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都喜欢
沈子午2019-03-31 17:083,373

  有几个空档的功夫,狭小的车内空间,空气都仿佛安静了下来——

  直到有陌生的一家三口恰巧和乐融融地从他们的车外走过,欢声笑语传进了车里,岑子鹿才终于清醒了过来,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你,你不是在开玩笑吧?”

  方才如果她的耳朵没出毛病的话,那白屿说的应该是要帮她开一家甜品店的话。

  而知道岑子鹿会做甜点的人,其实也不少,因为兴趣爱好,所以以前上大学时,每每回家,归校那天,岑子鹿都会带上许多自己亲手制作的美味甜品,分送给同班同学与室友。

  而只要是吃过了的人,也都是赞不绝口的状态。

  因为如此,所以以前岑子鹿在班中的人缘十分地好,除了蓝雨研不待见她之外,其他各个同学都将她当成自己人,甚至还有一个富二代因为她做的甜品对她穷追猛打,想要将她娶回家,从而闹出了一个笑话。

  而白屿知道她的手艺也并不奇怪,毕竟他以前就住在她的家中,每回岑子鹿节假日在家中做甜品时,这个沉默的小少年便总会搬一把小椅子放在她的身边,眼巴巴地看着她的动作,好像她就是他的全世界。

  岑子鹿脸皮薄,被人这样直愣愣盯着,哪怕是小孩子也难免会觉得别扭,甚至有时,她还会下意识地觉得,白屿的目光好像有些太过专注炙热,简直有点不像是个小孩子该有的样子,但很快转念想想,她便也否定了自己的这个想法,认为白屿应该只是单纯喜欢甜品。

  毕竟事实上,她的甜品刚做出来时,确实大半也都进了白屿的肚子。

  可现在的问题就是——

  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

  这中间,她都沉睡了二十五年的时间,白屿难道就这么有信心,她现在还能像以前一样对甜品得心应手?

  至少岑子鹿真的是担心的,所以欲言又止地,她蹙着眉默默地看着白屿。

  白屿却轻轻笑了笑:“你难道不想开甜品店了吗?”

  “……不是,但我不想总给你添麻烦。”

  岑子鹿认真地说道:“我睡了那么长的时间,手艺还有记忆都停留在二十五年前,虽然这么说有些像是土,但是我已经不是新时代的人了,我担心我不明白现在人的口味,开了甜品店后,也会亏钱。”

  特别是现在,通过之前她对白屿的询问,岑子鹿已经知道了家中的柴米油盐,经济开销全是白屿负担。

  因为她的父亲母亲年纪实在太大,也没办法做什么工作,所以一应都是白屿在照顾,连带着二十五年中她在沉睡里,也都是白屿负责给她找的护工。

  林林总总,细细数来,开销不用细想都知道一定很可怕,便是岑子鹿听着都心中发虚,只觉得自己实在是对不住白屿。

  而这回,要是她为着自己开心,随便就答应了白屿帮她开甜品店的建议,到时候,她经营不善,有了亏损,东西根本卖不出去,那房租材料费,不就又是一笔开支,全让白屿买单了?

  这样自私的事情,岑子鹿实在是做不出来。

  她抿唇信誓旦旦道:“白屿,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觉得我睡了那么久重新醒来不容易,所以想尽量让我开心一些,可是,之前的二十五年,我已经亏欠你太多了!甜品店的事情还是算了吧,明天,我先出去找找有没有什么不需要毕业证书的小店,赚点生活回来,这样也好减轻你的压力!”

  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

  岑子鹿虽说是正经的大学生,可毕业证是25年前的,现在拿出去找一些正经工作,恐怕得把人给吓死。

  可人活着,总归哪里都有办法!

  所以岑子鹿相信自己,一定能赚点钱回来补贴家用!

  而岑子鹿认真无比的样子确实叫白屿愣了愣,可仅仅只维持了几秒钟,下一刻,他便忽然笑了出来。

  英俊的面容顷刻仿佛生动了许多,他眉眼舒展地柔声笑道:“原来你是在担心这个……不用担心,我既然提出想要帮你开一家奶茶店的事情,势必是将一切都准备好了”

  “这是什么意思?”

  “回家吧,我给你看一样东西,你便全都明白了。”白屿轻轻勾了勾唇角,下一刻话音刚落,他也发动了车子,缓缓地滑入了车道。

  另一边,站在路边的顾木恩却忽然像是感觉到了什么——

  就像是心底有什么情绪忽然拉扯,倏然间,他转眸看向远处的马路,只是漆黑的夜色下,繁忙的街道上人来人往,车辆川流不息,已经再寻不见什么奇怪的地方。

  而对于这一切一无所知的岑子鹿,自然是迷迷糊糊地坐在驾驶座上,跟着白屿重新回了家。

  而进了家门,当白屿将一份合同递到她面前时,她也终于明白了之前他话中的意思……

  白屿确实将一切都准备好了,因为从一开始,他就不是想资助她租店面,而是更狠地,他已经买好了一家铺面。

  当“店面合同”四个大字映入眼帘时,岑子鹿完全愣在了原地,半晌后才反复搓了几遍眼睛,担心是自己看错了什么。

  可是,不管她如何动作,那几个大字还是依旧未变,于是后知后觉地,她这才将目光望向了白屿,一字一顿道:“你,你,这是你买的?”

  “对,位置在我的大学附近,你还喜欢吗?”白屿自然无比地回答,话语中非常并未将这件事情当做一件大事看待。

  但岑子鹿却是更加无法保持淡定了!

  之前白屿便说过,自己目前受雇于承德大学,而这座名声赫赫的学校,早在岑子鹿小时便是国内外知名的高级学府,因为地位不同,所以学校周围的一应商家店铺,可谓是寸土寸金,光是房租便高的叫人咋舌,更不用说是直接在那儿买下一个铺面。

  可偏偏,偏偏白屿就做到了!

  而且看看购房合同,时间是在十年前,也就是白屿22岁的时候,正常人那会儿不过也就是个刚出茅庐的大学生而已,可是白屿竟然就已经开始买房了!

  岑子鹿僵硬地看向了白屿,一时之间竟然有些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才比较好。

  而白屿也猜出了岑子鹿的想法,看着眼前人目瞪狗呆的样子,他的心中一片柔软:“我明白你有些不适应我拿出这样的东西,不过你可以放心,买铺面的钱是我正经赚来的,大学的时候我做了一个还算赚钱的兼职,所以当时也拿了一些钱,因为还记着你的心愿,于是我就买了这个地方,希望之后可以派上用场。”

  而他苦苦等了十年的时间后,终于,上天还是给予了他一份最好的礼物!

  他柔声解释道:“明天我还有一天假期,到时候我陪你去买点做甜品用的原材料,另外,那店铺,从几年前开始,我便一直在断断续续地在装修,以防止你忽然醒来,需要用到,明天我顺便带你去看看,如果你不满意的话,我们可以再重新调整,一切以你的喜好为先。”

  而如果岑子鹿一切都满意的话,那么大概打扫一下,这两天,这家甜品店便也可以正式开店了!

  只是,听着白屿的话,岑子鹿的思绪依旧还是停留在店铺的价钱上……

  毕竟能买下一个铺面的钱,可绝对不是一点钱,那个兼职,也绝对不是普通兼职。

  但刨根问底也不是她的性格,店都买了,她再支支吾吾下去,便成了矫情。

  所以咽了咽喉咙,她干笑道:“你,你装修的,我一定是满意的……以前我就觉得你挺聪明的,可没想到,你竟然这么优秀……”

  “那都是因为有你,所以才有了我现在的一切。”白屿认真道:“比起我,你远远更加优秀,甚至在我的心目中,你是世界上最好的。”

  而这样感谢的话,便是说一千遍,白屿也不会觉得多。

  毕竟当时,他不过是一个孤苦无依的孩子,还因为狠心的养父母浑身是伤,奄奄一息,如果不是有岑子鹿不计代价的帮忙,在医院中日夜的照顾,那么哪怕白屿能活着从火场中走出来,也绝对不可能在这个社会上活下去。

  而听着白屿这样的夸奖,岑子鹿也是猛地愣了愣。

  可……

  白屿毕竟不是当年个子小小,身体虚弱的孩子了,此时的他身高必须得要岑子鹿仰起头来才能直视,而一张英俊的面容,更是比电视中的明星还要好看。

  所以被这样一个浑身都是荷尔蒙气息的男人紧紧盯着,还说“她是世界上最好的”时,岑子鹿控制不住地红透了脸颊,便连原本看着他的目光,此时也不自在地挪开,不知道应该看哪里才好:“我,我没你说的那么好,这种话你以后还是别说了,不然我真没脸出去见人了……对了,你的钱都给我买了这个铺面,你没有给自己买点东西吗?”

  “没有。”

  白屿摇了摇头,因为看见了岑子鹿脸上的红晕,他的声音也更低沉了几分:“我希望以后如果可以,能是你给我买东西。”

  岑子鹿问道:“嗯?你是有什么喜欢还没得到的东西吗?要是有的话,你现在其实就告诉我吧!”

  虽然她目前还没有钱,可是以后她会努力赚钱,回报白屿的!

  岑子鹿信誓旦旦地说着,而白屿听着这样的话,也垂眸轻轻笑了一下:“我有喜欢的东西,只要是你送的,我都喜欢。”

  岑子鹿:“……”

继续阅读:第5章:心态崩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这才不是姐弟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