话,岑子鹿已经完全怔忪了……

  半晌后,她才算是结结巴巴地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你,你不用为了我故意躲着,这次的事情是我过于敏感了一些,其实也没什么……”

  白屿笑道:“如果你不介意的话,自然是没什么的。”

  岑子鹿:“但是有一件事情,今天我可能还是得跟你说,毕竟我们也相处了几天了,不说的话,我担心以后我们会有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白屿:“嗯,是什么?”

  “就是……”

  岑子鹿欲言又止地抿了抿唇角,下一刻,她还是咬了咬牙拧开了一点紧闭的门。

  “吱呀一声”,大门被缓缓打开,与此同时,站在门内的岑子鹿与站在门外的白屿也处于了面对面的状态,只是从头到尾,岑子鹿都一直低着头,只脸颊上有一点若隐若现的红色透过头发能叫人看出,宛如桃花。

  白屿下意识地眯了眯眼睛,唇角温和的笑容越发深邃,但也就在这时,岑子鹿已经深深吸了一口气开了口:“就是,我希望你以后别对我说话那么随便了……”

  “虽说我年长你几十岁,可毕竟,中间25年,我都一直是在沉睡的状态,所以心态上,我可能还没那么成熟,你是年轻人,说话开放一些也没什么,但是我实在不习惯……”

  “所以你以后还是别对我这么说话了!”岑子鹿义正言辞地认真说道,最后话音刚落时,她也抬起头来无比严肃地看了白屿一眼。

  白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这才不是姐弟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这才不是姐弟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